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27章 仙凰血,犹未寒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古族如何,诸位谁有不满,大可找我们姐弟理论,不过,今次我们先斩了这杂种之后,再与你们计较!”

    这时候,那释放念珠光团宝物的白衣女子,语气极为冷傲的道。````。o .提供

    她这句话,极为讽刺,也极为嚣张。

    但这般话语出,现场竟是一片死寂,之前还纷纷颇为不忿的修士,竟是立刻都闭口不言了起来,纷纷敢怒不敢言。

    “哼!一群废物!”

    这女子冷哼一声,不屑叱道。

    “是吗?其实你生气的时候,那奶鼓动的更是柔软,摸起来就是舒服啊!”

    有稚嫩的声音传出。

    现场的气氛立刻变得古怪了起来。

    这声音,却正是那五岁左右的男孩的。

    他话语难听,下流而又无耻,却又令在场的诸多修士,都纷纷觉得解气。

    “杂种,你找死!”

    这女子大怒,双眸一冷,眼中显化出极为可怕的杀意,图腾之力,彷佛被瞬息之间点燃。

    那是一抹黝黑色的气息,拥有着蛊惑人心的可怕力量。

    黑色的气息流转,她的体内的血脉彷佛开启了狂暴的模式,瞬息之间,她的战力,已经变得极为可怕。

    “嗡——”

    她手中的光团再次爆发而出,杀出了一片寂灭的领域。

    这一次,彷佛不仅是要将男孩杀死,还要将现场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人,都直接杀死。

    这一次,便是那红衣女子红莲和那白袍少年,都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红衣女子红莲施展出金色的光轮,进行强力的自我守护而没有反击。

    白袍少年却是施展出了一旦青色的古鼎,逸散出了震慑人心的力量。

    古鼎垂下一缕缕了青色的道光,道光守护着他的身体,让他看起来如万法不侵一般。

    他的态度很明确,祭出了自己的底蕴,却不想与古族的‘双衣’有所冲突,也同样警告‘双衣’,莫要得寸进尺,伤及无辜。

    那白衣黑衣两人,此时却直接联手,针对男孩爆发出了极为凶残的攻击来。

    光团如一座火炉巨山,轰然砸下,根本就无视了红莲和那白衣少年的守护举动。

    男孩主动飞身而起,身体一如金色的古老凶兽,刹那之间显化出了古老的底蕴力量。

    血脉的力量从他体内流淌了出来,金色的、鲜红色的血液流淌着,化作一片天河,天河燃烧,如涅槃之力化作了九天的瀑布,倾泻出一片天地的伟岸气势。

    “轰——”

    九天瀑布与灭日光轮狠狠冲撞到了一起,巨大的传送古阵剧烈的颠簸了起来,明显受到了强烈的影响。

    肖护卫身处其中,脸色早已经吓得煞白,却也阴冷之极。

    “简直是……疯了,简直是践踏天泣城的规则!”

    肖护卫怒极,却也颇为无力。

    此时城主不在,城里的护道者都在苦修,法阵刚刚维护,谁也不会想到会有人敢在这里施展毁灭的杀机。

    肖护卫震怒,红莲心冷,不甘,此时想出手却已经没有了机会。

    而白衣少年更是恼恨,心道自己的确是太过于仁慈,竟是不知早些主动出手,以至于如今陷入了被动,根本无法动手。

    毁灭的光团爆炸而开,形成了一片金黄|色、鲜红色夹杂的蘑菇云。

    这其中,周若辰等所有人,都并未受到冲击,那男孩虽然引来了灾劫,却一力承担了下来,没有让其余人遭受毁灭之灾。

    只是,在这般冲击之中,他的身体如解体了一般,瞬间被重创,浑身流淌出了鲜红色的血水,近乎于破碎成为一滩碎肉坠落了下来。

    那坠落的方向,正是周若辰所在的方向。

    而另外两名古族修士白衣黑衣,此时也遭受重创,心神受震荡,吐血连连。

    凶残的混乱能量冲击逸散开来,震荡扩散,却又很快被此地的守护阵法守护了下来。

    传送阵四方的守护阵法,终究是在被动的冲击开启了。

    周若辰对待任何冲突、心中并无太多波澜。

    他见过大域的生灭,祭天域崩塌之后,祭天域之中,少也有亿万生命。

    其中诸多和他关系极为亲密。

    尽管记忆丢失极多,但修士生死,他早已经看淡,也并不甚在意。

    他也没有想过要救人,这世间的生生死死,多如牛毛,他也不可能救得过来。

    只是,如此被动受到干扰,若是对方连他也针对,他也不介意出手,斩杀这两名真丹境的古族修士。

    古族,同样掠夺向了大周家族,周若辰对古族,本身也并无多大好感。

    这两人,既然如此咄咄逼人,那么,也是死有余辜。

    周若辰准备避开那男孩坠落的方向,只是那一刻,那一片金色夹杂着鲜红色血水洒落的过程,彷佛渲染出了一副极为独特的画面。

    画面,刹那之间延伸,彷佛打开了一条虚空的天路,延续到了太古的时代的深处。

    那时候,彷佛有一颗寂灭的祖星,祖星里,有无数的鲜血在流淌,在燃烧。

    那一刻,周若辰彷佛遁入了时间的河流之中,他彷佛看到了一条条的血河流淌而过,在血河的深处,焚烧起了万丈的金色火焰。

    火焰焚烧而起,其中拥有着涅槃重生的浴火重生的生命在苏醒,在成长。

    “仙凰血,犹未寒,涅槃路,犹未断。”

    “不死火凤,涅槃重生。”

    ……

    苍古的声音,低沉而沙哑,像是最古老的力量,又像是源自于血脉的呼唤。

    那一刻,周若辰觉得,他彷佛和心灵深处的某种记忆有所契合。

    “不死火凤……仙凰孔雀……似乎,曾经,父王告诉过我,和仙凰孔雀有关的记忆,《涅槃古经》,《涅槃重生之术》……”

    “是那些记忆吗?那些记忆……又会是什么?”

    周若辰冥思苦想,却没有答案。

    忘记了。

    那些记忆,被记忆的禁|区封禁了。

    如今,已然已经不再存在。

    那些记忆,出现了断层,但那是他自己封禁的,那,也是非常重要的记忆。

    没有境界,就没有记忆。

    没有能力,就不能拥有记忆。

    那一刻,周若辰定格了刹那,一个瞬间,却彷佛历经了岁月的洗礼与沉沦。

    也就是那一刻,周若辰知道,他,和这男孩之间,可以有一些联系,有一些传承上的联系。

    抑或者,已经毫无疑问,这男孩,就是曾经无比神秘的‘仙凰孔雀’、‘不死火凤’一脉的血脉传承者。

    甚至于,这是一名‘帝血’、‘皇血’的嫡系传承者,这样的传承者,其身份、能力,和他周若辰,绝不会差多少。

    尽管,许多记忆不存在,但周若辰却知道一件事——曾经,他的父王曾过,最为神秘的,当属于‘仙凰孔雀’一脉,而他父亲,甚至于算是‘仙凰孔雀’的半个儿子,算是有着极为深的渊源。仙凰孔雀一脉,也算是他父王的救命恩人!

    周若辰沉默着的时候,那鲜艳的血已经喷洒了过来,携带着一团血腥的受创的身影。

    周若辰回过神来,他已经来不及反应,只能任由那鲜艳的血,喷洒了他一身,他一脸。

    然后,他伸手,抱住了那一团血肉模糊的身体。

    那个身体,稚嫩、幼,在他的怀中蜷缩着,剧烈的颤|抖着。

    无法控制的痛苦,巨大的毁灭性的伤势,让他似乎根本无法保持身形,因而力量流逝的情况下,他的身体,在很短暂的时间内,化作了一只婴儿拳头大的云雀。

    是的,云雀。

    一只如麻雀一样大的、金红色的云雀。

    看起来非常可爱而漂亮的云雀。

    可惜,这只云雀的圆溜溜的双眼,已经开始闭上,眼中的目光已经涣散,没有了光泽。

    “呼——”

    周若辰若有所思,轻声呼出了一口气,喷在了这云雀的尖尖的嘴儿上。

    那是一口灵魂的本命本源气息。

    这一口本源气息喷出,周若辰自身的力量立刻损失了将近十分之一。

    他的身体略微有些难受。

    可那云雀近乎于奄奄一息的身体,立刻显化了一定的生机。

    “仙凰血,犹未寒,涅槃路,犹未断。”

    周若辰轻声喃喃自语,出的,是太古的符文语言。

    仅仅,只是太古符文,而并非是更深层次的太初符文。

    他怕云雀听不懂。

    果然,这句话,让云雀彷佛拥有了全新的生机,找寻到了全新的生命奥义。

    它的身体逐渐的稳定了下来,那奄奄一息的状态,一去而不复返。

    “唧唧——唧唧——”

    云雀轻声鸣叫了两声,声音悦耳动听,也充满着感激之意。

    周若辰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云雀毛茸茸的头,随即,他将云雀放入怀中,目光,这才平静的看向那黑衣白衣两名刚刚站定的古族修士。

    这一男一女,在周若辰看过去的时候,也同样的目光凶残冷厉的看了过来。

    “你是何人,竟敢招惹我古族纷争?!交出这杂种,可让你留个全尸!”

    那黑衣男子冷声呵斥道。

    “我?我名为‘周若辰’。”

    周若辰语气平静,他心念一动,眉心之中射出一道光华。

    天邪剑,立刻恍若一道流光,‘咻’的一声飞了出来,静静的立在虚空。

    “周若辰?周若辰?为何这个名字这个熟悉?”

    有远处的修士,立刻惊疑不定了起来!

    “少年至尊,周若辰?”

    “少年……少年至尊?天啦,那,那就是那位少年至尊!难怪看起来那么的眼熟!”

    “少年至尊周若辰,那不正是天泣城麾下天枯镇的人吗?他来到天泣城主城了?”

    顿时,又有不少修士惊呼不已。

    “果然是他!开始我还以为自己认错了!”

    那之前的白袍少年,立刻苦笑不已,道。

    而他身边的红衣女子红莲,此时也美目异彩涟涟,道:“我也认出来了,就是不敢相信,真的是他!”

    “是啊,谁能想到呢?不过,他如今,竟是和古族直接的对上了……”

    白袍少年充满了担忧之色。

    “你——你就是那少年至尊?大周家族的那个传之中的帝血传承者?”

    那古族女子白衣,声音微微凛然,却冷厉的道。

    “若是没有第二个周若辰,那,就是我了!”

    周若辰语气平静,完,他向前踏出了一步。

    白衣女子和黑衣男子,竟是齐齐向后退了一步,脸上显出了极为忌惮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