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4章 天涯咫尺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大少爷,对不起。$$$$”

    离开了庭院,沐浴着阳光,一路沉默的春梅,终于开口道歉。

    这一路上,她想了许多。

    而想得最多的,那便是:周若辰每天都要丧失记忆,周若辰拥有着古老的血脉,但丹田、经脉全部枯萎,周若辰还是一个傻子。

    他的命运已经如此凄惨。

    她又如何忍心去欺辱他?

    大概,也只有无能之人,才会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而忽略自己的努力吧。

    春梅终究不是大恶之人,将心比心,很快,她的怒意和不忿消退之后,便主动道歉。

    “哦,你没什么对不起我的,你得很对。而我,的确是无能之人。但,过去的,终究全部都过去了。”

    周若辰莫名道。

    这话,彷佛很普通,彷佛很简单。

    但其中深意,也唯有周若辰自己明白。

    “大少爷,其实你若是不丢失记忆,或许,现在的你,早已经崛起了。”

    春梅心中莫名有些感触。

    此时,她终于相信大姐的话,周若辰,已经变得‘理智’和‘有上进心’了。

    周若辰看了这黄|色剑服少女一眼,随即又收回了目光。

    少女的心思纵然复杂多变,但于周若辰而言,要把握实在是太简单。

    在愤怒之后,往往会恢复冷静。冷静之后,往往又会为愤怒时候的伤害言语而愧疚自责。再以此作出弥补的事情,便也是春梅如今忽然变好的原因。

    “春梅,你如今,是什么境界?这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周若辰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询问。

    春梅闻言,觉得颇为怪异,因为这样的问题,真的很简单,简单到了白痴的程度。

    但考虑到周若辰的情况,春梅还是耐着性子,道:“大少爷,春梅如今十五岁,境界是真元境二重之境。这里是天兆府天泣城的天枯镇。天泣城有一百大镇,每个镇都有天枯镇大。”

    “天泣城,春梅也只是和大姐去过一次,而且还是因为古族的一名天才弟子的传送阵守护,才得以过去的。”

    “我们境界都太低,甚至于不能承受传送阵的空间压迫之力,所以也走不出天枯镇。”

    春梅的声音,充满了落寞之意。

    “那境界具体划分呢?”

    周若辰又道。

    “境界,修炼上有两大领域划分,为后天武者领域,以及武道真丹领域。”

    “后天武者领域,那都是普通人修炼的世界,有后天武者境和先天紫气境两大境界划分。”

    “武道真丹领域,则有七重境界划分,只是,大多修士,也都只停留在第三、第四个境界,因而流传出来的境界,春梅也仅仅知晓前四个境界,分别是真元境、天元境、虚丹境和真丹境。”

    “两大修炼领域,每个境界都有九重划分之法,进步层次有局限,修炼的时候,境界到了,体会会很深刻。”

    “目前,春梅是真元境二重,秋竹是真元境三重,而大姐,年方十六,却已经是天元境三重接近圆满了。这般天赋,其实是有资格成为一些宗门的‘圣女选召者’的,只可惜……”

    春梅打开了话匣子,便已经无法停下。

    少女之心,终究装不下什么仇恨和愤懑,因而哪怕周若辰是傻子,她竟是也得颇为顺心。

    或许,唯有在事后,她想起自己和一名傻子了那么多话的时候,才会唏嘘感叹。

    “除了这般修士之外,还有一些血脉天赋传承者,便是如大少爷你这般,拥有独特的血脉传承,来历神秘。但这般存在,都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是真正的圣子圣女级天才,是人中龙凤,境界,那起码是真丹境以上了。”

    “他们不仅修为了得,更是灵魂强大,是独特的‘魂师’。即便不是珍贵的魂师,也会是了不起的阵师、炼丹师,炼器师。”

    “大周家族颓败已久,并非是族人将希望压在大少爷身上,而是祖地剑元池,给予了大周家族所有人一个这样的期盼,也因为,周碧月老祖,大少爷天生拥有先祖血脉,将来有极大可能光耀大周家族。”

    春梅着,那被勾起的话的兴致,又在谈及大周家族的残酷现实事情上,很快的衰退。

    这般话题,于这样的少女而言,终究是太过沉重。

    或者,她们一直都背负着这样沉重的事实,先前打开的话匣子,只是短暂遗忘之后的鲜明个性呈现而已。

    “嗯,大周家族,会好起来的。”

    周若辰轻声道。

    他声音很轻。

    但春梅听得极为清楚,沉重的心,也莫名的得到了慰藉。

    就彷佛,周若辰的话,像是老祖的话一样,可以增强她的信心,加持她的信念。

    “大少爷,藏书阁到了。不过……大少爷能……识字吗?要不,大少爷想看什么,春梅便给大少爷听?”

    春梅微微迟疑,随即问出了心中的担忧。

    是的,周若辰,不识字。

    不识字,何以看懂那堪比符文一般复杂的古籍?

    哪怕是最简单的文字书籍,不识字也无法看懂。

    至少,在春梅看来,便是如此。

    “古籍,多半只是心灵的交流印记。心灵强大,文字便不是障碍。文字,终究只是心灵交流的工具而已。”

    周若辰微微一笑,语气淡然,点滴自信,萦绕其中。

    他仿佛很久都没有这样笑过。

    而这一笑,却是让春梅彻底迷失其中。

    因,周若辰这一笑,恍若天地都释放出了无尽的生命力,就恍若春回大地一般,充满了莫名的生机。就恍若,这一片天地,都变得更加的拥有光泽,充满了生命的色彩。

    这样的气质和魅力,于春梅这般没有多少见识的少女,杀伤力,可见一斑。

    春梅呆滞了好片刻。

    回过神来,她才心颤,感叹这大少爷的笑,竟是有这样巨大的魅力。

    “或许……他真的会成为顶天立地的绝世奇男子吧……”

    春梅心道。

    周若辰,此时已经踏入了藏书阁之中。

    老旧,阴暗,狭窄,还逸散着淡淡的发霉气息。

    这就是大周家族的藏书阁。

    一个家族的强大与弱,底蕴丰厚与否,其藏书阁足以诠释其本质。

    周若辰目光四顾,随即在一排古老的木质书架上,拿下一本黝黑色封面、足足有二十余厘米厚度的古书来。

    古书上的符文,周若辰的确都不认识。

    但,其中蕴含的气息,却颇为不凡。

    “这是……重新打乱的基础阵纹组合的文字,是一种符文进化蜕变的基础。”

    周若辰仅仅是观看了片刻,便有些明白其底蕴和构造了。

    只是,仅仅观看片刻,周若辰便觉得头脑一阵阵晕厥,原本拥有无尽繁杂的海量记忆,此时竟是无法运用,无法与这些符文结合。

    周若辰不觉得诧异,反而若有所思,显出了释然之色。

    似乎,他心中的一切推衍,都已经有了答案。

    周若辰目光汇聚,灵魂气息升腾了起来,显化出了无形的光泽,呈现在了那厚实的黝黑色古书前。

    随后,周若辰意念凝聚,灵魂气息化作一枚特殊的、如剑形般的符文,烙印到了那黝黑色的古书上。

    那一刻,古书上的部分信息,彷佛如流水一样流淌而来。

    看似无比浩瀚恢弘,但在周若辰眼中,不过沧海一粟,丝毫不令他心动。

    数个呼吸之后,身后传来了轻盈的脚步声,周若辰知道,那是侍女春梅到来、放轻脚步的声音。

    “后天武者境?先天紫气境?阵师?炼器符文?这……竟是真的基于曾经的传承立道的世界,只是,却又和大伯和父王设想的立道世界有所区别。看样子,大伯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可能性,超过五成以上。”

    “却不知,大伯,是否还携带着曾经的记忆。”

    “完整的规则,直接通往圣灵的道路。天地一统,世界大同。位面林立,大域争鸣。全部如一。如道生一,化万界。又以万界意志汇聚,天地一统。”

    “如此手笔,却不知,是哪位大帝完成的这般丰功伟绩。”

    “如此看来,父王和母后、还有祭天域里的兄弟姐妹们,是否依然活着?祭天域是踏入了终结之路,获取全新新生,还是直接放逐,成为永恒封镇古地?”

    周若辰心中有诸多思考。

    认清了世界,因之而来的,便是更多的扑朔迷离之事。

    “大少爷,这是《符文炼阵纲要》,是古籍一类的书籍,每一个符文都晦涩难懂。春梅也无法看懂,大少爷,你——”

    这个时候,春梅观察了周若辰片刻,见周若辰拿着沉重而黝黑的古籍并未翻看而是在发呆,便以为周若辰无法看懂,因而出声解释,并安慰道。

    “哦。”

    周若辰回过神来,莫名轻叹一声,目光有刹那的萧索落寞之意。

    “大少爷,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或者是……你想修炼了?”

    春梅见周若辰脸色似乎非常苍白,身体更是极为单薄虚弱,不由有些担心。

    但她并不知道该如何做,便只能询问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不明白?我若不明白的事情,你们是绝不会明白的。至于修炼,修炼,终究也不算什么。”

    周若辰略微唏嘘,道。

    接着,他一扫那种莫名的颓然状态,平静道:“嗯,我的确是准备修炼了,不过如我而言,修炼,其实是一件毫无意义之事,你可知这是为什么?”

    春梅当然不可能知道原因。

    周若辰也没有想过她有能力给出答案。

    “因为追求和守护,都没了。当人看透了一切,一切就没了意义。有人天涯就是咫尺,有人海角就是天涯。每一种法都是对的,但也都是寂寞和孤独的。”

    “既然注定与孤独为伴,就不该选择一路向前又祈愿安宁。一开始就错了,路走再多,再正确,也错了。”

    周若辰自己出了答案。

    的,却是春梅根本不可能听懂的答案。

    因为哪怕是天书,都要比周若辰的话语,更容易懂。

    “天涯?咫尺?”

    春梅茫然,怔然,眼中露出迷惑之色。

    周若辰笑了笑,道:“该看的,我已经看了。我先回古剑庭院,你之后让大姐周聆夜过来,送我四重造化丹一颗。我会一步踏入武道真丹领域,并将境界稳定在虚丹境一重。”

    “这个境界,于我而言,不存在难与简单的概念。”

    周若辰这次的话,春梅听懂了。

    但她美丽的脸上,表情如见鬼了似的,有些傻眼的看着周若辰。

    彷佛,周若辰的话,如天方夜谭一般荒诞不羁。

    只是,她依然在错愕的刹那,非常听话的认同了。

    “大少爷,春梅这就去办,春梅先行告退了。”

    春梅躬身道,然后心情无比复杂的看了周若辰一眼,默默转身离开。

    她似乎已经完全不懂这个大少爷了。

    但她也不需要懂。

    大少爷,只要不再是傻子,那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