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6章 灵魂世界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周若辰接过丹药,随意看了一眼,道:“嗯。$$$$”

    周聆夜目光闪动,还想什么,却又不知,该什么。

    她想提醒周若辰,服用丹药,不要心急,先剥下一点点药粉服用,以免身体无法支撑。

    她想提醒周若辰,丹药服用之后,非常痛苦,武脉丹田重新塑造,若是一旦昏迷,会出现非常惨烈的结果,最终或许可以成功,但是武脉只会一般,丹田也并不会太强力。

    只是,抬头看了一眼周若辰之后,这些话,都不出来了。

    就彷佛,她需要的任何话,对方,都已经明白。

    就彷佛,她的所有一切,都被周若辰看透。

    “你……多多保重。”

    周聆夜不想呆在这里,她害怕这一种感觉,这种静默的感觉,让她甚至于有种窒息的压力。

    “嗯。”

    周若辰又答应了一声。

    他的声音并不大。

    但却依然清晰的响在了周聆夜心中。

    清晰得,哪怕是周聆夜不想听,也依然能无比清晰的听见。

    周聆夜甚至于有点不知所措。

    她不知道,近乎执掌周家两年的她,为何还会如此不堪,特别是,在一个傻子面前如此不堪。

    她不知道。

    她也不想知道。

    但,就在此时,她的肩膀上,忽然搭上了一只手。

    那只手很孱弱,却彷佛一座山压了下来一样。

    那一刻,周聆夜浑身发冷,额头上立刻生出了涔涔的冷汗。

    “是什么,让你如此心乱如麻?让你灵魂为之心悸?该心悸的,只会是你的敌人。”

    周若辰道。

    声音彷佛充满了莫名的柔和之意。

    他的声音依然和之前一样平静淡漠,却在周聆夜心中充满暖意。

    周聆夜不安的心,莫名的安宁了下来,所有的负面感觉,似是立时消逝而去。

    她彷佛有了无法言喻的安全感,似乎,曾经那个强大的周家,守护在了她的心田,守护在了她的灵魂深处。

    周聆夜很聪颖,正是如此,她才忽然抬起头,目光炽烈的看向周若辰。

    那一刻,她的目光无比璀璨。

    “周若辰,你……”

    周聆夜的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周若辰目光带着一缕亲切的慈祥之意的看着她,像是看一个晚辈一样。

    那种目光,和老祖看她的目光,一模一样。

    以至于,她的话,到一半就中止了。

    “周聆夜,若你有如执念般的信念,这世间,是没有人能击败你的,就像是我没有实力,你却连灵魂都畏惧我一样。”

    周若辰拍了拍周聆夜的肩膀,转过身,踏入了古剑别院的内间修炼之地,将还呆滞的周聆夜留在了原地。

    周聆夜呆愣了很久,似是有了全新的感悟和体会,之前那还没能参悟透彻的战魂剑道,竟是在此时,忽然彻悟圆满。

    那一刻,周聆夜娇躯一震,体内血脉之力忽然逸散了开来,一股充满了自然气息的血色气息忽然弥漫开来,逸散四方,笼罩了周聆夜。

    周聆夜的武脉,似是有了方向和指引,忽然之间,全部的鼓荡了起来,原本并不通透的一些隐藏的武脉,竟是莫名的被气血穿透。

    周聆夜的灵魂气息,也极速的开始蜕变,一缕缕真龙的气息,开始流淌入灵魂之中,彷佛灵魂的黑暗虚空,忽然呈现出了天地初开般的神异场景。

    那种变化之中,周聆夜天元境三重的境界,竟是极速突飞猛进,连连跨越四重,蜕变到了天元境七重的境界!

    同时,周聆夜的灵魂,彷佛历经洗礼和蜕变,拥有了极为强大的底蕴。

    一种种恍若远古龙魂的气息,开始萦绕在周聆夜浑身充盈的血气气息之中。

    周聆夜的战魂剑道,终于真正入门,踏入了第一重——战魂剑道之苍古龙魂领域。

    一直无法突破,却在周若辰一句话之中,得以突破。

    哪怕是之前认为周若辰是傻子,是短暂的清醒,如今,周聆夜已经绝不会这么认为。

    若周若辰是傻子,那这天地,便不再有天才。

    周聆夜不由又想到了周若辰之前那独特而深邃平静的眼眸,她不仅没有再害怕,反而生出一种无法言喻的迷恋之意。

    这般感觉生出,周聆夜心中不由凛然,立刻收敛心神,不再胡思乱想。

    周聆夜目光投注向古剑庭院深处,那里,周若辰应该已经在服用造化丹修炼了。

    却不知,他是否可以成功?

    却不知,他是否可以打开丹田武脉的禁忌诅咒,重获新生?

    周聆夜心中充满了忧虑,也充满了期待。

    ……

    “四重造化丹,利用空间之力,形成正多面体结构么?”

    “每一种药力,如曾经父王和母后讲解给我听的气海、气柱结构。”

    “丹田,如星空世界,虚丹,便是生命起源之星球。”

    “经脉,以阴阳天枢古镇的脉络为曲线,划分三大曲线,阳武脉,阴武脉和中枢武脉。”

    “这就是‘天枢’,‘慧光’和‘灵动’?竟是又运用了‘魂族’收集血脉天赋的进化方式设定了经脉的情况,囊括了仙佛神族‘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的经脉体系。”

    周若辰沉思着,随即仔细以灵魂气息感应肉身情况。

    片刻之后,周若辰眼中显出复杂之色。

    “十二秩序锁链,灵魂与肉身枷锁,如当初万鬼老祖的镇压情况相似。这是谁下的?手段不高明,却也谈不上低级。”

    周若辰眼中光芒明灭不定,但很快又全然消失。

    片刻之后,周若辰不再思考。

    他将丹药直接吞服口中,然后以魂气包裹,开始凝练造化丹的结构。

    灵魂的力量并不好控制,特别是周若辰如此孱弱的情况下,更不好控制。

    但,只要有能量提供,周若辰就可以不断的控制下去。

    周若辰先汇聚灵魂之力,利用造化丹的规则之力,将灵魂的气息汇聚,化作关键的符文,打开了体内的最弱的秩序锁链,释放出肉身潜藏的血脉之力。

    然后,周若辰以残存的血脉之力,挖掘出肉身里的血脉天赋,利用天赋的力量,推动造化丹的力量更进一步的分解。

    这般过程,便形成了循环。

    百余个呼吸之后,周若辰体外溢出了一层层的黑气,彷佛最为恶臭的魂毒一般,充满了极致的腐蚀性和腥臭气息。

    周若辰体内,十二秩序锁链依次开启,体内的毒素,也得以清除。

    但造化丹的能量,才仅仅损耗三成。

    剩余七成,周若辰全部以魂气汇聚起来,平衡分散到了身体的经络之中。

    经络的每一个堵塞的点,如发生了最原始的宇宙大爆炸,直接炸开。

    灵魂的魂气包裹着一份份的血脉天赋的传承力量,直接的没入这一个个的破碎的点里。

    像是挖开土地,播种下种子一样。

    只不过,周若辰播种的,是自身被分离出去的千丝万缕的魂气和一缕精纯的血脉传承之力。

    造化丹的能量,因此而极速消耗。

    平均到武脉的各大穴位中,每一个穴位获得的能量,并不多。

    但汇聚起来,武脉通彻的刹那,天地间的能量,便如周天和大周天形成了完美无间的契合。

    周若辰的体内,倒映周天星辰、天地万物,乃至星空、大域。

    内与外合一。

    人与天合一。

    天与道合一。

    道法自然。

    体内生成大域虚空,周若辰播种的血脉生根发芽,在无尽天地能量之中,汇聚成为周天星辰阵法的各种点,连成一条极为可怕的秩序规则之网。

    那一刻,周若辰体内,自然生出宇宙虚丹。

    是的,以虚丹为宇宙。

    以宇宙,为虚丹。

    虚丹一成,大道浮生。

    先前无尽的阴邪、腐臭的黑气能量,化作了如邪灵气息的暗物质,没入了虚丹深处。

    杂质?

    那不是杂质。

    因为这天地,腐臭的杂质也是能量,清澈的本源,也是能量。

    都是能量,便如光与暗,没有区别。

    没有区别,也就没有杂质。

    只有无法运用杂质,才会认为那是杂质。

    这种如暗能量的能量,于周若辰而言,不仅不是杂质,还是一种攻击的底蕴。

    一切,顺心掌控。

    周若辰一步虚丹境。

    虽仅仅只有虚丹境一重,战力,却已经无比逆天。

    而最强大的,是周若辰的灵魂。

    灵魂,开启了灵魂的空间世界,也就是灵荷秘境。

    秘境,变大了许多,但那种大,像是按照比例的增大。具体到莲花等等,数量上,似乎并无变化。

    “灵荷秘境,成为了我的灵魂世界吗?这到底是为何?”

    周若辰喃喃自语。

    他仔细感应,却察觉不到秘密,感应不到能力。

    他就像是此地的旅客,对于这片天地,可以做的,仅仅是观赏。

    其余,他什么都不能做。

    不能掌控。

    不能改变。

    许久之后,周若辰怅然叹息一声,喃喃自语道:“灵荷秘境,这是父王给孩儿的最后的守护吗?父王,您还好吗?孩儿好想你……”

    周若辰目光酸涩。

    他将目光投注在那翠绿欲滴的莲叶上。

    莲叶不多,一共有两百一十六片。

    刚好对应体内武脉经络等共计两百一十六个穴位。

    灵魂的世界,就像是对应的丹田的世界一样。

    周若辰一眼就看出这里的底蕴。

    只是秘境中的清澈湖水,那是灵魂本源底蕴吗?

    “起。”

    周若辰手一伸,一滴湖水如泪滴一般飞出,落入周若辰手心之中。

    周若辰接住那一滴湖水的手,微微一抖。

    那一刻,他彷佛看到,有孱弱而枯瘦的身影默默垂泪的倒影在水滴之中显化。

    但,那一幕很快消失。

    恍若幻觉。

    周若辰知道,那绝不是幻觉。

    而是无尽的泪水,铸造了这一方灵荷秘境。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平静的心,终于悸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