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47章 对赌!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一群老不死的!”

    这个时候,周若辰怀中,云雀直接模仿周若辰的声音,怒骂道。````。o .提供

    “云雀你——”

    周若辰傻眼了,这云雀,这一下,坑死他了。

    不过,既然骂了,周若辰也就不在乎了。

    他虽没有想过要骂,但也没打算给这八位老人什么好态度。

    “倚老卖老,为老不尊,什么东西?!就你们那点儿炼阵的水平,操|你大爷的,给老子提鞋都不配!给你们点儿脸,还真的蹬鼻子上脸了,老子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是炼阵!”

    “是不是有实力,先别动手,看了再,看了你们不服,老子把人头砍给你们当球踢!”

    云雀怒道。

    当然,这是周若辰的声音。

    而且,云雀是在周若辰的怀中,此时,这般话出来,现场顿时就一片死寂。

    周若辰的脸上,肌肉也不时抽|搐了几下,表情也变得精彩了起来。

    这云雀,太猛了点儿。

    “看什么看,再瞪眼,将你眼珠子挖出来当鱼泡踩!”

    云雀怒道。

    周若辰无语,只能直接开启魂气,凝聚魂气符文。

    紫色魂气汇聚点滴金色能量,看起来非常的纯粹。

    这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

    “咦?倒是真像是有点儿本事的。”

    “的确……虽然看不得这子嚣张跋扈的样儿,但阵法的姿势,颇为玄妙。”

    “天赋不错,已经紫色魂师三重了吧这是?”

    “年轮命脉是十六,刚满十六,境界一般,战力惊人,肉身堪比真丹灵器,咦,这子,天赋惊人啊!”

    “莫不是,这少年能比得上那变|态的后宗延?”

    “比得上又如何?还不是和后宗延一般,一丘之貉,不是东西!”

    “这般弟子,成长起来,怕是也是个狼心狗肺的叛徒。”

    “他开始的态度其实还好啦,倒是我们一直在咄咄逼人!”

    “老五你什么?你他|妈的再一句看看!”

    “凶什么?你很厉害?来来,我们打一场!”

    ……

    现场一片嘈杂。

    可即便是在争论,周若辰的炼阵过程,不仅没有中断,反而越发的玄妙了。

    此时,周若辰差不多也知道,后万存应该是意识到了古禁之地的情况不妙,所以让他先来这里缓解危机。

    危机之后,或许才是接纳传承或者是磨砺修炼吧。

    当然,即便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炼阵本身,其实也是一种磨砺。

    周若辰心中思量着,手中的动作并没有放慢,反而更加得心应手,更为随意。

    “这后万存,倒是心机不浅,莫非,他真的如云雀所言,颇有算计?”

    周若辰不由想到。

    他心中微微凛然。

    但很快,他又放弃了这般念想,毕竟,联想到后万存那如慈父一般温暖慈祥的目光,周若辰总觉得,如怀疑这样的人,很是过意不去。

    “你是邪尊之子,是圣灵之大帝嫡系血脉,要对自己的本心第一判断,自信!而不能意志动摇!”

    周若辰自我告诫,同时,他手中的符文,恍若一圈圈旋转着的星空之门,逐渐的组合了起来。

    最后,这些星空之门一共形成了三十三道。

    “三十三天路之门?这是……这是太古时代的寂灭古阵,也是修复一切阵法的天枢枢纽之阵!你,你竟是会!”

    “这是……老天,老头子看到了什么!”

    “天啦!老夫没眼瞎吧?竟是在有生之年,看到了如此太古时代的玄妙修复古阵!”

    “这,这少年……”

    “天赋惊人,竟是将符文掌控到了魂气随意衍化,控制,虚刻虚空之门的程度,这是符文炼阵大宗师,金色魂师都做不到的事情!这少年什么来历?竟是如此可怕!”

    “这是远远碾压少年神明的天赋啊,无极圣地,竟是招收到了这样可怕的弟子?!”

    “莫非,这和之前的寂灭古阵有关?无极圣地毁灭古阵杀阵,就是他开启的?”

    “一定就是了!”

    “竟是他!”

    “气息完全一样,现在仔细感应看看!”

    “对,一样的气息,原来,原来是这位大宗师!”

    ……

    一时间,随着三十三天路古阵显化完成,周若辰身前,哪怕是那名白发苍茫的大长老,此时都表现得极为的激动,极为的不可思议和兴奋。

    周若辰松了口气,随即,虚手一拖,将这三十三天路符文,直接打入了这片虚空之中。

    顿时,斑驳而古老的符文,全部的开始逸散出来,天地之间,如有着无尽的符文精灵,在翩翩飞舞一样,美丽得,令人窒息。

    不仅如此,那些飞舞着的符文,开始寻找残缺的、破露的,腐朽的、干枯的符文,开始取而代之,就像是最轻柔的接替一样,旧的符文很自然的脱离,而阵纹却没有因此而崩溃,新的符文很自然的顶替了上去,残缺而颤巍巍的守护古阵,传承之地的气息,也渐渐的开始稳定。

    就像是沉寂了多年的顽疾,开始真正的恢复一样。

    这一刻,一缕缕的全新的生机,一缕缕属于无极剑峰的孤绝剑意的天道气息,道韵之力,如流水和月光一样流淌倾泻洒落。

    这一刻,不论是周若辰,还是八大长老,都颇为惬意,颇为身心愉悦。

    周若辰仅仅是出手了一次,却已经有了如此好的效果,这,让八位守阵长老如见到了神灵一般,桀骜的态度、埋怨的态度都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恭敬、崇拜和敬畏的表情。

    特别是之前对周若辰出手的那守阵长老,此时最为激动,脸色潮|红,不时搓着手,像是一个犯错了的孩子一样,非常的不好意思,又没有什么脸主动开口。

    这般态度,倒是让周若辰哭笑不得。

    他其实也没有生气,仅仅,只是其中一位长老了句‘没教养’差点儿触怒了他的逆鳞,只不过云雀瞬间蹦跶了出来,喝骂了这些老人一顿,周若辰便也消气了。

    以他的心性,自是不可能太和这些人计较。

    “周若辰,你看到了吗?做人,不是要高高在上,不是要冷眼旁观,也不是要那么沉默寡言。而是,要该就,该笑就笑。你这样的性格,真的要改,不然你会吃亏!”

    云雀教育道。

    当然,此时他是传音给周若辰的。

    要是真话,暴露了真相,云雀如今可是不够这些老家伙一顿胖揍的。

    他的实力连周若辰都不如,更遑论是和这些实力深不可测的老头子们撄锋了。

    云雀的话,让周若辰不由哑然失笑。

    “其实,你不喝骂,我也会辩解,然后证明能力的。”

    周若辰传音道。

    “你想多了,到时候他们触怒了你,一场大战之后,这里就差不多完了。而且一旦动手,对方只要言语对你父母不敬——以他们的心性和态度,这是极有可能的事情。你父母,很明显是你的逆鳞,哪怕是你现在再淡然,到时候一怒之下,做出什么也难。”

    “那时候,你只怕是也不会有心思去表现了。”

    “另外,你不觉得奇怪吗?不觉得,你现在来这里,是在继续展现你的价值吗?”

    云雀询问的话,让周若辰颇为怪异。

    不过,云雀的话,的确颇为在理。

    “好吧,算你有理,那,多谢云雀的帮助了!”

    周若辰笑道。

    “你真心谢,我还是接受的,不过以你的桀骜,能这样也不容易,我也不能奢求更多了。不过有件事,如果之前不确定,我现在就可以很确定了。”

    云雀沉默了片刻,忽然非常严肃的传音道。

    “嗯?什么事?”

    周若辰反问道。

    “我们打个赌吧,你不是一直对自己很自信吗?如果这次,我赢了,以后,你性格随我学,并改修《涅槃九变》为主功法,其余为辅助。若我输了,我任凭你处置!我化身女孩,给你当婢女当女奴,都没问题,敢不敢?”

    云雀语气随意,但是话语坚定。

    这般赌注,让周若辰的心,狠狠的一跳。

    他知道,云雀是爱女性的而不是男性,但云雀这般存在,拿自己的自由当赌注,这明,他极为自信他的判断是对的。

    “赌什么?”

    周若辰询问道。

    “赌,无极圣地后万存,后宗延等人,会背叛你!后万存甚至,极有可能算计你!”

    云雀道。

    “不可能!”

    周若辰立刻否定了这种可能。

    “你是帝血之子,见识广博,阅历丰富,应该还历经过类似真虚的磨砺。而我,就一个屁孩,活了六年,当然也有点儿非同寻常的记忆,算是曾经活过二十年的底层乞丐生活,但也不会超过二十六年阅历!

    你敢不敢赌!不敢赌就算了,当我没,以后,我也不会任何话干扰你的决定!但,这次,你的救命之恩我算是还了,我们两情。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云雀冷声道。

    “你的语言风格,很奇特。”

    周若辰若有所思,看了怀中云雀一眼,道。

    “那又如何?与你没什么卵关系。优柔寡断,像个娘们儿。”

    云雀很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