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战尊 第052章 别死,等着我
作者:欧团长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在韩云天离开之后,宁婉清的徒弟水欣欣带着心急火燎的云吟回来了。

    “师尊,徒儿不负所望,带着云吟小姐回来啦,求表扬!”

    还没等宁婉清回答,云吟就急切地问道:“我爹在您这里,他受重伤啦?还有您真的是我小姨吗……快带我去见我爹。”

    宁婉清走上前去,眼眶也有些湿润,云吟这孩子长得简直就跟自己姐姐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

    这么多年宁婉清都是躲在幕后的,并没有跟云吟相认,就是云漠北也只是有限地见过几次面。

    所以云吟到今天才知道自己还有个小姨,还是赤炼宫幽香宫主这样的小姨。

    不过这时候也不用想那么多了,只要见到自己的爹爹,自然就真相大白。

    云漠北受重伤,雏菊堂被除名,这还是水欣欣找到她之后,三言两语告诉她的,说的云里雾里,让她一路上为之揪心。

    一个是担心自己的爹爹,另外一个就是林战了,不知道林战现在身在何方,是否还活着。

    宁婉清拉着云吟的手,一边跟她讲着过去的事情,一边带着她去往一个秘密的所在,也就是云漠北目前疗伤的地方,那是赤炼宫最隐蔽的一间密室。

    到了门口,云吟奔了进去。

    跟着的水欣欣正要一头往里钻,被宁婉清揪着脖子拉了出来:“人家父女团聚,你去凑啥热闹?”

    水欣欣挣脱之后,反身抱住宁婉清的大腿,哭诉道:“师尊,您还没表扬我呢……”

    咻,水欣欣又被她师尊给甩飞了去:“滚去厨房让梅姨晚上煮一顿好的。”

    密室内,云吟扶着云漠北坐了起来,早以是哭成了一个泪人。

    当从云漠北的口中,确认刚才宁婉清说的都是事实之后,云吟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爹,,您应该早点告诉我有关于娘的事情,而不应该瞒着我,这么多年在我面前,表面上过得很知足,实际上您应该都是暗自在悲伤吧?而我一点都不知道,一点都不能替您分担,还经常惹您生气……”

    “傻孩子……”云漠北抚摸着女儿地脑袋,轻轻说道:“咳咳,能让云儿过得无忧无虑,是爹爹我最大的愿望,可是现在爹爹这样,让云儿失望了吧?”

    云吟钻进了云漠北的怀里,刹那间哭的梨花带雨:“在我心中,您永远是最好的,从现在开始,我要跟您一起面对……”

    “好好好!”云漠北一脸唏嘘,忍不住又咳嗽了起来。

    宁婉清这时候终于走了进来,将云吟轻轻扶起:“孩子,让你爹休息一下,咱们先出去吧。”

    云吟很听话地跟着小姨离开了密室。

    “接下来,你就留在我赤炼宫,跟着我修炼吧。”宁婉清试探着说道。

    就目前现在这种局面,赤炼宫显然是最安全的,去了外面,随时都有危险。

    “嗯,我要让自己的实力尽快提升起来,不过……”云吟欲言又止。

    宁婉清转头望着她,眼神中略有一丝过来人的凝重:“不过什么?如果你是指放不下林战或者是那些被打进冰狱的杂役堂师兄,那小姨要跟你说几句话。”

    云吟知趣地点着头,洗耳恭听。

    “第一个,有关于你那几个杂役师兄的,韩云天峰主已经有交代过了,保证他们不会被人故意伤害,等到将来,或许有希望将他们救出来。”宁婉清解释道。

    云吟也知道,惩戒堂冰狱是几大峰的一处共同惩戒之所,只要被关进冰狱,就连各大峰主都不能够放出来,这向来是达成了一个共识,冰狱是一个**的部门,只负责接收,不负责释放,毫无人情可言。

    所以这点,即使是韩云天,或者是宁婉清,都是爱莫能助的。

    师兄是只能等待时机了,可是林战啊,人家才刚刚跟他表白,现在不知道他怎样了。

    “至于林战,他现在没事,而且有勇有谋,不会轻易吃亏的。”宁婉清一般幽幽地说着,一边观察着云吟的反应。

    开玩笑,赤炼宫主是什么人啊,林战是他未正式认定的徒弟,云吟又是她的外甥女,两个小鬼的行踪,她可是随时动用分身密切留意着的。

    包括云吟被人追杀被人轰进密洞,林战如何成为修炼狂,都是在分身的注视当中。

    在林战坑杀程志和魏铁龙俩人的时候,宁婉清更是亲眼目睹,也为林战的那种果敢和手段所内心震动。

    当时就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这小子,如果不中途夭折的话,将来一定会有非凡的成就。”

    被小姨堪破了自己的小初恋,云吟的脸上瞬时间刷的一下,从脸颊红到了脖子,嘴里喃喃道:“嗬,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没事的!”

    接着宁婉清娓娓道来,给云吟描述了林战对战程魏俩人的过程,听得云吟脸上的表情时而舒展,时而眉头紧闭,最后是重重地剁了剁脚,拍手叫好。

    “云儿,你说这个林战是不是很不错,而且未来无可限量?”

    “是的。”云吟心里才叫肯定呢:“那当然了,本小姐的眼光可不是一般的眼光,林战那么会照顾人……”

    宁婉清继续:“云儿,现在你跟他分别陷入了不同的漩涡当中,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死,如果你们两个人现在一起,将会让这种危险放大到两倍,甚至三倍,对不对?”

    云吟一时闭嘴,老老实实地点了点头。

    她恨不得现在就见到林战,互相鼓励加油,可是这会儿听自己的小姨一分析,才意识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林战升级的速度之快,令人瞠目结舌,可以预见,不久的将来林战的境阶就会比她高,并且可能会高很多,如果云吟不做出改变的话,到时候就将望尘莫及,在一起的话就注定会是拖林战后腿的一个人,那是云吟绝对不想要面对的情况。

    当初杂十多么臭屁,有傲气不服输,希望给予身边的人帮助,而不是拖垮他们,这也是云吟本身的性格属性,所以……

    “云儿,现在你爹重伤,根本不适合报仇,所以我想你就静心在我这里练功,做我得关门弟子,等真正学有所成,你再去找林战,如何?”宁婉清说完,准备静静地等待答案,她会给云吟考虑的时间。

    没想到云吟抬起了头,看着她的眼睛,坚定地说道:“好,我听小姨的,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关门弟子……谢谢您,师父!”

    “好,好,好,我就知道云儿一定是个聪明的孩子!”宁婉清伸出手,将云吟轻轻地搂在了怀里。

    她怀中的云吟,闪亮的眸子中有着一抹永不磨灭的倔强,望着远方,心里在呢喃着:“林战,我一定会去找你的,别死,等着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