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17章 古地悲歌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剑元池之外的虚空,已经一片空寂。````。o .提供

    没有剑元池的秘境之地,也失去了最后的力量源泉。

    镇压枢纽核心,邪尊剑的碎片离去,剑元池归位,那还剩下的,就只有一片寂寥的末法斑驳古地。

    古地如悲歌,一曲唱完,便已经沉寂。

    裂纹显化,该破败的,也早已经破败。

    该存留的,也已经归去,有了落幕。

    周若辰站在这一片虚空,他漂浮飞行了数次,再感受不到剑意的底蕴,再感受不到浩瀚的气息。

    有的,只有如远方星空寂灭的混乱气流,有的只是一些源自于最初等空间的狂暴粉尘。

    灰飞烟灭,一如尘埃。

    此地,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也在一点点的崩碎。

    它,很快就会被裂开的虚空一点点的吞噬掉,化作宇宙之中的尘埃,脱离秘境的范畴。

    如一颗生命星辰,最终化作了死寂的白矮星然后陨落一样。

    这一片空间,同样如此。

    可,即便是寂灭,这,终究算是周若辰‘重新出生’的地方。

    终究,他有些不舍。

    他默默的站立着,一直等到天地寂灭,就像是曾经的祭天域崩塌和毁灭一样。

    很快,当脚下被虚空开始吞噬,当极致的凶险开始降临而来,周若辰才不得不飞行了起来,然后心念一动,唤出了那一道湛蓝色的光芒甬道,连通剑元池的力量。

    他的肉身,进入了灵荷秘境之中。

    他的灵魂,却化作了一道潺潺的流水,流淌到了那湛蓝色光芒般的甬道之中。

    甬道关闭。

    流水停顿了片刻,像是最后的回顾一样。

    从今往后,大周家族,不再有剑元池祖地。

    剑元池,依然还在,但祖地,终究已经被岁月所寂灭。

    岁月无情。

    从流水之中流淌而出,周若辰的肉身自灵荷秘境之中飞出,与流水汇聚一体,然后,他恢复了自身的所有状态,静静的站在了那天沐古树树下。

    “祖地涅槃,这是衰退的开始,还是崛起的生机呢?”

    沙哑的声音喃喃自语,没有隐瞒,也没有压低。

    很自然,也发自心灵。

    这是用心灵呈现的话语,饱含了希望和憧憬,也蕴含着忧虑和愁绪。

    “是全新的生机。”

    周若辰道。

    他的语气很淡然,却很有力。

    彷佛,他过去从未出如此有力的话!

    “成功了?”

    周碧月的身影显化,目光熠熠闪光,蕴含着明显的期待之色。

    哪怕是如此苍茫状态,她,依然充满了希望,依然,不想放弃。

    就像是周聆夜、春梅和秋竹这些人都不愿意放弃一样。

    “成功了,剑元池苏醒,复活在我随身携带的秘境之中。”

    周若辰沉默了片刻,无比认真的道。

    他目光如明月般清澈,又如烈阳般炽热。

    那其中,蕴含着一缕特殊的神性力量,也蕴含着,发自心底深处,发自灵魂深处的信念和魅力。

    “那就好,那就好!那就好!”

    周碧月一连了三个‘那就好’,明显已经老怀大慰。

    “碧月老祖,我那随身携带的秘境,正是曾经的莲花胎记,我将其称之为‘灵荷秘境’,剑元池已经重新安家,在灵荷秘境之中,目前如恢复了初始的生机,生机勃勃,灵性出尘,如一泓绝世的灵泉般。”

    周若辰道。

    他没有隐瞒。

    因为他本身,就是周碧月从剑元池带出来的。

    周碧月若不进去,他将一直在剑元池呆着,一直到,被秩序锁链囚禁得,彻底死去,丧失所有的传承与底蕴。

    没有苏醒,没有觉醒,他就是一只蝼蚁,甚至,还不如一只蝼蚁。

    因为,那时候的他,任何力量,都可以随意斩断他的脖子,毁灭他斑驳的灵魂,让他彻底寂灭。

    “那……那是真的恢复了!恢复了!终于恢复了!”

    周碧月无比激动,激动得,苍老的灵魂虚影,都剧烈的颤栗了起来。

    “碧月老祖,不知您是否方便,不若……进入灵荷秘境,去看看大周家族的剑元池吧。那里,或许也对碧月老祖,有所帮助。”

    周若辰看到周碧月如此激动,当即道。

    着,他已经逸散出了自己的魂气力量。

    魂气逸散而出,显出湛蓝色的光晕来,光晕之中,逐渐汇聚,形成一扇一人高,一米宽、三米长左右的通道。

    那通道,直接连通灵荷秘境。

    “想,自然想,时时刻刻都想。但,我本就是分魂残魂,如今被困死在这天沐古树之中,一旦脱离,立刻就会魂飞魄散。所以,你有这心,能办到这一切,我已经无比欣慰。而更欣慰的是,还能远远的看到这一幕。”

    周碧月笑着道。

    她的分魂残魂双眼之中,有着点点晶莹泪花呈现。

    灵魂之泪,难以呈现,难以汇聚。

    但她却生出了灵魂之泪,还是以这样的残魂的情况下。

    周若辰鼻子有些发酸。

    有些感动,其实真的很简单,万象红尘之中,每天都会有许许多多的七情呈现。有喜悦,有悲伤,有感动,有憎恶,也有幸福与失落、绝望等一切。

    万象红尘,其中每一种,都足以撼动心神与灵魂。

    周若辰帮不了周碧月,若之前没有看清,那么如今因为《符文炼阵纲要》而唤起了部分阵道入门的记忆,他便已经看出,环绕在天沐古树上的那些碧绿色的能量气息,也不仅仅是能量气息,还有着其余的古老封镇力量。

    这种力量,携带着折磨、毁灭的爆发方式,等同于周碧月,也时时刻刻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这就好像之前的周若辰一样,体内拥有着粗浅却也复杂的十二秩序锁链的封锁,因而导致武脉尽废,丹田破裂。

    只不过,那时候周若辰是个傻子,自身没有什么意识,因而浑浑噩噩浑然不知,浑然不觉。

    可周碧月不同,她状态如此之差,再加上这符文封镇的折磨,她的情况之差,便可见一斑。

    周若辰能做的,便是将自己的灵荷秘境的大门,开启得更近一些,让周碧月可以透过秘境的虚拟之门,看到其中的剑元池的美丽场景,看到剑元池恢复全新的活力。

    果然,周碧月在看到全新的灵泉一般的剑元池之后,她脸上,终于显出了无比激动的笑容。

    激动,激动得泪水无法忍住的流淌而出。

    那,是灵魂的泪水。

    那是需要什么样的情感力量,才可以在灵魂之中,蕴含泪水!

    周若辰心中不是滋味,他略微有些沮丧,不该封禁力量。

    但他知道,即便后悔,再回到过去,他也必须这么做。那些力量,一旦多次施展,必定引来灾劫。

    他自身先前的糟糕情况,完全足以明这一点。

    而那些理解、那些顿悟和道,也并不能在那样的状态下施展出来,那是不同的传承、不同的立道的世界。

    曾经的,早已经毁灭,曾经的道,并不通用。

    不能通用,如今即便是有能力在身,也依然帮不了周碧月什么。

    周若辰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汇聚灵泉泉水,甚至于以意志召唤莲子衍化本源能量,为周碧月提供恢复之力,提供修复的力量。

    周碧月没有拒绝,她也拒绝不了,因为,她已经近乎于没有力量。

    灵荷秘境里的能量,很前方而的进入到了周碧月的分魂身体里,但却也在那一刻穿过了周碧月的身体,心灵,没有半点儿停留的逸散了出来。

    她就这样站着,目光依然带着笑容,也带着真挚的关怀之心。

    “不用费心了,除非是魂道的本源之力,才有希望。而且,即便如此,也是治标不治本,得不偿失而已。”

    周碧月叹息一声,语重心长道。

    她看到了周若辰的不放弃,心生触动,因而主动解释。

    结果如何,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周若辰因此而在那么拼搏的付出。

    这本身,便是一件令人感动的事情。

    “碧月老祖,对不起,帮不了你。”

    见到灵荷秘境的莲子、灵泉泉水,乃至于剑元池里的能量,都无法对周碧月产生效果之后吧,周若辰只得叹息一声,歉然道。

    “不要紧。如今你取得了剑元池,我的守护,也可以放下了。如果你真觉得歉疚,那,帮聆夜脱离联姻的命运吧,她,并不喜欢那个青年。

    那个青年,虽拥有着绝世血脉、被称为‘少年神灵’,乃是帝血传承的圣子,但其本质也并不好。他上次来过大周家族,我有观察,其举止轻浮,行为孟浪,傲慢无礼,绝非是良配。”

    “更遑论,这般轻浮之人,多半都会因其孟浪不知收敛行径,而过早夭折。少年神灵?终究还是少年罢了。”

    周碧月分析道,她每一句,很明显,都直接切中要点,点评犀利,一针见血。

    “联姻无极圣地吗?之后,我会前往无极圣地,去那里走一趟的,正好,这件事,便一并解决好了!”

    周若辰点了点头,道。

    周碧月不,周若辰也一定会前往无极圣地的,毕竟,邪尊剑所在的碎片上记录的信息里,明确的指定了无极圣地这个地方。

    那里,有秘密,也有机缘,更有可能存在着他周若辰的父亲的存在痕迹。

    “如此,我便也放心了。我这老婆子,你不必太担心,没了这方面顾虑,老婆子短时间,还是不会死去的。”

    周碧月唏嘘感叹了一声,笑着道。

    周若辰闻言,深深的躬身行礼了一次。

    他如今,不讲身份,不讲辈分,面对那守护精神如此崇高的周碧月,他表现出了应有的尊重和敬意。

    周若辰深深的明白,他要从头开始,要深入万象红尘道,就必须先让他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以普通人的心性,去体会一个普通人的生老病死的历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