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8章 来多少,都是死!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古箫言的目光锁定着周若辰,犹豫不决之间,忽然浑身气血如狂,逸散出一股股如惊涛骇浪般的气势。````。o .提供

    这气势显化,古箫言手持巨弓,忽然对准了周若辰,那一股股可怕的气息,直接在刹那之间汇聚到了极致。

    那一刻,古箫言的气血与气势汇聚,杀机与杀意汇聚,形成了一种无与伦比的力量。

    那力量沟通天地,震撼虚空,汇聚一体之后,被一种苍古的气息勾动了出来,显出了刺目的光泽。

    光泽拉长,瞬息之间已经化作了一道光束箭矢。

    这一次的光束箭矢,不仅是白色的,还夹杂了血色和金色。

    血色,是杀戮意志,而金色,则是蕴含了无形的雷霆力量。

    光束箭矢如在虚空之中爆发出了气浪,“咻”的一声,便已经激射而出。

    符文在这光束箭矢爆射而出的刹那,绽放了开来,绚丽如旋转着的烟花一般美艳惊人。

    “旋转紫炎方式的发力规则?”

    周若辰微微皱眉,随即他眉头立起,直接锁定了那一道光束箭矢。

    周若辰的身影,在这瞬息之间,化作了一道流光,向着那古箫言直接冲了过去。

    “嘭——”

    这光束箭矢在射出的刹那,便已经被周若辰捏在了手中。

    这一次,周若辰不仅捏住了这光束箭矢,更是以极为可怕的力量,在手心之中爆发,让这光束箭矢,瞬息之间化作了一片齑粉!

    同时,周若辰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古箫言的身前。

    古箫言很强,或者,在虚丹境七重这个境界,也算是这个境界之中非常强大的修士,其战力,很可能近三乃至于破三。

    在周若辰近身的刹那,他已经汇聚出了苍穹的力量。

    他的手,忽然深处,化作巨指一般的杀戮意志,显化出图腾和虚影,真虚结合,朝着周若辰一指头戳杀而来。

    “苍穹剑道?”

    周若辰目光微微一缩。

    熟悉的功法。

    熟悉的传承。

    甚至于是熟悉的杀戮气息。

    这些,周若辰都非常熟悉,因为从到大,他没有直接修炼,而是掌握了他父亲教导的所有功法、传承、丹道、器道方面的知识。

    而这些,虽然有记忆流失,但基本的东西,他都知道。

    如今,这功法显化,周若辰便明白,曾经那个世界,魂族的核心功法——苍穹道,显化出了冰山一角。

    只是,这苍穹道,在古箫言手中,如此低廉而错漏百出,贻笑大方。

    不同的世界,不同的领域,不同的规则下,诞生的道可以不同,但核心的枢纽,万变不离其宗。

    核心枢纽都错了,传承,就不再是传承。

    “你,竟是知晓这是苍穹剑道?不错,看样子,大周家族的传奇神话,绝非是浪得虚名!如此,就更不能让你苏醒、让你崛起了!”

    古箫言诧异,随即心一沉,手中的杀道更是忽然爆发出了毁灭杀机。

    他,已经狠下决心,一定要斩草除根。

    而且,他已经这么做了!

    但,结果,却并不像是他想的那么发展。

    周若辰懂苍穹剑道,所以他懂得该怎么应对这样的剑道,更懂得,如何去破解这样的剑道。

    更遑论,那苍穹剑道,甚至于没有以剑心杀出。

    周若辰出手了。

    同样是苍穹剑道。

    苍穹巨指功法。

    但,周若辰是以拳意打出。

    那是携带着剑意、剑心甚至于剑灵的一拳。

    那一拳击出,恍若携带了惊世的力量与法则,一拳出,如一座大岳自远古镇压而来。

    “噗——”

    古箫言的苍穹杀道,瞬息之间直接崩碎破裂,化作齑粉。

    古箫言身上的青铜战甲,更是直接被一股无形的劲气震散,化作一片血雾。

    “啊——”

    古箫言一声惨呼,浑身剧烈的震荡了起来,因为震荡,他的血肉模糊的身体,都荡漾出了残影。

    “你……”

    古箫言只吐出了一个字,他血肉模糊的身体终于在剧烈的震荡之中,残影崩灭,炸开为一片血雾,神形俱灭。

    亲眼目睹这一幕的周聆夜,顿时心中凛然,俏脸上显出惊骇和震撼之色。

    她几乎是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心中生出一股彻骨的寒意。

    就彷佛,那一拳,震天撼地,完全遮蔽了她的所有思想,让她的思考能力,都为之窒息。

    她的记忆中,恍若崩灭天地的一拳,已经占据了全部。

    甚至于那古箫言惨烈的死,都已经无法记住。

    这一拳,太可怕了!

    这是什么样的拳意!

    这又是什么样的杀戮意志!

    周聆夜的娇躯都哆嗦了起来,她努力的镇定自己的心,却依然无法保持镇定。

    这战力,绝不是周若辰的破六左右的战力!绝不是!

    周聆夜已经知道周若辰只有虚丹境一重,而且已经证实!可虚丹境一重战力即使再逆天,破六也仅仅只能对战虚丹境七重的普通修士!而且,这还是理论上的结果。

    可周若辰,虚丹境一重,对战的是古箫言这样的虚丹境七重圆满、战力近三的天才弟子!

    而且,还是一拳镇杀!

    周聆夜的心都如要跳出来一样,她在极致震撼之后,只剩下不出的激动和惊喜了。

    周若辰,真的不傻了!

    他,真的崛起了!

    那么,大周家族,是否又拥有了全新崛起的希望呢?!

    周聆夜就那么的看着周若辰,如痴了一般。

    这个夜,注定不平静。

    看到这一幕的,也并不仅仅只有周聆夜,还有两名丫鬟秋竹和春梅,以及,默默出现的三名神秘的老人。

    秋竹,刚刚出关,境界有所突破,终于再次打破了壁障,踏入了真元境四重之境,而春梅,也因为白天的顿悟,而踏入了真元境三重。

    古箫言到来,那傲然的声音,已经将两人的巩固过程惊醒。

    两人亲见这一幕发生,也已经完全呆傻了。

    特别是秋竹,她之前一直嫌弃周若辰的不作为,可如今,这一幕深深的刺激了她。

    ……

    大周家族已经没落。

    除了三名不怎么出世的老人,除了闭关的周碧月老祖之外,三代弟子,近乎于全部不存。

    死的死,走的走,二代里已经绝迹。三代里,除了七名在宗门势力里苦修的弟子之外,周家,再无人烟。

    天枯镇的周家,本也不大,落魄得如此,也在情理之中。

    那三名老人看到这一幕,随即又莫名的抬头看了看天。

    黑暗的天空,有一轮血色的月牙已经升起,逐渐变大。

    三名老人的目光落在了周若辰身上,目光复杂,片刻之后,那目光隐去,三名老人同时也直接消失。

    恍若,他们从来没有存在过。

    周若辰拳杀了古箫言之后,目光看向了远方,语气平静的道:“周家,战魂剑道,在我周若辰手中,谁想来拿,不妨来吧。”

    周若辰的话,掷地有声,恍若雷鸣之音,响彻不绝。

    这话语,在黑夜之中,看似不重,却有着无法言喻的威凛气息,霸气侧漏,令人心震。

    “周若辰,你斩杀了古族麾下九剑宗中最杰出的天才弟子古箫言,这份仇,古族、九剑宗记下了!”

    黑暗之中的远方,传来了一个清冷冷厉的声音。

    这是一名女子的声音。

    但这名女子话之间,声音已经远去,明显,是已经驾驭飞剑飞遁离去。

    她的境界,比古箫言更低,留在此地,只有死路一条。

    “回去,让古族九剑宗的真正强者来夺吧,最起码,也要是真丹境乃至更强者,不然,来多少,都是死。”

    周若辰语气冷厉,没有丝毫感情。

    这般话语,格外嚣张。彷佛,他背后,拥有着极致的底蕴。

    那名女子在遥远的虚空冷笑不已,杀机沸腾。

    黑夜之中,没有人看得清她的模样,没有人能感应到她的杀机。

    但,周若辰可以。

    周若辰却浑不在意。

    大周家族没落了?哪怕是要没落了,大周家族,依然还是有些底蕴的。

    周若辰在家族之中的三名老人出现的刹那,心中便已经明白。

    一个没落的家族,若是要崛起,要给所有还存在的弟子,最严峻的考验。

    天才,不需要那么多,有那么几个,就已经足以。

    大周家族的人丁可以没落,意志,却不会。

    因为,不论是春梅还是秋竹,不论是周聆夜还是那七名已经前往宗门势力的三代弟子,其实,都已经有了崛起之心。

    修士,有足够的执念,成长起来,即便坎坷艰难,终究还是有希望的。

    严酷的法则、残酷的环境和现实,只能是一种磨砺。

    玉不琢,不成器。

    宝剑锋从磨砺出。

    有时候,道理就是这么简单,但,大周家族之中,除了老祖,除了三名老者,已经没有人能懂。

    周若辰,却是例外。

    “或许,我不该崛起,不该给他们希望。”

    周若辰若有所思,这瞬息之间,他已经洞察了周家如今的规则方式,残酷,却可以大浪淘沙。

    只有大浪淘沙之后,才会留下真金。

    “周若辰……古族杀来的弟子,走了吗?”

    周聆夜此时才从震惊之中清醒了过来,颤声询问道。

    她很激动。

    也很兴奋。

    那希望的火苗,似乎因此而疯狂的燃烧了起来。

    “走了,不过,你很兴奋吗?”

    周若辰平静的询问,让周聆夜心中的火热,直接冰冷了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