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2章 破灭的神话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周若辰的体内,运行天地元气最基本的经脉,早已经被毒物毁灭得千疮百孔,并与血肉生长到了一起。$$$$

    他的丹田,更是被粉碎过不止一次,也同样残破不堪。

    这具身体,其虚弱的情况,也已经达到了普通人的极致。

    或许,若不是他的意志苏醒,这具身体,怕是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但,这具身体,却不是别人的,而是他自己的。

    自己的身体,不论变成什么模样,周若辰都可以清晰的感应出来。

    哪怕是如今的身体彷佛和他的灵魂根本不契合,各种动作之间也显得颇为僵硬。

    周若辰微微皱起的眉头,又轻轻的舒缓了开来。

    他的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这一缕笑容,彷佛和过去的一切,都已经作别,又彷佛,因此而迎来了新生。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哪怕是如今的情况看起来非常的糟糕,但——只要活着,就还有希望。

    这是他父亲的告诫,他一直牢记着,哪怕遗忘天地岁月,也不会遗忘这句话。

    周若辰之前一直没觉得,最终的那一刻,被黑暗吞噬,他还可以活着。

    而且还是以自己的血脉传承的肉身活着。

    周若辰忽视了身上的刺痛和虚弱,站了起来。

    他的双眸里,呈现出了希望的光芒,充满了对于未来的信念。

    路,还没有走完。路,还在持续。

    那么,这个未知的世界,来源何处,传承何处,归属何处,终究会在他的生命之中,烙印下全新的见证。

    祭天域,去了哪里?

    亲人们,又去了哪里?

    那些,在将来,或许终究会有所呈现。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胸闷气短、呼吸急促的感觉也油然而生。

    头部一阵阵的眩晕,双眼略有些发黑的征兆。

    身体虚弱如此,周若辰却并不在意。

    意志的力量,让他甚至于可以主宰昏厥的身体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

    虚弱,终究只是表面。肉身的弱,也远远不像是其呈现的那般弱。

    周若辰站在了深黄|色的木质窗户之前,目光透过窗户之外,看到了外面的风景。

    凋零的乌黑古树,古气凛然。

    凸起而四散的枯枝,在清冷的风中,不时摇曳。

    远方的天空,不时有色彩光晕拖出一道流光飞射离去。

    “那是……修士的飞剑……”

    周若辰喃喃自语。

    “御剑,有器灵的气息,能量似乎……像是很初层次的能量。”

    周若辰心中判断着,便是连思维,都因肉身的虚弱,而受到了许多的阻碍。

    周若辰尝试着回忆这未知的身体过去的记忆,但记忆,只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周若辰尝试着以过去之法,修炼或者冥想,但,同样没有任何效果。

    那些至道,主宰威凛等等,彷佛完全脱离了现实的基础,完全没了用处。

    “蹬蹬蹬——”

    远方,轻盈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随即,一阵清淡的芳香气息,轻盈的飘来。

    清淡,雅致,却也带着一缕冰寒气息。

    那是一名清丽女子的味道,一名冰清玉洁、心高气傲的少女的身体的气息。

    周若辰回过头来,目光落在了门口静静站立着的一名浅绿色纱裙的少女身上。

    少女的脸很白皙很俏美,容貌与他的一个妹妹‘九九’,有近三四分相似。

    她脸色很平静,看不出悲喜。

    她的目光,与周若辰的目光在空中交接,没有回避。

    两人对视了片刻,少女脸色略有些复杂,却又没有回避的凝视着周若辰,道:“想起来了什么吗?”

    周若辰闻言,沉思了片刻,摇了摇头,道:“什么都想不起来。”

    少女继续凝视着周若辰,目光之中似有泪光闪过,但很快的隐藏了起来。

    她别过头去,道:“于你而言,每天,都是陌生而又熟悉的一天吧?这样,其实也挺好。毕竟,不论如何,你都可以活着。”

    周若辰沉默。

    对方这句话,包含的信息,那就多了。

    “今天之后,不会再忘记了。有些事情,忘记这么久,已经足够了。”

    周若辰若有所思的道。

    他的声音很轻,但却彷佛有着极致的力量,令人信服这句话,信服这句话一定可以甚至于值得相信。

    “是吗?那我再与你一次,你名为‘周若辰’,是‘周碧月’老祖在大周家族祖地‘剑元池’之中打捞出来的,不知父母亲人为谁,但体内流淌有上古血脉,乃是老祖‘钦点’的‘希望’。”

    “你还是‘婴儿’状态,身上有一块莲花胎记,上面写着‘周若辰’的名字,就在你的眉心地方。但如今,却已经消失了。你的名字,便由此而来。”

    ……

    “至于我,我喊我为‘周聆夜’即可。我明天再来看你,若你记得我今天的这些,我会给你一颗四重造化丹,蜕变体质,洗筋伐髓,让你一步踏入武道真丹领域之紫气境。”

    “若不记得,那我会重复今天的这些话。不过,再有十天,我会前往无极圣地宗门,进行联姻。周家太弱,古族已经盯上我们周家传承剑道之‘战魂剑道’,周家如今天才凋零,老祖已经失踪许久,杳无音讯。大周家族没落至此,我作为家族最出色的弟子,只能背负起这些。”

    “我自己怎么样,都没关系,但我之后,家族,却再无人有能力照顾你。你的存在,本就离奇诡异,诸多家族和圣地宗门,不希望曾鼎盛的大周家族再次崛起,自是要断绝所有希望。

    而我一旦离去,你……将危险重重。”

    这少女周聆夜话语轻柔,甚至于充满了莫名的情愫。

    是亲情,是关爱,是怜悯,抑或者,只是一份希望的寄托?

    以周若辰的阅历,此时,他竟是有刹那的猜不透。

    但不可否认,这是一名背负了太多、非常明事理的少女。

    这样才十五六岁的年龄的少女,本该无忧无虑成长,快快乐乐的修炼,却因家族,而背负如此之多。

    周若辰略有唏嘘,却也并不太深入心灵。

    见惯了风浪,看透了生死,如今,大抵上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深入他的心灵了。

    周若辰微微点头,道:“我明白了。家族有藏书阁吗?我去看看。然后,告诉我你住在哪里,之后,我会主动去找你。”

    周若辰的语气依然平静,淡然,却彷佛有着不可抗拒的力量。

    “藏书阁,待会儿你让春梅秋竹带你过去就好,至于我,我就住在你隔壁的浮月庭院,你有事的话,也可随时来找我……”

    下意识的,周聆夜当即立刻回答了周若辰的话。

    只是,回答之后,她才略有些奇怪,她竟是毫不犹豫的就回答了对方的询问,彷佛被诱|惑了一样,什么都没想就回答。

    这,的确是有些诡异。

    但,因周若辰的情况,周聆夜也没有深想。

    “好,你下去吧。”

    周若辰微微点头,便开口让周聆夜自行离去。

    周聆夜闻言,陷入了沉默。

    周若辰并未在意,他结合周聆夜的话语,略微思索了起来。

    大周家族,如今又属于‘灵(聆)字辈’的辈分。

    周聆夜的容貌,更是与他的一位母后周灵衣,有近乎三四成相似。

    彷佛,全新的世界,在周若辰眼中,显出了冰山一角。

    冰山一角。

    这是一次全新的轮回,是下一世,还是重新执掌规则的全新世界?

    周若辰不知。

    他也不需要知道。

    他只需要知道他还活着,人族、仙佛神族的传承没有中断、父母和亲人为之奋斗的希望还在,就已经足够。

    至于真相,曾经他的父王,三生三世,都在追寻着一些真相,然而到头来,并没有什么用。

    该失去的,终究已经失去。

    该得到的,依然尚未得到。

    周若辰完,并没有再去留意周聆夜的任何举动。

    就彷佛,天地间,已经再无值得他关心的事情。

    周聆夜美丽而年轻的目光,落在了周若辰的脸上,目光里,就彷佛,在周若辰清澈而安静的目光里,看到了她自己清秀的倒影。

    那一刻,心如止水的周聆夜,心灵深处,竟是无法控制的生出一道涟漪。

    一道无法形容的、源自于心灵与灵魂的涟漪。

    “这……便是心灵的悸动吗?为何以前从未……而如今……”

    周聆夜有刹那怔然。

    随即,似是因回想过去的那一缕希望,而心中凄然,她充满了灵性的双眸里,光芒略微黯然了几分。

    希望?

    她从不敢对这个周若辰抱任何希望。

    尽管从老祖周碧月从祖地剑元池之中捞出这名‘婴儿’的时候,大周家族无数长老和弟子,都将他当成了希望。

    但结果,却是让一位又一位的周家族人失望了。

    如今,十六年过去,周若辰没有成为天才,甚至于连成为一个正常的普通人,都成了一种奢望。

    周若辰的‘传奇天赋’神话破灭,周家人承载的希望也因此破灭。

    若无希望,十六年前周家族人背水一战,或许如今会更好些。

    可当所有希望承载在周若辰身上的时候,当周若辰成为只能拥有一天记忆的白痴、同时体内经脉、丹田如中了剧毒一天天自我毁灭之时,这一切,都变了。

    就像是那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忽然丧失一般。

    当一切改变,最后的希望也因此破灭,大周家族,便连背水一战的能力,都已经丧失。

    希望,便也再不再成为希望。

    甚至于,周若辰因此而被诸多族人厌恶,反感。

    爱之深,恨之切。

    承载的希望太多,当失望降临,便一发而不可收拾。

    周聆夜心情无比复杂,目光也同样无比复杂。

    她已经不是第一天给周若辰讲述类似的话,却没有哪一天,如今天这般感触深刻。

    只是,念及即将联姻那无极圣地宗门,她心底深处,又有着深深的不甘心。

    她心底深处,期待着一切会有改变。

    那份改变,却又是那么遥不可及。

    周聆夜轻微的叹息了一声,并未留下任何言语,转过身,孤独而寂寥的身影静静远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