九星战尊 第021章 你来追我
作者:欧团长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咳咳,怎么两位演戏不演全套,就想溜走了吗?”

    杂十,一脸坏笑地出现众人面前,手里还抓着一只十几斤的土魔鼠。

    那土魔鼠虽然身体被杂十的手夹住了要害,已经无法动弹,但是依旧在坚强地呲牙咧嘴,目露凶光,满脸恶相。

    “小师……”帮手乙刚出声,就被帮手丙踢了一脚,连忙改口道:“小十,杂十师弟……”

    同时,刚才一直很惬意地在袖手旁观的帮手丙,此刻也微微欠着身,变低调了许多。

    在被杂十瞪了一眼之后,两人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气定神闲。

    杂十也不再理会他们,走到了卫庆龙的面前,也就是林战的身边。

    “辛苦了!”

    额,林战一时无言以对。

    “现在你去歇着,这个人交给我。”

    这么温柔的语气,从帮手乙和帮手丙脸上的表情来看,他们似乎很嫉妒啊。

    林战却是一阵腹诽:“我都已经打到了梅花堂的了,现在让我歇着?”

    正想分辩几句,全身却是一阵虚脱,还是坐到了一边的石头上。

    原来自己刚才一直是强撑着体力,卫庆龙还有他的帮手们,都带来很大的压力啊。

    现在杂十来了,这种压力顿时化为乌有,人一下子松懈下来,顿时就泄气了。

    “那就看你表演吧,还有那两个帮手的家伙,似乎也很奇怪呢!”

    林战索性就用两只手支撑着脑袋,看着杂十手里那只土魔鼠渐渐地凑到卫庆龙的脸庞前……至于后来什么惨叫声,还是雏菊堂杂役师兄们,包括火轶执事都赶到了这里,林战通通都不知道了,因为他竟然因为疲惫而睡过去了。

    这是林战自从进入这座蓝冰之城微缩世界之后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睡眠。

    之前他借着九星图的神奇作用,可以夜夜当成白昼,别的杂役弟子睡觉的时候,他还偷偷地吸纳灵气,运转身体内的灵力,不断地壮大九星图内的灵力存储。

    实际上,身体还是有一定的承受限度的,这一次,又豁出去地跟梅花堂弟子战斗,这一下子掏空了身体的支撑点,所以光荣倒下了。

    等到他苏醒过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嗬,醒啦!”

    视线中,杂十的脸本来是近在咫尺的,而后发觉林战醒来,很迅速地退远了些。

    “十师兄!”

    身处寒冰石之上,除了四周药田里的灵草灵花之外,边上唯有一个杂十。

    “昨天?那冰灵花?”

    “呵呵,放心,那些小事情都处理好了!火执事当场从卫庆龙身上搜到了冰灵花,并且发现灵性只剩一年不到,于是他便被带走了,估计是进了惩戒堂了,只要进了那里,恐怕没有三五年别想出来……后来就没什么事情了,杂一老大见你太累了,就让我在这里保护你。”

    “额,保护还是偷窥啊,刚才脸凑那么近又是怎么回事?”林战下意识地坐起,并悄悄地往后挪了挪。

    这卫庆龙自作孽不可活,也怨不得别人,谁让他要来偷冰灵花呢,做贼就必须要有背黑锅的觉悟。

    这件事情总算是暂告一个段落了。

    林战伸了个懒腰,身体一阵舒坦的感觉,灵力又自行运转了起来。

    连忙就势盘坐,体会着那熟悉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这种体内灵力充实的感觉又回来了,比之前的容量还要变得大些。

    昨天跟梅花堂的那些家伙大打出手,灵力的超级输出,导致了身体虚脱,现在看来反而是利大于弊,九星图的纹路更加生动了一些。

    “嘿,十师兄,你那天落下东西了!然后我……”林战想到了一个事情,从怀里摸出那本《风雨云》身形步法。

    “后面的话不用说了,把它还给我就行了。”杂十接过之后,看也不看,就收进了储物空间,“你身体太差了,不然也不会一下子睡过去,要不要跟我去一个地方?”

    好像很潇洒的样子嘛,林战也不多说,指了指药田:“那这里呢?”

    “看护冰灵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杂一老大暂时还没有安排新的任务给你,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在休息当中。”

    林战也就势起身,将一些看护花草用的小物件收进了杂十送的那枚储物戒指当中,准备跟着去逛逛。

    来烈焰冰山这么久了,也都忙着干活和炼气,对山峰奇景也几乎是充耳不闻。

    现在有杂十老鸟的带领,正好去看看。

    赤炼谷因为有阵法的禁制,所以即便整个蓝冰之城世界是风雪飘飘,也不会影响到里面,药田区域终年银装素裹,气温在零下二十几度,比起赤炼谷之外,还算是暖和多了。

    雪地上,一前一后两道身影在疾步如飞。

    林战犹记得出发之前杂十说的那句话:“你来追我,想办法跟上!”

    他也正在努力地这么做着。

    风雨云,在以他最大的灵力支撑下,以正常行路速度的数倍,全身紧张,注意力全部在前方远处那灵动的身影,往前追赶。

    饶是这样,杂十还是时不时地停下来,等到林战快追上了,才又一次启动。

    渐渐的跑出了药田区,并且沿着起伏的山峦,时而攀越山脊,时而又穿过雪林,杂十并没有走直线,有时候还故意多绕了几个大弯。

    林战在拼力追赶的时候,也观察着前方杂十的身形步法,并且进行揣摩,跟自己所施展出来的进行对比。

    这种学习,让林战的风雨云有了快速的提高。

    自己摸索和有人教完全是两码事,杂十也像是个孜孜不倦的师父一样,施展着身形步法的各种形态,完全毫无保留。

    明着没说,但是林战清楚地知道,杂十这是在教自己。

    这个恩情,林战也会默默地放在心里,杂十这么一个臭屁的家伙,对他说一些感谢的话,恐怕也不太合适。

    再说了,还不知道杂十是出于什么见不得人的目的呢,更多的时候,还是不要离他那么近,在这个世界里自己孤家寡人,还是要注意人身安全滴。

    “快点,前面就到了!”

    杂十停住了,远远地喊道,并且兴奋地挥着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