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54章 不死也残?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天泣城的古阵,一如之前那么苍茫和斑驳。````。o .提供

    守护着的修士,换了一批又一批。

    但周若辰出现的时候,那陌生的修士,依然给周若辰行了最恭敬的礼节。

    他们,可以不认识一些长老,却不会不认识这剑道通神的少年至尊周若辰。

    周若辰接收传讯之后,微微回应了这些护卫修士的行礼,随即直接驾驭飞剑,御剑而去。

    “周若辰,现在,感觉如何?我早就了,那后万存居心叵测,不是好人,如今,着了算计吧?”

    周若辰怀中,那云雀以一种幸灾乐祸的、懒洋洋的语气道。

    “嗯,你的确是对了,不过即便如此,该面对的,我依然不会逃避。”

    周若辰微微点头,话语平静。

    似乎,接收到了蝶长月的消息之后,周若辰并没有半点儿意外,也一点儿都不奇怪。

    这般平静淡然的心态,反而让云雀颇为好奇。

    “你怎么一点儿都不惊讶?之前对你顶礼膜拜、满是浩然之气的后万存,如今明显出卖了你,将你离开的消息告知了古天琊,你难道不生气吗?”

    云雀戏谑道。

    当然,她话语之中,同样蕴含着一丝丝的疑惑之意。

    被出卖,背叛,这应该是很令人生气的事情吧?可……似乎,周若辰完全不在意?

    莫非,周若辰自己都知道,这一切必定会发生?那么,周若辰为何还要和她对赌?

    难道,周若辰喜欢输?还是周若辰本就不想修炼他自己的功法,而想修炼《涅槃九变》?

    云雀心中的疑惑反而多了一些,因而,她那点儿戏谑的讽刺语气,也收敛了许多。

    “生气?不值得生气的。我进入无极圣地,并不是想拜入无极圣地,而仅仅只是……想解除我心底深处的疑惑。只不过,在无极圣地,我并未找寻到属于我心中的那份疑惑存在的因果。

    或许,是我没有仔细的推衍,抑或者,是我在无极圣地的时间不够长吧。”

    周若辰的话语很随意,显然,后万存的事情,他是真的没有放在心上。

    “你现在还在想这些?古天琊此人,我有所听,实力高深莫测,有可能踏入了圣域的极致层次,已经真正的近神,你莫是少年至尊,就算是真正的至尊,在如今这般境界,要面对古天琊,真的是没有任何希望的。

    你难道,一点儿也不为你自己的安全而忧虑?”

    云雀见周若辰恍若完全不在意,反而有些急了。

    虽然她觉得,周若辰似乎有点儿‘榆木疙瘩’,但……毕竟,周若辰和她有些牵连,和‘老头子’似乎有些因果,她总不能就这么的看着周若辰走向毁灭吧。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却是最大的不智。

    周若辰御剑飞行之时,同时微微低头,看了看自己怀中依然一副慵懒模样儿的云雀,微微一笑,:“道,我年龄虽不大,但是历经的岁月,却比你想的要漫长一些,很多事情,其实看得没有你想的那么重要。

    不是我自己想死,而是如果一个堪比神灵的强者真的要斩杀我,我现在逃,又能逃到哪里去?莫非你认为,我躲在无极圣地,他们就不会找我的麻烦?还是,无极圣地会去守护我,而和古天琊开战?

    无极圣地的阵法,刚刚恢复,神性之力已经十不存一,即便利用起来,也收效甚微,起不了作用,在那里,便也没有意义。

    另外,很多事情,不是我不去思考,而是之前,我的心思,更多的放在了那一份‘因果’上,所以并没有心思去想太多。

    至于那后万存——人有情,知错能改,至少那后万存当时的表现是好的,这就够了。至于背叛,当你习惯了,就不觉得有什么难过的了。”

    “不在乎,就不会难过。”

    周若辰伸手轻轻的抚|摸了一下云雀的头,声音更温柔了一些。

    这一刻,云雀呆愣了好一会儿。

    不过片刻之后,她忽然一声冷哼,道:“哼,得好听,好想你多么超然物外一般,只不过是你如今要输了,不想自己显得那么狼狈而表现出一副看透世情的模样吧!你这个逼装的真不错,我给你八十二分,剩下的十八分,以六六六的形式发送给你,怕你骄傲!”

    云雀傲然道。

    周若辰淡然一笑,道:“你若这么认为,那便这么认为吧。这次,遇到那古天琊,以他的心性和手段,应该是将我再次打入‘地狱’吧,废我的实力?天赋?这样的话,在他看来,应该就是对我最好的‘报复’了。

    正好,我可以藉此转修《涅槃九变》,而不需要自己苦心去自我废除修为了。

    这,其实是一件好事。只是,多半要牵累聆夜她们三人。”

    周若辰语气很随意,彷佛,自听到了蝶长月的消息之后,周若辰的心性,有了明显的蜕变性的变化。

    这么复杂多半的性格和表现,让云雀一时间,还有点儿茫然。

    周若辰,莫非一直在尝试?摸索?其并不知道他自身到底该踏出哪一条路?

    莫非,他对于他自身的道,看得并不是那么清晰?

    云雀心中已经有了近乎于九成的答案,因而,此时反而忽然有些理解周若辰了。

    正因为不在意,所以很多事情,才表现得那么的无足重轻。

    “但,你若输了,就要随我的性子了,以你现在淡然的心性,你能做到?”

    云雀表示很怀疑。

    周若辰飒然一笑,道:“事实证明,一开始你就对了,我就错了。那么你的性格和推断方式,就明显比我强。这虽然不是绝对,但是我既然敢承诺,就一定会做到的,你放心好了。”

    “云雀,我知道,你或许觉得我很‘呆’,像是‘榆木疙瘩’一样,只不过,很多事情,其实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周若辰认真道。

    “周若辰!我承认你很厉害,天赋惊人,底蕴强大,而且心性极为坚定,拥有大毅力——但,你只有十六岁。天道昭然,十六岁的少年该怎么做,该怎么成长,这一点,你莫要忘了。

    另外,哪怕是你想超然物外,那也必须,你有真正的融入内的资格!

    你在丢失记忆,你在镇压记忆,这一点,我也看出来了,但是你性子深处、血脉深处的桀骜根本就没有变化!所以,你这些,都是徒劳,无用的!境界有什么用?战力有什么用?如果连自己的心都找不到,自己想要什么道都不能真正的确定,那么也只是茫然的奔波而已。

    另外,活出自我的精彩,才是真正的关键,阴谋诡计?不择手段?都没关系,能成长,强大,达到目的,那就够了!”

    云雀沉默了片刻,忽然话语有些严肃的道。

    云雀很难有这么严肃的时候,但是她的话,却给予了周若辰一种振聋发聩之音。

    “做了,就不后悔,尝试,尝试失败,简单的事情,反而落入了别人的‘算计’……不过你得对,或许,我是该真正的反思一下了。”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认真道。

    他眼中有茫然之色一闪即逝,随即,目光又变得更加明亮了几分。

    这是心性上,更超然了一些,更洒脱了一些,也更,入尘了一些。

    “你像是一个纨绔少爷,根本不知道底层生命的挣扎生存方式,如当初,若我是你,一定会毁灭无极圣地的古阵,最不济,也会斩杀后万存和后宗延以及那些长老,那些心中满是戾气的宗门弟子,以杀止杀,立下凶残的规则,这样,如杀鸡儆猴,自可让那些弟子引以为戒。

    至于真祖遗训,的确有用,但是你能指望那些已经犯错了无数次、早已经遗忘真祖遗训的人在醒悟之后痛改前非?”

    “还有,当初既然斩杀古族双衣,那么见到这一幕的修士,你全部斩杀掉,就不会有如今这般麻烦了。一切,可谓当真是有因果的,因此,我才你不够决断。”

    云雀又冷声道。

    周若辰知道,云雀如此,是真的拿他当朋友了。

    当然,云雀也是在以这些话,来报恩,报答他之前的救命之恩。

    不然,这些话,云雀是不会的。

    不是所有人,都会出他周若辰身上的这些不足。

    周若辰沉默许久,没有应答。

    弱肉强食的规则之下,莫非,真的要灭本性?

    那么,人之初,神之初,本性又是善恶?

    “怎么不话了?”

    云雀的声音再次的慵懒了起来,话语带着讽刺之意。

    “不知道什么,或许,我真的该学习你的一切。”

    周若辰又沉默了好片刻,这才道。

    御剑飞行,耳边风声呜咽。

    “你背负太多了。背负这么多,前行,你能走得快吗?放下,不是口中的放下,而是心中。其实你应该多看看那些秃驴的古籍,他们在这方面,倒是很有一套。其实,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饿了就起,困了就睡,兴趣来了就约一发,这其实才是最自然的求道方式。”

    云雀随意道。

    着,她弹了弹那一双灰白色的雀爪,打了个哈欠,道:“我困了,休息一会,再吸点儿魂气,反正一会儿估计遇到古天琊之后,你不死也残了,不如多便宜我。”

    周若辰闻言,并没有反驳什么,只是淡然的笑了笑。

    不死也残?

    周若辰感应了一下自己丹田深处的那一枚沉寂的邪尊剑碎片,对云雀的话,显然颇为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