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战尊 第069章 江南道袍世家(求推荐)
作者:欧团长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吃了饭,林战索性也不出门了,回到了客栈的上等冰房。

    既然对魏公子那些人说了在线等,就不怕对方带人来报仇,先等着看看?

    林战掏出了魏公子的那枚储物戒指,很快就解除了之前的精神烙印,神识探查了进去。

    哇,这里面竟然有一半的东西都是女人的贴身衣物,这个家伙的猥琐程度简直跟原来大学里那几个舍友有的一拼了,林战不忍直视。

    将这些不雅物事取出,一把火炬之,才继续看其它的东西。

    呵呵,在修真世界,从一个人的储物戒指里存放的东西,就可以大概看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表面风度翩翩,有谁知道他的私人空间里竟然这么辣眼睛。

    当然,除了这些不三不四的,也有好东西,那是一套组合飞剑,一共九把小巧玲珑的银灰色飞剑,装在一个金骨巨鳄皮做的剑套当中,那金骨巨鳄特有的纹路,摸起来手感非常好。

    林战抽出了一把小飞剑,用手指轻轻抚摸着剑身,透着一股清冽冰凉。

    吹毛断发,锋利无比,并且还是一套下品法器。

    而剑套上绣着飞剑的名字:凌云。

    一般来说,法器级兵器,到了黄阶才能够开始掌控,而魏公子目前是人阶九品,看来这套凌云飞剑乃是他提前准备的法兵了,却是不料偷鸡不成蚀把米,现在成了林战的囊中之物。

    林战滴血契约,取得了凌云飞剑的认同,等到将造化真经的第一篇造化法则修炼完全的时候,驭使飞剑,千里取敌首级,出奇制胜,可算作中远程攻击的又一个手段。

    当然,要等到炼成……

    林战在房间练了一下午的功,却是不见魏公子带人前来,便打算出去走走,因为在富阳城的一处交易市场,今晚有大型交易活动,林战也想去凑凑热闹。

    神识也随时能够关注到客栈的情况,到时候魏家真有人来捣乱,立即就会知道。

    交易集市会像是摆地摊之类的吗?还是以拍卖会的形势?

    林战颇有些好奇,若是碰上好玩的东西,那就看着买点,这是他最初的打算。

    直奔城东的交易市场,果真就在市场的外围看到了许多席地而坐,面前摆着一些零散玩意的摊贩,见到路过的人,就不停地吆喝,比谁的嗓门大,比谁吆喝的内容更吸引人。

    “百年雷击木,千年妖凰血,还阳丹……瞧一瞧,来看一看……”

    “七绝剑谱孤本,绝世剑尊所创,不买后悔!”

    “卖符箓咯,烈火符,精心符、治愈符打包大甩卖……上品解毒丹、速效升级丸,清仓啦……”

    更有让人啼笑皆非的一组人,摆着一个偌大的摊位架,其中一个男的单脚立在一根高木墩上,用狮子吼的绝活在不停地重复着一段话:“迷踪冰原,迷踪冰原最大的道袍世家江南倒闭了,家主金狮吃喝嫖赌,欠下了3.5亿个灵石,带着他的小姨子跑了,我们没有办法,拿着道袍抵工钱,原价都是一百多、两百多、三百多的,现在全部只卖二十块,统统只要二十枚灵石!黄豹大混球,你简直不是人!我们辛辛苦苦给你干了大半年,你不发报酬,你还我血汗钱,还我血汗钱……”

    这一段话,在狮子吼功法的加持之下,犹如震撼的鼓点,打在每一位过路行人的心头,再看着那些伙计个个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确实引起了极大的注意。

    因此这个专卖道袍的摊位附近挤了不少人,生意异常火爆。

    林战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杂役弟子服饰,亦有些心动,便排在队伍后面,打算也买几件下来丢在储物空间里头,用作换洗。

    可是这排在队伍里头,却是发现有些不对劲了,因为前头有几个人买的时候,并不试穿,也不挑颜色,貌似就是随手点了几件,就让伙计打包,让后付灵石走人。

    关键是他们走人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绕了一圈,提着道袍回来之后,又悄悄地将之交给了站在摊位背后的一名伙计,然后又返回排队。

    林战恍然大悟,尼玛的,这火爆的买卖场面,竟然是由几个托儿撑起来的!

    靠,放在现代就是商业欺诈行为啊!

    林战一时又气又好笑,这个团伙为了多卖几件道袍也真是拼了。

    轮到林战了,他当然要稍稍察看一下道袍的大小款式还有颜色之类的了,不过发现材料和做工方面还算是有良心的,二十枚灵石,虽然偏高,但还是在可接受范围。

    可接受范围?其实这是林战不了解这里物价的关系,再一个他身上灵石多,所以并不觉得什么是贵,什么是便宜。

    事实上,同样材料和做工的这种道袍,要是在正常的市面上,恐怕只要十枚灵石,这是整整相差了一倍。

    正要买下来,却是听到另外一个排着的队伍两名女人之间的对话,两人的脸上都蒙着黑色的面纱,不过看身材和装束,应该是大户人家里出来的女眷。

    于是林战就装作继续挑选,同时将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两女之间对话的内容上。

    “咦,小姐,那江南道袍世家的家主金狮咱们见过呀,他不像是会吃喝嫖赌的人啊,而且我听说江南道袍生意一直都很好,这几年更是赚翻了,一直在扩大规模,收兽皮,收毛羽的价格也年年拔高,并且是金狮主动提高的……现在这些人这么嚷嚷,应该是骗人的吧?”

    “翠翠,说不定人家真的跟小姨子跑了,或者另有隐情呢?”

    “不对呀,小姐,那金狮尚未娶妻呢,更别说妾室了,要有小姨子,那也应该还在他未来丈母娘家里养着呢……”

    显然这个小姐,心地十分善良,并不愿意把事情往复杂的方向去想,果然,就听到她说:“你这小妮子就爱八卦,不管真假,咱们是来给爹爹买衣裳的,挑中了就买,完了就走,一件二十,不算太贵。”

    呵呵,林战听到这里嘴角微微扬起,看来也有跟自己同样觉得道袍不太贵的人了。

    可是这时候,就听丫环翠翠小声惊呼道:“欸,小姐你看,你快看,上面在吆喝的这个人,他就是金狮,他就是江南道袍世家少家主金狮啊!”

    在翠翠家小姐将信将疑地抬头望向高处那人的时候,林战也因为好奇而看了上去……

    如果真是金狮,那这人只为了多卖几件道袍就这样拿自己开涮的话,这种对自己狠的程度,也是挺叹为观止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