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战尊 第068章 一块起飞
作者:欧团长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啪”

    大家期待的本该出现的这个巴掌声音,并没有出现。

    而是一个沉闷的:“咔!”

    虎背熊腰捂着他的左脸,惨叫一声扑倒在地。

    “修真者肆意欺负普通人,有意思吗?”众人只觉眼前一晃,林战早已出现在掌柜的身前。

    “掌柜老哥,请回避一下。”林战说道,然后如同一座山峰一样,屹立在一众魏府爪牙面前。

    一名随从翻过虎背熊腰的身体,倒吸了一口冷气,只见刚才还嚣张跋扈,气势凌人的同伴,此刻半边脸颊塌陷,数颗牙齿喷吐在一边的地上,整个人呈奄奄一息的状态。

    “啊啊啊!”这名随从被吓到了,趴到一边狂吐不止。

    魏公子当即脸色大变,刚才也没见林战怎么出手,手下打脸不成,反而被废,这口气怎么咽的下去?

    “都上,给我杀了他!”

    歇斯底里的一道命令,爪牙们如梦初醒,有的拔出匕首,有的祭出刀剑,往林战的身上招呼了过来。

    林战身形一晃,双拳一开,对方顿时就有两个被冲击地原地打了个转,仿佛后继无力的陀螺一般,眼看就要倒下。

    林战本来一拳就可以让对方毙命,不过在客栈里,怕连累了掌柜,所以又轰出一拳,将他们一起打得飞起,如炮弹一样在空中旋转着钻出了客栈的大门。

    剩下几个,连同之前塌了半边脸的那个,便也是如法炮制,一个接一个地飞出了客栈。

    门外顿时是一片哀嚎惨叫。

    “魏公子是吧,你是想留下来呢,还是跟你的走狗们一块起飞?”林战逼近最后一个对手面前,如剑刃之光一般的眼神,盯着他的眼睛。

    魏公子故作镇定:“小子,你不要欺人太甚,你,你,有种就不要离开这里,给我等着……”

    其实他的内心早以崩溃了,他这几个手下当中不乏人阶七品八品境阶的,刚才出手想要打脸掌柜的那位,更是人阶九品的,没想到一照面之下,被林战连打带踢,全部像皮球一样飞出去了。

    而他自己,人阶九品巅峰,此刻却是胆战心惊,害怕了。

    “呵呵,有种没种,我就是住个店而已,既然你要这么说,我今晚就在这里,你就尽管叫人来好了。”

    林战出手,魏公子顿觉得自己的周身有一股禁锢行动的能量,让他四肢麻木,冷汗直冒。

    “想走可以,不过得先赔偿一下掌柜的损失吧,你看这里的桌椅都坏了许多……”

    林战揪住魏公子的衣领,一把将对方提了起来。

    喝道:“伸手!”

    魏公子身体狠狠地发了抖,连忙伸出了手。

    林战一手控制对方,一边将他伸出来的手握了握。

    “咔嚓!”接着就是一声痛哼。

    林战趁着撸下对方储物戒指的时候,将他的这根手指头给顺手掰断了。

    “也给你来个飞一般的感觉!”

    抓着魏公子,往门外的方向一送,这个平日里作恶多端的家伙,就断线风筝一样,坠了出去。

    门外又是一阵惨叫,这是林战故意将魏公子砸在了那些爪牙的身上,帮他来了个火星撞地球。

    门外早已是围了不少人,在众人大快人心的指指点点中,几人狼狈逃窜,相互搀扶着离开了。

    看到魏家一伙人走了,掌柜第一时间来到了林战的身边,苦笑着说道:“小兄弟,这个麻烦有点大了,魏公子这人睚眦必报,吃不得亏,现在恐怕会带着高手回来找你报仇的,您看是不是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行离开,暂避一下?”

    林战回头将手中缴获的储物戒指丢给了他,笑道:“无妨,今天老哥这客栈我还就住定了,放心吧,要再来人,我来应付。”

    掌柜将戒指又送了回来,尴尬地说道:“这个我可不敢收!”

    林战点点头,收起储物戒指:“也罢,不若这样,这两天客栈若是有任何损失,全算我的。”

    掌柜无奈,也只能这样了,总不可能把林战赶走吧?但实际上,他却是揪着一颗心,林战虽然很强悍,可是魏公子那边是整一窝的人,一个人再厉害,恐怕也经不起众多强手的围攻啊。

    年轻人争强好胜,出一时风头是不错,可大部分的天才也往往都夭折在成长路上。

    若是到时候林战万一被杀了,那自己这个客栈恐怕也要跟着倒霉吧。

    想到这里,掌柜都有打起包袱赶紧跑路的心理了。

    林战哪里会不明白掌柜的担心,不过他是不会说透的。

    他当然知道,要打消这种担心,那就是要把魏家整个连根拔除!

    林战不会后悔自己的做法,要是被欺负了不反抗,只担心什么难以承受的后果,那修行还有什么意思?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林战收起戒指之后,却是换出来一块上品灵石:“那这块灵石老哥您先收好吧,不用担心,你看我的菜也都凉了,劳烦老哥重新再来一份吧。”

    掌柜见推脱不下,只得收下,也算是吃了一个定心丸,这块上品灵石,重开一间这样的客栈都绰绰有余了。

    不是林战又饿了,而是之前根本还没吃饱,林战发觉自己的食量变大了……

    刚才林战出手教训魏公子,周围还有几个人没有走,留下来关注的,其中就包括白衣羽扇青年那桌的几个。

    此刻他们也纷纷回座,小声地讨论着什么,视线也时不时地往林战这边投射。

    “这个杂役的修为,似乎有些看不透啊!”

    “不错,看着是人阶五品,不应该啊,要知道叫魏公子的那伙人,至少都有人阶七品之境,竟然在他手里没有一合之力”

    白衣青年,悠然地摇着手里的羽扇,冷笑道:“我还是那句话,这种杂役弟子,也不过是仗着力气大罢了,出手完全没有什么章法,而且姓魏的根本来不及动用法宝,所以才吃了暗亏,没什么大不了的……”

    耳朵里听着这些话,背对着他们坐着的林战轻轻摇头,心里笑道:“唉,这年头装比的人真多,就不怕遭雷劈吗?”

    随后又想到了自己,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一个想要低调的人,却总是摆脱不了命运的安排呢,在人群中这么耀眼,想低调都低调不了,饭都不能让人好好吃,真烦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