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念渊 第七十五章 制符实践
作者:炫宸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柳长老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只符笔,许万念看到,这只不过是一只劣质的普通符笔罢了,甚至连下品灵器都算不上,许万念就曾经有过一只,那是在小源镇杂货店买的。

    许万念疑惑,难道柳长老准备用这只符笔来教授三人制符,要知道想要提高炼制灵符的成功率,符笔可是其中很关键的部分。对于低阶灵符来说还好一点,但是高阶灵符那真的就是一只符笔可能破坏的就是一整张符的完整性。

    四人端坐于石桌之上,许万念、朱武阳,于纵钦还有柳长老。柳长老将为众人演示炼制灵符的过程,三人仔细的在观看。这种场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在打麻将。

    柳长老却显得很是神色自若,他依次从储物袋中取出盛满朱砂的小盒子,还有空白符纸。柳长老取出的这些东西全部都是极其普通之物,许万念一般炼制灵符也是这么做的,甚至他的符笔还要更好一点,他的紫毫符笔怎么说也是一件中品灵器。

    看到柳长老静下心来,拿起劣质符笔沾染上朱砂,在空白符纸上开始浅浅的勾勒,这是,火球术的符印,柳长老为众人演示的是炼制火球符的过程。火球符的确是最简单的灵符,一般制符师都是从火球符开始学习制符的。柳长老要教授的不只是会炼制灵符的许万念,还有没有学习过符道的朱武阳需要顾及。

    原本是极其简单的火球符的炼制过程,许万念却从中看到了新的门道。柳长老将符印浅浅的勾勒,正是这浅浅的一笔,许万念却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虽说制符讲究的是一种一气呵成的快感,但是这种笔法同样显得毫无违和感。

    很快,符印就勾勒完了。这张符纸也成功的出现了火球术符印的痕迹。只见灵光一闪,火球符,成!

    许万念仔细端详这张火球符,这张火球符蕴含的火属性灵力非常的充沛,远远不是许万念炼制的火球符可能及的。许万念震惊,原来炼制灵符也可以达到这样的水准,许万念原本还在为百兽门中一名神秘的炼器师所惊奇,现在看到柳长老的制符手法就不会这样了。

    修仙系统可以保证制符的一定成功率,但是当面对真正的高阶的厉害的制符师的时候,显得是那么的无用。许万念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依靠修仙系统将制符的手段练到这么高超的境界。

    柳长老炼制完火球符之后,却显得气定神闲,仿佛这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罢了。其实,他的内心却是窃喜的,这次的制符多少有一点运气的成分在内,才可以让他超常发挥。在小辈面前大展身手,有时候镇住他们也是非常有必要的。

    只可惜柳长老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其实,朱武阳和于纵钦并没有发现这火球符和其他火球符有什么不同,只有许万念,这个懂得符道的人才被震住了。

    柳长老淡然开口:“你们都看清楚了没有?现在轮到你们来炼制灵符了。”柳长老将他的位置让了出来,示意于纵钦去做。“你是他们的老大,你先去。”

    于纵钦苦着一张脸,慢慢坐下,他的动作和柳长老一样,只是取出了他自己的一只符笔,这竟然也是一只紫毫符笔,和许万念的一样。

    于纵钦的紫毫符笔挥动,并不像柳长老那般细细勾勒,而是有着一气呵成之感。很快,符印被画下,一张火球符即将成型。

    正当于纵钦准备大喜之时,却异象突变,火球符中的火属性灵力一阵的不稳定悸动,突然之间,火球符发生了爆炸,火灵力的余波四散而去。

    柳长老皱了一下眉头,支起一道灵力护盾,将许万念和朱武阳护在其中,爆炸的威力成功的击向了于纵钦,在柳长老的可以引导下,于纵钦这方面的爆炸威力明显更盛,之间一张漆黑的脸庞就这么诞生了,还有着几乎快要烧焦的衣服。

    柳长老怏怏地说道:“谁叫你小子这么急的。”

    于纵钦:“”

    这一次,轮到朱武阳了,朱武阳深深吸了一口气,这可是他第一次炼制灵符,心中难免有点复杂万分。或是激动,或是期待。

    毕竟是第一次炼制,朱武阳也并非是那种天赋绝顶之辈,在刻画符印的时候,符印没有完成就提前中断的,制符以失败告终,好在没有发生和于纵钦那样爆炸的尴尬局面。

    当轮到许万念的时候,许万念尽可能的平复下自己心中的波澜。他此时炼制普通一阶灵符的成功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十了,这小小的火球符自然是不在话下。

    许万念炼制灵符的手法和大众的制符师一样,也是讲究一气呵成,将符笔上沾满朱砂,将符纸铺平,引动天地之间的火属性天地灵气注入符纸之内,符印之内。

    火球符,成!

    系统提示:“炼制火球符成功,获得熟练度3点。”

    柳长老将火球符拿在手中,仔细的端详。就算是对弟子严格要求的他,也不禁点了点头。这次,许万念炼制火球符成功,这至少说明他的制符成功率还是算高的。

    今天的课程到此已经结束,柳长老也并没有多做评价,只是吩咐他们各自回去。许万念倒是显得有点迫不及待,一是还有那么多的书籍没有看完,而是柳长老的新的制符方式勾起了许万念的兴趣。

    许万念回到了自己所处的静室,其实他已经很久没有回来了。那些古籍功法,明显比之在静室中打坐修行更为有趣,要是许万念的时间多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建议去修行那些古籍中记载的特殊功法和法术的,往往那些稀奇古怪的法术,都有着一招定胜负的作用。

    许万念一看这静室之内,只有一张石桌和一张石床,坐在石桌旁边的石凳上,许万念开始回想柳长老那炼制灵符之时苏使用的技巧。

    许万念开始明白,柳长老没有直接教他们最大众的炼制灵符的办法而是采用他自己的办法,是想要他们来继承自己的衣钵,刚好许万念对这大感兴趣。

    许万念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小盒朱砂,一大撮空白符纸,还有自己的紫毫符笔,将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开始了第一次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