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53章 绝不会退缩!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啊——”

    秋竹一声惨呼,浑身恍若被无尽的虫子啃噬一般,浑身青筋都迸了出来,那种痛苦,让美丽的她,显得有些狰狞。$$$$

    “秋竹——”

    春梅惊呼一声,立刻抽出了手中的剑,毫不犹豫的飞身而起,朝着那白袍男子刺了过去。

    “嗡——”

    白衣男子根本就无视了那刺出的一剑,伸手一抓,将那柄剑抓在了手中,反手一拍,这柄剑顿时粉碎不,无数碎裂的剑之碎片反射而出,近乎于将春梅的俏脸全部刺穿。

    春梅遭受重创,面容被毁,近乎于瞬间被反震了出去,顿时生死不知。

    “春梅——”

    周聆夜的心猛的一沉,随即她立刻朝着春梅跑了过去。

    将春梅抱在怀中,周聆夜立刻流淌出本源魂气,为春梅恢复,可惜,春梅身上的伤势,似乎根本无法恢复不,反而时时刻刻彷佛有着一种可怕的力量在腐蚀她的躯体一般。

    “大姐……快,快逃……”

    春梅努力的挣扎着,想要尽可能的拖住这强大的敌人,但如今,她却连站,都已经站不起来。

    “嘭——”

    这时候,被白衣男子抓在手中的秋竹,已经被凌空丢了下来,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地面,一阵颤|抖。

    秋竹一声惨呼,顿时,就已经有些出气多,入气少了。

    “你是什么人!”

    周聆夜冷声道。

    对方没有对她动手,可是周聆夜却浑身发冷,感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这白衣中年男子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座巨峰一样,令人仰望都仰望不到。

    这种强大,强大得令人生畏。

    “我叫古天琊,古族圣地总部的第一护法长老。周若辰杀了古族双衣,杀了我两位孩儿,我这边来收点儿利息。嗯,他也快回来了,正好,新仇旧恨,一起算。”

    古天琊平静的道。

    随即,他的手,再次的朝着虚空微微一拍,虚空彷佛打开了一座传送阵,阵法之中,周聆辛和周怡文两人,立刻走了出来。

    随即,他们看到了面色冷厉的周聆夜,看到了两位已经惨不堪言的少女秋竹和春梅。

    一愣之下,两人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聆夜,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周聆辛冷声道。

    “春梅秋竹?两个贱人,如今落得这般田地?当真是活该!”

    周怡文此时也满含怨毒之色的道。

    似乎,两人对于周聆夜,春梅和秋竹三人,心中恨极。

    “周聆辛,周怡文,你们简直是丧心病狂,竟是投敌叛族,简直是罪大恶极!”

    周聆夜有些怒了,她难以置信,不敢相信,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无比现实的一幕!

    古族,要灭周家,周家弟子,竟是投敌了,竟是反叛了族人!

    虽然家族已经没落,但如此丧心病狂,简直是让周聆夜的娇躯都哆嗦了起来。

    “罪大恶极?家族资源匮乏,你天赋其实也并不比我们好几分,却占据资源不放,我们也没意见!可你竟是将最好的庭院让给那个白痴废物,呆子傻子,将我们送入一些落后的废物宗门!让我们得不到好的资源培养,形成了恶性循环!

    如今,你落地这般田地,当真是活该!”

    周聆辛直接开口喝道。

    他的话语之中,充满了无尽的怨气,彷佛他在那宗门之中受到的侮辱,受到的‘虐待’,都是因为周聆夜没有给他好的资源导致。

    周怡文虽然没有话,可态度近乎于一模一样。

    这些话,便也太过于令人心寒。

    周聆夜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般时刻,族人弟子,竟是如此狼心狗肺。

    要知道,当初即便是将周聆辛周怡文送入那宗门,也是耗费了家族之中不少的资源的。

    不然,以他们的天赋,那个宗门,也绝不会收!

    不仅如此,为了让他们更好的修炼,周聆夜将自己的修炼资源拿了出来,帮他们凝练紫气,洗筋伐髓,尽心尽力……如今,这两人,竟是倒打一耙,嫌弃家族对他们还不够好。

    这一刻,周聆夜忽然想笑。

    就好像一位长辈一直在喂养一个孩子吃喝一样,当某一天,这个长辈不喂这个孩子吃喝了,这个孩子立刻就发怒了,从而怨恨这位长辈。

    这一刻,周聆夜忽然明白,曾经的碧月老祖的那些话了。

    “一个家族,不能给予弟子太好的待遇,不然,会将家族的弟子养成了白眼狼。”

    “大周家族,曾经就是对弟子们太好了,所以才会逐渐没落。”

    “大周家族,是该施行残酷的竞争法则和恶劣的优胜劣汰规则了,除了周若辰之外,不该再讲血脉亲情,强者上位,天赋好者,资源多。”

    ……

    曾经的一幕幕的往事,不由流淌在心间,这时候,周聆夜便是连讽刺的笑,都已经不想显露出来。

    她目光冷冷的看着周聆辛和周怡文。

    周怡文,算是旁系。

    但周聆辛,算是堂弟。

    可这样的堂弟,真是令人失望之极,也悲哀之极。

    “贱人,你这是什么眼神?如今我们跟了大人,以后一定会崛起的,今次,我们灭了大周家族,他日,我们重建大周家族,我们,就是族长!”

    周聆辛冷笑连连,以一种睥睨的眼神,冷笑着盯着周聆夜。

    不仅如此,他的眼眸,还显出了扭曲的欲|望之意,彷佛恨不得将周聆夜扑倒,狠狠蹂|躏。

    这样的眼神,这样如狼如毒蛇般的眼神,也深深的刺痛了周聆夜的心。

    “难怪,难怪老祖放弃了家族!”

    “难怪曾经的护道者,再也不庇护家族。”

    “难怪若辰都不想呆在家族了,原来,是我周聆夜,太天真。”

    周聆夜轻叹一声,没有理会古天琊,而是低下头,眼角泪水流淌而出。

    她怀抱着近乎于奄奄一息、却被苦痛折磨着的春梅,看着倒在地上,身上的骨头近乎于全部粉碎、如一堆肉一般、血肉模糊的秋竹,心,痛得无法呼吸。

    只是,她更害怕的是,周若辰此时归来。

    周若辰再强,他,能是这强大的古天琊的对手吗?这是大府之中的圣地中的长老,能力甚至与高高在上的圣者平齐,甚至要更强一些。

    这样的存在,无可匹敌!

    周聆夜很想传讯给周若辰,可这一片空间,早已经被封锁。

    也就是,她,什么都不能做!

    “不,我不能放弃,若辰出现,我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古天琊,让他离开!”

    周聆夜心中已经作出了决定。

    虽然她知道,这种决定,真的很天真,很幼稚,根本不会有什么效果,但,哪怕是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她,都绝不会放弃。

    ……

    古纤道离开的刹那,便已经直接传讯给了长月仙子,将古天琊的事情详细的交代了一番,然后,他意有所指的道:“不论如何,如今,古天琊是古族圣地总部的护法大长老,他若出手,周若辰的情况堪忧。而且,应该是谁走漏了消息,周若辰应该是要回大周家族,被古天琊知道了。

    这件事,我告诉你,你怎么做,便与我无关了。”

    古纤道传讯之后,也不管长月仙子是否能及时收到传讯,更不在乎长月仙子是否会传讯给周若辰,便直接的回到了九剑宗。

    而古纤道断掉传讯的刹那,长月仙子刚好打坐完成,便接收了传讯。

    随即,长月仙子的脸色立刻变得凝重了起来。

    周若辰之前的事情,她已经知道。

    斩杀古族双衣,同时力压无极圣地宗主和少年神灵后宗延,让诸多弟子下跪,威风一时无两。

    如今,出现这般情况,长月仙子近乎于是第一时间就怀疑到了后宗延的身上,其次,才是无极圣地宗主后万存。

    只是,相对于古天琊的地位,长月仙子又立刻排除了后宗延。

    后宗延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却也是一个骄傲的人。

    一个骄傲的人,即便自己收入,也绝不会做出借刀杀人的手段,如通风报信之类的事情,后宗延是做不出的。

    那么,又能和古天琊有所接触的,也就唯有后万存了。

    想到周若辰的能力,天赋,以及那温文儒雅的谈吐气质,长月仙子的芳心微微悸动,随即,她沉吟着,直接传讯给了周若辰。

    而刚刚传讯,周若辰那边,就收到了。

    “长月,如此急于传讯,莫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

    周若辰接纳传讯,他的身影凝聚了出来。

    身影显化,周若辰后背所在的地方,正在天泣城传送阵之地不远。

    这,显然是周若辰要回大周家族,刚从传送阵之中走出。

    “若辰,你仔细听着,我与你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

    蝶长月神情严肃道。

    周若辰心中凛然,立刻凝神屏息,洗耳恭听。

    “若辰,这次,我接到九剑宗宗主古纤道的传讯,传讯……之所以他告知我这些,也是因为,之前你的事情,我与你过我和他的关系的问题,给予了他一些传讯,投桃报李,今次他提前给了我消息,这也算是对于你之前施恩的一种报答。”

    “因此,我怀疑,你的行踪,被后万存出卖了。毕竟,除了他的身份地位,其余,谁也无法接触到古天琊这种存在。另外,你虽然名动四方,但真正认识你的修士,终究还少。

    这次,你只怕要陷入大凶险,你一定要心!如果可以,赶紧退避,躲一段时间,等这次的风波过了之后,再从长计议。”

    蝶长月无比严肃,甚至于,为周若辰想好了退路。

    但,仅仅是短暂的思考了片刻,周若辰就拒绝了蝶长月的好意。

    “长月,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周若辰,是绝不会退缩的!而在大周家族之地,那古天琊,哪怕是拥有神性之力,也不见得能占到什么便宜。长月,先不多了,大周家族既然有凶险,我这就赶回去。”

    周若辰着,直接中断了传讯。

    这让蝶长月,直接傻眼。

    “这……我让你早些逃离,你却反而急于跑了过去,你这是……你让我,如何安心?罢了,我便也随你去看看吧。”

    蝶长月怔然了半响,随即颇为无奈的叹息了一声。

    如今,她算是真正的摸清了周若辰心底深处的桀骜了。

    那,是一个绝不会惧怕任何凶险和威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