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渊 第四十二章 鬼宗少主
作者:炫宸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对于齐映才来说,这一击飞剑对于他来说并没有多大的伤害,天雷之体很是容易就躲过了这一击,并且一记闪电术也发出去,对于法术的理解,他的造诣同样很高,本就是雷灵根的拥有者,对于雷属性法术的领悟能力自然也是极高的。

    敖幽自然也是极为震惊,没想到在这处小宗门之内还有着这么强大的对手。但是,许万念知道,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敖幽,因为这是修为上的差异,敖幽已经是炼气期八层的修士了,而齐映才才是炼气期七层。虽然许万念经常战胜比他修为高的对手,但是大多数都是在特殊情况之下,要么是依靠灵宠,要么是在对手状态不佳之时。

    许万念在这种情况下,自然是要来帮忙的。他的手中出现了中品灵器火鹤羽扇,现在他的近战技巧极为不好,所以也就只能用一些普通的法术进行攻击,火球术铺天盖地的袭来,也给齐映才增加了几分胜算。一个人想要击败这敖幽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加上许万念就不同了。

    召唤三眼灵狐!

    三眼灵狐乖巧的坐在许万念的肩头,一记狐火术猛地击过去,要知道这狐火术可绝对不简单,那是上古狐族的秘法,原以为狐火术可以奠定战局的胜利,没想到狐火术快要击中敖幽头颅的时候,他的头顶却突然被一层薄薄的护罩保护起来,从而有惊无险的度过此次劫难。

    药田看守修士:“前面好像有修士斗法,我们看去看看。”三个炼气期高层的修士听到许万念这里有打斗的声音,急忙赶到现场。

    许万念:“我们快跑!”许万念催促齐映才。可谁知敖幽也跟在他们身后。

    敖幽:“你们不会还是会想上次一样遁地而逃吧,估计这次他们一定会有其他办法来捉我们的。”

    齐映才:“我们虽然有解禁令牌,但是可惜却根本无法到达阵法的边缘,还有可能解禁令牌已经没有用了。那么阁下的高见是?”

    敖幽面带一副傲然之色,说:“我可以顺便带你们出去,但是我今晚的行踪你们却不能和任何人提及。”

    齐映才:“先说说你的办法吧,如果可以那我们就答应了。”

    敖幽:“在下这里有一张随机传送符和一枚破阵珠,所以,我们可以逃出去。随机传送符可能是我们随机传送到方圆数千里之内,而破阵珠对于任何四阶以下的阵法都有用。”许万念不禁感慨,果然是宗门少主,灵物这么高级,这么有用,自己要是也是个宗门少主那就好了,从此修炼无忧。

    没有傲人的身世背景,就得靠自己努力,就算有一个强大的长辈在背后默默的支持,修炼还得一步一步来,毫无捷径可走,也许服食太多灵药最后引发的结果却是根基不稳。眼前这位鬼厉宗的少主却不是这样,虽然修炼天赋惊人,但是修为提升的很稳。十八岁的他才炼气期八层的修为,或许在其他修士眼里是天之骄子,但是对于拥有暗灵根的他来说却还是修炼速度很缓慢的。

    敖幽将随机传送符激活的同时也是心疼不已,虽然此符神奇,但是却只有那么一张,但是为了逃脱此次的危机,用还是值得的。随机传送符已激活,许万念三人靠拢了来,一个微型的阵法便出现在了许万念三人的脚下。想要炼制随机传送符,难度绝对很大,不但要精通符术,要求对阵法的造诣也绝对要高,才能炼制这么一张随机传送符出来。敖幽的这张符还是鬼厉宗的宗主,也就是敖幽的父亲从一处古修洞穴中找到的。

    随机传送阵已经开启,一阵光芒彻底将许万念三人围绕住,他们便开始高速移动,刚好,这时候看守药田的一种修士看三个黑衣人就这样消失了,随机传送阵竟然直接忽视空间,随机传送符即将穿过药田的阵法,但是很快就要被阵法的结界所阻拦。敖幽一看时机到了,将破阵珠丢向阵法所在位置,药田阵法便破开一条通道,他们安然而过。

    敖幽:“你们宗门的灵药灵果真好吃,我觉得还没有吃够。”许万念他们仍在随机传送之中,目的地所在也是一个未知数,在这里,他们不得不合力撑起一个灵力护盾以防被强烈的空间波压碎身体。

    齐映才和许万念一起给了他一个白眼,他们自己都舍不得,不敢吃的东西,竟然被他这样给糟蹋了。敖幽:“你不知道,我在家父亲管的严,我也没有吃过很多这样的灵药。”许万念感慨,果然鬼厉宗宗主是一位有着深谋远虑的父亲,担心儿子根基不稳而以后修为停滞不前。

    敖幽并没有说明他的真实身份,许万念也没有拆穿,但是他是魔门弟子的事实却是三人所共同知道的。齐映才:“既然你是魔门弟子,为何要来我百兽门之中,这样可是很危险的。”齐映才更多的是不解,为何他在魔门中生活无忧,却要来这里冒险,他所喜欢的是闲云野鹤的生活不喜欢打打杀杀,更不愿意将自己的性命置于险地。

    敖幽:“这是宗门所派遣,我也没有办法,至于是什么原因而来,那么就恕在下无可奉告。”许万念在揣度这句话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原因,鬼厉宗的宗主要派自己的儿子来执行此次这么危险的任务,什么原因更是更是敖幽所不能说的。

    鬼厉宗锁魂殿

    锁魂殿中装饰豪华,通体为黑玉石所砌,更加持了特殊阵法灵力充沛,殿顶部的血魂魔石就像是一道血色残阳。殿中有着一张黑龙椅,黑龙椅之上坐着一位中年男子,男子相貌普通,怎么看也不像是厉鬼宗的宗主,但是却的确是厉鬼宗的宗主无疑。

    在殿中,同样有着一名中年修士,这名修士略显得沧桑,他对黑龙椅上的鬼厉宗宗主说道:“敖兄,这次幽儿所去执行的任务是不是太过于危险了,他现在修为还是炼气期,会不会有危险发生。”殿中修士显得有几分担忧。

    鬼厉宗宗主:“多谢年兄关心幽儿,但是幽儿需要不断的锻炼,没有经历过挫折难以成才啊,况且有人暗中保护,他是不会出现什么危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