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62章 身份之谜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天沐古树依然苍古而苍老,一如之前吸纳了天道神性之力那般,充满了灵性。

    古树彷佛披洒着一层氤氲的月华之力,哪怕是在这般白天的环境里,都充满了莫名的力量。

    周碧月走入天沐古树之后,虚弱的状态立刻恢复了许多,苍老的过程也彷佛因此而中断。

    她的情况,彷佛因天沐古树,而稳定了下来,不再恶化。

    她原本即将化道而死,此时,反而不再呈现这般恶劣的征兆了。

    天沐古树,显然非同一般。

    天幕古树内部,恍若天沐庭院一样,是一片很温暖也很柔和的环境。

    空间不是很大,却也不显得狭窄。

    方圆十米左右的范围,以及简简单单的一些古老的家具,让这里显得很的平凡和朴实。

    没有外面明亮的光芒,但却有着一种源自于天沐古树上的氤氲月华之光流淌四方。

    周聆夜四人进入此地,都颇为惊讶,惊讶于大周家族,天沐古树里,竟是还有这样一片天地。

    只有周若辰,并不那么惊讶。

    周家传承之古老,远远超乎想象。

    周碧月挥手,一道充满着血色的能量流淌而出,笼罩了她和周若辰。

    这力量,隔绝了任何能窥探的能量。

    周聆夜四人虽然来到了这里,却也被隔绝在外。

    似乎,那个秘密,真的很重要。

    “若辰,你真正的来历,的确是来自于剑元池。而大周家族的剑元池,仅仅,只是真正的剑元池的投影。你不是来自于大周家族的剑元池,而是来自于雷衍圣地的剑元池。”

    周碧月第一句话,就让周若辰身躯一震。

    周碧月叹息一声,随即,她以鲜血,凝练了一方魂石。

    魂石之中,投影出了一些简单的场景。

    场景,的确简单,却记述了一段悲惨的往事。

    而结合场景,周碧月叹息着道:“剑元池一向稳定,有一天,忽然出现了巨大的震荡,剑元池,破开了裂缝,池水忽然变得一片血红,接着,一根仙骨里,躺着一名血色的胎儿。

    胎儿还在成长,但其眉心,蕴含着雷霆之力显化出的秘境。

    当时的雷炎圣主,周苍宇,认出了这是雷炎秘境!是真正的拥有圣灵力量的残破雷炎秘境,秘境还在成长。

    而那仙骨的力量,在被吸收。

    这件事,闹得很大,但能知道的,却只有周苍宇,周苍宙和我周碧月三人。

    这婴儿,在不断的吞噬剑元池的力量,为了雷衍圣地的发展,周苍宇准备毁灭这个婴儿,而周苍宙,却准备施展吞噬之道,让他的孙子——那名拥有返祖体质帝气剑体的婴儿周无道,吞噬掉这血胎,也就是你的仙骨和天赋,夺取雷炎秘境。”

    “结果,剑元池近乎崩塌,但周无道,也夺取了仙骨之力,化为一身仙骨。血脉更是因此蜕变,雷炎秘境被生生剥离。

    你体内,也被种下了无尽的古老封镇。”

    “当时,周苍宙要以雷霆紫炎,将你焚烧斩杀,我以一名普通婴儿,取而代之,将其斩杀,救出了你。

    之后我带着天沐古树也就是雷衍圣地至宝‘碧月之心’,远离雷衍圣地,来到了天兆府天泣城周家,并斩杀了那位冥顽不灵的先祖,并以周家‘先祖’的身份,存在于周家。”

    大周家族的血脉,同样源自于雷衍圣地,只是旁支分支而已。

    若有杰出弟子,是会收到雷衍圣地总部的召唤之力吸引的。

    可惜,天枯镇的大周家族,很久都没有出这样的弟子了,这,也方便我的隐藏。”

    “不想,十六年之后,你……竟是打开封镇之力,一步崛起……”

    “当时,我的心情颇为复杂,但又莫名的恐惧……但后来,便也释然了。我不准备告诉你真相,或者,当看到你生出了‘第二秘境’印记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应该是无法被毁灭的,因此,也不希望你仇视雷衍圣地,便更不打算了。”

    “却没有想到……如今,竟是这般挫折连连,你的天赋,再次被毁灭……”

    周碧月叹道。

    随即,她又道:“至于你从哪里来,在剑元池破裂之前来自于何处,这一点,没有人知道。但你与雷衍圣地,必定有着无法撇清的深层次关系。”

    “如今,我准备带你去雷衍圣地,寻求一颗六重造化神丹,以恢复你的一切,这,也是雷衍圣地欠你的。但你的身份特殊,我会,你是我的亲传弟子,因天赋超然,被人陷害……”

    “之前带走碧月之心,脱离雷衍圣地,我已经和大哥,二哥闹翻。如今,也不知他们是否原谅,是否愿意帮忙,但目前,这是恢复你的天赋的唯一希望。”

    周若辰心情颇为起伏,但是又很快的平静了下来。

    周碧月提及的事情,的确颇为震撼。

    也就是,他周若辰之前体内的各种糟糕情况,那种恍如诅咒一样被下的毒手,原来是来自于雷衍圣地。

    他周若辰的父亲,开创了雷衍圣地,留下了苍古的传承,这圣地的后人,竟是夺他周若辰的血脉,攫取他的秘境,炼化他体内的仙骨。

    这一刻,周若辰不知自己是什么感觉。

    但,那股无形的怒意,已经深深的烙印到了邪尊剑碎片的深处。

    这份怒意,终究,会生根发芽。

    周若辰没有明自己的天赋会恢复的事实,因为毁灭天赋,是他自愿让古天琊动手的,因为要修炼《涅槃九变》,就必须要毁掉一切,干干净净的重来!

    周若辰很镇定,云雀此时也非常的安静,很难得的没有调笑。

    此时,在周碧月的目光之中,周若辰轻轻的点了点头,答应了周碧月的提议。

    “你答应就好,希望你别想不开。”

    周碧月道。

    “不会的,老祖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我周若辰,还是能明辨是非的。只是,聆夜她们呢?也一起去雷衍圣地吗?”

    周若辰道。

    “周聆夜她们,我准备将她们安排在乾坤圣地,以我与乾坤圣地圣主曾经的交情,那位圣主知道是我的请求之后,已经答应了。她已经派了乾坤圣地第一圣女后依依前来。”

    “后依依,天赋才情,并不比我们雷衍圣地第一圣子周无道差多少。”

    周碧月解释道。

    “周聆夜她们,天赋不是特别好,会受到欺负的吧。”

    周若辰沉思道。

    “任何修炼,这些无可避免,但乾坤圣地,却比无极圣地要好许多。至少,那种欺辱同门的事情,一般很少见。”

    周碧月又解释道。

    周若辰点了点头,道:“若她们愿意,我无意见。”

    “之前,你后红茵与‘归蝶圣地’有关?若是她愿意进入乾坤圣地,以她的天赋和能力,倒是并无多大的难处,要远远比周聆夜三人容易。可她若是要进入归蝶圣地的话,就只能依靠你与蝶长月的关系了。”

    周碧月思索了片刻,道。

    周若辰点了点头,道:“蝶长月,应该来了很久,只是一直没有出现。她没有能力阻止古天琊和后万存,她的师尊鹤道人,应该有。只是,她估计想了办法,而没有结果。”

    周若辰了解蝶长月。

    也知道蝶长月的心性如何,她绝不会是那种落井下石之人。

    “唉。”

    周碧月叹息了一声,撤销了血色笼罩之力。

    随后,她心念一动,天沐古树直接消失了,化作了一颗翠绿色的、恍若月亮一般的、拇指大的珠子。

    这,便是碧月之心。

    碧月之心落入了周碧月手中之后,她和周若辰,以及周聆夜后红茵春梅秋竹,便都出现在了大周家族之中。

    大周家族,此时早已经承受不住那种余波的力量冲击,已经崩塌了。

    剑元池的入口之地,古阵坍弛,剑元池与之存在的联系,也被彻底中断。

    大周家族,这次是真的垮了。

    周聆夜默默的看着这一片废墟,整个人还有些恍然若梦。

    这时候,远方虚空,飞来一架浑身火焰燃烧着的凤凰云车。

    云车之中,静静的端坐着一名紫色纱裙的少女。

    凤凰云车,由九只气血丰厚而强大的凤凰拉着,在虚空之中拉出一道火焰图腾。

    云车滚滚而来,气势万钧,在大周家族虚空之上,静静停留。

    随后,紫衣少女脚踏孤绝剑道图腾之力,降临而下。

    “后依依,拜见碧月仙子。”

    少女朱唇轻启,话语恭敬,却也言语冷然。

    “不必多礼。”

    周碧月微微点头示意,柔声道。

    “碧月仙子,莫非,便是这些人,要进入乾坤圣地?”

    那名为‘后依依’的少女目光扫了一眼周若辰五人,然后在后红茵的身上多停留了片刻,露出了一丝略微满意之色。

    “后依依,她是我们归蝶圣地被人偷走的一位圣女后辈,‘后茵茵’,抱歉,没法进入你乾坤圣地了。其余……”

    远方,蝶长月御剑飞行而来。

    她身边,古玉儿双眼红肿,似是刚刚哭泣过。

    周若辰见到这一幕,便知道,他之前的推测,全部都是对的。

    蝶长月和古玉儿,都看到了先前的一幕,但之前,她们都并未出现。

    而古玉儿,必定是希望蝶长月出手帮忙,但可惜,蝶长月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是古天琊、后万存的一招之敌。

    这种差距,太大了。

    但古玉儿不理解,觉得师傅无情。

    ……

    周若辰瞬间,看出了端倪。

    但他没有什么。

    他看了看后红茵,道:“红茵,你去吧。”

    “若辰,你……你呢?”

    后红茵不愿离去,但她也想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

    “我会回雷衍圣地,我和碧月老祖,都属于雷衍圣地之人。”

    周若辰沉吟了片刻,给出了‘真相’。

    “啊……”

    周聆夜微微吃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周碧月。

    (推荐票呢……光看书不投票,不是好孩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