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52章 你们都留下吧!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一段讲述之后,周聆辛和周怡文两人,也逐渐的平静了一些。$$$$o .

    古天琊的态度,并不那么冰冷,这,让他们心中也略微的松了口气。

    他们知道,如果好好的伺候好了这位‘大人’的话,那么,今后,他们或许,可以真正的出人头地了。

    两人近乎于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将自己所知道的搜肠刮肚的全部了出来,没有、也不敢有半点儿隐瞒。

    等到他们全部完之后,古天琊只是微微点头,道:“你们起来吧。”

    “是,是,大人。”

    周聆辛和周怡文立刻站了起来,浑身都因为恐惧和激动,有些不知所措,心情十分忐忑。

    “那周若辰,是大周家族的传承古地剑元池之中捡来的婴儿?这件事,可确定?”

    古天琊背负双手,冷声询问周聆辛和周怡文道。

    “是,是的大人,的哪里敢有半点儿隐瞒和虚言,只是具体,却不太清楚。不过,周家的碧月老祖早就过,他拥有帝子血脉,天赋惊人,可惜这废物,一直都是个傻瓜,痴呆。”

    周聆辛赶紧道。

    “是啊大人,这周若辰不仅血脉枯竭空洞,智商更是比之三岁孩子都不如,大人定然是听什么大周家族的一些传言,其实那些都是虚假的,吹嘘的,大周家族如今早就已经要完蛋了,周聆夜这贱人已经都要投靠无极圣地,打算下嫁给后宗延这少年神灵,以寻求无极圣地的庇护。”

    周怡文此时也立刻接着道。

    两人将自己所知,以及自己的一些想法,全部了出来。

    “大周家族的剑元池,要进入,需要怎么做?”

    古天琊忽然询问道。

    “啊——这——”

    周聆辛犹豫了。

    周怡文张了张嘴,也没有回答。

    “你们若是识趣,自然少不得你们的好处,若是不识趣的话,我相信,会有其他周家弟子会识趣的。”

    古天琊话语很轻,也很随意,但是周怡文和周聆辛毫不犹豫的跪了下来,磕头道:“子识趣,识趣,求大人饶命。”

    两人,再次磕头如捣,心中无比惶恐。

    “好了,你们起来吧,剑元池的事情,稍后再,你们,随我走一趟大周家族。”

    古天琊道。

    周聆辛和周怡文再不敢犹豫,立刻跪拜着答应。

    “大人,大周家族的事情,颇为有些诡异,根据弟子所知,大周家族如今的情况……”

    古纤道沉吟了片刻,将他从长月仙子那里知道的信息了出来。

    “哦?剑道通神?拥有神性之力显化?大周家族?有些意思,但如果仅仅如此的话,那也算不得什么了。”

    古天琊语气很随意,也很淡然。

    “大人,您,您已经踏入了那个境界?”

    古纤道极为震惊,脸色顿时都变得极为精彩了起来,似乎,他也极为的不可思议。

    “按照你们的判断,那就是了,但对我自己而言,还差的远。本来这是一件很高兴的事情,可惜,因为双衣的离去,老夫,很难以高兴得起来。希望,这次大周家族之行,可以有些慰藉吧。”

    古天琊对古纤道,态度依然颇为温和。

    而原本不将古纤道当回事的古相尧,此时再也不敢忽视古纤道的存在了。

    这个半路出山的,来自于一个古族圣地分部麾下宗门的宗主,看样子,底蕴要远远比他想的庞大一些。

    这时候,古相尧甚至于已经想好了,以后再次面对古纤道的时候,一定要客客气气的,以免某个时候,这古纤道在古天琊面前打点儿报告,让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古相尧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这时候,古纤道已经将他所知,也尽数的了出来。

    古天琊显然颇为满意古纤道的表现,他微微点头,道:“这件事,如此看来,倒是错不在你。嗯,你们下去吧,这件事,你们不用再插手了。”

    古天琊完,伸手一抓,顿时,周聆辛和周怡文,便随着古天琊,顿时消失不见。

    虚空之中,留下一圈波荡开来的阵道能量,如一圈圈的涟漪一样,荡漾了开来。

    古天琊离去许久之后,地面跪伏着的那些弟子,这才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浑身,都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宗主。”

    这些弟子立刻躬身行礼,拜见宗主古相尧。

    古相尧此时立刻变得威风了起来,只不过,他看了古纤道一眼,倒是也没有再表现出什么桀骜之意。

    “行了,这件事,事关重大,你们看见的,都记住管好你们的嘴巴,总部的护法大长老,是你们所得罪不起的,也是本宗主都得罪不起的!”

    古相尧严厉叱道。

    “是,宗主。”

    无数弟子立刻躬身领命。

    古相尧感觉自己找回了属于自己的威严,随即,他才朗然一笑,对古纤道无比热情的道:“古纤道师弟,许久不见,如今,你修为又进了一步,果真是天赋异禀,将来,古族圣地总部,必定有你一席地位。”

    古相尧明显带着讨好之意,古纤道又怎会感应不到。

    只不过,古纤道沉思了许久,终究觉得,心中略微有些过意不去。

    这过意不去,不是针对古相尧,而是对于长月仙子过意不去。

    长月仙子如今,与周若辰交情匪浅,而长月仙子知晓的事情,因为这份关系,没有顾虑的告知他,他却没有隐瞒的告知了古天琊。

    这,让他在明这一切之后,心中又有些心结。

    “也罢,向古天琊禀告,是我的职责所在,但是维系秘密,却是朋友之间的义务。这件事,终究是要与长月仙子告知一番。不论如何,但求问心无愧便好。”

    古纤道沉吟了片刻,当即心道。

    随即,他便听到了古相尧的奉承之言,古纤道并不怎么放在心上,道:“事情终究是我没办好,师兄不必如此。宗门还有事情,师弟便先离去了。若护法大长老有事情,还请师兄传讯来,师弟马上归来。”

    古纤道倒是也颇为客气,但是语气却显得生冷了一些。

    古相尧的脸色微微一僵,随即释然一笑,道:“师弟有事,便去忙吧,大长老归来,师兄会第一时间通知的。”

    “嗯,如此,多谢师兄了。”

    古纤道抱拳行礼,顿时,身影便直接远去。

    古纤道离去之后,古相尧的脸色便变得极为的难看了起来:“哼,什么东西,也敢如此桀骜,等进入古族圣地总部,到时候,有你好看!”

    古相尧的眼中,阴狠怨毒之色,一闪即逝。

    ……

    天色,已经破晓。

    黎明的曙光再次到来。

    浮月庭院之中,周聆夜站在了古老的梧桐古树下,她的身影,略微有些单薄。

    秋天更深了一些,寒意也更甚了一些。

    “大姐,您又在思念大少爷啦?”

    周聆夜身后,春梅踏步而来,声音娇俏的道。

    她的语气,带着欢愉之意,显然,对于周聆夜少女怀春之事,她也是比较八卦的。

    当然,如果可以,她自己也希望有这样的机会,只是,面对如今的大少爷,她心中,也只有自惭形秽之心,而无什么非分之想。

    可这不妨碍她去打趣周聆夜。

    随是名义上的主仆关系,可实际上,周聆夜和她、秋竹的关系,情同姐妹一般。

    “春梅,你又乱嚼舌根了。以后,这般话儿,莫要再瞎。大少爷,他是少年至尊,今后,终究是要踏入大洲之地争锋的,不像是我们,这一辈子,能出镇子,踏入古城之地,都已经是了不得了。”

    周聆夜微微嗔道。

    她心中自是喜欢春梅这般话儿,心中也颇为有些羞涩和芳心悸动,可她也同样知道,两人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大姐,大少爷这都已经离开七天了,之前有消息传来,是大少爷在天泣城斩杀了古族双衣两大真丹境的绝世强者,又在无极圣地闹出了天大的事情,那无极圣地的少年神灵后宗延公子,为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这,倒是教人颇为担心。”

    春梅沉吟了片刻,略微忧郁的道。

    她,同样也担心。

    大少爷虽然是少年至尊,能力惊人,但毕竟成长时间太短,他的崛起,仅仅局限于一颗四重的造化丹。

    如今想来,都是因为家族太穷困苦难,才使得大少爷的才能无法施展,天赋无法发挥。

    春梅思量着,如今不仅不再觉得周若辰占据古剑庭院不好,反而觉得惭愧,觉得家族没有给予周若辰这样的绝世天才更好的培养。

    “我也担心,但我们该相信他,相信他的能力,也相信他的天赋和造化。”

    周聆夜安慰道。

    随即,她转过身来,笑道:“春梅,你将秋竹喊来,这次,我对于战魂剑道,又有了一层全新的领悟,我讲解给你们听。”

    “嗯,大姐,那春梅去啦。”

    春梅立刻高兴的道。

    “不用去了,你们都留下吧。”

    这个时候,虚空一震,接着,走出来一名白衣长袍、脸色冷酷的中年男子。

    他话之间,手朝着虚空一捏,秋竹的身体,便被他从不知何地的虚空里抓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