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39章 传道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风很轻。$$$$

    在山门内部的风,并不寒冷。

    甚至于,还携带着春的气息。

    这,一如后红雨此时无比忐忑而复杂的心。

    她忽然泪水无法控制的滚落了下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别,别哭啊……对不起,若,若你难过,师兄,师兄再也不欺负你了……”

    这一刻,后宗延的心,才忐忑了起来。

    他其实知道他在乎。

    但少年的桀骜之心,让他的表现,很幼稚。

    他以一种伤害和霸道,去诠释他的在乎。

    如今,醒悟之后,他才知道,这是多么可笑。

    醒悟之后的在乎,变成了呵护。

    可呵护之中,他的师妹伤心了。

    因而,他手足无措。

    “师兄,红雨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其实红雨……很喜欢师兄的霸道,又怕,又喜欢。”

    红雨直接娇羞的扑在了后宗延的怀中,出了有些羞人的话。

    却又忍不住激动的泪水,控制不住娇躯的颤栗。

    伊人在怀,后宗延才知道,这是一种何其温暖、美妙的体会。

    这一刻,他更加深刻的明白到,喜欢,守护,责任等等一切的意义。

    这一刻,他为过去的所作所为,而脸红,而惭愧。但同时,他心中对于周若辰,无比的感激,因为是周若辰,给予了他这样的全新蜕变的机会。

    “红雨,谢谢你!以后,我会一心一意的对你,再也不欺负你了!”

    后宗延口干舌燥,抱紧了后红雨,出那无比温柔的话。

    “师兄,红雨就喜欢被师兄……欺负,红雨早,早就对师兄心有所属了……”

    后红雨激动之下,哭泣着,却也在安宁之中,吐露着心声。

    这本该是很娇羞的话,但她却已经忍不住,因为她可以感受到师兄的那份诚挚之心,那份热忱的眷恋之意。

    “红雨,你真好。”

    后宗延无比感慨。

    “师兄更好。”

    后红雨娇声道。

    “师兄不好,师兄,已经不再无敌,不再霸气了。但师兄的心,很宁静,也很充实,不像是过去那么寂寞,空虚。”

    后宗延怅然道。

    “师兄,我们现在都很年轻,才十六岁。所以,未来的路,一定会无比光明!现在不再霸气,那我们就继续苦修,自然会在将来更加霸气!”

    后红雨语气坚定,向道之心,同样坚定。

    后宗延身受震撼,却也目光同样变得更加坚定。

    “师妹,我们一起,一起跟随大师兄的脚步,重振宗门!”

    “嗯!”

    ……

    后宗延牵着后红雨的手,逐渐远去。

    而此时,不远处,一名老妪的身影显化了出来。

    “质变。真的是质变。老天开眼。”

    “周若辰这孩子,当真是能力惊人,简单的手段,就改变了少年神灵原本魔性的一生,扭转了他踏出的错误的路。

    这孩子的前程,不可限量。”

    “无极圣地,或许,真的要崛起了。”

    “这,才是真正的少年至尊啊!”

    老妪感叹不已,浑浊的眸子里,也满是欣慰之色。

    ……

    山风习习,无极圣地的领域范围之外,大雪依然纷飞。

    可在天谕峰里,这里山花烂漫,百花争艳,百舸争流,一派欣欣向荣之势。

    “师弟张殊凡拜见大师兄。”

    “师弟张泰兴,见过大师兄。”

    “师妹后红茵,拜见若辰大师兄。”

    “大师兄,师妹后红雨有礼了。”

    “师弟后红莫,拜见大师兄。”

    院子里,数名男女,纷纷躬身行礼,态度恭敬。

    “好了,大家都免礼。师兄弟姐妹,亲如一家人,我这里,不必拘束,不必计较礼节。这次,大家就当是第一次见面的熟悉,之后,大家随意,无长幼尊卑,无繁文缛节,交心即可。”

    周若辰温和道。

    这话,透出灵魂里的亲切之意,又蕴含着周若辰历经真虚时,在现代世界里的普通人的平等气质,因而很是亲近人心。

    此地,所有人都算是天才之流,自是不会太拘泥于繁文缛节,周若辰给出了明显的态度,在场所有人,自然乐于接受这样的事实。

    必要,若是连后宗延都不在乎尊卑了,那么,其余人倒是也乐见其成的。

    “师兄,那以后,我们师兄弟,就依靠你了。”

    “不错,师兄,我们有很多疑惑,到时候,师兄要多多帮我们一把。”

    张殊凡、张泰兴和后红莲,几乎是先后微笑着道。

    周若辰给人的感觉很亲切,并不冰冷冷漠,而且待人真诚,在接触之后,那种拘束感没有了,现场的这些人,便开始自来熟了起来。

    这,也正是周若辰希望看到的事情。

    “嗯,有什么问题,随时问吧,问我,问后宗延师弟,都一样。”

    周若辰笑道。

    “还是问大师兄吧,不是我不愿,也不是我不自信,而是,如今大师兄珠玉在前,我才知道,自己的领悟很狭隘,很浅薄,就不祸害诸位师弟师妹了。”

    后宗延苦笑道。

    “哈哈,难得二师兄态度如此诚恳,不过二师兄能成长到如今,感悟能力,自是非同可。”

    张殊凡豪爽笑道。

    他是老三。

    之前本是老二,但如今周若辰当了大师兄,他就只能往后挪了。

    张泰兴,则是老四。

    后红茵,在宗门之中,排行第五,算是五师妹。

    后红莲,就比较落后了,但是要比后红雨和后红莫排名高。

    不过如今,现场诸人之中,便也以这样的排名,进行称呼。

    于是,红后连,便是六师妹;后红茜,则是七师妹;后红雨,是八师妹;后红莫,是九师弟。

    划分之后,周若辰便和八名师弟师妹交流了起来,雪凌长老,则在一边记录着每一位弟子的优点和特点,以及周若辰适当提出的一些不足点。

    她如今也算是这些弟子的负责人,若是周若辰不在,那么她需要能担任执教这些弟子的责任。

    因而,周若辰提出的每个观点,她都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

    “大师兄,你是魂师吧?已经成为紫色魂师了吗?”

    一番热情交流之后,在场十人相互之间,已经完全熟悉。

    而哪怕是之前对后宗延感官很差的后红茵,如今也能和后宗延颇为热情的话,态度不再如之前那么冷淡。

    此时,张殊凡忍不住已经询问道。

    越是和周若辰接触,他们越是发现,周若辰对于各方面的领悟,都太过于可怕。

    特别是对于符文的了解,简直是堪比符文方面的宗师。

    符文,是形成阵法的关键,也难怪周若辰挥手之间,就可以激活无极圣地那上古时代的毁灭元磁杀阵了。

    张殊凡的询问,让现场的所有人的目光,都关注了过来。

    特别是后宗延,目光甚至于直接的盯着周若辰,彷佛很想知晓真切的答案。

    “应该不止吧,我都是紫色魂师三重……但我觉得,我与大师兄差了太多太多。根本,没有比较之力。”

    后宗延观察周若辰半响,这才肃然道。

    “我的灵魂气息,的确是紫色,但比较淡泊,按照这种判断而言,只是紫色魂师一重吧。不过以境界来断定实力和战力,其实并不可取。

    现在的战力破几,其实也意义不大。

    你们应该知道,天丹境之后,战力要破七禁壁垒,才算是真正的潜力的表现。

    但天丹境,仅仅只是武道真丹领域里的一个中上层的境界而已。

    那么,后续的境界呢?武魂天命这个修炼领域里呢?

    我记得,曾经我的……长辈,在战力的描述上,是以‘凝练血脉’为计算单位的,那是在神灵境界之后,似乎,有过‘九十九重’之划分,如今具体如何,却不得而知。

    所以,战力,境界都是道,自己的基础牢固,修炼之心无比坚定,才是大道。”

    周若辰语重心长道。

    他也发现,这个世界,近乎于所有修士,都以战力论天赋,这,的确是错误的。

    天生血脉强大,那战力逆天,就明天赋好?

    这样的天赋的确不差,但若没有后天的努力,没有正确的修炼心态,一切,都是枉然。

    只是,如这般事情,眼前这些人,只怕是很难以体悟到。

    “大师兄,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好像我们曾经很多人,都在疯狂的追求强大的境界,而忽略了对于境界过程里的天道的感悟一样,后来,那些疯狂追求境界的弟子,在某个境界,终于迎来了极大的桎梏,然后无数的年月,都被困在了这样的境界里,无法前进一步。如今,很多弟子,又在疯狂的追求战力,若是战力也有壁垒,那么很可能,会被卡死在七禁壁垒的地方,甚至于是六禁的层次,而终生没有希望突破。”

    后红茵沉思了许久,认真道。

    她的话,让现场的所有人,都为之心颤。

    特别是后宗延,他之前不如周若辰,周若辰提及过基础,甚至于公平一战,他有所醒悟,却不知他自己的弊端在哪里。

    如今,后红茵这么一,他才恍然明悟,原来,自己在基本的重心方面,就已经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