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9章 血月升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我……我只是觉得,看到了希望。$$$$”

    周聆夜惭愧无比,低头道。

    “希望,不是看到的,而是,在我们每个生灵心中……什么力量,竟在侵蚀我的灵魂,腐蚀我的思想!”

    周若辰刚回应周聆夜,却忽然感受到了诡异的血色的力量,在他身体的表面开始漫延。

    而先前动用的力量,现在反噬的效果也开始呈现。

    周若辰的身体上,出现了明显的裂纹,如龟裂的地面,裂开的豁口里,流淌出了鲜艳欲滴的血水。

    那血水,每一滴,都如雪地里的梅花一样,触目惊心。

    “周若辰,你,你怎么了?”

    这时候,周聆夜立刻慌了。

    下意识的,她抬头看向了天空。

    天空,夜色中,一轮血月,已经升上了头顶。

    月亮不圆,但那血光,却格外的明亮,像是一个阴冷邪异的人的一只狭长而阴暗、狠辣的眼睛一样。

    看到这月亮,周聆夜忍不住一声惊呼,道:“啊——不好,你每天记忆丢失的时刻,到来了,你快,快躲进屋子里去,快!”

    周聆夜完,就伸手去拉周若辰的手。

    但,她一下子拉空了。

    周若辰的身影,恍然之间,已经出现在了独院之中的一株古松树下。

    古松树树下,那一处地方,并没有遮挡月光。

    月光,开始倾泻如水,流淌在周若辰的身上。

    周若神恍若披上了一层血色的长袍。

    此时的他,依然消瘦孱弱,依然看起来非常的营养不|良,却拥有着一股震撼人心的气质呈现。

    “不用担心,这是血禁之力,你不懂的。”

    周若辰抬头看天,彷佛在那一只血色的血月之中,看到了很多幸福的过去。

    “父王,母后,你们是在担心什么吗?也对,如果以我这般心境苦修,终究是脱离不了过去的思维方式。遗忘。

    必须要遗忘,重新立道,崛起,记忆,苏醒记忆,才是真正的前路。”

    “这祭天域的血光,便是给予孩儿最大的反省。父王,母后,孩儿会回来的!”

    周若辰喃喃自语,诉着不知名的符文。

    这是唯一一次的交流,却也是最后的一次。

    周若辰吸纳月光,淬炼着这血色的能量,开始先行凝练血脉。

    血脉,封印。

    天枢古镇。

    一重,又一重。

    记忆,被一点点的剥离出来,阅历还在,气质还在,唯独对于功法、对于悟道方面,以及修炼方面的记忆,被多层封锁。

    借助于这寂灭道的血光、源自于天地间阴暗的本源能量,周若辰以灵魂,操控堪比帝级的符文,将一切烙印到血脉之中。

    血脉,本就是符文的秩序锁链,符文基因代码,其承载着传承的意志、蕴含着天赋和潜能。血脉重新组合,就是一个全新的蜕变过程。周若辰以帝王的意志威凛和手段,一重重的封印之后,他所背负的各种枷锁和压力,就会逐渐的减轻。

    周若辰的心性,也开始被少年的心性所取代,这是一次真正的脱胎换骨,也是一次真正的新生。

    这个过程,并不太难。

    对于那近乎于至尊的魂道奥义而言,这种封锁,简直是儿科。

    只是,近乎于孱弱的周若辰施展这样的力量本身,就是对自身的一种损耗,一种透支。

    之前,周若辰没有打算这样做,但看到那血月、明悟他必须要跳出过去之后,对于过去,他便立刻放下。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也只有放下,才可以重新拾取。

    周若辰有所明悟,便将自身的能力,学习到的传承,全部一重又一重的烙印到对应的血脉枷锁之中。

    一重重的血脉枷锁出现,也使得周若辰的血脉,被磨砺到了极致。

    这种磨砺,是全新的帝血传承,也因此,周若辰拥有了真正的帝血底蕴与天赋。

    血脉,对应天赋。

    血脉越是高贵,天赋越是顶级。

    血脉凝练,周若辰将炼丹之道,封禁九宫十二秩序锁链天枢古镇,对应九宫丹道。

    周若辰又将阵法封禁九宫十二秩序锁链天枢古镇,便对应了九宫阵道。

    周若辰再将炼器之法烙印到血脉之中,便对应九宫十二秩序锁链天枢古镇之九宫器道。

    九宫之后,显化灵源,更深层次的立道,便是灵源丹道,灵源阵道,灵源器道。

    这其中,炼器道里,还有着更基础的日月乾坤道和天道造化道,这是初始,也是综合,是后续的加深,周若辰只能再加上了一重独特的封禁之力。

    有了这般封禁过程,周若辰也逐渐的开始变得浑浑噩噩了起来。

    似乎,又一如过去的状态一般,周若辰双眼逐渐变得茫然起来,浑身的气息,也开始内敛,体内的经络、武脉似乎也开始收缩。

    这般过程,其实很快。

    周聆夜惊呼之后,约莫半个时辰之后,周若辰就完全了全部的封禁。

    封禁之后,他便彻底陷入了短暂的迷失之中,失去自我。

    周聆夜一直在关注周若辰的变化。

    之前,周若辰浑身逸散出了极为可怕的气息,无法接近,周聆夜也一直无比担心。

    如今,周若辰忽然浑身一软,之前还无比骇人的可怕气质气息,陡然之间就已经崩溃,周若辰,也因此而直接倒在了地上。

    “若辰!”

    “周若辰!你怎么了?你……你别又……”

    周聆夜忍不住的将周若辰抱起,横在腰间。

    周若辰的身体轻飘飘的,彷佛都没有什么重量,他的体质,似是差到了极致,甚至于已经不可想象还能差到什么地步。

    周聆夜的心里,空荡荡的,如丢失了最重要的东西,心情无比失落。

    这短暂的时间里,她历经了震撼、惊悚、恐惧、担忧、失落和痛苦等各种心情的冲击,但,这些,都不重要。

    如今,她心中的那个顶天立地的奇男子——周若辰,就这样的倒下了。

    一如过去在这样的时刻倒下一样。

    周若辰,终究是没有办法逆转宿命,改变成为傻子的悲哀结局吗?

    那一刻,周聆夜心中、脑海之中,不由回想起今天一整天的所有事情来。

    她想到了周若辰孤独的身影,想到了周若辰俊逸的容貌和阳光般的笑容,想到了周若辰掷地有声的话语,也想到了周若辰的那一份讲道的淡然从容与镇定自信的洒脱,更想到了周若辰那看向她的时候、那无比温暖而亲切的目光。

    可这一切,似乎,又都即将失去,即将毁灭。

    周聆夜想改变,却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无力,如此的无能。

    也是在这样的时刻,周聆夜才知道,原来,区区一天的时间里,这个傻子,这个刚刚清醒了的傻子,就占据了她心灵之中,完全无法割舍的部分……

    不觉之间,周聆夜眼中的泪水已经滑落。

    泪水,一滴滴的滴落在了周若辰的脸上。

    周若辰,似乎有所感应,竟是在那一刻,莫名的动了一下。

    周聆夜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等再次发现周若辰动了一下手指的时候,她立刻惊喜不已,连忙将自己的能量本源逸散出来,就要传递给周若辰恢复。

    因为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她该如何救助此时这种状态下的周若辰。

    那些逸散出来的能量,在接触到了周若辰的身体之后,仿佛接触到了一个无边的深潭,竟是被牢牢的吸住了。

    周聆夜心中一惊,立刻就要收回自己的本源能量,但看到周若辰闭上的双眼、看到他消瘦的身躯,感受着他轻如鸿毛一般的体重,周聆夜要收回的手,反而更紧密的按压|在了周若辰的腹部上。

    生命本源本就不多,更遑论是这种生命潜能?

    周聆夜瞬息之间,就已经支撑不住了,因为生命本源能量的流逝,她的皮肤都变得干枯了起来,甚至于开始龟裂,生出了皱纹。

    她依然是她,却如褪|去了身体里的所有灵性。

    “大姐,快放手!”

    这个时候,春梅和秋竹毫不犹豫的来到了周聆夜的身边,然后同时劝道。

    只是,虽然在劝,可两人也同样的没有犹豫的释放出自己的生命本源,以希望让周聆夜脱离这种能量的损耗。

    她们可以没有境界,没有实力,但是大姐周聆夜,却不可以。

    周聆夜,如今,依然是周家的希望。

    春梅和秋竹没有救下周聆夜,反而因为两人的输送能量,使得那种吸纳的力量骤然加强。

    这种结果,更加的严重了。

    周聆夜在那种可怕的吞噬力量的冲击下,心神一震,恍若灵魂都破碎了一样,她眼前一黑,就这样的脱离了周若辰、倒在了地上。

    春梅和秋竹的情况并不好几分,两人的实力太低,就算是输送出自身的全部能量,也不过是杯水车薪。

    真元境,和虚丹境的差距,是非常庞大的。

    真元境的境界能量,又如何能填满虚丹境的能量缺陷?

    最终的结果,已经完全可以想象。

    三个呼吸不到,春梅和秋竹,同样的娇躯一软,倒在了地上。

    只有周若辰,还依然漂浮着,如之前被周聆夜横腰抱起的姿势,静静的漂浮于虚空之中。

    黑暗里,有三名老者默默的关注着这种变化。

    “老祖,帮吗?”

    其中,一名鹤发童颜、身材矮却红光满面的老者恭敬的询问道。

    “不用。”

    黑暗深处,无尽虚空之中,传来一个无比萧索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