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34章 真祖遗训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啊——”

    后宗延近乎于瞬间被踩死,这般强行的碾压,侮辱,后宗延的威信和魅力,他的神话,完全被一脚彻底碾碎。````。o .提供

    “噗——”

    鼻子上的骨头断了,眼珠子,都被踩爆,爆裂了出来。

    那一刻,后宗延,已经凄惨得不能再凄惨了。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之间。

    现场,所有人都呆滞了。

    即便是之前闹腾的长老们,弟子们,也都完全傻眼。

    “杀!”

    “杀了他!”

    “给大师兄报仇!”

    “报仇!”

    ……

    顿时,死寂之后,群情愤怒,如引起公愤。

    “咻咻咻——”

    刺耳的剑道杀戮之声,不绝于耳。

    不少弟子,已经祭出飞剑,施展杀戮剑道,施展上善若水剑道,碧水剑术等,朝着周若辰击杀而来。

    “嗡——”

    周若辰的手一推,虚空之中,巨大的太极古阵陡然显化出虚影,接着古阵一震,爆散开来。

    那之前激射而出的飞剑杀道,全部被反震回去。

    “噗噗噗——”

    无数弟子吐血,倒飞而去,瞬间受到惨重的重创,命悬一线。

    甚至于,含怒出手的一些弟子,在这一招反杀杀道中,瞬间中招,身体刹那爆炸,化作一片血雾齑粉,横死当场。

    现场,再次陡然静谧。

    所有人,都吓呆了,都不敢任何话!

    这一幕,太可怕!

    周若辰,太强势!

    “周若辰,放了他吧,他受到的教训也够了。大家各退一步,这件事,就此揭过。”

    后万存深吸一口气,在此时,略微屈服,后退了一步。

    “就此揭过?揭过不了。后万存,宗门处处,如今都是腐朽之气,今次,纵观整个无极圣地,处处糜烂,处处腐朽。病入膏肓,不可救药。我准备开启无极圣地禁锢古阵——元磁毁灭极光生灭阵,毁灭无极圣地传承。”

    周若辰着,目光又看向了后红莲和雪凌,道:“你们两人,心性不错,可惜,宗门对不住你们,无极圣地,也亏欠你们,亏欠如你们这样的,真正心性纯良、忠贞淳朴的弟子和长老。”

    “但,无极圣地已经不是过去的无极圣地,那么,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周若辰着,手心的符文,连通了血脉。

    剑道通神的神性意蕴,在古老的阵法之中开启。

    虚空,显化出了巨大的鼎炉般的元磁古阵。

    古阵如天幕降临,如虚空九鼎显化,震撼古今,令人颤栗。

    这一刻,后万存脸色完全变了!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后万存脸色急剧变化,也极为苍白,难看。

    “我是周若辰,大周家族先祖,嫡系血脉。无极圣地,乾坤圣地,曾经的辉煌,来自于周家先祖。你们,如今不配领导无极圣地!”

    周若辰如制裁者,裁决者,出了审判的话语。

    那一刻,后万存的脸色立刻变了,惨白得毫无血色。

    似乎,周若辰的那句话,给予了他致命一击。

    无极圣地的毁灭大阵,从古至今,从未有人拥有开启的能力,如今,周若辰,竟是直接激活了这毁灭大阵。

    也就是,在周若辰的眼中,现场的所有人的生命,都是蝼蚁,在他一念之间,就会彻底毁灭!

    那么,如今是少年神明重要?还是少年至尊重要?

    这已经是一个不可能成为选择的选择。

    这种时刻,少年神明?那还算个屁啊!

    周若辰的话,传出之后,整个无极圣地,全部一片死寂。

    之前还怒意凛然的长老们,才忽然意识到,无极圣地的先祖,来自于大周家族!

    无极圣地如今的辉煌,也是当初大周家族先祖所传承出来的。

    想到这一点,近乎于所有长老的脸色,都变得无比的黯然。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少年郎,大周家族的确算是无极圣地的传承祖辈,但无极圣地,也早已经分离了出来,如今,各自为政。道不同,不相为谋,少年郎你虽能激活古阵,便以自己代替执法者,要毁灭无极圣地,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却不愿意同意。”

    这时候,随着虚空巨鼎古阵显化,爆发出毁灭之力笼罩四方,无极圣地深处,三名苍古的护道者,也随之苏醒。

    护道者,那是每个圣地最终极的底蕴,用一点,少一点。

    可生死攸关时刻,护道者,不能不出现。

    “是吗?那么,你们可见到,无极圣地,如今是什么情况?欺男霸女,欺行霸市,逼良为娼,男盗女娼……这都还是轻的吧?这,只会让先祖蒙羞,让血脉传承蒙羞,令所有修士不齿,唾骂!”

    周若辰冷笑道。

    “这世间,只有强大,才是亘古不变之真理,少年郎,你还太稚嫩。”

    护道者之中,一名满鬓斑白的老人,声音充满循循教诲之意。

    “不,于我而言,你们,也都只是晚辈,我是正统传承,正统执法者,主宰者,拥有定夺能力!也足够能力判定是非对错!”

    “苍古遗训,你们早已经遗忘,无极圣地古道道统,也早已经在你们心中缺失。”

    “数典忘祖,典型的不孝之徒,便是你们这些人!”

    周若辰冷声训斥道。

    这些话,让三名护道者,都脸上无光,眼眸深处,无比惭愧。

    现场,一片死寂。

    这一刻,无人反驳。

    “无极圣地发展,落得如今地步,不思进取,依然目光狭隘,视野短浅。若我周若辰如今仅仅是普通天才,或者没有主宰古阵之能,今次,少年至尊,这样的绝世才俊,也会在此地殒灭。

    这,可是一个宗门圣地接纳弟子之法?”

    “区区少年神明,作威作福,好生厉害,好生了不起!”

    周若辰冷哼一声,讽刺道。

    这一次,无人反驳。

    “后万存,三位护道者,你们,将真祖遗训,以心灵魂音,一次吧!然后,再与我论是非对错!”

    周若辰语气逐渐平静。

    他抬头看着虚空衍化出的毁灭巨鼎,目光冥灭不定。

    那是一种深邃的目光。

    也是一种无情的目光。

    视众生如蝼蚁,如鱼肉,根本不存在感情。

    “周若辰,你……”

    三名苍老的护道者,全部沉默不语,片刻之后,三人全部轻叹了一声。

    后万存脸上显出怀念、憧憬和茫然之色。

    好半天,他才深吸一口气,默默冥想,竟是真的开始冥想真祖遗训。

    后万存如此,三名护道者唏嘘叹息一声,也都没有与周若辰冲突,反而收敛境界气息,苍古血脉气势,开始认真,以灵魂之音,诵读真祖遗训。

    “凡,吾后灵儿麾下,无极圣地弟子,往后,当以……”

    古老的太初符文显化的魂音,如轻声倾诉,又如滚滚雷音,震撼心灵,洗涤灵魂。

    此时,不仅是周若辰听到了这些上古的符文之音,便是无极圣地所有弟子,都听到了。

    所有的弟子,都全部的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们不懂太初符文。

    但是太初符文之音,传递的信息,却是无比深刻和真实的,是可以伸出心灵与灵魂的。

    这样的符文之音,不需要懂符文本身的意义,就可以明白,声音之中传递的是相亲相爱、相互团结、共同进退的理念。

    而如今,无极圣地的情况如何?

    此时,这般声音,如洗脑之音,但并不真的洗脑。

    其清洗的,是众人污|秽的灵魂。

    真祖遗训,不觉之门已经诵读完成。

    但是现场,一片一片静谧,一片沉寂。

    哪怕是被凌|辱的后宗延,此时脸上的仇恨之色,也稀释了许多,淡泊了许多。

    他依然怒,依然怨,也依然恨。

    怒自己失利,怨宗主不出手保护他,恨自己能力不足,被人欺辱。

    但心底深处,对于真祖遗训,他也未尝没有心动,未尝没有被震撼和刺激。

    人心心底,都有一份最初的纯真。

    而真祖遗训,这来自于太古时代后灵儿仙子的传承祖训,则是洗涤灵魂之音,圣光之音,是真正的苏醒人之初那一缕善意本性的。

    因而,这真祖遗训的效果,自然是非常巨大的。

    “往后,无极圣地,冥想之法,便是灵魂诵读‘真祖遗训’!”

    忽然之间,后万存高声道。

    他的声音,震荡天地,响彻虚空,也响彻在每一名弟子的心中。

    所有弟子,全部悚然,全部恭敬领命,气势,焕然一新。

    这时,后万存,忽然在周若辰的身前深深鞠躬了一次,然后,竟是无比恭敬的跪了下来。

    后万存跪了。

    三名护道者,也在近乎于同一时刻,跪在了周若辰的身前。

    “一朝觉醒,一朝顿悟,血脉苏醒,传承开启,心性改变,认清前路。”

    “周若辰,如今,真祖不存,你便是真祖,请受后万存一拜!”

    后万存恭敬道,然后深深鞠躬,跪拜行礼。

    而不仅是后万存,三名护道者虽没话,但态度和后万存,一般无二,同样躬身行礼,同样跪拜磕头。

    这般举动,也让略有感悟的长老们,全部如跟风一般的下跪磕头,鞠躬行礼。

    长老们跪下了,那虚空之中的所有弟子们,自然也不会站着。

    于是,一场别开生面的场景,便在无极圣地,上演了。

    无极圣地,所有人,上到宗主,下到弟子,全部跪下磕头,鞠躬行礼,对周若辰表示了最大的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