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12章 冥光长弓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天泣城,是一座并不巨大的古城。````。o .提供

    天枯镇,则只是众多古镇之中的一个镇。

    大周家族,坐落在天枯镇的边缘,临近大山。

    大山之外,是天叶城。

    古族圣地的一个分部宗门九剑宗,便在天叶城之外的山脉之中。

    九剑宗。

    一名女子单膝跪地,脸上显出了‘悲哀’与‘痛苦’之色。

    “你是,那周若辰,一拳,粉碎了我箫言弟弟的苍穹剑道,并将他的战甲连同身体都打爆了?!”

    一个黑袍男子脸色镇定,剑眉却竖了起来。

    他的声音里,充斥着一股透彻心扉的寒意。

    阳光正好,但他的声音,却让那跪地的女子如坠冰窟。

    “洪师兄,事实……也的确如此。当时师妹准备动手,但忽然遭遇这般情况,完全吓呆了。师兄,并非是师妹不作为,而是师妹的实力,连靠近那周若辰的资格,都没有。”

    这女子声音拉得很低,听起来痛彻心扉一般,无比悲怆。

    可事实是否如此,便也只有她自己心中明白了。

    “古玉儿,希望你莫要在这件事上进行欺骗,不然,你,不仅仅是死那么简单了!”

    这黑袍男子话语冷厉,阴森。

    话语之间,他的体内,已经逸散出一股股非常可怕的凶煞气息,就像是一头被激怒的凶兽,忽然爆发出了绝世的底蕴。

    这时候,被称为‘古玉儿’的女子,已经娇躯颤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

    她眼中,明显有着对于这黑袍男子的畏惧之意。

    “师妹不敢!”

    古玉儿立刻恭敬的道。

    “嗯,若是你没有欺骗,那么……这周若辰,就不仅仅是虚丹境一重这个表面境界那么简单了,有可能,他拥有特殊的天赋能力,可以瞬间增强境界或者是战力。

    战力叠加的天赋,也并非是不存在的!

    另外,便可能是他的肉身,极为强大,这种古老的血脉传承者,肉身强大堪比莽荒凶兽,也是一个显著的特点。”

    这黑袍男子沉吟着,分析道。

    他名为‘古箫洪’,乃是古箫言的堂哥。虽只是堂哥,但两人的关系,却堪比亲兄弟。

    很多时候,两人的女人,也都是共享的,修炼心得,也会相互交流。

    只不过,古箫洪的境界和战力,都远远强过了古箫言。

    古箫言只有虚丹境七重,战力近三。

    而古箫洪,境界足有虚丹境九重圆满,战力,更是破三。

    在天泣城的领域范围内的宗门里,他的地位,便可想而知。

    他最在乎的弟弟死了,这份仇,便完全结下。

    古箫洪没有想过,这是古族妄图抢夺大周家族的传承功法,而导致这样的因果,更没有想过自身多次斩杀周家弟子的报应,反而觉得,周若辰打爆了古箫言,就是他最仇恨的敌人!

    他的话,让古玉儿深以为然。

    “不错,的确应该是这样!这周若辰,也不过是手段厉害些,境界不强,师兄若不是大意了……”

    古玉儿立刻道。

    “古玉儿,你随我去一趟周家,我带上我的‘冥光长弓’!”

    古箫洪沉声道。

    接着,他一声冷哼,道:“走!”

    古玉儿自是不会迟疑,只不过,她心中,却有一抹无法言喻的不安——那不安,来自于昨天晚上,那周若辰极致淡然镇定的声音。

    那声音,太镇定了,也太淡然了!

    镇定得,令人心悸。

    淡然得,让她不安。

    “怎么了?害怕?你若怕死,便留下吧!”

    古箫洪寒声道。

    古玉儿娇躯一颤,心中一凛,脸上却立刻堆满了笑容,恭敬的道:“不,不是,只是刚刚有些思考应对之法而已,并非是恐惧。”

    这时候,古玉儿当然不敢承认。

    这古箫洪,性格诡异,喜怒无常,一旦其疯狂,做出的事情往往非常狠辣残忍。

    “是吗?”

    古箫洪冷哼一声,却没有继续追问。

    古玉儿却连连回答称‘是’,不敢有半分忤逆。

    她是弱者,而且还身处这样弱肉强食的残酷宗门,要保护自己,就必须跟随一个至强者,并在至强者面前,卑躬屈膝,学会将自己当成蝼蚁。

    可她并不真的是蝼蚁,至少,在面对除了古箫洪等少数比她强的人之外的其余人,她会成为神灵,成为那些人心中的噩梦。

    古玉儿静静的跟随在古箫洪的身后。

    她默默的看着古箫洪从乾坤戒指里取出冥光长弓,看着那紫色的、镌刻着如鱼鳞纹一般的美丽符文鳞片,心中充满了羡慕之意。

    她很想崛起。

    她也很想拥有一柄可以血祭的灵器,灵兵!

    这个心愿,已经存在很久了。

    古玉儿想着,那冥光长弓,却忽然递了过来,放在了她身前的虚空,静静的漂浮着。

    古玉儿愕然,对方,这是要做什么?莫非,是要惩罚她?惩罚她心中生出了贪念?

    还是,对方因为古箫言的死,而已经准备对她不客气?

    古玉儿深吸一口气,忍住自己悸动的心,道:“洪师兄,你这是?”

    长弓未动,古箫洪却是已经靠近了古玉儿,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就像是在闻着古玉儿身上的芳香一般,仔细的呼吸、品味着。

    古玉儿不着痕迹的后退了一点点,心中越发忌惮。

    “我知道你很想要这柄灵器长弓——冥光长弓,对吗?”

    古箫洪语气随意了几分,不再那么寒意凛然。

    古玉儿知道,这古箫洪,只怕是又有些不正常了。

    她很忌惮,却也知道,这时候,她的那点儿心思,对方已经看透。

    索性,她也不再隐瞒,轻叹一声,道:“好的兵器,可以释放出更强大的战力,谁又不喜欢呢?更遑论,这冥光长弓,拥有着堪比魂器的底蕴和品质,拥有三成的可怕战力增幅,不心动,却是假的。不过,这世间,令人心动的东西诸多,却不是那些都一定需要得到的。”

    古箫洪微微点头,道:“所以,这弓,我送给你了。”

    “嗯?”

    古玉儿诧异,她不惊喜,反而惊恐,忌惮道:“师兄,你莫要开玩笑了。”

    古箫洪微微摇头,平静的道:“不,这绝不是开玩笑,而是事实!”

    着,古箫洪一把抓住冥光长弓,将长弓递给古玉儿,古玉儿的心,怦然而动,她下意识的去接那柄冥光长弓。

    可这长弓,忽然之间,又被古箫洪捏着偏离了一点距离,以至于,古玉儿并没有拿到这柄弓。

    这柄弓,依然还漂浮在虚空之中,古箫洪,也在此时放手了。

    弓没有落下,古玉儿的心,却低沉了起来。

    她知道,古箫洪,又要发疯了。

    这,已经是前奏。

    她更加忌惮,却也无可奈何。

    在九剑宗,古箫洪的地位,堪比长老甚至于半个宗主,无人胆敢忤逆他。

    古玉儿虽然地位颇为超然,却也同样不敢。

    “别急,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便将这灵器给你。”

    古箫洪面带笑容,语气和缓了许多,道。

    古玉儿从未见过古箫洪如此一面,似乎,他若是可以如此,倒是,也的确不差。

    但,熟悉古箫洪的人都知道,他若是能变好,他就不是古箫洪了。

    “师兄,你……你问吧,师妹不想兵器了,却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古玉儿深呼吸一口气,保持着镇定,不让自己心乱。

    古箫洪脸上那和缓的笑容,逐渐的凝固,然后,那表情,开始变得阴沉,阴沉得,近乎狰狞。

    他目光如利剑,狠狠地盯着古玉儿,道:“我弟弟与你一起,他实力强,你实力弱!他却死了,你却逃了,毫发无伤!是不是,你和那周若辰有一腿,所以如此布下算计之局,先弄死了我弟弟,然后再欺骗我前往那里,将我斩杀于那处地方?!”

    古箫洪这句话出,古玉儿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她皱眉道;“师兄你这是何意?莫非,我古玉儿对古族宗门,便是这般心思吗?再,我古玉儿对你如此忠心,从未跪过任何人,却跪你!从未忠心于任何人,却忠心你!从未关心过任何人,也只关心过你们兄弟!

    你弟弟死,我甚至于真正的悲伤无比,因为他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知心朋友!你,你怎么可以怀疑我?!”

    尽管畏惧,恐惧,但是这般屈辱和践踏,古玉儿却不能接受。

    若她当真有算计之心,反而不会如此激动。

    关键是,虽然有些虚假做作,但大部分感情,的确是真的。

    更遑论,古箫言对她,的确是没话,不得非常好,却也远远超过了对一般人的亲密。

    古箫洪冷哼一声,冷笑连连道:“是吗?那为何我弟弟多次提及你,都一脸不满的怨忿模样?甚至于,你苞藏祸心,心机深沉,不是东西?若你真在乎他,他岂会对你有如此评价?!”

    他着,体内的怒意似乎炽烈了起来,因而他直接虚手一抓,那冥光长弓立刻被他抓在了手中。

    那弓弦,如龙筋的任性,便直接被他抡起,狠狠一道弓弦抽在了古玉儿的脸上。

    “噗——”

    古玉儿的脸都差点儿被削飞,血水刹那之间便流淌了出来。

    她俏美的脸上,被抽出了一道可怕的豁口,鲜红的血肉已经翻卷了起来,看起来触目惊心。

    古玉儿动都没有动一下,也没有反抗。

    她没有反抗的能力,也没有反抗的资本。

    甚至于,一旦反抗,那就不是一道抽打之力,而是一道光束箭矢射杀而来了。

    那时候,将是她的死期。

    她不想死,更不想死在这样的一个疯疯癫癫的疯子手中。

    所以,她唯有沉默。

    在沉默之中,她连伤势、血水都不会去搭理。

    许久,在古箫洪略显平静的时候,她叹息一声,道:“他的抱怨,只是因为我并无同意让他立刻对大周家族动手而已,因为我觉得,周碧月失踪本身,就透出诡异,而周家传言的三大太长老,也应该是存在的。

    那是活化石级别的强者,贸然行动,一定会吃亏。

    可惜,他听不进去,觉得我心思复杂,想得太多。”

    古玉儿解释道。

    接着,她又叹息一声,道:“你我,都因他的事情,而悲痛。所以,我理解你的心情,也不会怪你这么对我。”

    “怪我?你莫非还想怪我?既然如此,我不仅要弄残你,我还要摧残你!我弟弟的心愿就是得到你,可惜他到死都没有得到,那我,就帮他完成心愿吧!”

    这古箫洪,状若疯狂,简直是发狂了般。

    古玉儿立刻浑身发冷。

    便在此时,古玉儿觉得自己有可能清白不保的时候,远方,忽然飞射而来一道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