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渊 第九章 元婴老怪
作者:炫宸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离彩色蜈蚣远了,许万念忙用修仙系统查看它的属性。

    七彩毒蜈蚣(精英妖兽)

    修为:一阶七层

    综合战力:112

    属性:毒

    天赋技能:毒液喷射,撕咬

    毒液喷射:凝聚自身毒素,喷出一道毒液,毒液有强烈的麻痹效果和腐蚀效果。

    撕咬:毒蜈蚣撕咬敌人,使敌人身中剧毒,毒液有强烈的麻痹效果和腐蚀效果。

    简介:七彩毒蜈蚣是一种罕见的毒属性妖兽,毒液得不到清理就会逐渐腐蚀掉人的身体。七彩毒蜈蚣每次释放毒液,毒素效果都会减弱。在释放干净毒素之后,七彩毒蜈蚣是一种难得一见的美食。

    可是,我要怎么清理毒素呢?许万念在想。在地面上的许万念意识越来越模糊,还没有想到办法就昏倒在地。在这么危险的森林昏倒,想活命都难

    正当许万念眼前一黑之际,连他自己都觉得绝望的时候,一阵力道却将他的身体轻轻的托起。之后有什么情况,许万念就再也不知道了。

    “好疼”许万念醒来的第一种感觉是,疼,剧烈的疼。

    “别动!”一个声音制止了正准备起身的他。许万念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张帅气的面孔,一名青年男子,穿着素色长袍,足像一名优雅的古典美男子。声音正是他发出来的。

    再看身处的场所,是丛林的身处。一个帐篷搭在身后,而身前是一个火堆,火堆上还有一只烧鸡,在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许万念躺在中间,而那名青年男子就盘坐在许万念的身旁,微笑的看着他。

    “前辈是您救了我吗?”许万念礼貌的问道。用修仙系统查看此男子的修为,结果是这样的。

    姓名:舞凌空

    修为:元婴期三层

    综合战力???

    ???????????

    许万念尽量平复自己的心情,让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这可是一名元婴期前辈。很多人将元婴期修士比作元婴老怪,实在是因为他们的寿元太过于逆天,修为太过于逆天。

    修仙之人境界划分很是容易,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之后听说还有更高的修炼境界,许万念就不得而知了。而每一境界都分为十层,这与妖兽的等阶是对应的。

    许万念离元婴期还差个十万八千里,而今天有幸看到元婴老怪的尊容,却没想到不是白发苍苍的长须老头,而是长衣飘飘的帅气公子。这一定是一个驻颜有术之人。或者是相对于他的总年龄,他此时并不大。

    要知道,炼气期依旧是凡胎**,不过寿命稍长于凡人,区区一百年而已。筑基期修士的寿命可以达到两百岁,而金丹期修士的修士可以达到五百岁,至于元婴期修士的寿命有着一千岁,传说中化神期修士有着五千年的寿元。

    其实,这些并不是绝对的,妖兽就另当别论。还有逆天的天才地宝,可以永葆青春的,可以寿命长生的。上古有一果名曰长生果,吞食之可以增加一百年的寿元,炼制成丹药长生丹可以增加五百年的寿元。天地茫茫,沧海桑田,这一切不知是个传说,还是流言,但是随着岁月的流转没有人看到过长生果,更加没有人炼制出长生丹。

    “我叫舞凌空,方才看到你晕倒在这丛林之中,就顺手救了你,你体内中的毒我已经想办法给你排出了,但是你胸口的伤口很大,需要缝针。”舞凌空缓缓说着。舞凌空奇怪,毒素并不是他排除,而是自身自动消除的,有意思的小伙子。

    许万念:“那就麻烦前辈了。”

    舞凌空从一枚戒指中取出针和线,戴在他手上的一定是储物戒指,储物戒指可无法和那些劣质的储物袋相比,这可是真正的空间灵器,而且更加是身份的象征。只见舞凌空一甩线头,针线便自动连好,又是手中一缕火苗而过,针头就出现了微微的火红色。

    许万念:“嘶前辈,有没有麻药啊,好疼。”

    舞凌空:“年轻人,人总要在痛苦和挫折中才能够成长,我有办法可以让你失去痛觉,但是我并没有想要这么做。在我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我遇到的危险情况不知道有多少回,但是每一次都逢凶化吉,靠的不是别人施以援手,靠的是自己的智慧和毅力。”

    许万念听到这些话,停止了抱怨。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上一世作为一个大少爷,他何尝受过这样的苦,但是现在不同,他生活在弱肉强食的修仙界,这里容不得什么抱怨和不甘愿,只有什么都坚持下来,什么都勇敢面对。

    终于,完成了。许万念的头上早已经渗满了冷汗。

    舞凌空:“来,饿了吧,吃点烧鸡。”

    舞凌空将整只烧鸡递给许万念,又想到了什么事情,递烧鸡的手又缩了回去。

    舞凌空:“对了,你刚缝完针,不能吃鸡。”

    许万念那个气啊,口水都快留了出来,只想大声说,前辈,您行行好吧,给我一点吃的吧。望着许万念那渴求的眼神,舞凌空不禁有点不好意思了。

    舞凌空:“只要你帮我找到一种我没有吃过的美食,这只鸡我就给你。”

    许万念:“我可以,快给我”

    时间过去了块半个小时,许万念才将整只鸡吃完,舒服的摸了摸肚子,心想,这元婴老怪还真是一个吃货啊。

    舞凌空:“喂,小子,你不会是想耍我吧。”

    许万念看到的是一双阴仄仄的眼神,如果许万念不信守承诺,估计他就会爆发。许万念忙说不会不会。

    放出变异食灵鼠,许万念施展土遁,将自己包裹在黄色光罩内,然后那只普通的食灵鼠就交给了舞凌空。他们直奔地下而去。

    七彩毒蜈蚣,哥来报仇了。

    舞凌空:“小子,你是不是耍我,这里除了土什么也没有,哪有什么美食。”

    许万念:“前辈,别急”

    舞凌空:“小子,别找了,这里除了土什么也没有,哪儿有什么美食,除了一条毒蜈蚣。”

    你这人怎么这么喋喋不休呢?还是一个元婴气前辈呢,等会,他说过什么,除了一条毒蜈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