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30章 不过笑话而已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寒风又起。$$$$

    秋意正浓。

    但属于无极圣地的天,却是终年寒冬,天地间,一片雪白。

    雪白的天地,雪白的冰山,雪白的玉宇琼楼。

    这里,是冰雪的世界,也是寒冬的世界。

    天地间一片静谧,大雪在簌簌飘落而下,如鹅毛一般,一团又一团。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簌簌的风雪声,使得天地间的环境更为静谧,更为死寂。

    冰山的深处,一片浩宇琼楼,鳞次栉比,气势恢宏。

    两扇如山一样的巨大寒冰雕刻的古老大门,巍峨矗立,敞开着。

    大门上,镌刻着苍古的巨龙图腾,栩栩如生,气势逼人。

    图腾上的镌刻痕迹早已经斑驳,古老的腐朽气息愈发明显。

    曾经,这里应该是非常璀璨光鲜之地,如今,却彷佛早已经成为腐朽萧索之地。

    可这世间,无论多么阴暗腐朽的地方,都会有对应的生命存在。

    更遑论,是在曾经无比辉煌的地方呢?

    身在腐朽之地,但其中生存的人,却不觉得卑微,反而极为自鸣得意,自视甚高。

    不以这腐朽之地的没落为耻辱,反而以这圣地曾经极致璀璨的辉煌为荣耀。

    这里,便是无极圣地。

    无忌圣地里的弟子,十之八|九,都以自己身为无极圣地的弟子,而自豪,骄傲,自认高人一等。

    这其中,以后宗延为最。

    在这一片山中,在这一方圣地里,后宗延,是少年神明,是绝世天才。

    但天才,往往也是寂寞的。

    自从在宗门弟子之中无敌之后,在整个天泣城都罕逢敌手之后,后宗延便觉得,那些所谓的天才,也不过如此,都是一群废物。

    “传闻,大周家族,战魂剑道,与无极圣地的苍古传承,颇有渊源,却不知,是否为真。不过,不论真假,古族感兴趣的话,我横插一手,便够了。”

    “我不需要知道真假,但古族,却从来不会做无本的买卖。有趣,有趣。”

    “只是,那少年至尊,也该来了吧?”

    后宗延背负双手,在绿意盎然的庭院里,独自踱步。

    外面依然风雪连天,但是他所在的庭院,却如春回大地、百花争艳一般,美丽至极。

    而做到这一点,仅仅,只是一个改变气候的简单阵法而已。

    于后宗延而言,不值一提。

    “大师兄,根据消息,后红莲师姐已经带领那少年至尊来到无极圣地了。圣主刚好在闭关,大师兄是否要——”

    这个时候,一名红衣少女来到了庭院之外,恭敬的道。

    她的话没有完。

    她也不需要将话完。

    “行了,你下去吧,让‘普生长老’去接待,就可以了,他该知道,该怎么做。”

    后宗延沉吟了片刻,面无表情的道。

    “是,大师兄。”

    这少女神态更显恭敬,深深鞠躬行礼,之后才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之前,有信息,少年至尊,拳杀古族双衣?这件事,你为何只字不提?”

    忽然,后宗延出了一句很冰冷的话。

    “噗通——”

    红衣少女娇躯一震,当即跪在了地上,娇躯发抖,颤声道:“大师兄恕罪,师妹只是担心,担心大师兄您生气——”

    “哦。”

    后宗延轻声‘哦’了一声。

    他举步踏出了庭院,来到了跪着的红衣少女面前。

    然后,他伸出手,从红衣少女的颈部之地的纱裙内伸了进去,直接一把抓住了红衣纱裙少女的酥软峰峦。

    红衣少女的脸色陡然苍白了起来。

    后宗延的手,抓住那酥软之后,陡然用力,一瞬间,那酥软之地,彷佛要被一下子捏碎一样,完全变形了。

    少女疼痛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却不敢动弹半点,眼中泪水已经无法控制的滚落。

    “以后,有什么事情,如实禀报就好,知道了吗?大师兄喜欢的,是那些听话的。不听话的,往往结局会很凄惨。”

    后宗延语气温柔,像是对自己最珍爱的情|人的呵护之语。

    但这样的话,却让红衣少女心中冰冷一片。

    “是,是,师妹再也不敢了。”

    红衣少女赶紧道。

    “嗯。”

    后宗延松手了,手伸出来之后,手中,一把鲜血。

    他将手放在嘴边轻轻舔了一下,似乎在品尝着少女那酥软峰峦之地的鲜血的美妙滋味。

    那享受的表情,和惬意的神态,更是让红衣少女心中万分恐惧。

    但,她不敢反抗。

    “那后红茵师妹,还是不打算屈服么?”

    后宗延忽然又询问道。

    红衣少女哆嗦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道:“后红茵师姐一直在闭关,前天出关之后,又申请了‘死禁’,大师兄当时在闭关,师妹不敢叨扰。”

    “嗯,你下去吧。”

    后宗延表情没什么变化,那神态,却让红衣少女无比的惊恐和忐忑。

    她的胸|前早已经被血水染红,原本隆起的峰峦已经崩碎了一片,但她却不敢恢复半点,因而看起来颇为的惨烈。

    “大师兄,师妹,告退了。”

    少女完,又躬身行礼,神态更为恭敬的、心翼翼的一步步倒退离去。

    直到后宗延依然没有动静之后,她才释然了几分,然后以极快的速度逃离了现场。

    似乎,那后宗延,已经不是大师兄,而是一位最可怕的恶魔。

    “有意思,区区虚丹境四重,拳杀古族双衣两位真丹境四重,战力这是破十了。但根据规则来看,不到天丹,战力无法打破七禁。根据我的战力评断,他的肉身要么堪比真丹灵器,拳意释放的肉身的力量。这,应该也是符合大周家族的‘帝气剑体’家族的血脉传承能力的。

    另外一方面,应该拥有堪比紫色魂师的底蕴,才可以以魂力形成领域,释放出对应的杀戮意志。

    在拳意和魂气的双重作用下,拳杀真丹境四重,如我,有九成把握做到。

    那么他的肉身能力,最低,能堪比真丹境三重,若战力能破六,他的魂师能力惊人的话……”

    “这是一个劲敌啊,不过暂时,与我差距颇大。”

    “杀他,应该不难,但,宗主那边,不好交代。”

    “待我踏入天丹,打破七禁壁垒,一切,都是浮云。少年至尊?呵呵,不过一个笑话而已!”

    后宗延莫名的笑了。

    那笑容,很冷,很戏谑。

    但这般表情,却没有任何人可以看见,因为此地,除了他,也没有任何人。

    ……

    “师兄,我们已经到了。之前我已经传讯给了我的师尊雪凌仙子,她很快就会来带我们前往圣地禁地,去见宗主的。”

    传送阵的光芒落幕之后,周若辰和后红莲出现在了一片雪原之地。

    刚降落,后红莲便已经迫不及待的道。

    此时,阵法光芒散去,四方的雪花烙印出一副巨大的六芒星的图案,像是一道美丽的光环交错而形成。

    不过,很快,这图案便被天地间的鹅毛大雪所覆盖。

    天地一片银装素裹,寒意凛然。

    周若辰微微点头,道:“我前往无极圣地的事情,其实我自己很快也能解决,就不用麻烦你师傅了。她来了。”

    周若辰刚准备自己直接打开这无极圣地的古老守护阵法,直接呼唤无极圣地的护道者,以展现部分自己的底蕴,以此在无极圣地获得强大的地位和极致的力量,但那后红莲的师尊的气息,很明显已经靠近。

    周若辰,便直接放弃了将事情闹大的计划。

    无极圣地出了后宗延这样的少年神明,被各方诟病,显然已经腐朽不堪。

    这样的圣地,周若辰敢来,自然有底蕴。

    之前,仅仅只是推衍,而到来之后,只观看这天地雪原一眼,周若辰便知道,哪怕是记忆禁|区封镇存在,符文方面对应的古老阵法,和他父王讲述的部分底蕴,都依然存在。

    又有谁,还能比曾经的无极圣地、乾坤圣地的总主宰者,更懂其传承与底蕴?

    这世间,若还有人,那,也唯有周若辰一人。

    “啊,师兄,师傅没来啊,这四方空寂,不见人影呢。”

    后红莲举目四顾,却根本无法感知半点端倪。

    “红莲,看样子,你这位师兄,当真是天赋惊人啊,为师在数千米之外的虚空,还未显化身影,他便已经感知到了。少年至尊,果然名不虚传。”

    虚空之中,传来一片悦耳动听的声音,如夜莺欢唱,动人心弦。

    随即,一名浑身雪白色纱裙的美艳女子,带着温和的浅笑,虚空飞行而来。

    她脚下踏着一柄紫青色的宝剑,宝剑逸散出一缕缕紫青色的氤氲光泽,光泽之中,显化出了紫色魂气、青色剑魂气息与韵意。

    她衣袂飘飘,长裙飞舞着,黑色如瀑的长发随风飞扬,看起来颇为出尘,恍若真正的仙子。

    “周若辰,见过雪凌仙子。”

    周若辰微微抱拳,态度不算特别恭敬,只保持了几本的礼节。

    这般举动,略显无礼。

    但雪凌仙子,并无计较,彷佛这一切,理应如此一般。

    毕竟,若算辈分,周家人的辈分本就比无极圣地传承更加正统,更遑论,周若辰的来历,已经不是什么秘密——那是周家先祖血脉,在剑元池之中轮回的上古血脉异种。

    那是真正的古老血脉帝血传承,是真正的帝子级的人物,辈分高得吓人。

    即便是计算实力,周若辰拳杀古族双衣的实力,剑道通神的能力,也足以拥有神灵底蕴和神性,将来踏入神灵之境,也完全有希望。

    这般,雪凌仙子自是不会和周若辰计较什么。

    “嗯,周若辰你不必客气。你随我来吧,宗主在闭关,但此事非同可,我直接唤醒宗主。”

    雪凌仙子柔声道。

    她的态度极为友善,而且目光看向周若辰的时候,也极为温和。

    这并非是爱慕和钦佩的目光,而是一种颇为亲和、慈祥的目光,像是,在看一个晚辈一般的呵护目光。

    这,是一份爱才之心的真实体现,并无虚假成分。

    “无极圣地,倒是并非全然都是恶劣的。”

    周若辰心中不由想到。

    只是,这般想法刚刚生出,远方,便有一股强横的煞气、凶杀之意显化而出,随即,以一股毁灭的气势,碾压而来。

    这毁灭杀戮凶煞之气,不仅针对周若辰,便是那雪凌仙子、后红莲,都被笼罩其中。

    “咔咔咔——”

    周若辰所在之地,寒冰大地,片片龟裂,天空飞舞着的鹅毛雪花,刹那之间,化作齑粉,反向飞上虚空。

    那一片天地,竟是如被这股可怕的气息,化作一片真空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