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97章 至凶之地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周若辰很清楚,龙魂雷云兽的,他所了解的事情,差不多就是事实,但,的确又有些出入。````。o .提供

    因为,第四个衍纪里,他的父王周衍,的确是雷衍王,也是邪尊者,却并未称帝,没有成就‘大帝’。

    而无尽魂域,更是并未显化出最终的秘密。

    他的大伯李然,同样也并未封号‘神拳大帝’。

    也就是——在他死亡之后,在祭天域崩塌之后,一定,还发生了更多的事情,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周若辰的心,略微有些沉重。

    第四衍纪,按照龙魂雷云兽所,那不仅是祭天域崩塌,只怕是无尽魂域,也走向了毁灭。

    若非如此,万古生灵的世界,又如何形成这第五次文明?

    “原来如此,难怪我们仙凰孔雀一脉,一直找寻不到仙凰大帝的传承,原来是不在承接的文明上,只是为何这次我们又找到了?”

    云雀颇为奇怪的喃喃自语。

    随即,云雀的目光陡然一亮,她的目光直接落在了周若辰的身上。

    “使命!”

    “老头子的使命!”

    “也就是,老头子,必定承载了第四衍纪的传承,他携带着的却是第三衍纪的信息传承,让我们直接通过他,而获得第三衍纪的传承信息!将第三衍纪和第四衍纪的力量进行结合,争雄第五衍纪!”

    云雀陡然得出了答案。

    “不错,甚至于我的灵魂,都来自于第四衍纪,这没什么可隐瞒的。我‘少年至尊’的名号,又不是白叫的。”

    周若辰心中凛然,却笑着道。

    “难怪,难怪了。”

    龙魂雷云兽心中的各种疑团也顿时解开了,难怪这样的环境,竟是有人能闯进来,开始他还以为只是有些修士侥幸!

    如今看来,这想法,该是多么的愚蠢和可笑啊。

    “云雀你所言的确不错,事实也是如此,不过,依靠我们,争锋第五衍纪,只怕是很难。这其中,有活过了两大衍纪的女帝,这是一个真正可怕的敌人。”

    周若辰沉吟道。

    “是不是敌人,还难。不过我们的起点本就比别人高,又需要畏惧什么呢?只是承载撄锋的希望,又不是真的要去撄锋,我也不怕,也无压力,依然是困了就睡,饿了就吃,想女人了就去泡妞。”

    云雀大大咧咧的道。

    “泡妞?”

    龙魂雷云兽傻傻的端详着云雀,这不是他第一次听夕颜这女孩泡妞了,只是之前没怎么当回事,可此时见她似乎的是真的,龙魂雷云兽也有种傻眼的感觉。

    “当然,她虽然性别女,但爱好也是女,所以习惯就好了。”

    周若辰不以为意,随口道。

    龙魂雷云兽脸上的肌肉不由自主的抽|搐了好几下,那表情,简直是精彩得发光了。

    “好吧,不过如文明这事情,还是不要多往外的好,若是让人知晓我们身怀文明的传承血脉,那结果,不用想就知道,必定会极其凄惨。”

    龙魂雷云兽神色凝重道。

    “自然,这般事情,我们三人知晓也就行了。好了不多,我们去前方湖泊旁看看。”

    周若辰道。

    随即,他示意了龙魂雷云兽一眼,让他带路。

    龙魂雷云兽苦着脸,却没有犹豫,直接踏上了前路。

    这地方,虽然不会再惹来绝世杀机,但是可不是什么容易擅闯的地方。

    只不过,龙魂雷云兽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因而直接便动身了。

    “这个地方非同一般,你们注意脚下,不要踩到一些黝黑色的、像是树叶一样的东西,那是幻阵符文碎片,一旦引动,会引来杀机或者是凶险。”

    龙魂雷云兽一马当先,却心谨慎的踏出了步伐,同时努力的规避着那些黝黑色的符文碎片,神情凝重的道。

    “嗯,我们知道。这符文碎片,像是密密麻麻的树荫,实际上却拥有着空间之力,踩错的话,我们被攻击倒不见得,但会被传送走。这样的地方,被传送了,结果怕是会很可悲。”

    云雀并非对阵法一点都不了解,所以在涅槃之力汇聚双眼的时候,她不由严肃道。

    “不错,正是如此。”

    周若辰其实早已经判断了出来,这些符文深不可测,超过了太初符文的复杂程度,应该属于第三个衍纪时代的古老符文。

    周若辰认真回应的同时,同样的,他体内的血脉之力运转于双眸之中,灵魂魂气范围也逸散了出来,却并未去触碰和覆盖那些树荫般的符文碎片。

    这座黑色的矮山,一些高低不平的斑驳岩石上,也有着非常浓密的裂纹和雕刻的符文,像是阵基,但更像是神秘莫测的道痕。

    像是山间的山石,都被大帝领悟的至道感染,形成了先天的道纹痕迹。

    周若辰盯着那山石上的道痕观看了片刻,顿时一阵气血上涌,心中更是无比心悸,有种发毛的凛然寒意。

    “莫要观看,心些。不然强大的力量足以反噬,重创灵魂。此地灵魂被重创之后,想要恢复,极难。”

    龙魂雷云兽立刻一声清喝,不仅让周若辰清醒了几分,便是云雀,都身躯一震,收回了有点儿呆滞的目光。

    周若辰和云雀顿时心中凛然,显出了真正的忌惮之意。

    本就颇为心谨慎,却是一个不留心,直接中招。

    显然,此地的凶险,要远远超乎想象。而且,绝非是拥有仙凰大帝的后裔血脉,就可以不死。

    此地,绝杀杀机不出手,已经是天大的留情。

    周若辰倒吸了一口冷气,神色凝重。

    同样的,云雀也没有玩笑嬉闹之心,目光警惕而充满了忌惮之意。

    “有可能,还是简单的了解一下,然后考虑离开此地。此地,太可怕,至少以我们的实力,暂时没资格来这里。”

    龙魂雷云兽又踏出了十余步之后,顿时神色极为凝重,语气都低沉了许多。

    “我计算一下此地的阵法情况。”

    周若辰声音严肃道。

    “确实,必须要想办法离开此地,再这样下去,我们没什么侥幸可言。”

    云雀历经了数次感应,最终给出了非常确切的答案。

    这里,周若辰心中明白,只有云雀才是真正核心枢纽的仙凰血脉传承者,周若辰和龙魂雷云兽,都仅仅只能算半个。

    云雀既然如此肯定的出这般话语,那么此地,只怕并非不存杀机。

    亲身体会到了这种可怕的碾压之力,凶煞气息,狂暴凶戾凶险,周若辰三人都难以放松下来,皆心情无比沉重。

    这里,关乎着生死,绝不可能再像是之前那样,涅槃仙凰寂灭阵不出绝杀杀机就没事。

    因为除了涅槃仙凰寂灭阵不出绝世杀机之外,其余任何一个地方逸散出来的凶险,都和涅槃仙凰寂灭阵的杀机相差不了多少,但是那些杀机,却是不会看三人是否拥有仙凰血脉的。

    那是仙凰大帝墓葬之地这无尽岁月蕴养出来的杀戮杀机,和涅槃仙凰寂灭阵的杀机已经没有关系。

    墓葬之地,本就是大凶之地。

    大帝墓葬之地,更是凶中之凶。

    那么,有这样的凶险,也再正常不过。

    龙魂雷云兽听到周若辰和云雀的话,大体上已经判断出来,周若辰在阵道上,造诣非凡。

    既然周若辰来自于第四衍纪,那么龙魂雷云兽也丝毫没有犹豫的将自己对于此地的认识,一点点的讲述了出来。

    “周若辰,你若可以推衍出来的话,那你试试,若是不行的话,我需要巫月,然后进行血脉定位。”

    龙魂雷云兽将他所知道的信息都讲述了出来,然后目光凝视着周若辰,冷静的道。

    他没有再前行。

    三人一共踏出了七十三步。

    但是这七十三步,简直是如在生死之中前行,充满了极致的凶险和艰难。

    三人已经浑身冷汗湿透,再无什么探宝之类的心思。

    “我试试看。”

    周若辰微微皱起眉头,然后运用《涅槃九变》的涅槃能量,尝试着运转时光溯源之道,尝试凝练天机之道。

    但结果,一次次的都失败了。

    而如今有所入门的御雷神炎剑道,显然要差了几分。

    “你来试试吧。”

    周若辰放弃了,随后拿出了巫月,接触了封印。

    这个时候,他已经是完全相信龙魂雷云兽的,龙魂雷云兽不会在这样的时刻想方设法夺取巫月,这没有必要。

    “巫月汇聚血脉,夕颜,需要你的精血指引,还有那十一件法宝之中的七件,那是属于巫月的配件。”

    龙魂雷云兽神情严肃道。

    接着,他主动先祭出了血脉之力,同时,一颗龙魂真丹,都直接飞了出来,没入到了那一柄黝黑色短剑‘巫月’的体内。

    云雀夕颜也没有怀疑,没有犹豫,将十一件法宝全部拿了出来。

    顿时,其中的七件,立刻飞遁而入,没入到了黑色巫月的体内,被巫月的黑光吸纳吞噬。

    剩余四件法宝,龙魂雷云兽没有,云雀便直接收回了。

    云雀一道念头生出,一滴眉心生命精血流淌而出,如一道箭矢射出,没入到了巫月短剑的身上。

    巫月直接吸纳,随即那黑光化作了褐色,竟是和这片天地的黝黑色一般无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