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星战尊 第070章 能玩一整年
作者:欧团长的小说      更新:2017-01-11
    当那位叫连凤英的小姐和林战一起抬头朝上看去的时候,那个身负狮子吼神功的家伙,正好停下来休息。

    月光下,那个满脸胡须茬,极显颓废的黑衣青年,对下面的买卖场面一点都不关心,看都不看一眼,原本单脚金鸡**的他调整了身子,就那样盘坐了下来,盘坐在那仅够落脚的木墩之上。

    他平行环顾了下四周,不知道他在看啥,只不过他的眼神深邃致远,透露着一种无边沧桑。

    这个貌似叫做金狮的跑路家主摸出一个酒壶,就着夜色,月下独饮。

    只是一瞬间,他的身体悄然就转了一个角度,留给林站和连凤英的就只是一个黑色背影。

    月下高台,这道孤独的背影,和地上喧嚣叫卖,讨价还价的热闹场面,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这背影,真真令人为之发出一种莫名的伤感。

    “呀呀呀,真他姥姥的装比哇,这才是无形中的装比犯啊!”林战的心里狂叫了起来。

    这样的背影,连林战这样的男人都能够引起共鸣了,何况是那位善良的连美凤小姐?

    就只听到连凤英惊慌失措,语气急促地小声喊道:“翠翠……翠翠……快扶着我!”

    “额,小姐,您怎么啦,您的身体为什么软绵绵的?”翠翠连忙伸手,不过似乎她也不在状态,两人的身体一起晃了几晃,最后才平稳了下来。

    连凤英惊魂未定:“我……他真的是金狮吗?”

    “嗯,小姐,看到这样的背影,翠翠就更确定了,他就是江南道袍世家的少家主金狮!”翠翠紧紧地挽住小姐的胳膊。

    “为什么看背影你就更确定?”

    “因为这背影,应该就是传说中,闻名于迷踪雪原的金狮孤独醉,据说有一次金狮跟人决斗,在开打之前,他用了这个姿势,结果对方十个女修士,全部从半空中跌落下来,然后落荒而逃,这个事情,也一下子让金狮孤独醉一战成名……”

    连凤英:“为什么他会一下子跟十名女修决斗?”

    “咳咳,小姐啊,这翠翠哪知道,还有小姐,您的重点为啥偏得如此出乎意料?不是应该关心他的金狮孤独醉吗?”

    两位姑娘家光顾着聊天,结果都排到前面了还不知道。

    “我说两位,你们到底买不买呢?请不要耽误伙计们吐血大甩卖啊……”等到对方有人提醒了,两个才反应了过来。

    “额,买,谁说不买了!”

    林战一边早已是挑中了十几套劲装道袍,正在付账,看到两女的可爱模样,也是心中发笑,也猜想着,这位大小姐估计被金狮的孤独醉背影荼毒不浅呢,搞不好就这么一见钟情了。

    好笑归好笑,不过林战觉得上头那位金狮家主也确实是个妙人,有这等生意头脑,还有那装比的功力,真有趣。

    当然,林战收起买下的道袍,正准备离开呢,却是被人流给推挤了一下,然后身边就挤过了数人,直朝着那一边的主仆两位女子而去。

    “谁这么没素质?哦,原来是他们!”

    林战发现了这几个挤进来的正是富阳客栈里,以白衣羽扇青年为首的那几个人。

    “矮油,姑娘,你猜到我的脚啦!”白衣青年突然大声叫起来,表情痛苦,动作夸张,让周围的人都为之侧。

    一时之间,这买卖道袍的场面都暂时停顿了。

    “抱歉,如果猜到了那请多多包涵,这里人太多了,没注意到!”连美凤连忙出言道歉。

    不过一边的丫环翠翠却是觉得委屈,因为她就在小姐的旁边,两人都根本没动过,何来的踩人之说?

    “小姐,你为什么要道歉,明明没有踩……”

    连美凤也只是笑笑,这有没有踩不重要,关键是她观察到白衣几人有点不怀好意,希望能够低调点,不把事情扩大了,等下赶紧离开就是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呵呵,一句抱歉就行了吗?本公子的这双鞋子可不是凡品,现在被你踩脏了,你说该怎么办?”

    白衣摇着羽扇,双眼可是泛着小精光,盯着连美凤的身子贪婪地上上下下扫描着,喉结龛动,口水直咽。

    林战神识所及,就听到白衣身边的一个同伴凑在他身边小声地提醒道:“这娘们身材是超级窈窕,可是万一她一摘面罩,是个丑八怪,那纪兄你岂不当场阳痿咯?”

    白衣邪笑着回道:“这你就不懂了,有这么一副勾人身段,我就不相信她的的脸蛋会恐怖到哪里去,再说了,若是长得丑,她出门还有蒙着脸的必要吗?再再说了,即便真是丑八怪,那蒙着脸,光这幅好身段就能玩一整年,咳咳咳!”

    同伴伸出了大拇指,佩服道:“纪兄果然是高人啊!”

    连美凤对于纪公子的逼问,没有回答。这么强词夺理,睁眼说瞎话的问题,可是会让她这样毫无江湖经验,天性善良单纯的少女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呀。

    “小姐,我们走,别理这些人!”翠翠可是强悍一点,看到小姐被冤枉,对方又得势不饶人,便护着她想躲开。

    两人一起转身,可是走不了了。

    白衣纪公子一个跨步伸手,就将连美凤的纤手给抓在了手里,便将人往自己的方向拉去。

    “啊……你干什么?”连美凤大惊失色。

    “混蛋,放开我家小姐!”翠翠勇敢上去护主,却同样被纪公子的两个同伴一人抓一手,控制住了,禁不住泪眼涟涟。

    “这位姑娘,本公子并不会强人所难,只是需要一个稍微诚恳一点的道歉,而你蒙着面纱所做的道歉,可算不得诚恳哦。”纪公子抓着连美凤的小手,心里冷笑着,“呵呵,只要我纪无情看上的女人,哪有逃脱走的道理!”

    连美凤已经因为惊慌而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哪里还有半句辩解。

    “呵呵,如果不给我真诚的道歉,那就跟本公子走一趟了,让本公子教教你,如何做一个真诚有礼貌的女人……”面对连美凤的软弱,纪公子已经打算将之直接拉走了。

    在这里买道袍的除了普通人,还有不少修真人士,出来历练,或者要去参加大比的弟子,可在富阳城这个交界区的所谓三不管地带,对于这样的事情,却无一人敢站出来说句公道话……

    林战正准备上前阻止这场无耻的欺凌,就听到高处有一道如惊鸿炸雷的声音响起:“特么的,活腻了吧,劳资辛辛苦苦的吐血大甩卖你们也敢来闹事?”

    林战都连忙暗中凝气护住了耳朵,这可是狮子吼的音波无差别攻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