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35章 战!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寒风依然呜咽,雪,依然如鹅毛。$$$$o .

    无极圣地的冰冷,一如上古传承而来。

    这里,没有四季,只有严冬。

    风吹过,鹅毛大雪依然在肆虐,没有了混乱能量的冲击,孱弱的雪,便显得颇为凶猛。

    山门之外,静不可闻,只有风雪声,如泣如诉。

    无极圣地的所有人,都静静的跪着,彷佛在重新接纳真祖的遗训,在重新沐浴真祖的荣光。

    唯有一人例外。

    他,便是后宗延,那个被奉为‘少年神明’之人。

    “宗主都跪下了,我呢?若今次跪下,便永远跪下了。”

    后宗延心中喃喃自语。

    周若辰的强,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从出生到如今,他见过无尽天才,正面应对过不少圣主级领袖人物,却从未有如今这般屈辱、狼狈经历。

    “多少年了?当真是讽刺,没有想到,受辱的感觉,竟是如此令人不甘!”

    “只是,他为何会这么强!少年至尊,不是一直不如少年神明吗?莫非,有什么地方,我真的弄错了?”

    后宗延已经忘记了身心的痛苦,忘记了灵魂的创伤,心中快速的思索着。

    但,那一刻,他的心,忽然沉寂了,彷佛被一双天眼锁定,任何思想,都彷佛脱离不了那一双如天道双眼的洞彻一般。

    那,是周若辰的双眼。

    周若辰,在诸多跪着的身影里,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跪下吧。”

    周若辰的声音传来,冷漠,凌厉。

    后宗延知道,他若不跪,此时必死。

    这时候,再不可能有人能救下他。

    那么,是活着重要,还是尊严重要?

    后宗延选择了前者。

    尽管浑身如烂肉,血肉模糊,但他的力量依然还在。

    他努力的拖着血肉模糊的身体,颤巍巍的站了起来,然后,就那样的跪在了周若辰的面前。

    他什么都没有,他也不可能在这时候,再什么。

    “嗯,现在,真祖遗训,重新传承,之后,我便是我,而不是真祖。”

    “我,也不可能是你们的真祖,真祖,只会存在于你们的心中。”

    周若辰道。

    随即,他目光又看向了后宗延,道:“至于你,我知道你有报仇之心,更知道你心胸狭隘,但是不要紧。我不杀你。而且,必要的时候,我会传授你修炼之法,让你更加强大。强大了之后,你来杀我。”

    周若辰语气随意,却没有半点玩笑成分。

    这,彷佛很可笑。

    但这话,听在后宗延心中,却是寒意凛然。

    一个不斩草除根的人,要么就是愚不可及,要么,就是有着极致可怕的手段和能力。

    周若辰,绝不像是愚不可及之人。

    那么,周若辰,就是根本就不在乎他后宗延的成长与报复了!

    后宗延心中不由一沉,只觉得恍若有一座巨大的山峦,凭空的压迫了过来。

    “噗——”

    无法控制,他一口血水喷了出来。

    “今次,镇压了你,他日,你若真镇压我,那便是我周若辰的失败。失败,死有余辜,死不足惜!”

    周若辰平静道。

    随即,他一手拍出,那如六芒星的古阵里,流淌出大片的本源能量来,那无尽的本源能量,直接如灌顶一般,朝着后宗延的头顶灌了过去。

    后宗延原本一身可怕的伤势,竟是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了起来。

    那种速度,简直是无比惊人的。

    不过呼吸之间,之前如烂肉一坨的后宗延,竟是近乎于恢复了七成!

    这种恢复之法里,蕴含着能量的本源,蕴含着涅槃新生的可怕力量。

    这种道,携带着神性的气息,给予了后宗延极大的好处。

    可后宗延心中的恐惧,不减反增。

    “噗通——”

    后宗延无法控制,心胆皆寒,这一次,他是无比老实的重新跪了下来。

    “好了。你们,都起来吧。”

    周若辰肃然道。

    此时,周若辰看起来并不飘逸,也不显得如后宗延那么出尘。

    甚至于,他的衣着看起来有些朴素,他的头发甚至于有些蓬乱,可是,那一股恍若神性力量的气势,让他依然无比的光彩夺人。

    什么少年神明,如今,早已经相形见绌,早已经黯然无光。

    周若辰完,后万存、三位护道者,雪凌仙子等长老和后红莲等弟子,也都全部陆续的站了起来。

    这时候,周若辰逐渐的释放古阵,那毁灭元磁古阵,也才逐渐的黯淡了下来,那毁灭之力,也逐渐的平息了下来。

    也是这一刻,后万存、三位护道者等人,这才真正的松了口气。

    “圣地没落,隐患处处皆是。古阵更是满目疮痍。既然无极圣地愿意改过,那么,稍后,我会修复古阵,让无极圣地所有阵法、符文,全部恢复曾经的辉煌。”

    周若辰平静的道。

    “无极圣地恢复再好,若无杰出弟子,终究声名不再。我们如此顺应后宗延,也仅仅,是因为他有一定的希望,在与乾坤圣地的传承比拼之中,不那么落魄的败。”

    “你知道,无极圣地,乾坤圣地,都讲求有我无敌,唯我独尊,讲求的是那种洒脱不羁、心中无执念和约束,没有羁绊,因而,对待天赋异禀的弟子,我们,从不敢有任何羁绊,任何干涉,只要不背叛宗门,不惹下天|怒人怨之事,我们,便依然放任自流。”

    “是啊,我们采取的,的确是放养天才的手段。”

    后万存,连同后万存身边的一名老妪,此时也颇为叹息的道。

    周若辰莫名的看了两人一眼,道:“没有根基,何谈不羁放纵?根基不稳,放养,只会毁灭,不会有成长。”

    “羁绊,不是羁绊,而是道,而是一个名号,名为‘羁绊’而已,到底,是心的不甘!不入红尘,便不能出尘。没有生出羁绊,便不会放下羁绊。你们在悟道上,一直都错了。”

    “当然,如今我所言,即便是你们听进去了,但没有深入心神和灵魂,你们,依然不会懂得,不会明白。”

    “那么,后宗延,你站起来,我们,再战一场。”

    周若辰着,目光看向了后宗延。

    后宗延立刻犹豫了起来。

    “少年神明,战斗的勇气都丧失了?可悲!”

    周若辰冷声讽刺道。

    “可悲?你的能力,足以碾压我,我如何与你为战?或者,你仅仅,只是想再次的侮辱我?”

    后宗延脸色带着怒意和忌惮之意。

    周若辰淡然一笑,对后万存,也对所有人道:“这,就是少年神明,你们所谓的无敌天才,罕逢敌手的绝世人物,也不过如此而已。”

    “不错,我就是不如你,那又如何?你已经凌|辱我,以显示你的不凡,然后呢?然后,你还想做什么?”

    后宗延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就无所畏惧了,冷声道。

    他目光依然怨毒,依然憎恨,依然不甘。

    后万存摇头。

    三名护道者也同样摇头。

    “之前,为了避免麻烦,我以自己的灵魂意志,启动了这片天地的阵法,运用阵法的力量,镇压你们所有人,所以,在你们所有人看来,我的能力逆天,战力惊人,能斩杀圣主,甚至于斩杀神灵。”

    “这是真。”

    “但今次,再与后宗延战斗,我,仅仅只会施展我自己的力量,施展虚丹境四重的剑道,最基本的剑道而已。”

    “我只想,以此告诉你们,修炼,有那一颗无敌的心,就够了。执念走下去,将无人能阻挡。”

    周若辰平静的道。

    后宗延冷哼了一声,道:“大言不惭!若不利用手段,剑道?境界?我足以碾压你!”

    “敢战斗了?”

    周若辰道。

    “出手吧!”

    后宗延又冷声哼道。

    见周若辰语气不似作假,再见宗主和三大护道者都摇头叹息,后宗延顿时受到了刺激,立刻显化出了自身真丹境八重的可怕境界气息。

    这,境界上,简直是碾压!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

    ……

    寒风呼啸而过,卷起了一阵阵的大雪。

    真丹能量忽然震荡了出来,如一片血光,在后宗延身上逸散而出。

    “嗡——”

    一股可怕的剑意,陡然之间汇聚。

    原本冰冷的天地,彷佛忽然降低了许多的温度,变得更加的冰冷彻骨。

    肃杀的杀戮意志伴随着凄凉的气息,瞬息之间,被一柄冰雪之间,狠狠刺出。

    与此同时,周若辰的脸上的表情,依然非常的平静。

    同时,他看似淡漠的双眸,陡然之间,变得极为的明亮,彷佛刹那之间,绽放出了灼目的灿烂光华。

    就彷佛,那一刻,周若辰如韬光养晦的被蒙尘的明珠,在被擦拭出来之后,一下子绽放出了最耀眼的光芒!

    “嗡——”

    周若辰的手中,忽然多了一柄剑,一柄仅仅是由天地间的冰雪凝练而成的普通寒冰之剑。

    剑道通神,万物,皆可为剑!

    剑,通体透明,如寒冰削成,不锋利,却在明亮的光芒之中,逸散出幽冷的光晕。

    后宗延眉心一闪,一道湛蓝色的光芒飞射而出。

    那同样是一柄剑。

    一柄流淌着粼粼波光的湛蓝色的古剑。

    修长、冷冽,携带着氤氲的道纹古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