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49章 虚伪!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阵道如山。$$$$

    看山有三重蜕变之境: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

    周若辰在与八位守阵长老的交流、辩论、分析之中,自身对于阵道的领悟,非常的迅速。

    原本,八位守阵长老也是活出了无尽岁月的老怪,自身阵纹造诣极为高深,在接触了周若辰的符文阵道之后,他们便认为,很快,就可以同样教导周若辰一些知识,以弥补他们内心的惭愧之意。

    可越是论道,周若辰的领悟越是深刻。

    就彷佛,周若辰最初仅仅是教导了他们婴儿学步般的知识,只因害怕他们无法掌握一样。

    如此一来,八位守阵长老,也对周若辰的阵道造诣,惊为天人。

    言行举止之间,便更加恭敬,更为尊重。

    周若辰,自身则处于一种蜕变进步之中,因为这古老的阵道,他对于九宫阵道的领悟,达到了一个很深的层次,同时因此而触动了更进一步的灵源阵道。

    九宫阵道。

    灵源阵道。

    这是无比逆天的阵道,尽管来自于上古,但在如今,只要归纳总结,便是一种近乎所向无敌的阵道。

    周若辰仅仅是提及了九宫阵道之中的点滴基础,守阵八长老,便全部如痴如醉,彻底迷失其中,不可自拔。

    因而,他们在掌握了基本的修复之法,在暂时稳定阵法混乱之后,立刻就用心参悟九宫阵道的那些基础,那种‘痴’的程度,简直是令周若辰心惊。

    这是真正的‘痴’!

    也正是因为真正的‘痴’,他们,才会对于那些弟子的不尊重‘阵道古地’的心血,而发怒,不满。

    “他们的确过分,但终究已经成为过去,云雀,还是太多心了。”

    周若辰心中叹道。

    见八大守阵长老又再次陷入顿悟沉思,周若辰也有些疲累。

    不觉之间,时间过去了六天。

    六天,他已经将部分九宫阵道基础,传授了一些重要的给八位守阵长老,他们领悟之后,再要修复此地的古阵,重启‘孤绝剑峰’,诠释‘孤绝剑意’,开启‘剑峰天池’的悟道之地,汇聚天地间道则霞光、道韵规则之力,也就不是难事。

    最多,只是略微有些耗费心神而已。

    但,已经不上艰难。

    至少比之过去,起码轻松了千倍不止。

    做到这些,周若辰也已经满意。

    该他做的,他也做到了。

    如今,只等将周聆夜等人接来无极圣地,他便可以安心苦修,等境界再次蜕变之后,就可以修复此地古阵,同时在无极圣地崛起之后,以无极圣地首席大弟子的身份,参与乾坤圣地的弟子约战,然后一举联合乾坤圣地,开启两大圣地一统之路。

    这样,才可以因此而打开更多的传承,踏出更远的路。

    周若辰心中思量着。

    他的目光,不由看向了那悟道之中的八大守阵长老,心情,一片宁静。

    这个时候,体内沉寂的涅槃九变之力,忽然颤栗了起来,竟是生出了一道道特殊的波荡之力。

    这波荡的力量,像是在衍化道纹的蜕变、衍化符文的进化过程。

    “咦,这《涅槃九变》之法,竟自主推衍符文蜕变过程,将九宫阵道和灵源阵道的基础形成了组合,形成了全新的阵法体系!只是,这却需要借助于《涅槃九变》的功法来运转……好厉害的功法!”

    周若辰关注了片刻,任由体内的涅槃九变之力运转,竟是有这样的现象显化,他心中也颇为有些惊疑不定。

    “嗯?《涅槃九变》在帮你推衍阵法?你的天赋还真是惊人,竟是能随便修炼就修炼到这样的地步,当真不错!”

    这时候,周若辰心中,传来了云雀的传音。

    他的声音慵懒,倒是多了一缕女孩清甜的气息显化,尽管只有一丝,但周若辰还是把握到了。

    这会儿,他倒是的确有了点儿女孩的气质了。

    不过,云雀大抵上也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情况,立刻又收敛了这一份情绪变化,反而又那么不羁放纵了起来。

    “别激动,《涅槃九变》有九重九法,你还才踏入第一重第二法的层次,只算是简单入门了而已,离着真正的入门,还远着呢!别夸你一句,就找不着北。”

    云雀又开口打击道。

    周若辰微微一笑,不以为意,道:“这功法的确非同可,你倒是也舍得。”

    “没法,我经常丢失记忆,而又欠了你一条命,你这人虽然迂腐老顽固,冥顽不灵,却也不算坏人,值得信任。我短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就先将你当个备胎了。”

    云雀嘿嘿笑道。

    他话语很随意。

    可是否如此,周若辰心中隐约有点儿感应。

    这件事,开始看似巧合,但那‘仙凰血犹未寒’的话语,却略微有些突兀。

    这一切,更像是刻意,但云雀的确本心不坏,周若辰也就懒得计较。

    不论阴谋,布局,周若辰深知一件事——他若是能被打败、毁灭,那么他终究是会倒在路上。

    修炼之路,没有侥幸可言,也没有真正的阴谋可言。

    周若辰不是不懂阴谋,也不是真的愚蠢,只是他心性坚定,明白,在最初的历练上,他甚至于刻意‘藏拙’,应对所有的凶险,只要在最糟糕的层次都可以扛下去的话,那么以后再加上技巧布局和算计,他只会走得更加轻松。

    这一点,在后宗延的身上,表现得最为真切——后宗延之前无比仇恨的目光,周若辰不在意。

    所谓斩草除根,他也不放在心上。

    他任由敌人成长。

    如果成长起来的敌人能斩杀他,那么他就败了。

    真正的强者,又怎会害怕培养敌人,让敌人成长?

    至于出现残害亲人之类的事情,周若辰也考虑过,他该帮助的帮助了,该出力的出力了,若她们无法自保,那即便保护得再好,最后的结果,也不会好。

    这方面,周若辰,依然深深受到了他父王的影响。

    哪怕是记忆禁|区锁定了一些重要的经历和感悟,这种心态,依然没有变化。

    周若辰有两三次质疑过后万存,但他没有深入去怀疑,思考。

    一方面是后万存的确表现出了极致的诚意和慈祥,周若辰的危机感也并未出现异常的征兆。

    另外一方面,即便后万存真的有问题,周若辰,也仅仅将这当成是一种历练,一种磨砺,一种成长的鞭策。

    这般心思,云雀是不知道的。

    周若辰,也不会去解释。在他看来,云雀,终究还是个孩子而已,尽管略微有些早熟,却改变不了,他是孩子的事实。

    因而,周若辰忽略了云雀近乎于孩子的言语。

    “看样子,你大抵上还将我当成是孩子,觉得我的言语比较稚嫩吧?不过,你现在不听,迟早是要吃亏的。到时候,你可别哭。”

    云雀不依不挠,再次以一种戏谑的语气开口。

    就彷佛,他是一位先知一般,优越性颇为明显。

    “你还真是傲娇的很,好了,这一切,我心中有数,你的好意,我也心领了。另外,我自然知道你也有目的,但是并不在意。所以,这明,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不相信你。”

    周若辰微微一笑。

    这句话,让云雀颇为哑口无言。

    “算了,你这么执拗,我现在什么,都没用。”

    云雀似乎有些意兴索然,因而也失去了继续与周若辰交流的兴趣。

    “家伙,不论如何,我周若辰,还是知道好歹的,家伙,多谢了。”

    周若辰心中传音道,话语,格外真诚。

    云雀心中一热,莫名感觉心情颇为温暖了几分,那一缕不满之意,也立刻烟消云散。

    但他终究是一个傲娇的性子,因而哪怕是心中不计较,面子上,也不会如此‘轻饶’周若辰。

    “家伙?没点儿诚意,虚伪!既然你不喜欢我,那你自己应对吧,如果可以,你早些回大周家族看看更好,我总感觉,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云雀轻哼一声,却还是提醒了一点儿他心中的不安念头。

    该的他已经完,周若辰若依然不听,那他也不会再干涉什么了。

    “嗯,我也略有些不安,如今刚好将阵法布局和修复之法交代清楚了,等他们醒来,我就离开。”

    周若辰沉吟了片刻,颇为认同云雀的话,道。

    “我还以为你又要反对呢!”

    云雀讽刺了一声,随即安静的蜷缩在了周若辰的怀中,不再话。

    周若辰轻轻叹息了一声,并没有再反对。

    随即,周若辰目光四顾,对于这古禁之地的法阵的变化,多了几分深入的感应和思考。

    “如今看来,阵法逐渐完善,之前枯竭的情况,正在好转,这古禁之地,总算是稳定了下来。”

    周若辰观看了片刻,仔细检测之后,心中颇为释然,因而喃喃自语道。

    “不错,终于有些恢复了。”

    八阵长老之中,守阵大长老第一个清醒了过来,此时,他站了起来,目光再次看向周若辰的时候,眼中满是尊敬、感激之意。

    “周若辰,你是无极圣地的大恩人,保住了圣地这份古老的传承,不至于在如今这一世崩毁!周若辰,请受后文一一拜。”

    守阵大长老躬身行礼,态度极为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