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渊 第七十四章 挑灯夜读
作者:炫宸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柳长老:“这些典籍是我在闲来无事时收集的,还有一些是在一处古修洞穴中发现的,书虽然有明显的分类,但是也有些是不在正确的分类中的,你们的任务,是尽可能的多看这些典籍。”柳长老耐心的讲解。

    他继续说道:“这些典籍,不但可以开阔你们的视野,更加可以锻炼你们的心性。”说完,不待许万念他们有什么动作,就独自先行离去了。

    在浩瀚书海之中,朱武阳喜欢看各类法术技巧,而于纵钦却喜欢看各类记载剑术的典籍。而柳长老规定必须要看的符印和一些关于制符技巧的典籍他们却没有怎么翻动。

    许万念对制符还是有一点了解的,所以讲那些记载制符技巧的书直接拿出厚厚一撮放在自己的面前。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个普通的蒲团,就直接这么盘膝坐下。

    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

    许万念很快就沉浸其中,无法自拔。一天过后,于纵钦便很快失去了兴趣,在一旁睡着了。两天,原本和许万念一样沉浸在书籍中的朱武阳也厌倦了。三天,于纵钦和朱武阳发现,其实柳长老并没有对他们进行监视,于纵钦便直接回到自己的静室去修炼去了。

    在随后的几天时间里,朱武阳也离开了。在他认为,需要看的书以及看完了。而许万念却不一样,在他的眼里,这些书籍给他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原来,制符还可以这样,引动自身气血注入灵符之内,这样可以让灵符威力大增,但是对于制符之人来说,却不是一件好事,制符师会因为气血过度亏损而减少寿元。许万念一看后果,不禁摇了摇头,自己绝对不会这样来炼制灵符。

    他也知道,原来,这修仙界不止是风雷大陆,还有着数不尽的大陆。它们或是彼此孤立、或是彼此相连。不只是在大陆上有着修士和妖兽的存在,还有更为辽阔的海域。海域之中,虽然没有数之不尽的人类修士,但是那藏于深海的海妖兽却绝对是数量多,修为高深的。

    他也知道了更为高深的修为境界。原来,人类修士不只是止步于元婴,还有着更为高深的境界可以探索,元婴之后,还有着化神、炼虚、合体、大乘和渡劫,此种境界,却是大多数修士不可忘也不可及的。

    许万念通晓这些,并非是好高骛远,而是为了在心里能够留下一个念想,他能够在这里长生,或者是在这里能够飞升从而回到地球。

    此时已经是黑夜,但是夜明珠柔和的光芒还是照在那些古籍之上,许万念一本一本书细细品读,每一本都是难得的精神财富。

    在这期间,许万念也悄悄做了一件坏事,那就是将墙上的一颗夜明珠挖了出来。夜明珠的光芒虽然很大,但是却并不能照耀到这间书屋的任何一寸地方。许万念手拿一颗夜明珠,一本书一本书仔细的阅读。

    好在他是一名筑基期七层的修士,本身精神力有足够强大,所以阅读起来也是事半功倍,过目不忘的能力还是有的。按理说一般炼气期修士的精神力是不足以支撑起过目不忘的能力的,但是,许万念本身是双灵魂,再加上上次的万丈紫霞让他的精神力增长,所以,现在还是可以轻松应付的。

    在一间书屋之内,一名白衣修士手中持一夜明珠,眼睛不停歇的看着手中的书本,这人十分的专注。

    在暗处,柳长老看到了这一幕,他不禁笑了笑,点了点头。又想起那于纵钦和朱武阳,不禁叹息一声,为什么人和人的头脑结构有着这么大差异,这真是一个值得思索的过程。

    十天过后,许万念依旧在这间书屋之中。

    二十天,一个月过去了

    许万念每天都没有时间去吃饭,而是每天服食一粒辟谷丹,以此充饥,累了就打坐休息片刻。

    许万念苦笑,要是当初高考能有这种意志的话,那么就不会只考上一个二本学校了,可是转念一想,当初学的东西也都是一些枯燥无聊的东西啊,而且当初也没有能够过目不忘的能力。

    而柳长老的第一次考核就已经到此结束了。柳长老、于纵钦还有朱武阳一起立在大厅之中,而唯独不见许万念的身影。

    柳长老疑问:“许万念呢?”于纵钦心里一紧,这许万念不会是忘了吧,这次又迟到,估计会被骂个半死。

    朱武阳答道:“许师弟如今还在书屋之中,他说不读完那间书屋之中的书,他是不会出来的。”

    柳长老微微一笑,但是却很好的掩饰住了笑容:“你去将他找来。”

    朱武阳离开大厅,来到了那间书屋。一个月,整整一个月了,许万念坐在这里已经一个月了,但是他还是在这里认真的看书,有时见他将一枚玉简置于自己的眉心,有时有将一本纸质书籍翻阅的沙沙作响。

    朱武阳扫兴的说:“许师弟,咱别看了,柳长老叫我们一起去大厅啊,于师兄和你说过你难道忘了吗?”

    许万念抬起栽在书籍中的头,对这朱武阳嘿嘿一笑,说道:“不好意思,朱师兄,我真的是忘了。”许万念沉迷于各种典籍中无法自拔,所以一不小心忘记了时间。

    一起和朱武阳到达大厅,就看到柳长老那张苍老但是冷峻的脸。许万念突然感到一丝不妙。但是出奇的是,这次柳长老竟然没有发火。

    柳长老一看人都到齐了,就继续说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么我们就继续进行下一场,那便是制符的实践。”

    许万念感到奇怪,为什么柳长老根本就不提第一场的情况,难道就这样听之任之,但是一想到还有着一小半的书籍没有看过,许万念便是很不甘心。“柳长老,可是书房的书我还没有完全看完”

    朱武阳、于纵钦:“”

    柳长老说道:“你可以自己抽时间继续看,我是不会阻止的。第一场给你们的测试我不想多说什么,这些都是靠你们自己去把握的。”柳长老并没有批评任何人,也没有责怪任何人,他看重的不是结果,是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