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95章 有情剑道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龙魂雷云兽此时早已经悟道完毕,听到云雀这般话语,他脸上的表情也颇为的精彩。

    “夕颜,你确定你要在这里和周若辰战斗?这里是帝阵核心枢纽之地啊!虽然帝阵不攻击你,但是你战斗试试?保证让你********,欲罢不能!”

    龙魂雷云兽的声音,直接让云雀夕颜的一身热情被冷水浇灭。

    这个时候,她才想起,此地,的确是帝阵核心枢纽之地。

    “咳咳,那个,出去了再战!这一战,大爷记下了!”

    云雀桀骜而得意无比的道。

    周若辰微微一笑,道:“好,出去了,分分钟教你做人。”

    “切,凤翼天翔身法,结合仙凰雷炎战魂诀,你能与我撄锋?”

    云雀明显不以为然。

    “一个我自然不见得能行,但两个呢?”

    周若辰同样表现出了轻视云雀的模样,随即心念一动,上清分身,直接出现在了云雀的身后,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如何?”

    “你——”

    云雀有点儿傻眼,之前她也苦修过《一气三清》之法,但,虽然已经有所领悟入门,但离着衍化分身,还有着极远的距离。

    可这周若辰,竟是这就会了?还凝聚了出来?

    云雀仅仅只是有点儿傻眼,那龙魂雷云兽,差点儿吐血。

    他双眼瞪得圆溜溜的,眼珠子都差点儿凸出来了。

    “这……这是真的?我@#¥%——”

    龙魂雷云兽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以他的心性,心中都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太可怕了!

    他清楚的知道,曾经的仙凰大帝获得这一法门,苦修了三个月,才算是堪堪入门,并凝练出了一尊法身,战力达到了自身实力的五成。

    龙魂雷云兽心中震撼,却依然忍住那种骇然之意,颤声道:“你你,你这分身,战力几何?”

    “战力?”

    周若辰闻言,颇为汗颜,有点儿不好意思的道:“战力有些不如人意,虽然已经尽力领悟了,但是战力才刚接近自身战力的七成,这几天我又加深了领悟,但是也仅仅才达到七成二左右,实在是惭愧。”

    周若辰着,还颇为遗憾的叹息了一声。

    “噗——”

    龙魂雷云兽黑着脸,表情极为的精彩。

    随即,他没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嗯?你怎么了?”

    周若辰诧异道。

    这龙魂雷云兽怎么就吐血了呢?莫非是先前熬炼肉身导致他精气魂损失太严重,还没有能恢复过来吗?

    “我也想吐血。”

    云雀想了想,随即颇为无奈。

    “这……”

    周若辰这会儿已经反应了过来,不由心中也有点儿古怪的感觉。

    “难道,这《一气三清》之法,真的那么难?是否是因为他们没有领悟过《道生一》的至道规则?”

    周若辰心中也不由思索了起来。

    “道生一,这种意境,你们可能领悟?”

    周若辰想了想,随即询问道。

    “道生一?”

    云雀和龙魂雷云兽都颇为诧异。

    显然,他们是不懂的。

    “道生一,是上个文明的至道传承之一,其蕴含着一种类似于万物同源的意境,但是这种道,已经无法在全新的世界立道,所以已经没有任何效果。

    但是其中蕴含的大道奥义本身,却是依然有着一定的参照作用,我便与你们这‘道生一’之法,这样你们或许结合这‘道生一’的奥义,可以能更深入的领悟一下《一气三清》之术。”

    周若辰认真道。

    不过他完,还是有点儿奇怪的看着龙魂雷云兽。

    龙魂雷云兽龙诗云,显然已经凝练了两大分身,拥有上清和玉清灵魂,这方面修炼的造诣也绝不低,那为何反而因为他周若辰的修炼结果而吐血?

    龙魂雷云兽存在的年龄,周若辰判断,应该也不会太长。

    这,正是周若辰疑惑的原因所在。

    “周若辰,你还别疑惑,你可知道,我入门花了多久?花了整整三年。而且,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年龄不大,对吗?但我已经活了六千多岁了,若非是反复被帝阵斩杀,多次修为被废,如今又岂会只有这样的境界?

    可即便如此,我如今,一直都伴随着存在的《一气三清》之法,也仅仅只修炼出了第二法身,相对于你这几天时间就凝练出了第一法身,这么对比,你便知道我为什么想吐血了。”

    雷魂雷云兽不由苦笑道。

    “原来如此。”

    周若辰这才恍然,不过,对于龙魂雷云兽这般遭遇,他也是颇为同情的。

    “而且,凝练出第一法身,战力,才三成。你这三五天的时间,凝练了七成战力的法身,已经堪比这一气三清至道的立道者了。”

    龙魂雷云兽解释道。

    “难怪,难怪你会倍受姜辰的打击,毕竟一直以来你也自诩是天才,在忽然察觉到差距巨大的时候,受到冲击出现这般情况,就可以理解了!不过,等你见识到你夕颜大爷的天赋,你只怕是不仅会吐血,还会吐血三升的。”

    云雀夕颜想了想,接过话题道。

    龙魂雷云兽直接翻了个白眼,无视了云雀的话。

    相互熟悉之后,三人之间颇为‘臭味相投’,再没有那么多的顾虑,因而也是以本性相交,没有再刻意的成分。

    周若辰挥挥手,止住了两人瞎胡闹,正色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天生万物以养人……

    大道万千,殊途同归。如我父王所,有时候,能深入心灵的,不一定是道,而是我们自己的一种情绪。

    左道三千,尚可得真传一种。那么能深入心灵的那些情感,必定也可以是一种道,一种坚定自我内心之道。

    而心,可容纳万物,那么心与道生一的关系,也自然完全等同。

    所以,我便是以我心为我道,我有无敌之心,便修无敌之道。我心永恒,便我心无敌。”

    “自然之道,载德而厚物;我心知道,容纳寰宇,立证苍穹,上通大域,下临幽冥。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我心似明月,便可照耀一方天地……”

    “以我心,驾驭一气,便有太初有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等一生二,三生万物。”

    “取一化三,是为一气三清。以意志降临,以执念驾驭,便可斩魂而得分身,驾驭一气,衍化三清,成执念之道,临王者之风!”

    周若辰喃喃自语,将这“道生一”的部分领悟讲述了出来。

    这些,也是他父王周衍传承的至道,对于周若辰而言,哪怕是已经不见得能适合如今的世界,但是至道的奥义,依然如大道三千殊途同归一般。

    所以,看似不能使用的道,未必真的不能使用。

    周若辰完,龙魂雷云兽和云雀都惊呆了。

    好半天,两人都陷入了深深的领悟顿悟之中。

    周若辰没有打扰两人,反而因为这种道,回忆起曾经他的父王教导他那一系列经历。

    那是生命之中一份无忧无虑的幸福和快乐。

    彷佛,那一刻,父王周衍的英容笑貌,再次浮现在了眼前。

    他面带笑容,目光温柔如水,携带着浓郁的父爱亲情。

    “若辰孩儿,你长大了,父王也颇为欣慰。”

    “你记得,心灵之道,情绪之道,人之有情,那便是有情之道。

    有情之道之中,你血脉契合剑道,所以你的修炼,适合有情剑道。”

    “但父王绝不会逼迫你选择,父王会作出一番布局,以检测什么样的生活,更适合你。”

    “我们,都没有未来,但唯独你不同,你延续了父王生命之中的那一份意外,拥有玉狐族人血脉的你,和你母亲古曦一样,拥有着极致的命魂,可以进行绝世的超脱。”

    “父王,再为你表现一下精气魂的变化,你,好好揣摩,这般教你的机会,怕是不多了。”

    ……

    那一刻,周若辰清晰的感应到,他的父王周衍,就像是忽然之间超越了这个世界,超越了眼前的所有一切,变得飘渺而虚无,如身体都化作了水晶浇铸而成的一般,逐渐消失。

    他的目光,变得无比深邃。他的行为,似乎十分的符合这一片天地的法则变幻,能量流淌方式。

    他就像是真正的诠释了,什么,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一般,与这个世界,完全的呈现出了一种‘融合’的状态,这是真正的‘天人合一’极致的‘天道规则一体’。

    于生死之中,显化出空灵状态。

    于生与死之中,超然而忘我,怡然而忘尘,却有天人合一,道我为一,规则如一。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是一种呈现,也是一种显化。

    周若辰亲眼看着父亲诠释这种道。

    他不懂。

    或者懵懵懂懂,记忆甚至于记不住。

    当时的他,这段记忆一直在丢失。

    直到如今,周若辰忽然懂了,而眼前,父亲周衍的身影,也消散了,就像是一场梦幻。

    只是,这一场梦幻,太过于真实也太过于强烈,深深的冲击着周若辰的身心和灵魂。

    这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触,太深刻,太真实,就像是他的父王周衍之前无比真实的站在他的面前,在重新传道给他一样。

    周若辰的双眼都微微湿润了起来,眼前的气息,彷佛有一缕熟悉的感觉在逐渐消散。

    周若辰的手,朝着虚空一抓,灵魂之力逸散出去,掌控了一方空间,百米方圆,恍若主宰一般。

    气息一点点的凝聚了出来,那是他父王周衍的气息,真真实实的气息。

    “这不是梦幻!不是回忆!这是事实!”

    “父王出现了,传道给了我!但是……他为什么离开了,为什么不愿意真正的见我?”

    周若辰心中颤栗着,他的手中,那一缕气息很快消散了。

    这时候,他蕴含泪水的双眸里,这一片灰暗的黑白世界,彷佛因此而生出了美丽的光泽,变得不那么阴冷,不那么萧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