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60章 邪尊剑封印松动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后红茵在现场诸多人里,年龄算是最的。

    当然,云雀夕颜肯定要排除在外——她不是人。

    但后红茵,却是最果断,也是最有魄力的一名少女。

    周若辰心中,云雀不但的在赞叹着这个少女,怂恿着周若辰去呵护这名少女,温暖这名少女的身心。

    周若辰无奈,只得叹道:“你的情况并非没有希望,之后,重新修炼,也算不得什么,别太放在心上。”

    “嗯,我会的,大师兄,你也一样。”

    后红茵看了看周若辰,柔声道。

    她的态度好了一些,周若辰的关心的话语,的确有效。

    “看吧,我就了,这时候,你关心一句,她心里就好受多了。还有那周聆夜,春梅秋竹,你也多多关心,这样,她们就会至死不渝了,到时候,还不是乖乖的躺在大爷的床上——呃,是躺在你的床上,任你驰骋纵横,逞英雄气概。”

    云雀在周若辰心中,叽叽喳喳。

    “现在,你还有心情这些?”

    周若辰反问道。

    “现在,正是趁热打铁的时候,趁虚而入,呃,是把握机遇!”

    云雀继续怂恿道。

    周若辰对云雀的性子,当真是颇为无语。

    这种性格,不仅无耻,而且还不要脸。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安定下了自己的内心,回应后红茵道:“虚丹境而已,重新修炼,也算不得什么。经脉毁了,丹田坏了,重新修复就好了,无非是六重造化丹罢了,并非是没有希望。”

    周若辰语气很平静。

    “是吗?既然你那么容易获得,就干脆更容易点儿好了!”

    后万存嘿嘿冷笑,竟是忽然出手,朝着后红茵再次打出了一掌。

    “噗——”

    这一招,出招极快,甚至于连雪凌仙子,周碧月老祖,隔着如此之近,都没有反应过来。

    后红茵娇躯一震,倒退了数步之后,整个腹,都一下子被打穿了。

    此时,不仅真丹之力全部溃散,便是经络,也随之瞬间炸裂。

    她的情况,甚至于比周若辰,还更凄惨一些。

    瞬间,后红茵陷入了濒死状态。

    后红茵一口血水喷出,正好喷在了周若辰的身上。

    而后红茵脖身上的一枚玉坠一般的令牌,也在此时忽然破碎了,掉落了出来。

    玉坠掉落在地上,粉碎成为了碎屑。

    后红茵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那破碎的玉坠,那一刻,她充满灵性的双眸,立刻一片死灰之色,彷佛她最重要的东西,忽然粉碎了。

    她的身体,直挺挺的倒下,雪凌仙子一个横移出现,立刻拿出了一枚四重造化丹,喂向了后红茵。

    “你够了!你疯了不成,她已经脱离了宗门,你竟是还出手!你怎么如此狠毒!你干脆也将我们全部都打死算了!”

    雪凌仙子真的怒极。

    但她根本不可能是后万存的对手,因而声音近乎咆哮。

    后万存冷笑连连,道:“我无极圣地,来就来,退就退?自废修为就没牵连了?当我无极圣地圣主是什么?”

    雪凌仙子银牙紧咬,却没有反驳。

    她知道,再下去,此人发疯,会害死更多人。

    后红茵的情况略微好转,但是四重造化丹,又岂能恢复如此可怕的圣域之力的毁灭伤势?

    那强大的造化丹,仅仅,只是保住了后红茵的伤势不至于恶化而已。

    周若辰此时的手都哆嗦了起来,他从未如此疯狂的想杀一个人。

    于愤怒之中,他并没有发现,他身上的血,一点点的消失了。

    那血,那破碎的玉坠碎片,都一同消失了,无形的飞遁,进入了周若辰丹田深处的邪尊剑的碎片之中。

    彷佛有一股火焰之力,随着周若辰的血脉的流淌而燃烧着,邪尊剑的碎片,剧烈的悸动了起来。

    这一刻,周若辰才忽然感应到了这一幕的发生,随即,他的目光陡然看向了后红茵,道:“红茵,你……出的父母是何人?”

    这时候,已经没有人搭理后万存。

    而后宗延,则依然跪着,后红雨,依偎在他身边,两人,连同身边的所有人,都在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周碧月依然不时咳血。

    周聆夜和春梅秋竹,同样近乎奄奄一息,却暂时并未死去。

    其余如张殊凡等人,身体颤栗,却也不敢妄动。

    “她从就是孤儿,并无父母。那枚玉坠,和她的身份来历有关,可惜,现在碎了,这,等于断绝了她的所有希望。”

    雪凌仙子叹息道。

    她的双眼已经泛红,泪水都不可控制的流淌了出来。

    虽没有哭泣,但那份难过,却也情难自禁。

    后红茵已经呆呆的,一言不发,仿佛已经化作了行尸走肉。

    “那玉坠,我见过。”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肯定道。

    周若辰注意到,这时候,雪凌仙子怀中的后红茵,原本灰暗的双眼,立时显出了生机之色。

    她艰难的转过头来,看向周若辰,道:“你……没有……欺骗我……吗?”

    “没有。那玉坠,和我的一份传承‘无极归蝶红颜殇’的信息总纲……有关。这段话,之前我一直无法理解,如今,却忽然有些理解了。

    无极是无极圣地,归蝶……那是归蝶圣地。而‘红颜殇’,红颜是指的你,殇,就是遭难。”

    “如果我判断没错,你,应该和归蝶圣地有关。”

    周若辰将自己的判断,当然,也有部分来自于云雀的判断,了出来。

    “归蝶圣地……蝶长月所在的圣地?”

    后万存略微怔然,似乎有些惊讶。

    但,也仅限于此。

    他并不在意蝶长月,于他而言,蝶长月,倒是也算不得什么。

    周若辰没有理会后万存,他看着后红茵逐渐稳定下来,露出了舒心而略显惬意的舒缓之色,终于也安心了一些。

    随即,周若辰看向了雪凌仙子,道:“雪凌仙子,造化丹还有吗?”

    “嗯,还有几颗。”

    雪凌仙子二话不,立刻拿出了六枚四重造化丹。

    不过周若辰只拿了三枚造化丹。

    然后他走到了周聆夜身边,无比温柔的喂周聆夜服下造化丹。

    接着,他又如法炮制,要喂春梅和秋竹吞服造化丹。

    两名丫鬟却努力的摇头,不张嘴,不吃。

    她们要把造化丹,留给周若辰,这样,周若辰就可以恢复得好一些,快一些。

    而她们,已经成为废物,服用了,恢复了,也终究是浪费如此宝贵的丹药而已。

    虽然没,但这一刻,或许是邪尊剑碎片在不断蜕变,周若辰感受到了两名少女这般复杂的心思,甚至于感受到了两人因为拒绝服用丹药,因为愧疚曾经对周若辰傻子的时候的恶劣态度,而更加羞耻,惭愧。

    她们,也因这种种复杂心情,而准备自杀,不当拖累,也不想因此,而成为累赘、成为被这疯狗一般的后万存拿来威胁周若辰的傀儡。

    只是,感受到这种情况,周若辰直接出手阻止了。

    “乖,别自杀。我们是一家人,你们和聆夜一样,是我亲人,妹妹。

    战魂剑道而已,没了就没了。对于我而言,你们,才是我生命之中,最重要的。”

    周若辰用心道。

    随即,他将丹药放在双手上,分别喂给了春梅和秋竹。

    两人嘤嘤哭泣了起来,含泪吞下了丹药。

    “早这样,就不受那么多苦了,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后万存戏谑笑道。

    似乎对于这个结果,已经很是满意。

    周碧月叹息了一声,道:“感悟,剑道甚至剑道通神的心得体会,都可以给你,但这件事,到此为止。毕竟,我虽然即将化道,还是有着最后一击的,而周若辰,也是有的,你信吗?”

    后万存点头,道:“我当然信,所以我不会将事情做绝,我只要拿到我的东西,就够了。另外,我还会留下一颗五重造化丹,你们能如何,就看你们造化了!”

    后万存点了点头,肯定了周碧月的话。

    他自是一直提防着周若辰,这少年至尊,拥有底蕴和血脉,虽然被废,但其底牌,并未施展。

    后万存也能判断出来,那般手段,有可能施展,会杀死在场所有人,所以他虽然疯狂,却也有所保留。

    这般情况下,后万存倒是很明智的退了一步。

    疯子,有时候理智起来,却也更加的可怕。

    “果然,这世间,没谁是真正的傻瓜,那古天琊离去,估计也是察觉到了你有让他丧命的手段。”

    云雀心中传音给了周若辰。

    周若辰微微点头,心中道:“是啊,不过从头到尾,我虽然一直在储备动手,却一直没有动手。这,也是一份潜在的警告,不然,如今不会是这般情况的,只会,比现在更糟糕,更惨。

    不过,我若真动手,若是仅仅针对古天琊或者是后万存,他们的确是可以逃离,可若是直接施展大范围毁灭攻击的话,不论是古天琊,还是这后万存,都跑不了,不过那样的话,一旦如此,这里的所有人,甚至于你我,也活不成了。

    后万存有句话没错,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而我,为了看清事实,这次无力应对之下的‘将计就计’,可真是损失惨重啊。”

    周若辰叹息了一声。

    体内的邪尊剑碎片,此时也更为灼热了起来,彷佛,有什么桎梏已经开始松动。

    血脉之中,邪尊剑碎片里,也彷佛有着可怕的封镇,即将被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