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56章 一辈子太长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暗褐色的宝塔凌空一震,一股极为浩荡的暗黑色的光芒震荡翻滚而出。````。o .提供

    巨浪滔天,形成了一股碾压的趋势,原本三名护道者组合攻杀,威势惊人,却在这一震之间,竟是瞬间崩碎,根本没有抵挡片刻。

    三道龙虎马的斩魂虚影,更是被瞬间粉碎,如被活生生的斩杀一样,场面震撼而残酷。

    这种巨大的差距,让三名护道者的脸色几乎同时大变。

    “心!你们快退!”

    一名护道者一声大喝,顿时主动冲了出去,想要挡住那凶残的冲击之力。

    但可惜,他冲上去的时候,其余两名护道者,也是同样的心态。

    其余两名护道者,同样的冲了上去,并近乎于同一时刻吼道:“你们退!快退!”

    如此,三名护道者,全部冲了上去,同时激**内的血脉之力,一股股血海一般的巨浪,从三人体内衍化出来,瞬息之间碰撞到了那一重巨浪黑光。

    这样的碰撞,一开始,就已经无比激烈,双方之间,全部拿出了真正的实力,没有丝毫的保留。

    黑光杀出了一方天地,飞砂走石,整个四方的环境如要崩塌。

    而血气如海,三人同时爆发,因为被压制,所以已经拼命。

    三重血光组合,恍若血海,血海与黑色光芒巨浪冲击到了一起,天地一震。

    “轰——”

    可怕的力量爆发之下,一股毁灭的混乱能量冲击四方,几乎要在瞬间,将四周的所有人吞噬,毁灭。

    整个大周家族的庭院阁楼,在此时摇摇欲坠起来,全部出现了可怕的裂纹。

    大周家族的庭院楼阁,建造的年代久远,全部由重器炼制和加持,有古老的阵纹守护,强横程度非同一般,可如今,全部都要破碎了。

    这样的力量冲击之下,哪怕是周若辰,都感觉站立不稳,整个人,有种被活生生的粉碎的可怕感觉生出。

    他此时的情况并不是太好,哪怕是要施展邪尊剑的碎片的杀戮力量,似乎,也没有他想的那么顺利。

    他需要抓住一个关键的机会,才可以施展成功,不然,巨大的境界差距,很明显,有可能会让对方产生预警而逃离出去。

    一旦如此,他就没有办法保证可以活下去了。

    而邪尊剑碎片的力量一旦爆发出来,其后果,周若辰也知道——他,会真的废了。

    失去所有的底牌,一无所有,再没有任何的崛起的资本。

    周若辰一直在推算着,直到如今,那古天琊爆发出了超过九成的战力,周若辰才知道,他此时要斩杀到古天琊的可能性,太低了。

    他的自信,似乎有些过了。

    那么,三名护道者是否,可以创造一个机会呢?

    若有机会,他是否会动手呢?

    若是动手,那么后续的路,又该怎么走?

    周若辰不想犹豫,可如今,到了这一步,要么,就坚定自己之前的决定——藏拙,看清一切,这,将付出不的代价,甚至于,有可能导致大周家族毁灭。

    要么,就真正的抓住机会,激活邪尊剑碎片,那么,邪尊剑碎片会吞噬血脉之力,爆发出其潜藏的力量,不仅斩杀古天琊,有可能将这一片区域全部毁灭。

    如今这般情况下,他一旦这么做了,他体内的虚丹、魂气将受到重创,原本的伤势,会成为真正致命的伤势。

    第一次,周若辰发现,很多事情,似乎超出了他的预料之外。

    这时候,狂暴的力量已经碾压而来,三名护道者震散了血光,守住了大周家族的被冲击的范围,因而更是遭遇到了强烈的冲击,纷纷再次吐血。

    “云雀,怎么选择?”

    周若辰终究只有十六岁,而且多半的岁月都是跟随着他的父王苦修,心智其实并不那么成熟。

    那成熟,仅仅只是亲人离去的悲痛和绝望催熟的。

    如今,在面对真正的情况的时候,当实力完全被压制,有那么一个瞬间,周若辰失去了方向。

    “我想想,先看。”

    云雀神情凝重,心中道。

    两人,因《涅槃九变》功法,因魂气相通,而在依靠心灵交流。

    这般,倒是不虞古天琊会知晓。

    云雀心中完,便陷入了沉默。

    那一个刹那,云雀失去了心跳,彷佛死去了一般,她云雀的身体在周若辰怀中,更是如一具尸体,没有了温度,很快就开始冰冷。

    周若辰历经过这般场景,知晓云雀应该是运用了特殊的手段,因而并不心急。

    眼前的局势尽管很糟糕,但因对众生感情并不深,周若辰倒是还能保持淡定,保持镇定。

    “老头子,周若辰的情况,该怎么选择?求指点。”

    一片虚空深处,云雀的声音,响彻了起来。

    她的询问,其实没有想过要寻找答案。

    因为老头子的情况,其实已经真的很差了。

    她来这里,只是潜意识的,想给自己一个答案。老头子的建议,并不重要。

    就像是每次战斗,都会和老头子知会一声再战斗一样。

    这,仅仅是一个习惯。

    “这孩子,情况有些特殊,记忆被人镇压过,而且血脉传承,有点儿不全。或者,传承本身,没有限定方向……

    如果看来,如果我没有推测错误,先辈的传承,是有所中断的,然后,其中残缺的那部分,要么,是要他自己选择,要么,就是本身传承残缺。”

    出乎云雀的预料之外,那苍老而沙哑的声音,清晰的传递到了与云雀的心中。

    云雀颇为诧异,似乎,老头子真的很看重这个名为‘周若辰’的人,这仅仅是因为,这周若辰,拥有着邪尊血脉吗?

    老头子知道的很多,云雀知道的,也并不少。

    此时,她心中有了更多的疑惑。

    “老头子,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有些不懂。”

    云雀迟疑了片刻,语气带着疑惑之意。

    “其实,就是真正的无情和有情的问题。而且,他自己为自己立道,本意是好的,却忽视了道本身的细微方面的铺设。而我存在的意义,不仅是守护你成长,更是,要将他带上一条好的路。

    这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背负。至于原因,却早已经在先古的时代里终结。”

    “算了,这些,你也不懂,你只需要知道,他需要沉淀下他自己的心灵之道,进行真正的蜕变,就行了。也就是最基本的,有情道,和无情道的选择。

    他现在,多半时候是无情的,可以杀人不眨眼,可以看着身边的人身死道消而无动于衷,没什么情绪波动,甚至于……只要能达到目的,让他身边的人去送死,他都不一定能当回事。而也因为传承,对于血脉亲近的人,他又会有所感情呈现,因此,他的性格是混乱的,矛盾的,复杂的,却也是难以立道的。”

    老人的沙哑声音更显低沉了一些。

    他更虚弱了。

    这一次,不需要他,云雀已经感受到了。

    云雀很担心,所以,她已经不希望老头子下去了。

    尽管这很重要,但周若辰和老头子的重要性,云雀选择了前者。

    “其实,这个赌注,只是一个催化的方面,你的性格,才是真正的红尘之心的性格,七情六欲,都非常的明显,他作为少年,十六岁,并没有历经真正的少年热血,所以不论是有情和无情的路,都没有真正的去体会过。

    很多东西,不是真正深入心灵历经过,终究是无法拥有源自于内心深处的体会。

    而真虚的记忆,就好比是一场幻境一样,在如今全新的规则世界里,能留下的,仅仅是一番唏嘘和感叹,却不会对本性有影响。

    更遑论,那真虚的记忆,有可能是被篡改的,也有可能是一种误导。

    看似简单的东西,其实,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另外,他体内的圣灵魂气还有残余,没有融合,这使得他的战力屡次超出了限制,这看似是好事,实际上,却是严重的弊端,会让他生出盲目的自信,而这样的魂气一旦耗光而不是熔炼到体内的话,会对他以后的天赋造成恶性的影响。

    所以这次,他的修为被破掉,其实是一件好事。

    他自己,也有所隐约的体会到这种情况,所以他的自信和矛盾心态,也源自于此。”

    老人出的话,云雀有些懂,但也有些不懂。

    不过云雀不论是不是能懂,她都将这些话,全部牢记。

    因为,云雀知道,这些话,她不需要懂,只要周若辰能听到,那就好。

    “老头子,你好好休息,注意保护好自己,你过,要看我《涅槃九变》真正的大成,要看我崛起仙凰孔雀的血脉种族,要看那无尽的荣耀的!可不要当骗子,不然我一辈子不会原谅你的。”

    云雀有些难过,却语带‘威胁之意’的道。

    “云雀,记着,以后不要用‘一辈子’去话,一辈子太长,变数太多。我们修士,应该只争朝夕。”

    那沙哑的声音更淡了,恍若风中残烛,随时都会消散。

    云雀更担心了。

    她心中生出了颇为不好的感觉来,因而心中有些慌了。

    “别担心,三五年,我这老东西,还死不了的。于我这般状态,哪怕是要化道,短短几年,还是能撑过去的。你还没找到道侣,老头子怎能甘心就这样离去呢……”

    老头子的声音格外的慈祥,也格外的温暖。

    虽然他没有显化出身形来,却无疑,那慈祥之意,已经弥漫而出,充溢了这一片混沌般的虚空。

    “老头子……”

    云雀难得的没有反对,反而莫名的叹息了一声。

    她性子直,炽烈,一般却不太会叹息。

    年龄,如今叹息,却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老头子没有再话。

    该的话,似乎也已经完。

    云雀停滞了片刻之后,回到了她的肉身云雀体内。

    随即,那冰冷得如僵硬了的身体,又逐渐的恢复了生机。

    这时候,战斗,已经呈现出一边倒的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