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90章 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云雀大手一挥,道:“你既然成为了大爷云雀的弟,那么自然是不会亏待你的,云雀大爷就赏你点儿好处,你也,也别再|裸|奔了,这太特么的丢人了。$$$$”

    云雀着,直接拿出一套风灵避尘甲,同时将那柄黝黑色的短剑‘巫月’,解除了血祭痕迹,直接毫不犹豫的将此物还给了龙魂雷云兽。

    这一刻,周若辰莫名的看了龙魂雷云兽一眼,彷佛心中有了一份思考。

    不过,周若辰并未多什么,也并未与云雀交流。

    这种灵魂‘主宰’之法,周若辰觉得,云雀不会那么傻,云雀这么做,必定是万无一失的。

    但同样的,龙魂雷云兽这种万古以来的太古遗种,其血脉灵魂之中的高傲,又怎会屈居于那种‘奴仆’般的地位?

    若仅仅只是为了活着,也绝不会如此轻易让敌人得手。

    周若辰换了个角度,心中分析了片刻。

    一会儿之后,彷佛想到了什么,周若辰心中微微一震,心中凛然,却不动声色的将这份思考,抛却到了一边。

    “假设,龙魂雷云兽获得了仙凰大帝的部分传承,凝练了龙魂雷炎之后,灵魂学会了类似于斩魂道的魂道手段,灵魂一分为二,一部分灵魂脱离了出来,化作本源,在苦修之中,而另外一部分灵魂,蕴含在肉身之中,在这一片天地之中随意行走。那么,内外结合的结果如何?”

    周若辰心中分析。

    这般结果,让他的心,陡然一震,顿时明白到,如果是这样,那么龙魂雷云兽之前的一切举动,都十分合理!

    “这龙魂雷云兽,必定有双魂,拥有双魂,那么那血誓,心魔誓言和灵魂结印,都会无效!”

    周若辰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顿时知道,若非是自己心谨慎,他和云雀,又要被对方反过来算计到了。

    不过这般事情,周若辰已经不能和云雀商议,这种结印,已经成为了双方面的,若是周若辰和云雀交流,云雀知道结果之后,就打草惊蛇了不,也无法再获取龙魂雷云兽另外的一部分灵魂的任何信息。

    更遑论,这片天地,乃是仙凰大帝的墓葬之地,没有谁能比一直生存在这里的龙魂雷云兽更加的了解这一片天地的情况了。

    如今,龙魂雷云兽要回来了那柄‘巫月’,那是一柄杀戮、煞气等各方面威力都无比惊人的法宝兵器,它存在于龙魂雷云兽手中的效果,要远远大于周若辰和云雀对于这柄‘巫月’的所有认知。

    甚至于,这柄‘巫月’有可能再龙魂雷云兽手中,发挥出全部的力量。

    如此一来,哪怕是周若辰知道,自己和云雀的境界是真丹境五重圆满,比之对方要高四五个境界,但在这种绝世血脉和天赋的比拼下,若是对方的兵器更逆天,那么结果,却很难。

    云雀中招了。

    周若辰心中已经知道了答案,但表面上,他一如既往,并无表现出什么不对来。

    当然,他也知道,有可能,真的是他想多了,毕竟龙魂雷云兽是否真的拥有这般逆天的能力,的确是并不能单纯的以这种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性去判断。

    而且,龙魂雷云兽的确是没什么节操、很是无耻的一只妖兽,能作出这样的选择,仔细判断,似乎也颇为合理。

    不过,周若辰仅仅只是将所有的可能都进行一番设想,多一份防备之心,他觉得终究是不会错的。

    龙魂雷云兽获得了巫月之后,倒是也终于松了口气,同时,他也立刻穿上了风灵避尘甲,不再让自己|裸|奔。

    穿上衣服,佩戴巫月短剑之后,龙魂雷云兽似乎也从容了许多。

    他抬头,莫名的看了看周若辰,显得有点儿莫名的惧意。

    这人,灵魂强大,实力惊人,关键是在万物紫气冲虚鼎之中熬炼了七七四十九天,竟是完全没有什么损伤,这,太惊人了。

    “云雀大爷,这位……周若辰……大爷,之前是什么情况?为何会……无法炼化?之前我明显判断出,他……已经成为了药性的多面体结构的核心枢纽啊。”

    龙魂雷云兽显然也是非常的疑惑,不由询问了出来。

    至于他自己丢失了那诸多的宝贝,此时他反而并无再提及。

    “这个,你询问他就好了,不过他这人,也很无耻,你别被他冠冕堂皇的模样儿欺骗了。”

    云雀瞥了周若辰一眼,一脸满不在乎而鄙视的模样。

    这屁孩,果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

    “周若辰大爷……能为龙解惑吗?龙真的……百思不得其解。”

    龙魂雷云兽弱弱的询问道。

    “你想知道?”

    周若辰如云雀的性子一般,随意询问道。

    “嗯……当然,龙之前对于自己的锁魂阵、祭天之法还是颇为自信的,如今这随随便便就被破了,心中打击颇为严重,以至于天才之心,都有些黯淡了。”

    龙魂雷云兽心翼翼的道。

    周若辰点了点头,表示对于他的法颇为同意。

    不过,周若辰心中,却反而略微有点儿忌惮了。

    是的,龙魂雷云兽越是心翼翼,反而越是证明其有点儿问题。若是大大咧咧,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模样,反而才更真实一些。

    这,也在于龙魂雷云兽在这个区域与外界接触不多,略微显得有点儿天真和单纯了,不然如这样的的瑕疵,他是绝不会呈现出来的。

    周若辰沉吟了片刻,若有所思的道:“你天才之心黯然了,那就对了,毕竟我和云雀,乃是外界里绝世的天才,没有之一。我们的年龄段,那是真正的罕逢敌手,不仅是你天才之心黯淡了,很多遭遇过我们的天才,都已经殒灭,那些即便是没死的,也都天才之心黯淡了,对我们,只能跪服,仰望。”

    周若辰傲然道。

    “呃——”

    龙魂雷云兽显然没有想到,云雀装逼的境界很高,但是这个少年的装逼境界,更高了一筹。

    他认真的聆听着,准备了解其中的秘密,却不想,对方竟是给了他一个更为桀骜和嚣张的答案。

    龙魂雷云兽有种再次吐血的冲动。

    他终于知道,他吃亏的不冤枉了,这一对无耻的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然,这般念想他也是控制得很好的,不然云雀是会感应到的。

    “是,是,原来,龙我输得不冤枉。只是,那万物紫气冲虚鼎内的情况,却是为何……”

    龙魂雷云兽显然还不死心。

    “你想知道?”

    周若辰又淡然询问道。

    “想啊……不然龙我会茶饭不思的。”

    龙魂雷云兽当即道。

    接着,他以一种无比崇拜和敬仰的目光看着周若辰。

    “嗯,但,那关我鸟事?”

    周若辰反问的话,让龙魂雷云兽再次差点吐血。

    “算了,周若辰,你还是和他吧,瞧他这点儿出息,再不他只怕是要癫狂了。”

    云雀看不下去了,特么的,这周若辰显然也不是一般的无耻。

    “好,既然云雀大爷都了,那我便和你好了。”

    周若辰微微露出了笑容,看样子,似乎很是给云雀面子。

    云雀见状,也颇为满意。

    龙魂雷云兽立刻激动了起来,表现出了洗耳恭听的模样。

    “嗯,龙啊。”

    周若辰开口道。

    “是,龙在。”

    龙魂雷云兽立刻恭敬的道。

    “你那巫月,我觉得挺好的,这般,不如借我玩个把月,离开了这仙凰大帝的墓葬之地之后,我再还你好了。反正此地也没什么纷争,我又擅长炼器,正好拿这巫月研究一下。”

    周若辰双眸略微表现出了一缕贪婪与火热之色,目光看着龙魂雷云兽身边飞舞着的巫月,似乎颇为感兴趣。

    龙魂雷云兽心中‘咯噔’了一下,立刻意识到,这周若辰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不过见到对方似乎颇为颐指气使、桀骜嚣狂的模样,龙魂雷云兽心底深处沉淀下了复杂的念想,表现出了颇为不舍的样子来。

    但,这般表情只是持续了片刻,龙魂雷云兽就果断的抹除了上面辛辛苦苦熬炼的血祭印记。

    并将其直接交给了周若辰。

    周若辰收过已经没有了血祭之力的巫月,将其握在手中,立刻就感应到了远远超过了邪灵之力的邪魅凶煞气息,不由神色也颇为骇然。

    “这巫月,好生了得,这是什么兵器,这般厉害。”

    周若辰震惊道。

    云雀白了周若辰一眼,道:“我的龙仆从的巫月,你可别贪墨啊,好的出去了就给他。”

    周若辰直接翻了个白眼,道:“我周若辰,会贪墨你的这点儿东西?”

    云雀不以为意,道:“如果是之前的你,那肯定不会,但现在的你,无耻起来连大爷云雀我都害怕,所以也就没法相信你了。”

    周若辰作出很是伤心的模样,道:“呜呼哀哉,我的夕颜都不相信我了,真是一件令人悲伤的事情。”

    云雀‘切’了一声,完全无视周若辰的胡闹。

    龙魂雷云兽差点儿看傻眼,这两人的交流,他怎么就觉得有着一种恍若道痕一般的深深的无耻的气息流淌而过呢?

    果然,这两人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啊!

    他|妈的,龙爷输给这样的人,看样子还真的是不冤啊!

    龙魂雷云兽心中感慨着,如今他的巫月也送出去了,手段又被削了一半,但是要得到的答案不仅没有,连同那个话题,都被扯的连影子都没了。

    他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几下,也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这……这还能啥?

    (喜欢本书就多给本书投点儿推荐票吧~咱不吱声也没人支持,数据挺惨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