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邪尊Ⅱ 第98章 雷龙兽
作者:残剑的小说      更新:2017-01-10
    黝黑色的巫月短剑,逸散出一股股极为可怕的气息,凶煞、阴冷的力量不断的逸散而出。 ..)

    周若辰看着这巫月短剑忽然爆发出绝世光晕,顿时神情也愈发凝重了起来。

    云雀此时神色略微显得有些疲惫,但见到巫月的变化,反而安心了许多。

    龙魂雷云兽同样察觉到了巫月短剑的变化,双眸逸散出一缕缕的灵性光晕,显然是自信了许多。

    “夕颜你的血脉,竟是比我想象之中,效果更好一些,这样一来,我们遭遇到的凶险,或许会减轻许多——仙凰大帝在天有灵,不会给予她的后裔绝境般的磨砺的。”

    龙魂雷云兽似乎仔细判断了许久,才得出了这样的答案。

    “如此甚好,其实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在我看来,仙凰大帝是自己埋葬自己,那么……我有一种感觉,她并未真的帝殒。”

    云雀思索了片刻,道。

    她的话,让龙魂雷云兽操控巫月短剑的双手,都为之一颤。

    即便是周若辰,也都被这样的话语,刺激了一下。

    仙凰大帝若埋葬了自己,却并未死去,而是活过了第四个衍纪并存在于第五个衍纪的话,那这个世界,便太可怕了。

    不过,隐约之间,周若辰想到了他自己——他,也活过了第四个衍纪,存在于第五衍纪,也就是如今的这个新世界之中。

    同样的,他的父王,那些亲人,甚至于还有很多祭天域之中的朋友,只怕是也都并未死去。

    如此一来,作为一位站在规则巅峰的大帝,活过两个衍纪,又有什么不正常的呢?

    周若辰想到更多的是,若仙凰大帝没有帝殒,那么在第三个衍纪之前的两个衍纪里的那些帝王呢?

    周若辰忽然沉默了起来,神情,更是凝重了许多。

    因为这种判断而带来的可怕压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此时这片阴冷的环境带来的压力。

    周若辰深吸一口气,随即努力的平静了下来,道:“如这般事情,现在多想,毫无意义,我们先解决眼前的困境再吧。龙诗云,现在的情况如何?”

    周若辰感觉到现场的气氛更显压抑了一些,立刻阻止了这个可怕的话题继续下去,转而询问龙魂雷云兽。

    龙魂雷云兽微微凛然,立时明白到了周若辰的顾虑之处,当即道:“巫月已经拥有了神性,虽然我如今境界偏低,掌控偏弱,但有仙凰大帝后裔的血脉主宰,威能不凡,效果惊人,一探环境之力,还是有的。”

    龙魂雷云兽着,随即一道道的紫光在那一对犄角上汇聚了起来,形成了一具恍若紫色电弧汇聚而成的虚影。

    虚影拥有龙魂兽形态,但和完整的龙魂兽又明显有区别,而且这龙魂兽的大,仅仅只比巫月短剑大了一倍左右。

    这是一只约莫三寸长的一寸高的龙魂兽虚影,全部由紫色的雷电电弧汇聚而成。

    “这是雷龙兽!”

    周若辰神色凛然,当即微微吃惊道。

    “嗯?你能认识这雷龙兽?”

    云雀还未话,龙魂雷云兽反而颇为惊讶。

    毕竟,雷龙兽乃是第三衍纪的龙兽,而为是雷龙大帝一脉的传承,只是雷龙大帝并无子嗣,这一脉的血脉,早已经断绝,隔离了一个衍纪,如今已经是第五衍纪,这周若辰竟是能一眼认出,这,其实龙魂雷云兽心中相当的震撼的。

    “嗯,我拥有的一份修炼之法,战魂之中,有一魂名为‘形意龙魂’,其奥义便是‘雷光遁龙,擎天神龙舞’,其中的‘雷光遁龙’,便是雷龙。”

    周若辰迟疑了片刻,给出了答案。

    “什么……你竟是能凝练雷龙龙魂功法?那是什么功法?”

    龙魂雷云兽龙诗云震惊了,这一次,是真正的震惊。

    他的声音,都变了。

    作为雷龙一脉的旁系血脉,没有谁能比他更清楚,雷龙大帝的‘雷龙’龙魂,是多么难以形成。

    那么,也就是,这个周若辰,只怕是来历非凡,无比惊人。

    龙魂雷云兽深深的看了周若辰一眼,目光竟是多了几分凝重之色,眼眸深处,也多了一缕恭敬之意。

    无形之中,对待周若辰甚至于因此而对云雀夕颜,他的诚意都更足了许多。

    尽管这之前,他已经表现出了自身极致的诚意,可源自于血脉里的威凛和高傲,依然让他有点儿飘然,如今,这最后的一点儿骄傲和飘然之意,都已经荡然无存。

    “嗯,那是一种战魂之法,若是真正的修炼到了极致,可以凝练十二战兽剑魂,相当于十二重武魂。”

    周若辰沉吟了片刻,没有在这件事上隐瞒。

    形意剑魂道,在第四衍纪,乃是绝世功法,名动天下,震撼祭天域,众所周知。

    哪怕是在第五衍纪,这种传承依然还在,大周家族的战魂剑道,便是脱胎于此。

    虽然战魂剑道只能凝练出战魂虚影,可如今,周若辰却打算重修形意战魂剑道。

    通过御雷神炎剑道,周若辰已经深深明白,有些道,依然是殊途同归的,无法运用,只因为自己并未找寻到那一份契机而已。

    “十二重武魂?我了个去!”

    云雀惊呼了一声,十分震惊。

    尽管她知道战魂剑道不凡,但是凝练十二重武魂,这是真的还是假的?这岂非是,一个修士,修炼了战魂剑道,达到了极致之后,拥有了十二重灵魂?那要是这样的功法结合一气三清,那是多少?

    那是三十六条命?

    云雀显然已经有些不出话来了。

    她第一次如此动容。

    云雀如此,龙魂雷云兽龙诗云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毕竟对于一气三清之术,眼下他的领悟是最深的。

    正是这样,龙魂雷云兽甚至于有点儿呆滞了。

    好半天,他才回过神来,目光熠熠闪光的看着周若辰。

    周若辰微微点头,道:“理论上是这样,但实际上,很难。”

    云雀缓过气来,道:“那便是了,若真是这般功法的话,大周家族,早就不在了。古天琊等人,也不会等到那会儿才出手了。“

    “确实,理论上,与实际总是会有巨大的差距的,不过哪怕是有差距,这功法也非同一般。”

    龙魂雷云兽惊叹道。

    不过,他并未因此而眼热,要求修炼这种功法,如这般战魂功法,龙魂雷云兽也很清楚,没对应的血脉,几乎修炼无望。

    更遑论,不论是他自己的雷龙传承,还是那一气三清之术,他都并未精通到高深层次,再霸占太多的资源,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贪多嚼不烂的道理,龙魂雷云兽心中也是相当清楚的。

    此时,他的表现也有了足够的诚意,因而,周若辰在感应到龙魂雷云兽的状态之后,对于他,也完全的认可了。

    就像是云雀一样,无形之间,三人的关系,彷佛也在这一刻如真正的捆绑在了一起。

    龙魂雷云兽此时收敛了心神,并未再因此而分心,他的目光看向了远方,在他的手中,那黝黑色的巫月短剑,已经如一道流光,激射而出。

    速度,很快,却又彷佛在巨大的阻力之中穿行,那种渗透的力量,那种可怕的碾压之力,让看到这一幕的周若辰三人,都脸色微微苍白了几分。

    云雀和周若辰都没有再交流,而是目光死死的盯着那巫月短剑。

    龙魂雷云兽显化出来的一对犄角此时已经收了起来,将是他的双手,却不断的结印着,形成一种又一种极为古老而复杂的姿势。

    巫月短剑不断的前行,打开了一片片的光路,巫月短剑前方,逸散出了一道圆锥形的光幕,像是一柄被撑开了七成左右的伞一样,巫月短剑顶着巨大的压力前进,但是它所前进的地方,已经打开了一条安全的路。

    龙魂雷云兽不断的结印,脸色也在不断的变化着。

    好一会儿,他脸上的表情变得颇为的黝黑——他原本就颇为黝黑,脸色再变黑,在这幽暗的空间里,他有点儿像是隐形了一样。

    “龙,你真特么的黑啊,这片天地要是再黑点儿,你还真是天然的保护色了。”

    云雀笑嘻嘻的道。

    龙魂雷云兽差点儿吐血,白了云雀一眼,道:“这条路,这片湖,不简单。我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龙魂雷云兽的声音里充斥着一缕缕疲惫之意,先前的结印,显然对他而言,损耗极大。

    “这里是哪里?”

    云雀眨眨眼,询问道。

    “这是镇罪之路,前方,是罪月湖。”

    龙魂雷云兽沉吟了片刻之后,道。

    “镇罪之路?罪月湖?大爷我好像有点儿印象,容大爷我想想。”

    云雀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反而目光深处,显出了一缕疑惑之色。

    “你有这般想法,倒是不错,不过,你不用想了,想也想不起来,因为这只是属于你传承的本能记忆,拥有记忆的根源,但是想不起来,只有对应的熟悉感,这就是很多时候我们在遇到某些事情熟悉却想不起来的原因,源自于根源性的记忆,有的来自于前一世,而更多的,却应该是来自于自身的血脉传承天赋的本源根基……”

    龙魂雷云兽仔细的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