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5章 宿命更替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离开之后,春梅还有些恍然若梦。$$$$

    忽然之间,她明白了大姐之前的感受。

    很玄妙,很奇特。

    春梅觉得,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生出如此诡异的感觉。

    一个傻子少爷,呆傻了十六年,忽然就变得不一样了。

    但她却完全不知,又有哪里不一样。

    春梅心事重重,她的心中、脑海中,全部是周若辰的影子,耳边似也全部是周若辰的声音。

    她就像是中了魔咒,丧失了自我,完全被迷得团团转。

    而且,她还非常清醒的知道,自己被迷得如此,却无法自拔。

    许久之后,春梅深吸一口气,她脸色苍白了许多,但情绪却镇定了下来。

    阳光还在。

    余晖依然。

    似乎,大少爷周若辰也不那么傻了。

    可春梅的心情,依然无比沉重。

    “春梅,大少爷有什么吩咐?”

    不觉之间,踏入了那浮月庭院,春梅还不自知。

    直到大姐周聆夜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她才心中凛然,回过神来。

    这时候,原本懵懂、迷茫的心,也似乎真正的清醒了过来。

    春梅打了个冷颤,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子寒意,无形之间,她觉得,那大少爷,有些恐怖。

    “大姐,大少爷让你送一颗四重造化丹过去,他……他……”

    春梅略微犹豫,并没有能出完整的话来。

    “春梅,你怎么变得这么犹豫了?他他要修炼,是吗?”

    周聆夜芳心微微一震,随即开口问道。

    周若辰有修炼之心,这是好事。

    但,时机并不太成熟。

    只有一天记忆的诅咒禁忌,并不会那么容易破除。若一天之后,周若辰依然呆傻,那这最后的进步资源,都失去了。

    周聆夜并非不舍得一颗四重造化丹,尽管这一颗丹药极为珍贵。

    她只是怕如此珍贵的东西,无法运用到最关键的时刻。

    “他,他会一步踏入武道真丹领域,并稳定在虚丹境。他,境界于他而言,并无难度。”

    这时候,春梅的声音,才再次的响起。

    在周聆夜犹豫的时候响起。

    周聆夜的心,不由颤栗了一下。

    她在那一刻,忽然想到,若是以周若辰如今的状态,实力上有所进步蜕变,明天之后,即便依然傻了,境界,应该还在吧?

    境界若在,有境界的支撑,哪怕是结果再差,他也不会比过去更加不堪吧?

    若周若辰如今已经恢复,如今给出造化丹更好巩固。若周若辰没有恢复,今天他的状态,却也是有这些年来最好的一次,又何必等到明天?

    已经没有时间等了。

    春梅的话,让周聆夜有了不同的思考。

    “嗯,他既然了,不论真假,不论是否如此,他终究是会有些把握的。春梅,你辛苦了,去休息吧,这些天,也累坏你了。”

    周聆夜沉思了片刻,这才道。

    周聆夜的气质、信心似乎也恢复了不少,就彷佛,这一个决定,让她诸多的背负,减轻了许多一般。

    “大姐,春梅不辛苦。只是,大姐这一去,一旦大少爷……”

    春梅清醒了,所以顾虑又多了。

    人只有在清醒的时候,才会有诸多顾虑,思考才会更全面。

    周聆夜长吁了一口气,叹道:“培养一个人,或许需要很多年,但毁掉一个人,有时候却只要一瞬间。”

    春梅若有所思,目光微微黯然。

    她自然明白,大姐所言是何意。

    只是,若是不给四重造化丹就是毁灭,这,未免有些题大做了。

    “你不懂。周若辰他呆傻了这么多年,他现在是真需要一个崛起的机会。培养一个人,在他最需要培养的时候,给出的培养,那才是培养。其余,都算不得什么。”

    “他若是真强大了,就会彻底告别过去,迎来新生。”

    “或许,我其实早该帮他恢复武脉、丹田,帮他洗筋伐髓,这样,他或许早就清醒了。”

    周聆夜叹息道。

    春梅沉思了片刻,道:“大姐,春梅不懂那么多,但春梅知道,若是之前这么做,绝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若是有,老祖当初,早已经这么做了。”

    “不过,如今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怎么走,都是绝路,他想,便让他试试也好。”

    春梅的话,切中了要点。

    周聆夜再次怅然叹息一声。

    她想到了命运。

    她不想屈服于那联姻的命运。

    但如今,已经近乎毫无希望。

    周聆夜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你下去吧,我去看看。之后,我传你们周家的《碧水连天剑术》深层奥义,你们,去投奔外地的大宗门,这样,可以将周家的基础传承剑术,传承下去。

    我想过,你们留下,也改变不了什么。”

    “大姐,我们不会走的。事情还没有那么糟糕,大少爷,一定会崛起的,带领周家,走向全新的辉煌!”

    春梅美丽的双眼都红了起来,眼眸中已经染满了晶莹的水雾。

    她没有落泪,但那倔强而坚强不屈的眼神,却格外触动人心。

    周聆夜本还想些狠心的、赶走春梅的话,但她在看到这样的眼神之后,终究什么都没有。

    她凝视着春梅片刻,却又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

    她转身离开了浮月庭院,走进了那个近乎于让她麻木的地方。

    ……

    古剑庭院。

    周若辰已经归来。

    他依然是他。

    他也已经不再是他了。

    周若辰清晰的知道,他真的从那毁灭的环境里活了下来,那也一定是他的父王付出了所有换来的。

    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只是,是不是布局的世界,已经并不重要。

    因为,时间已经不再拥有时间的意义,宿命,也已经更替。

    规则被重新创造,空间,也已经全然更改。

    这是一个属于立道者的世界,也是一个开放的世界。

    就彷佛,所有的势力,在最后的一刻,走向了终极的释放和毁灭,在释放和毁灭之中,又迎来了新生。

    “大域,像是一颗癌变的毒瘤。大域中的种族,就像是扩散的癌细胞。因为种族的成长,就是不断的毁灭和破坏,弱肉强食。”

    “大域之外,以空间一层层递进的法则而言,便是一个生命体为整体。当癌细胞发展到极致,这个生命体,就要死了。”

    “生命体死了,癌细胞也要死。”

    “除非,进入一个全新的生命体的体内。”

    “如今,这天地,是一个全新的生命体吗?”

    周若辰沉思。

    这是他父王曾经教导的道与法,也是如今他自己的感触。

    他理解了《符文炼阵纲要》之中的韵意,懂得了其中的所有符文符号的所有意义。

    结合这些意义,周若辰释放出微弱的灵魂气息,将那不多的古籍,全部扫过。

    之后,他便对这世界,有了极为深刻的认识。

    窥一斑而知全豹。

    对于周若辰而言,简单的信息,便蕴含着很多基础的东西。基础的东西多了,复杂的东西也脱离不了。

    周若辰的智慧,那是一个种族、一个大域的绝对巅峰王者的嫡系血脉传承!哪怕是如今他处于一种残魂、一种无比虚弱的状态。

    哪怕是他只有亿万万亿分之一不到的灵魂意念残存,都改变不了他的绝世智慧的事实。

    这样的智慧之下,这世间,几乎不可能有什么能逃离他的思想感知。

    秋风吹过,阵阵清淡芳香飘逸而来。

    熟悉的清香,带着少女而充满了活力的血脉气息。

    隔着近千米,周若辰已经知道,周聆夜来了。

    周若辰没有再继续思考。

    可以思考出来的东西,在那瞬息之间,已经思考完毕。

    “周若辰,听春梅,你要四重造化丹,要一步踏入虚丹境?”

    周聆夜见周若辰转过身来,彷佛已经感应到她的到来,心中一凛,随即询问道。

    “嗯。”

    周若辰微微点头。

    他的目光落在了周聆夜的脸上。

    那是一张很美、也让周若辰觉得很熟悉的脸。

    她像是‘九九’。

    ‘九九’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妹妹,是他的父王和九母后周灵衣所生的女儿。

    曾经,他和‘九九’玩闹之后,九九总喜欢傲气的拿着剑指着他、着那句气呼呼的“哥哥你又欺负九九了”的话。

    尽管气质不同,但血脉之中的近似,终究无法避开周若辰如此充满智慧的双眼。

    周若辰不想知道周聆夜和‘九九’是否有关,那些可爱的亲人,如今,都已经不在。

    思考太多,已经没有必要,也没有意义。

    周若辰的脸依然苍白,没有血色,像是死人的脸。

    但是他的目光很深邃,也很平静。

    其中有着周聆夜不懂的光芒。

    她能懂的,能明白的,仅仅只有清澈与一缕无法言喻的温暖。

    她知道,那可以是任何性质的目光,却绝不会是迷恋的目光,绝不会是普通族人见到她的那种痴爱倾慕的目光,也绝不是呆傻的目光。

    因为没有任何呆傻之人,会有这样平静却令人灵魂都颤栗的可怕目光。

    在这样的目光之中,周聆夜竟是不得不低下头,避开了周若辰的目光。

    沉默了片刻,周聆夜开口道:“你知道武道真丹领域?知道虚丹境?”

    周若辰道:“我知道。”

    周聆夜略微迟疑,道:“你知道四重造化丹?”

    周若辰道:“我知道。”

    周聆夜轻轻抿了一下嘴唇,打开了乾坤戒指,拿出了一枚拇指大的透明水晶玉瓶,玉瓶里,静静的躺着如拇指大的葫芦般的丹药。

    丹药鲜红欲滴,像是由血液浇铸而成,有非常鲜明的三个竹节般的节。

    “这是四重造化丹,你体内的情况很糟糕,若是没有把握,就别强求。”

    周聆夜想了想,拿出丹药,走近周若辰,同时话语温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