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70章 周衍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这造化空间,很快要消失了,以后,这水晶棺,就放在你的灵荷秘境里吧。等什么时候,你的灵荷秘境里的荷花盛开了,开出了紫色的火焰莲花,莲花结出了空间莲子,她就有希望恢复了。”

    凤逍遥轻声道。

    “造化空间……要消失了,那,那老头子你,你呢?”

    云雀一怔,随即颤声道。

    “我?我了,我是一段使命之灵,就是一段如承载了使命的独立片段灵魂,存在,只是为了完成一个使命而已。如今,这个使命的机缘已经达到了,也就差不多,是我离开的时候了。”

    凤逍遥着,随即伸手抚|摸了一下云雀的头,道:“所以,夕颜,这次,我们是真的要离别了。”

    “不,老头子,你给我听话,不要在乎这什么狗屁使命了!不然,我,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云雀急了。

    “傻瓜,我们离别,今后,你若是达到了更高层次的境界,我们还是有机会相聚的,只不过,那时候,希望……不希望你喊我师傅,而是喊我‘父亲’。”

    这声音微笑着道,话语颇为意味深长。

    “父亲?”

    云雀也是微微有些诧异,随即她如想到了什么一般,道:“老头子,难道我……我是你的女儿?”

    “不,你不是我的女儿。好了这件事,以后再吧,现在,你休息一会儿,调养一下伤势。造化虚空,以后会成为你的灵魂空间,可以修炼,悟道。”

    凤逍遥着,他的手,忽然拍出了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来。

    这是一股无形的浩瀚涅槃之力,涅槃之力爆发之后,顿时便流淌进入到了云雀的体内。

    那一刻,云雀原本的创伤,竟是极速的恢复不,云雀的境界,也在开始发生颠覆性的蜕变。

    可惜,这一切,云雀已经不知道了。

    她陷入深深的沉睡之中,静静的躺在虚空里,安静得,像是一个熟睡的孩子。

    ……

    “周若辰,你是不是,越来越感觉到困惑,无力,桎梏,艰难,茫然?”

    凤逍遥轻叹一声,声音格外的温和,也格外的慈祥。

    “是的,前辈,请,前辈解惑……”

    周若辰心中凛然,随即立刻躬身行礼,道。

    “我的名字叫‘凤逍遥’,但还有一个分身的名字,叫‘周衍’。”

    凤逍遥的一句话,如一道惊雷,让周若辰浑身巨震!

    他的目光,陡然看向了凤逍遥,双眼显出了骇然之色。

    凤逍遥道:“当年,我遭逢困难,偶遇仙凰孔雀之后,曾被吞进其腹中,然后重新诞生过一次。这一点,类似于地球神话传之中的孔雀诞生佛祖的故事。虽然不完全相同,却也差不了多少。”

    “不过那时候,不论是我,还是他,都留下了血脉,帮助仙凰孔雀度过难关。”

    “后来,仙凰孔雀归来,偿还血脉的时候,却发现了隐匿的凶险,因而和当时的邪尊商议,定下了一份使命。那时候,那一段血脉,就被凝练成为了我,通过玄武圣灵秘境的乾坤之门,进行撒播。”

    “而你能在百万年之后还活着,其原因也在于这里。可惜,十六年前,因为莫名的异常,我将你丢失了,你的‘涅槃’发生了一定的意外,导致你的血脉传承的并不好。”

    “我的使命,更契合仙凰血传承,而你的血,是邪尊之血,反而与我排斥。排斥,就只能明,你的是道,我的是大道。因为最终邪尊的失败,正明了这一点。

    而仙凰孔雀,超脱物外不,更是踏入无尽魂域,走出了你大伯也走不出的那条路,也是最好的证明。”

    “你现在,甚至于都不能超脱,便足以明,你的路不对。超脱这件事,你现在没有超脱,我得再多,你也不会明白,但在超脱者眼中,没有超脱的存在,是根本不入流的。”

    “另外,我既然是周衍之仙凰分身,是仙凰一脉的一道特殊的血脉使命,那么,我也算不上是你的父王,但是在当时,我这份血脉被分离出来,骨子里爱得最深刻的,便是你的母亲古曦。”

    “不过,我只是承载记忆的一段使命,完成之后我会消逝,至于本我如何,在百万年的今天,我也是的确不知道的,不过,你可以去找找‘熊霸’,它或许能有些线索。”

    凤逍遥着,随即他并没有等待周若辰话,便一指头点向了周若辰的腹部。

    顿时,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流淌进入到了周若辰的体内,周若辰的体内的邪尊剑碎片,也在瞬息之间被彻底激活了。

    不过这一次,却没有爆发出绝世的杀戮气息,反而其逸散出一股极为可怕的圣灵光芒,将周若辰笼罩其中。

    凤逍遥自己,也同样的被笼罩其中,同时发生了极为奇妙的变化。

    他的虚影本来没有显化,但是此时不但没有消失,反而更加的凝聚。

    之前流淌进入那与云雀体内的魂气,此时反而很自然的流淌了出来,没入到了凤逍遥的体内。

    而凤逍遥的身体虚影,也更加的凝练凝实,最后,化作了一个非常古老而强大的身影。

    血色的身影。

    一头血色的长发,浑身笼罩在一件血色的长袍之内。

    仿佛,他的身上,一直在流淌着如瀑的鲜血。

    这个时候,凤逍遥的意志等彷佛也全部的溃散了,被另外的一股特殊的禁锢之力解开,同时也进行了一系列极为复杂的蜕变。

    周若辰看到了这一幕,却完全陷入了深深的呆滞和震撼之中,这一幕,太可怕,也太震撼,太惊人了。

    这样的一幕场景,让周若辰整个人,都完全的窒息了。

    许久之后,他眼中无法控制的落下了泪水,声音都已经有些哽咽,但是却哭泣不出来。

    就像是一个孩子,见到了最亲的亲人一样。

    尽管,在之前听到了凤逍遥的话之后,周若辰就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会见到自己的父王,可如今,真的见到了之后,周若辰才发现,他远远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父王……”

    周若辰喃喃的呼唤了出来,他的声音哽咽得近乎沙哑,可是这两个字,却饱含了无尽的情感,也饱含了他无尽的力量。

    “轰——”

    虚空忽然漫延扩散,彷佛发生了毁灭性的变化,整个虚空都在崩裂一般。

    这里,彷佛回到了祭天域里。

    彷佛,祭天域的崩塌还没有发生。

    这些记忆,彷佛回到了百万年之前。

    周若辰,也彷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百万年之前。

    古老的祭天域,没有立刻崩塌,但在这之前,彷佛已经有了征兆。

    “孩子,你受苦了,没有想到,你真的会落得如今这般田地。没有想到……尽管其实已经看到了部分端倪,难以置信,可最终,却依然……”

    那个血发的男子,声音沙哑,而唏嘘。

    他的容貌已经难以辨识,但是那苍古和血腥的恐怖气息,那一份沉甸甸的父爱的情感,却狠狠的冲击着周若辰的心。

    哪怕,仅仅是看一眼,周若辰都知道,这,就是他的父亲,曾经那个绝世的邪尊圣灵王者,周衍!

    “父王,孩儿不苦。”

    周若辰哽咽着,直接的跪在了他父亲面前。

    “唉,父王这一生,何其悲哀和不幸,却……又何其的幸运和幸福,其实,若是早些听了哥哥的话,早些踏出了自己的路,又何至于此?仙凰孔雀的话,父王没有听。哥哥最开始的劝解,父王没有听,哥哥最后的叮嘱,父王依然没有听。

    父王桀骜,骄傲,自以为可以掌控一切,最终黯然退隐。却没有想过,有生命存在的地方,就有纷争。生灵,圣灵,生而为灵,就具备灵性,就具备情感,不可或缺,好与坏都在对立,因与果都在循环,挣扎了一辈子,得到了就想安宁?那简直是痴人梦……”

    血发男子走近周若辰,轻轻的抚|摸着周若辰的头,柔声道。

    周若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留下了两条路,第一条路,是让你继承雷炎秘境,掌控灵荷秘境,以双秘境结合天赋传承,一路披荆斩棘,笑傲重生。”

    “第二条路,是基于第一条路上作出的部署,是父王的一次布局算计——如果真的在父王带你离开祭天域而出事之后,第二条路若没有触发,这段使命就会更改为传授你圣灵邪尊祭天之法,可现在……”

    “如此看来,仙凰孔雀之言,并没有错,也就是,父王曾经教导你的那些道,你都可以放弃,不要以此为基础修炼,适当参悟,却是可以的。”

    “这次,既然你身上没有了雷炎秘境传承,必定就是类似于当初父王的情况,被人夺取了天赋,如此一来,大抵上,别人还是将你当成了是‘蛊虫’,以饲养截取天赋。不过灵荷秘境还在的话,没关系的。父王之所以施展了一些手段,让你记忆丢失,不是因为你记忆不稳定,而是,父亲左思右想,剥离了你的七情六欲,你之所以觉得受到了掣肘,便是这方面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