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71章 新生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不过,你自身因为重新踏入轮回复活而出的时候,从旧的世界踏入了‘全新的世界’,也相当于是一次生命,另外这个世界规则很强大,会自主修复你身上残缺的不足,所以你会有一定的感情,而并非是麻木不仁的。$$$$o .这又使得你的性格有些反复无常,会觉得有种无法言喻的桎梏感。”

    “如今,这些问题,父王会都为你解决掉。你体内的各种隐藏风险,父王也会为你化解。”

    ……

    这血色的男子讲述了许多问题,这些,也都是周若辰身上的弊端所在。

    周若辰这个时候,也才恍然,也才知道,他能在百万年之后复活,的确……的确是父亲拼尽全力换来的,只是,当时推衍出的结果有数种,最不可能的就是天赋被夺取的情况,可如今,这种情况却发生了。

    那么凤逍遥存在的使命,就证明,仙凰孔雀和他父王的‘约定’,真的发生了。

    便,有了如今的这一幕。

    那么,不论是邪尊剑碎片的异动,还是无极归蝶红颜殇,抑或者是云雀夕颜与自己的接触等等,便都彷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推动了。

    周若辰没有半点儿反感,反而心中充满了温暖,但是感情很明显,依然受到莫名的桎梏,所以那种难受,真的是无法言喻的。

    不过,就在此时,当大量的血光,开始流淌,进入周若辰的体内的时候,周若辰浑身颤栗了起来。

    就彷佛,体内的每一颗细胞,都被打开了一扇通往天地灵境的窗户一样,拥有着呼吸天地间气息的力量。

    同同时,周若辰感觉自己的心脏,竟是剧烈的跳动了起来,强健有力。

    “嘭嘭——”

    “嘭嘭——”

    心脏的跳动,血液的流通,让周若辰的泪水,哗哗的流淌了出来。

    “父王!”

    周若辰一声大呼,立刻就主动的抱向了他的父王。

    但他的手,一下子穿过了那血色的身体,根本拥抱不到。

    “若辰孩儿,你,还有你后辰哥哥,你炎炎姐姐,你九九妹妹,父王如今是最放心不下的。除了你之外,其余,都杳无音讯,生死不知……你母亲古曦,父王心爱的曦儿,也……”

    “这一辈子,父王想了许多,甚至于哪怕是在使命封禁的状态下,也依然在想。”

    “最终,父王觉得,人生长短,并无多大的意义,要的,只是轰轰烈烈,真正的问心无愧。曦儿她若在,清颜她们若在,便也会支持父王如今的想法的。

    所以,若辰孩儿,你若……若是肯听话,听父王的话,那今后,你就开开心心的活着。你的所有记忆,父王都为你开启,但会稍微虚弱化,让这份记忆不是那么深刻,彷佛已经历经了百万年的洗礼而有所淡忘一样。

    以后,你不必报仇,也不必凡事都去探究真相。

    只要你要有乐乐的活着,就好。

    父王不带走你任何记忆,甚至于将所有的记忆,都还给你,也不再封禁你的任何能力,不过圣灵之力,为这片天地不容,父王就将其打入你的血脉传承之中,你一点点的融入《涅槃九变》的功法里,以后自会强大起来。”

    “父王曾经,有那么多道侣在身边,却桎梏着忙碌,修炼,奔波,反而忽略了她们,等到想归隐下来,和她们一起幸福的生活的时候,却来了毁灭之灾。父王自以为一直很珍惜,却一直,都在忽视。”

    “哥哥的话没错,仙凰孔雀的话没错,我若听了,或许更好,但是我若一开始就好好珍惜,或许生命虽短,却也没有遗憾。所以,若辰孩儿,父王再啰嗦一遍,以后,遇到喜欢的道侣,就开开心心的,与她一起生活,几个都没有关系……”

    “你虽然活在了百万年之后的新世界新规则里,但是你依然只有十六岁,十六岁,就该有十六岁的少年热血,就该有十六岁的喜怒哀乐……”

    血色身影的男子着,双眼落下了两滴鲜红色的血泪。

    但随即,他看向了虚空远方的云雀一眼,将那魂气收回之后,魂气之中,也有一些云雀的性格因素复制了下来。

    血色身影的男子一把抓向了邪尊剑的碎片,随后,一点点的将其捏碎,其中,蕴含着一条条极为古老而神秘的道则霞光。

    其中,更是显化出了周若辰哭泣,欢笑,悲伤,难过,愤怒,疯狂,麻木,仇恨等各种情绪。

    七情六欲。

    在曾经的世界里,就被抽离了出来,只是如今的世界,天道修复之下,周若辰渐渐的不那么无情,逐渐生出了一定的七情六欲。

    不过,那份重新生出的,太过于稚嫩,太过于弱。

    毕竟,计算上周若辰苏醒过来的时间,也只有区区十天左右而已。

    十天,即便是天道修复,又能达到什么程度?

    血色男子将这七情六欲的道则和那从云雀体内抽出的魂气汇聚了起来,然后他的手一抹,顿时,一道道可怕的力量,直接进入了周若辰的体内。

    周若辰体内隐藏的‘魂毒’、‘桎梏’等等,全部被修复了。

    那破碎的虚丹等等,并没有恢复,破碎的经脉等等,也同样没有恢复,而是化作了一片真正的混沌。

    这个时候,周若辰也完全的感觉到体内所有的桎梏感觉彻底消失了,如果之前还只是体会到了的话,如今,更是如脱胎换骨一般。

    不过,也就在此时,他的父王,那血色身影的‘使命’,也已经完成。

    随后,这血色身影,连同这一片投影出来的祭天域,同时的崩碎了。

    下一时刻,周若辰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随后,周若辰便感应到,他静静的躺在一座荒山的山脚下。

    而云雀,正静静的躺在他的怀中,正睡得正香。

    天地间,一股股灵性的能量气息流转而来,淡淡的阳光,带着一缕缕温暖的气息。

    四周,鸟兽虫鱼的声音,清晰得像是在耳边低低的倾诉。

    “我……”

    周若辰想话,却是有点儿不出口。

    记忆都在,但之前的一切,真的是恍若梦境一样,让周若辰有点儿发懵。

    不过,那种前所未有的莫名真实体会,让周若辰知道,那一切,都是真实的。

    周若辰坐了起来,一把将云雀抓在手心,虽然没有用力,但是动作也略微有些粗暴。

    “啊——你干什么?想非礼吗?”

    云雀被惊醒了美梦,顿时大呼叫。

    “睡什么睡,什么时候被人抓着烤着吃了都不知道。”

    周若辰立刻讽刺道。

    这话一,他自己也有点儿发愣。

    云雀也有点儿发愣好半天,云雀才怔然道:“我靠,你还真学我的性子了?这样真的好吗?”

    周若辰沉默了片刻,他知道原因,但是没有怎么解释。

    不论是不是他的父王借鉴了云雀的性格,但是云雀这种洒脱的心性,的确是生活的好性子。

    即便是有悲伤难过的时候,那也一会儿就过去了。

    周若辰知道,自己若能开心的或者,父母,亲人,或许也才可以放心一些。

    自己过得好,他们就好。

    这,只是一种简单的伟大,伟大的简单。

    但是懂的人,真的要历经无尽痛苦和磨砺,才会懂得。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道:“我输了,愿赌服输,这般,也没什么不好的。

    如今,我身上的瑕疵都没了,输了,以后我们一起苦修《涅槃九变》功法好了。这功法,的确是有些变|态了,很难修炼。”

    周若辰着,就直接岔开了话题,不想在之前的那些事情上去了。

    之前,周若辰也不怎么觉得,但是如今周若辰已经明白,不论是蝶长月,还是那周碧月,其实对于他都是极好的。

    而他就显得有些麻木不仁了。

    但,的确也不算太差。

    但是这样的生活方式,沉重,压抑,而且不会有什么快乐可言。

    就好像是周聆夜她们,其实是心中无比喜欢他的,但是却愣是不敢什么,只因他太‘强势’,‘桀骜’,一直以‘圣灵’自居,看不起人。

    这种看不起,不是现实里的看不起,而是源自于血脉的高贵!

    但,周若辰如今明白,自己有什么值得高贵的?值得桀骜的?

    自己其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而已,父亲耗尽一切,才让他有了如今的复活。

    周若辰沉思了片刻,将话题转移到了《涅槃九变》这功法上。

    他答应了云雀,愿赌服输。他更是答应了他的父亲,要好好的,开开心心的生活。

    “是啊,难啊!不然如我这般天才,要你这个拖油瓶干什么?不过不得不,好歹你也是帝血传承者吧,真是太容易失败了!”

    云雀鄙视道。

    “失败?没关系的,只要进步了,那就没事。失败了再重新来过就好。不过,这次的事情,当真是谢谢你了云雀。”

    周若辰认真道,接着,飒然一笑。

    心中所有的烦闷和抑郁,全部散去。

    “你也知道谢谢,算了,没事了。可惜,老头子走了,没有想到,我师傅,竟是你的使命者,这世间,事情果真是操|蛋之极。不过这也是他的宿命,与其百万年被使命枷锁着,早些解脱也好,也算是一种幸福了。”

    云雀叹息一声,随即弹了弹雀爪儿,傲然道:“对了,以后我们双|修好了,魂气互通,灵魂沟通,进行修炼《涅槃九变》,你属于阳,我是阴——我靠,你这是什么表情?大爷委屈自己,你特么还这样,你——”

    云雀着,便见到周若辰有点儿傻眼的模样,立刻怒道。

    不过,到一半,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顿时又是羞愤又是恼火的道:“大爷的双|修仅仅是互相结合的灵魂修炼……你……你别胡思乱想,大爷我喜欢少女,喜欢少妇,喜欢萝莉,就是不喜欢臭男人!”

    云雀气呼呼的道。

    周若辰回过神来,微微一笑,摸了一把云雀的头,道:“知道了,流|氓,我是不会胡思乱想的。”

    “你才是流|氓,你们一家人都是流|氓!”

    云雀喝骂道。

    周若辰闻言,也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在意。

    以往,若是有涉及家人的辱骂,他会立刻生出杀心甚至于发怒。

    但如今,他的心,真的变了。

    七情六欲、各种记忆枷锁解开,恢复正常之后,他周若辰,就是一个拥有帝血传承的普通天才少年而已。

    现在的他,才算是真正的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