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25章 天泣城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秋风扑面,已有寒意。$$$$o .

    这个世界,秋天已经深了。

    周若辰的心情,也从轻松随意,变得如这秋天一般,略显萧索了一些。

    他以为他会很淡然,可如今即将离去,即将前往无极圣地,他却发现,他竟是有了不舍之心。

    舍不得春梅秋竹那两个可爱而淘气的丫头?

    舍不得周聆夜?

    还是舍不得与周聆夜极为相似的九九?

    抑或者,是舍不得剑元池祖地,舍不得那一份血脉的祭炼、蜕变之地?

    “黯然**者,唯别而已。父王的话,总有着独特的意义,也唯有历经心灵的磨砺,才会生出实实在在的感触。”

    “真虚一生,已经习惯,那却是凡人的世界,终究不会历经生死。可这般世界,一不心,就失去了生命。活着,顺利的活着,终究是不容易的。因而每一次分离,都极有可能,是生离死别。”

    周若辰心中思量着,他唏嘘一声轻叹,随即收敛这份略显萧索的不舍之意,镇定心神,稳定执念。

    “周若辰,一路,多多保重。灵魂印记已经烙印,若有事,多多与我们联系。”

    周聆夜、春梅、秋竹,还有数名仆从,纷纷前来送别。

    周聆夜话语格外温柔,声音无比悦耳动听道。

    “嗯。你们回去吧,春梅,秋竹,在家族里,好好陪着大姐,也好好努力修炼,莫要辜负了一身上好天赋。”

    周若辰叮嘱道。

    “大少爷,我们会的。大少爷,出门在外,大少爷也一定要留心,特别是大少爷如今乃是少年至尊,名动天下,必定有诸多心思歹毒的坏人妄图践踏大少爷而上位,做出许多凶狠的事情来。大少爷要多多警惕,莫要轻易相信别人。”

    春梅还未话,秋竹已经先行接过话头,反而叮嘱得头头是道。

    而春梅,则立刻连连点头,似乎恨不得秋竹能将世道得再险恶一些。

    周若辰微微一笑,伸手轻轻拧了秋竹、春梅的俏美脸蛋儿一下,道:“少年至尊,若是那么容易被算计、被坑杀陷害,又岂能成为‘少年至尊’?你们大少爷不陷害、算计,坑杀别人,别人就该烧高香了。”

    周若辰这般话语,立时让周聆夜、春梅和秋竹三人忍俊不禁。

    “大少爷,你又吹嘘了。”

    春梅娇声道。

    “大少爷不吹嘘,是不是这样,大抵上,你们很快会知道一些的。好了,你们回去吧,我,也该上路了。若是有事情,直接灵魂传讯便好。”

    周若辰笑道。

    随即他的手,微微朝着虚空一点,一道青鸿暗紫色的光晕直接流淌倾泻而出,其中,一柄逸散着淡淡紫色光晕的美丽长剑,立刻显化出了极为诱|惑人心的绚丽、美妙气息。

    像是道韵霞光,又像是法则流淌的氤氲光泽。

    总之,这是一柄绝世好剑。

    这柄剑,正是天邪剑。

    周若辰身影不动,天邪剑却自主飞入周若辰脚下,然后如喷吐出浩然紫气一样,让周若辰升空。

    周若辰脚踏飞剑,一身白色衣袍猎猎作响,衣袂飘飘,如绝世神灵降临凡尘一般,气质出尘,俊逸超凡。

    他黑发飞扬,剑眉星目,双眸如星辰一样璀璨,又如星空一般深邃。

    此时的他,彷佛绽放出了绝世的神采,拥有着夺天地造化的伟岸光芒。

    “大少爷,多多保重!”

    “周若辰,多多保重!”

    几乎是在呆滞的刹那,春梅秋竹以及周聆夜,都同时呼喊出了这般话语来。

    随后,便是一些新加入的仆从等家丁的呼声和恭送的声音。

    周若辰脚踏天邪剑,飞天而起,他背负双手,与周聆夜、春梅秋竹示意之后,便化作一道流光,直接飞上无上虚空,破开了气流层面,一路飞向了远方。

    ……

    虚空有高云,醉卧无道韵。

    周若辰一路御剑飞行,领略天地间美丽而真实的环境,心中一片惬意。

    全新的世界,全新的规则,以及,全新的——新生。

    背负,或者没有背负,都是他心中的唯一。

    道,可道,也非——常道。

    名,可名,也非——常名。

    那是一种自然造化的心境与心态。

    一路上,过往的修士络绎不绝,虚空之中也不时有流光溢彩飞逝而去,十分惬意。

    虚空很平静,也很自然。

    和煦的阳光与晴朗万里无云的虚空,并无强烈的对流气流冲击,御剑飞行的速度虽快,却并不颠簸。

    周若辰以一种很自然的心态面对这一切,他的境界没有释放出来,气息也没有太多呈现,只是,那些男男女女的男女老少修士,却每每都是避开他而飞行。

    修士的时间虽长,却也异常珍贵,若非万不得已,没有任何修士愿意徒惹纷争。

    约莫两个时辰之后,周若辰便完全脱离了天枯镇的范围,进入了天泣城的主城区之地。

    这个时候,平和的氛围就不是那么浓郁了。

    天泣城上方,已经并无太多修士御空飞行,能御空飞行的,起码也都是虚丹境界之上。

    拥有虚丹境界,便也有资格在主城区上方飞行了。

    周若辰来到这里,是因为只有达到主城区,才可以开启传送阵,通过传送阵,前往一些核心的区域范围。

    不然,以他的能力,御剑飞行,那时间的长度,将不可想象。

    “这个世界,目前遇到的生命,天赋大多很差,偶尔几个天赋不错的,却也根基浅薄,不知注重基础,今后很难以有大作为。看样子,地域太,局限性太大,很多生命,都跳不出这种困顿的牢笼。”

    周若辰飞上天泣城,他的目光四顾,那些来来往往的修士落入他的灵魂范围之后,周若辰便有了这样的结论。

    他心中喃喃自语,然后毫不犹豫的加快了速度,整个人化作一道流光,飞射向了那远方的天泣城的中心法阵区域。

    那是一片极为繁华之地,巨大的九道光柱冲天而起,形成一个九龙拱卫的图腾光华气柱,气柱冲天,渲染出一片浩荡的范围。

    那是一处传送阵,不时有修士从九龙拱卫的法阵内部显化出身影来,然后离开法阵,也不时有修士踏入这片法阵核心,身影消失。

    历经了大周家族的萧索,历经了沿途的人烟稀少的冷静,忽然见到这一幕,便如从黑夜见到了白天一样,眼前焕然一新。

    熙熙攘攘的人群密集,繁杂的声音也开始呈现在了耳边,周若辰心念平静,很快,他便来到了那一片光柱上方的虚空,随即,他也和诸多修士一样,从虚空落下,降临在九大白色光柱的边缘之地,然后从边缘之地朝着里面走去。

    天泣城的内部,天地灵气还是很充裕的,这里的能量充足程度,比之天枯镇大周家族里最好的庭院,都还要强上十倍以上。

    周若辰踏上这一片土地,立刻就感受到了这天泣城的底蕴。

    不过,他并非要在这里长留,落地之后,仅仅停顿了片刻,便直接向前。

    “虚丹境界,五十块虚丹魂石。”

    “真丹境界,五十块真丹魂石。”

    这个时候,有声音已经无比冷酷传来。

    周若辰凝眸看去,便见前方一处旋转着的光幕漩涡之门旁边,一名青铜色战甲、神色倨傲的男子冷眼看了他身边的一名白衣少年,语气充满了睥睨与桀骜、轻蔑之意。

    “之前,是二十五。”

    少年略微皱眉,不满道。

    “阵法松动,之前请过阵师修复,耗费巨大,城主大人下令,全部提升一倍。你若是圣子圣女级天才,这话,便当是我白。”

    这青铜色战甲少年冷眼扫了那白衣少年一眼,语气不善。

    白衣少年微微皱眉,却并未理论什么,犹豫了刹那,便还是拿出了五十块真丹魂石来。

    “真丹魂石?你年龄,竟是真丹修士?那即便不是圣子级天才,多半也是选召者级的天才了。如此,倒是可以少缴纳一些的。便取你二十五块吧。”

    那青铜色战甲男子略微动容,随即只取了一半,就要将剩下的魂石返回。

    “不必了,阵纹松动,修复耗损巨大,情理之中。越是圣子,越是该以身作则。”

    少年言语坦然,随即,他转过身来,莫名的看向了身后的诸多修士,目光逡巡之间,竟是在周若辰的身上停顿了片刻。

    随即,他目光微微凛然,眼中闪过一缕激动之色,但片刻之后又立刻消减,很快,便陷入了沉寂之中。

    “师兄仁义,师兄,这是要前往何处?”

    那青铜色的战甲男子闻言,脸上立刻显出了尊敬之色,态度立时发生了明显的改变,随即,语气略微恭敬的道。

    他显然已经听出,这是一名‘圣子’。

    圣子,便是在一些宗门圣地总部或者是分部的真正核心‘真传’弟子,乃是将来的整个天地间争锋的绝世人物之一。

    这般人物,纵然不会人人都会成为名传千古的大人物,却也一定会成为一方宗门圣地的长老、宗主级的大人物。

    “前往什么地方,暂时不急,稍后,待师兄思考片刻吧,你先接待其余的修士们吧。”

    这少年略微迟疑,忽然开口道。

    青铜色战甲男子有些疑惑,但却已经判定出这白衣少年颇为不简单,因而便也不再迟疑,立刻接待下一名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