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战尊 第037章 凌淇儿
作者:欧团长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接下来这一段,团长尽量稳定更新,宝宝刚满月没几天。)

    “小凌,这次去到伦敦,爷爷有个老战友在那里,到时候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去找他。”

    “知道了,爷爷!您也要保重身体。”

    在一间略显凌乱的闺房,一些物件随意地堆放着,床铺上也丢着一些衣物,靠近门边的位置放着两个粉红色的大号行李箱。

    床边的一位长发少女正放下了手里的电话,略显忧郁。

    这就是刚刚被林战说分手的凌淇儿,她身边的位置还放着前几天收到的分手礼物:雪城微雕。

    “林战,你千万不能想不开……可是你为什么就失踪了呢……你究竟会是在哪里?”轻轻拿起那枚紧致的雪城微雕吊坠,纤手摩挲着中间那个晶莹的亮点,美少女在喃喃自语。

    这幅雪城微雕作品,凌淇儿已经去实验室用专业放大镜细细观摩过了,从她接近专业的眼光来看,她觉得雪城的精细程度丝毫不亚于如今世界上正在火热流传那几幅微雕城市作品。

    而她这次去伦敦,也是想实地参观一下在那里展出的其中一座微雕城市:沸海之城。

    原本对微雕工艺是有着十足的爱好,更重要的是林战最后送的这件雪城,更是激起了她心中的一股莫名的伤感,总觉得必须这样做,去看看别的微雕城市,这样才会好过一些。

    对于跟林战的分手,也许她还不愿意承认,是啊,她根本就还没有点头答应呢。

    她很后悔一时脑袋短路去干涉了林战从警的选择,小姑娘的想法远远没有那么成熟,对于爱情,有时候会有点想当然。

    所以嘛,即便后来知道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大忌,可是凌淇儿的心里,还认为理论上林战依然还是她的男朋友,即便他莫名其妙地失踪了这么久。

    只不过谁也不愿意去拆穿,包括呵护着她的至亲家人。

    “小凌,刘叔已经把车开出来了,我看咱们该出发去机场了。”凌母站在房间门口,望着发呆状的宝贝女儿,心里微微叹了叹气。

    她心里明白,女儿还没有从某种阴影当中走出来。

    连忙招呼佣人将女儿的两箱行李先提了出去,这次凌母也将全程陪同女儿的出国散心。

    “嗯,知道了,我这就出来。”凌淇儿唇角挂了一丝挤出来的微笑,回答道。

    她似乎是想了想,然后低头将自己胸前的一条项链从衣领里面翻了出来,把上面的钻石吊坠解了下来,然后将雪城微雕吊坠装了上去,再小心翼翼地藏进了衣领当中,随手又将头发高高地挽了起来,那白皙高挺的脖颈,从后面看上去,像极了一只骄傲的白天鹅……

    波音大空客载着凌淇儿准备飞往异国,美少女闭上了眼睛装作休息。

    只不过在她微微颔动的眼睫毛下面,分明是有点点晶莹的湿润在被拼命地挽留在眼底。

    林战正跟着杂十师兄在北境森林没命地狂奔着,他置身于微雕世界当中,外界发生的事情,环境的改变,即使是飞机穿越云霄,远离地面几万英尺,雪城吊坠紧紧地贴在凌淇儿的胸口最柔软的地方,他都无从知道。

    林战跟着云师兄杂十开始逃亡之路的时候,在北境森林的这一大片区域里,暗流涌动……

    梁家的几队人马,除了被杂十和林战联手干掉的那队之外,剩余的都在向这里靠拢。

    在此之前,当那两个老家伙在发现杂十的踪迹之时,就已经向他们传讯报信了。

    宗门中的年轻弟子,在历练过程中因为技不如人而殇,家族大人因此而展开复仇的,虽然有些护短心理,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所以烈焰冰山的大人物们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太过分,那就随便他们折腾。

    这对于杂十来说,面临这样一个危险的处境,又何尝不是一种考验。

    不过这样的考验是生死攸关的,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生或者死仅仅只有一线之隔。

    “那个红脸大汉……”在辗转逃亡的过程中,林战忍不住问道。

    “师兄我如此玉树临风,当然会有一些仰慕者啦,咳咳!”杂十一边查看着地形,一边随口答道。

    两人此刻正在给一只过路的荒兽让道。

    “可他是个男的!”林战瞪大了眼睛。

    杂十白嫩帅的脸又红了红:“是男的没错,可是我也没办法啊!”

    林战的脑袋里一直在脑补着当时那红脸大汉狂奔过来的场景,那犹如嗷嗷待哺的婴儿就要撞进母亲的怀抱一样……

    这真的有点让人凌乱呢。

    过路的是一只巨角金牛,对于这种天生蛮力的荒兽,打起来肯定是吃力不讨好,正确的方式就是像这样避而不见。

    直到金牛四蹄齐飞,突突突地跑过去之后,两人才从一棵巨树上跳了下来。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咱们都没办法好好地狩猎了。”杂十从储物空间里掏出了几样东西,摆在了地上,“逃避可不是我的强项!”

    “额……”林战又是一阵无语,每次杂十掏宝贝的时候,一次次都要受到不一般的震惊。

    从杂十这里所见奇奇怪怪的兵器物件,林战都是闻所未闻的。

    林战柱着小云云,将这把重剑一直握在手里,刚认主入手的兵器,现在还需要找一找手感。

    冰火锥、寒金雷、刺索等等,这些竟然都是布置陷阱和给人下套的物件,林战开始为那些梁家人担心了……

    北境森林浩淼无边,林木葱郁,荒兽遍布,充满着无数未知的危险,而林战跟着杂十就是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并且在后有追兵的情况之下,度过了整整三天三夜。

    当然,他们还带着一只小七彩蟒,只不过这是个出工不出力的小家伙。

    原本以为有这么一只灵兽,会多少增加一点战斗力,可谁能想到,从一开始到最后,小七彩始终是蜷缩在林战的右手腕上,睡了个天昏地暗。

    直到两人要离开北境森林之前,将小七彩送回了她所待的山谷时,她才恋恋不舍地告别了九星图纹,并且一步三回头,缓缓地溜进了一个隐秘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