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48章 云雀背后的存在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嗯,我和你赌。$$$$o .我一直找寻不到自己最应该存在的性格,生存方式,以及记忆融合的方式。不论怎么变,总觉得有些瑕疵。或许,这一次,算是考验一下,我们,到底谁的判断,是对的。”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认真道。

    “好。不过,今次你没有直接听,而是选择了和我对赌,若是发生了惨烈的后果,你,自己独自一人承受,莫要怪我没提醒。”

    云雀道。

    “嗯,什么结果,还能比我父王母后妹妹消失,更惨烈?那我都承受了,这世间,还有什么悲惨的事情无法承受?”

    周若辰淡然一笑,道。

    云雀点头,没有再什么,又陷入休眠苦修的状态。

    而此时,震惊之中,八名守阵长老也都将目光投注到了周若辰的身上。

    “当真是……令人震惊。”

    “少年郎,之前我们几位老家伙,的确是意气用事,误会了你,现在,正式像你道歉。”

    “少年郎,你的确是我们见过最天赋的阵道天才,没有之一。请饶恕之前老朽不敬之罪。”

    “无极圣地古阵腐朽,你妙手回春,瞬间改变劣势,这于无极圣地是巨大的恩惠,之前我却反而恩将仇报,幸好兄弟骂得对,及时阻止了,不然,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悲哀的事情。”

    “少年郎,对不起,希望你能原谅我们的糊涂。”

    ……

    一群守阵长老,竟是都毕恭毕敬的道歉了起来。

    这,让周若辰的心情,立时好了许多。

    无极圣地,终究还是有些真正的守阵长老的。若非是那些弟子之前太涸泽而渔,太杀鸡取卵,又岂会弄得如今这般腐朽衰落。

    不过,周若辰知道,这些守阵长老,真的也是受害者。

    守护古地,他们丧失了修炼、游历天下、追求至道的机会,一辈子被困死此地,耗尽心血,无极圣地的弟子们前来接纳传承,却不知珍惜,没有尊重,反而各种嚣张,浪费、毁灭、破坏……

    这要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绝不能咽下这口恶气的。

    周若辰刚好撞上,被被打残丢出去,都已经是好的了。

    周若辰沉思了片刻,随即微微躬身行礼,道:“诸位长老不必如此,先前也是无奈,才逼不得已出言不逊。至于弄成这般情形,多半也是先前的那些传承弟子们表现太糟糕,不争气,使得诸位长老恨铁不成钢,哀其不幸怒其不争而已。弟子是可以理解的。”

    “弟子今次来,的确是准备修复法阵,但一人,力不从心,弟子便将其修复原理,传授于诸位守阵长老,诸位便可一起同心协力,修复古阵了。”

    周若辰认真道。

    八名守阵长老闻言,全部显出了激动之色。

    当即,那白发苍然的守阵长老,竟是率先带头,直接朝着周若辰跪拜了下来。

    “天见垂怜,先祖遗训如重新开启,先祖,并未抛弃无极圣地传道之地!少年郎,敢问你如何称呼?”

    老人目光真诚,热情而炽烈,朗声询问。

    “诸位快快请起,当不得这般大礼。弟子名为‘周若辰’,诸位长老,莫要如此。”

    周若辰赶紧道。

    奈何老人们态度坚决,实力强横,周若辰不可能扶得起来。

    “周若辰师傅,请受弟子八阵一拜。”

    八名老人齐声道。

    “当不得的,你们,这礼节太重了!”

    周若辰无奈道。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达者为师,不是耻辱。受教,自当以‘师傅’为礼遇。”

    老人恭敬道。

    其余七名老者,也同样如此。

    这般,周若辰心中反而颇为触动,也颇为温暖,欣慰。

    “这些老人,难得,不忘初心,的确不错。不论阴谋与否,周若辰,好好教导他们阵法。”

    云雀传音道。

    “这是当然。”

    周若辰下意识的忽略了云雀口中的‘阴谋’二字,当即道。

    ……

    云雀躺在周若辰的怀中,不时吸纳一些魂气,用以滋润自身的血脉。

    “血脉互补,莫非真的要跟随着他了?这绝对是先祖的恶趣味。曾经,都恨为女子身,没想到,如今又成为女子了!这辈子,怕是真和女人脱不了干系。”

    云雀心中喃喃自语。

    随即,他的涅槃气息,与灵魂交融,《涅槃九变》之法,自然运转。

    那一刻,彷佛立刻契合了天道。

    若是周若辰有留意,便会发现,此时的云雀,肉身已经彻底的沉寂了,彷佛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一般,所有的生机气息,都停顿了下来。

    而云雀的灵魂,此时,早已经不在其肉身体内,反而通过《涅槃九变》之法,进入到了某个特殊的空间之地。

    “老头儿,你的交代,我已经聆听进去了,只是,如今这人,有些呆板,有点儿脑残,这,该如何是好?”

    “想我夕颜如此聪慧,如此逆天,却要随着这么个反应迟钝的人,当真是让人悲愤欲绝。”

    云雀的灵魂,在这一片虚空之中,喃喃自语。

    只是,虚空之中并未传出话语来。

    云雀略微有些失望,随即又道:“回个消息你会死啊!你妹啊,老是装神秘,真是讨厌!”

    “回你的信息,真的会死。”

    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响彻在这一片虚空。

    “得了,次次要死,依然还活着,你当我和周若辰那样,一样脑残,明显有一定的可能被算计,还不知道警惕?”

    云雀不以为然的道。

    “他天心淳朴,成长没有完成,就已经失去了指引。如今又自我镇压了绝大部分的记忆,形成天枢古镇秩序锁链封禁阵法,这孩子,对自己的手段很果断,也够狠。他是要让自己重新成长,所以看起来初心还没有最终定型。”

    “但你若认为他真的愚蠢,那就真是瞧了他。”

    那虚弱是声音耐心的解释道。

    “有这么厉害?还有,你他来历不凡,拥有什么帝血,我有什么好处?”

    云雀又道。

    “你的好处,自然是不会少的,到时候,无尽奇女子,你想选哪个,就选哪个。”

    那声音充满了诱|惑之意。

    “啧啧,别这些虚的,这次差点死了,本大爷已经不相信你这糟老头儿了。”

    云雀大咧咧的道。

    “帝血,乃是邪尊之血,如今,时代已经过去,但是烙印下的印记,却不会消失。这样的血脉,一旦逸散出真正的传承,那是会让无尽的女子趋之若鹜的,我让你对赌,你必会赢。到时候,你引领他上路,他会有所醒悟、明悟之后,你与他成为真正的伙伴,他吸引群芳,这不就是你的机会吗?

    莫非,你自认为比不上他?”

    苍老的声音彷佛构筑了一个极为美丽的前景。

    “废话,我怎会比不上他?他太迂腐了,我还是不觉得他哪里了不起了,嗯,就是阵法造诣不错,又擅长于借助天地古阵的力量强大自身,一旦有古阵、遗迹等地方,他的战力的确惊人。

    肉身强度也还凑合。

    魂石的天赋,丹道器道看样子也都还凑合。

    容貌也一般般,身材也马马虎虎,比我差太多。”

    “嗯,这样的,也就还凑合吧,一般般。”

    云雀挑剔了半天,结果发现,他竟是没有抨击周若辰的地方。

    虚空之中,传来了苍老的、淡然而欣慰的笑声。

    “孩子,去吧,将他引上《涅槃九变》之道,你就会明白,你自己存在的意义。”

    这声音着,便已经逐渐远去。

    “老头儿,你什么?什么意义?快,快给大爷答案!”

    云雀立刻叫嚣了起来。

    只是,那声音逐渐消散,逐渐远离,彷佛真的如风中残烛一般,即将消散。

    “老头子……你多保重……”

    云雀没有话,目光却变得晶莹了许多。

    他唤出老头子,并不是真的询问什么,很多东西,他都懂。

    他只是想知道,老头子,是否还存在。

    若存在,那,就够了。

    他,不舍得老头子离去,却不想展现出这份在乎之心。

    只是,老头子越发淡然而萧索的声音,让他越发的有紧迫感,越发的忧虑。

    “得尽快修炼好《涅槃九变》的高深层次蜕变之法了,不论如何,也要想办法,让老头子不至于消散。”

    云雀心中信念更加坚定。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后宗延,后万存等人,之前如此穷凶极恶,即便是你的道音振聋发聩,即便是真祖遗训呼唤出他们心中的善良,那又能持续几天?

    周若辰,你不了解的地方在于,人族,是一个最为善变的种族。而我,曾经……苟活二十年,却深深的知道,人类的劣根性,和卑劣的程度。一个犯错的人,若非是真正的大毅力之辈,必定是会再犯错第二次,第三次,乃至于更多次的。

    第二次忐忑,第三次看淡,第四次麻木,第五次,便是理所当然了。”

    “一个之前认为犯错是理所当然的人,还能真正的痛改前非?这并非是不可能,但希望太过于渺茫。太过于渺茫的希望,就不要当成是希望,这样,就不会失望。”

    “这一次,若我输了,我也心服口服,但我若赢了……”

    云雀心中思量着。

    他的灵魂,投影到了肉身之中。

    那个空间,也因此而没落,像是忽然之间,从无尽星空深处消失、崩塌了一样,直接不存。

    若周若辰看见这一幕,必定会无比震惊——那,竟是和祭天域消失的过程,一模一样的过程!

    只可惜,周若辰并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

    周若辰和八位守阵长老交流着阵法的变化方式,交流过程之中,周若辰对于阵法方面的记忆,也不断的触碰到记忆禁|区,因而开始解锁更多的关于阵法的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