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湛蓝的天空有几只海鸥飞过,湿咸的海风刮过脸颊将原本整齐的蓝发吹乱,海水拍打着海岸溅起一人多高的海浪,远目极眺她看到一艘挂着骷髅头的帆船……

    看着眼前这令人惊羡的海少女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她低着头手在身侧攥得紧紧的,末了她狠狠的关上门。

    大门发出“砰”地一声巨响,墙壁上的粉尘掉下来些许,少女抓着门把的手越来越紧蓦地她抬起头,一脚踹在门上,力道之大硬生生将门踹凹了。天空一般的眸子里可以看到熊熊的烈火,她的脸色铁青,对着面前的铁门又是一脚。

    “妈的!这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撒完了气少女泄气般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她面前的那扇门已经扭曲变形的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额……”

    意识到自己闯祸的少女下意识的看了眼周围发现没有人发现以后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偷偷摸摸的离开了。

    青木葵,也就是先前用暴力将铁门踹坏的少女,今年十五岁的她有着一个无法跟别人诉说的烦恼。

    她可以以门为媒介进行时空转移!时空转移的几率是随机的,而时空转移的地点也是随机的。而这就造成了她前一秒开门还是熟悉的环境后一秒开门门口就是另一番景象。

    一开门她看到了早就在地球灭绝的恐龙,一开门直接掉进了轮船事故现场,一开门看到一男一女在做love,一开门看到一个男人翘着屁股在涂痔疮,像凶杀现场还有黑帮火拼她也不是没有没碰见过,也因此她常常陷入危险之中。

    青木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疼了,现在的她无比想念以前那安静平凡的生活。

    是的,不久之前青木还是个平凡的少女之所以会变成这幅模样还得从两个月前说起。

    ***

    无月之夜。

    和朋友在外面过完生日的青木走在回去的路上,刚刚度过十五岁生日的她脸上挂着明亮的笑容,她哼着歌手上提着的袋子里是朋友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夏夜的风吹起她披散在肩上的头发,她伸手把乱跑的头发别到脑后,突然她听到“嘭”的一声巨响,像是什么从高空坠落的声音。

    青木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抬脚朝声源处走去。

    这条路是她回家的必经之路,前面不远就有一个警所,应该没有哪个家伙敢在警所门口闹事才对。

    怀着这个想法青木一步步的向声源处走去,在发出一声巨响之后那边就没有任何动静,如果不是她记得声音的方向她根本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啊!找到了!

    青木停下脚看着倒在血泊里的黑色身影。

    属于血液的腥臭味传来,借着路灯的灯光她看到被鲜血浸透的黑色毛发。

    天空般的眸子骤地一缩,一直提在手中的袋子掉到了地上。

    究竟是多么狠心的人才会这么对待一只猫。

    “怎、怎么办?怎么办?”

    她手足无措的站在倒在血泊的黑发身边,看到它微微鼓动的肚子青木顿时眼前一亮。

    ——它还有救。

    于是善良的青木少女抱着它去了医院终于将奄奄一息的黑猫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因为伤得太重医生建议观察一段时间于是青木开始了医院、家、学校来回跑的生活。

    黑猫是在第二天傍晚醒的,当时青木就在旁边毫无预兆的对上它灿烂的金眸青木还呆了一下。

    真是漂亮的眼睛。

    青木只是一眼就喜欢上了这个小家伙,所以那时候她才会把它带回了家。

    青木父母常年不再家,所以就算多了一个成员也不会有人跳出来反对,就算真有那么一个人提出反对意见固执的青木也不会放弃收养这只猫。

    “应该先给你取个名字吧。”

    在给碗里倒了猫粮以后她开始考虑该给它取什么名字。

    “黑乎乎的就叫你黑蛋怎么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看到黑猫抖了一下,它从碗里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金色的眸子里满是嫌弃。

    “不喜欢吗?那么宝贝儿?小宝?煤球……”

    青木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堆然后她发现她家的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吃好了正坐在那里看着她,大大的眼睛里除了嫌弃还有鄙视。

    ∑(⊙o⊙)

    这猫成精了。

    黑猫看了她一眼尾巴一甩走开了。

    青木松了一口气,果然是她眼花看错了吧。

    最终黑猫的名字也没有定下来。

    “咪咪过来吃饭了。”

    放学回来之后青木最先做的是给猫喂吃的,黑猫听到她的呼唤懒懒的伸了一个懒腰然后从柜子上面跳了下来,迈着优雅的步伐朝青木走去。

    虽然没有名字但是它已经习惯“咪咪”这个叫法了。

    青木轻柔的摸着它的背,感觉到熟悉的温度黑猫的喉咙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喂好了猫她又去铲了屎,先把猫的事情处理了她才着手晚饭的准备。

    就算青木家常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她也还是没能锻炼出令人满意的厨艺,不过煮泡面的本领倒是令人赞不绝口。

    她在煮面的期间黑猫一直陪在她旁边,她抽空摸了摸它的头,黑猫亲昵的在她手心蹭了蹭。

    青木立马乐了,“乖孩子。”

    算算时间抱它回家也有两个月了,它安安静静一点也没有吵闹,乖巧的有些不可思议,只是偶尔的时候那对金眸里会流露出像无奈、不满、鄙视这种类似人类的表情。

    粗神经的青木并没有在意这些,后来回想起来她如果再注意一点是不是就不会再有后来那些事。

    夜幕降临,微风给这个炎热的夏夜带来了一丝凉意。

    一直坐在窗前眺望远方的黑猫冲着风吹来的方向抽动了两下鼻子,金色的猫瞳看着天空的方向微微眯成一条线,它似乎听到什么声音耳朵朝后动了动,它收回目光往后看去,看到刚刚洗完澡的青木用毛巾搓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等青子吹完头发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了,她又收拾一下时钟的指针双双停在了12这个数字。

    温柔的月光穿过窗户朦胧的照在青子的睡脸上,安静甜美的睡容让她那副平时算不上出众的脸多了一分异样的美感。

    一个黑色的身影一直在床头看着她,金色的眸子倒映着青子安静的睡颜,然后它开口说话了。

    “还真是毫无防备的睡颜啊!”

    从黑猫的嘴里传出来的是一个稚嫩的童声。

    “这家伙连最起码得戒备心也没有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黑猫蹲坐在床头毛绒绒的尾巴在身后甩动着。

    “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了。”

    床上的人微不可闻的抖了一抖它知道它猜对了。

    床上人原本闭着的眼中终于睁开了,就像那一天,宛如天空般的眸子再一次和流光溢彩的金眸对上了。

    她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她是什么时候醒的呢?

    她的睡眠很浅所以几乎就在黑猫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醒了,只是那时候她不知道这个声音是谁发出来的。

    “猫……竟然说话了!”

    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她所能想到的就是这么一句话。

    黑猫没有立即回答她而是给了她一个微笑,“真是令人满意的反应。”

    除了最开始的吃惊之后青木的表情和平时完全没什么两样。

    青木从床上坐了起来,而黑猫则跳到了不远的书桌上。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说话?”

    青木一瞬不瞬地盯着它,目光里有好奇也有探究,看来她对猫会说话这件事感到非常好奇。

    黑猫眯了眯眼,“你不害怕吗?”

    “害怕?为什么?不管你变成怎样都是我的咪咪。”

    黑猫愣了愣。

    “不要再用那个名字叫我了。”它说,“我的名字叫做科尔温·杨·怀特,你叫我科尔温就可以了。”

    “嗯,科尔温。”

    对于少女的配合令黑猫科尔温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么我们长话短说,之所以今天会以这个方式跟你对话是因为我要走了。”他们的相遇纯属巧合但是还挺喜欢这位临时的饲主的,要不然它也不会在这里呆了两个月之久。

    “感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的照顾,作为报答我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

    “愿望?”

    少女一脸茫然的看着它。

    黑猫再次点了点头,那对金色眸子在黑暗里闪着光,带有几分诱惑的味道。

    “是的,任何愿望。”

    一瞬间的沉默之后房间里传来了少女特有的清脆的笑声,她看向一脸不解的黑猫脸上的笑意不减。

    “真的任何愿望都可以实现吗?科尔温好厉害。”

    被夸奖的黑猫骄傲的抬了抬下巴,“小意思,你有什么愿望尽管说。”

    青木笑盈盈的看着它,“真是可靠呢。”

    科尔温抬眸看向她大大的猫瞳里似乎有什么一闪而过。

    可靠?他吗?

    “不管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吗?就像长生不老这种违反科学理论的愿望也可以实现吗?可以让我像蓝胖子那样有扇任意门吗?还是说你帮我开个金手指让我变得强大,当个拯救世界的英雄……”她越说越兴奋,最后话头一转,“还是算了吧,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愿望什么的我还真的没有。”

    温柔的蓝眸看向目瞪口呆的黑猫。

    “已经没有什么愿望了,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和科尔温的相处虽然才两个月但是她很开心,她终于不是一个人了。

    “没有么?”

    “没有。”

    对上少女坚定的目光黑猫败下阵来,“我知道了。”

    “那么……”

    它抬头看了眼天空,“……接我的人来了。”

    话音刚落从窗外吹来一阵疾风青木下意识的低头闭眼,忽然她感觉有一只手落在她头上,轻轻的就像生怕把她碰碎了一般。

    “我们会再见面的。”

    风吹散了离别的话语,只剩下不知道在发什么呆的青木。

    “早上好!”

    “早上好风早……啊呼——”和朋友打完招呼的青木接着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眼前这个和他打招呼的黑发少年叫风早翔太,模样好成绩好是班上的风云人物,同时亦是青木葵从小学开始就一直同班的同学。

    简直是孽缘!

    风早看了眼她眼下浓浓的黑眼圈,“怎么了昨晚没睡好吗?”

    青木无精打采的趴在桌子上,“我家的猫走了,我失眠了一个晚上。”

    “猫?”

    青木之前领养了一只黑猫这是班上人都知道的事,因为青木拿着手机逮到一个人就说“讷讷,这是我家的猫是不是非常卡哇伊!”这样的话,她非常喜欢那只猫每天都要把手机里的照片看好几遍,每天放学铃声一响就急急忙忙冲出去赶着回家看她的猫了。

    再没有比他更尽职的铲屎官了!

    想起之前青木宠猫的疯狂举动,再想到她失去了她的猫,风早觉得只是失眠一个晚上情况已经是轻的了。

    可是好好地猫怎么就走了呢?

    他心有疑问可是却没有问出口,因为青木无精打采颓废沮丧的模样让他问不出口。

    这时候他该说什么话来安慰她好呢?

    就在风早想着该怎么安慰青木的时候她站起来了。

    “去哪里。”他问。

    “厕所。”走了两步的青木回过头冲他笑了笑,“怎么,爽朗君是想和我一起?”

    听到那个称呼风早的脸红了红提声抗议到,“都跟你说了不要这么叫我了。”

    “嗨嗨!”

    青木随口应着,然后丢下跳脚的风早离开了。

    二年级的厕所位于教学楼走廊的尽头,就读d班的青木只要再走个几步就会到了。

    她拖着懒洋洋的步伐哈欠连连的走向厕所。

    女生厕所和男生厕所毗邻而居青木推开了女生厕所的门,下一秒她呆住了。

    这是什么情况!!

    原本应该是隔间的厕所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金碧辉煌的宫殿。

    一定是她开门的方式不对。

    她扯了扯嘴角默默的又把门关上,下一秒她又把门打开。

    “……”

    这一次她看到的是一群厨师手里拿着锅铲正在翻炒油锅里的食物,香味扑鼻而来青木吸了吸口水……

    不对!

    青木猛然回过神“砰”地一声关上门,这一次她抬头看了眼女厕所的标志。

    她没有走错这里确实是女厕所。

    可是,为什么今天的厕所和平时不一样。

    看着自己握着的门把青木咬了咬牙再一次把门打开。

    当她看着里面熟悉的隔间和洗手池终于松了一口气。

    “……果然是睡眠不足导致的眼花。”

    青木并没有把先前那是放在心上,她随意找了一个隔间进去解决了生理问题,但是很快她又遇到了先前那个问题。

    只是不同的是这一次出现在门后的是一个金发的男人,刘海遮住了眼睛看不清他具体外貌,他翘着屁股似乎在给屁股涂药,所以青木一开门一抬头直接对上的就是那两瓣硕大的屁股。

    更绝的是……

    “噗——”

    那人放了一个屁。

    脑袋里一根叫做理智的弦嘣地一声断了,青木尖叫着赏了近在眼前的pi眼一个千年杀。杀猪般的惨叫声随即响起,受到惊吓加刺激的青木在一击结束之后“砰”地一声关上了厕所隔板的门。

    她坐在盖上盖子的马桶上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手,那上面还残留着她捅到菊花时的温度,想到自己的手竟然碰到了别人的那个部位她再一次发出了崩溃般的叫声。

    不是眼花!

    那触感,那体温……

    刚刚那是真实的画面!

    意识到这个的青木整个人都愣住了。

    她看着自己的手,想到它刚才捅到了菊花顿时一阵恶心,她再也顾不得其他,打开门冲到洗手池大吐特吐了一番。

    直到恶心感降了一些她又开始洗手,一遍又一遍,洗手液洗了又洗,仿佛要把手上的皮搓下来一般,如此这般重复了好几遍,直到旁边伸出一只手阻止了她自虐式的行为。

    她抬起惊慌无助的眸子,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红发棕眸的少年,他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你……还好吧!”

    少年沉稳的声音意外令青木慌乱的心平静下来,她看了眼自己被抓住的手,经过她的暴力揉搓她的手已经通红一片。

    “啊!”

    注意到少女的目光少年触电般的松了手,脸上也染上了一抹红晕。

    “你别误会,我是怕你又做出伤害自己的事。”他看着青木通红的手又看了眼青木,她依旧呆呆的眼睛里看不到一点神采。

    少年脸上的担忧更甚,犹豫了下他还是牵起少女的手然后抽了纸张替她把手上的水渍擦干。

    他的动作非常轻柔,生怕在那已经通红的手上再留下痕迹。对于眼前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家厕所的少女,少年从最开始也是吃惊的,不过在看到她那近乎疯狂的自虐行为以后他不由开始担心。

    青木回过神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少年小心翼翼替她擦手的模样,湛蓝的眸子看了他一会然后又看向四周。

    虽然同样是洗手间,但是眼前这个并不是她所熟悉的学校厕所而更像是家庭式的。

    “等一下!”

    她一把抓住少年的手,在他惊诧的目光下说到,“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哪里?”

    被抓疼的少年眉头都揪到了一起,“……这里是我家。”

    至于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也想知道。

    青木看到了不远处的门,她甩开少年的手不管不顾的冲了出去。

    明明是室内的厕所但是在青木打开门看到的不是居所而是车水马龙的街道,而此刻她正站在马路中央,一辆卡车正朝着她的方向疾驰而来……

    她倏地睁开眼,刺眼的光芒令她不适的再次把眼睛闭上。

    “你醒了。”

    这个声音……

    青木睁开眼,这一次已经适应了光线的眼睛没有再感到任何不适。

    她恶狠狠地瞪向声源出,原以为会看到那只笨猫,没有想到见到的会是一个金发碧眼穿着黑色西装的小孩子。那孩子看上去不过八、九岁,金色的眼睛大而有神,嘴脸微微向上翘着,眼前这个宛如洋娃娃般的小孩令她不由有些看呆了。

    见她呆呆的小孩用那只肉嘟嘟的手在她脸颊上搓了一下。

    “我知道我长得好看但是也不要看呆了吧。”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好蠢。”

    明明是陌生的小孩但是那个声音确实是她熟悉的,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熟悉到她想把那个声音的主人吊打一顿,再怎么装可爱装无辜也没有用。

    “科尔温!”她咬着牙一字一顿的叫出了男孩的名字。

    “我想你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如果之前她还只是怀疑的话那么在看到他以后所有的怀疑都变成了肯定。

    ——她之前碰到的那些怪事一定跟他有关。

    她想伸手揪住他的衣领,但是科尔温只是站在那里微微一笑,她立马缴械投降。

    好吧,长得好看就连做错事也容易得到原谅。

    金发碧眼有着典型英伦风打扮的科尔温笑盈盈的看着气鼓鼓的青木,“看来你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

    “礼物?”

    想起之前的遭遇她立即横眉倒竖。

    “空间转移之术,这可是很多人想得到的秘术。”

    “不稀罕,请给我收回去,谢谢!”

    她直接用上了敬语以表示他的决心。

    虽然知道她不会那么轻易的接受但是这么干脆的拒绝他反而有些没办法接受。

    “怎么可以,明明是那么方便的能力,有了这个那个什么任意门什么的根本是小菜一碟。”

    “不需要!收回去。”看样子是她之前说的那番话令她误会了。

    “你想去哪里都只要开个门就到了,车费都省了。”科尔温循循善诱。

    “我不差钱。”

    “你不是喜欢美男吗?可以躲在门后偷窥男澡堂。”

    “这个我看行。”青木表情一遍,非常猥琐地吸溜了一下口水然后猛然回过神,她收起花痴的表情大手一挥,“不行,不管怎么方便我都不需要。”

    差点就被他给骗了,她要坚定,让科尔温看看她的决心。

    “嘁!”

    见她没有上当科尔温嘁了一声,青木听到了。

    “刚刚你‘嘁’了一声对吧,我听到了,你这家伙一定有阴谋。”

    “我能有什么阴谋。”他看着青木,“你认为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我会看上的。”

    “说的也对。”

    她顺着科尔温的话点头,下一秒她突然醒悟过来,这小子这是在损她。

    “不要以为你现在是小孩子模样我就不会打你。”

    科尔温笑了笑,“你要是想打我早在刚才就打我了。”

    他太了解她这个人了,所以他才敢这般肆无忌惮。

    “能力我是不会收回的,你要是不喜欢就不要用手开门。”

    青木瞪着他,不用手难道要用脚吗?

    “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想告诉你几个注意事项。”看到露出一副“我不想听”表情和青木科尔温耐着性子说到,“你别露出这幅表情,不听的话以后出事我可不负责任。”

    青木这才看向他。

    “以你现在的能力空间转移的地点和位置是随机的,打开空间的时机也是随机的,这点可以在今后随着你的熟练度而自由操控你不用担心,而我说要说的是接下来的内容。”

    “空间转移之后如果你踏入了那个世界那么除非你打开回来的门,否则只有死亡才可以强制回来。”

    听到这里青木愣了一愣,她想起之前朝着她冲过来的卡车……

    那么也就是说她刚才死过一次了?

    “坑爹啊!”

    无视了青木的抗议科尔温又接着道,“今天就到这里好了,那么……”

    随着他的话青木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

    “这个……”她看了眼自己化作点点荧光的身体转头看向科尔温,那对蓝色的眼睛里有着疑惑。

    “科尔温你到底是……”

    “我?”他笑了笑,明亮的笑脸在青木看来是那么的寂寞。

    “我是……”

    青木倏地睁开眼在看到雪白的天花板的时候她愣了愣,空气中传来消毒水的气味,她只是略一思索就猜到了她现在所处的位置——医务室,至于她是怎么到这里的她还真不知道。

    医务室里空荡荡的没有人,青木在床上躺了一会实在忍受不了消毒水的气味打算跑路了。当她的右手摸上门把准备开门的时候她突然停住了。她看了眼眼前的门然后想起了科尔温跟她说的话,她触电般的收回手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太快开门,不过用脚开门什么的他还真不会。

    她看了眼医务室,医务室里除了门还有一扇窗户,只是医务室位于五楼想要平安无事的从这里跳下去是不可能的。

    “结果还是只有这扇门吗?”

    不过科尔温都说了打开空间的几率是随机的,那也就是说有可能极有可能不会打开咯。

    想到了这点青木顿时豁然开朗,再在将手伸向门把,向下旋开然后用力一拉,门开了。

    “碰!”

    比青木更快的,有一个人从外面把门推开了,他看上去很着急推开门后又一脸着急的喊到,“青木你没事吧。”

    此时此刻面部遭到门板重击的青木捂着脸痛苦的蹲到了地上,她透过指缝狠狠的瞪着来人。

    “风、早、翔、太!”

    听到自己好友晕倒在厕所的风早坐立不安的上完了一节课,下课以后立马朝医务室飞奔而来,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一个开门的动作会给青木完成重击,风早一脸愧疚的扶起她,“怎么回事你怎么会躲在门后。”

    青木看了他一眼那副担心的表情硬是令她把生气的话给咽了下去。

    “我在思考用手开门的正确姿势。”

    风早:“……”别闹。

    青木:我很认真的。

    风早用担心的眸子看着她,他的好友不会因为刚才那一撞变傻了吧。被青风早用目光省视的青木在娇小的鼻子下突然流下两道红色的液体,他顿时惊叫起来,“血!血……”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青木的鼻血才止住了,因为青木不想待在医务室所以两人结伴一起回到了班级。

    “真的没事吗?”

    相比起风早的担心青木一脸淡定,“只是睡眠不足引起的贫血而已啦不用担心。”

    她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心里结合之前发生的事大概有了一个结论。

    在她误入那个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的时间是静止的,而她在那个世界死亡之后会以晕倒的姿态回到这个世界。

    她蹙了蹙眉,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个坑爹的能力,虽然有些时候确实很好用,比如偷窥男澡堂什么的(ˉ﹃ˉ)

    也许因为她满脑子都是偷窥男澡堂这种龌蹉的想法,在躲过一个个开门事件之后青木终于在晚上回家的时候不小心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入眼是白茫茫的水汽,空气中是沐浴露的香味,她可以听到有人在哼着歌,氤氲的水汽中她隐约看到一个黑发的*……

    抓着门把的手一紧。

    卧槽!还真的是澡堂。

    她瞪大了眼睛站在原地,看还是不看这个问题……

    “有便宜不看白不看。”她捂着嘴眯着眼睛哦呵呵呵的笑着,至于长针眼什么的就让它长吧。

    她躲在自家门口偷偷摸摸的模样正好让邻居看到,这位正好有事要出门的少年不解的看着一脸兴奋的少女,然后他探过头去想看看她在看什么。

    透过门缝他看到青木家里并没有任何异样,他更加不解。

    “干什么呢?”

    突然想起的声音吓了青木一跳,手一抖房门被她锁了起来,在门被关起来之前她似乎听到了里面那个人的声音,只是青木现在的注意力已经不在那个洗澡的少年的身上了。

    偷窥被逮个正着的青木一脸惊慌的转过身,在看到身后人的样貌以后不由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你啊!吓死我了。”

    “干嘛不进去。”对于青木刚才和举动非常好奇的少年开口道,“笑得那么猥琐让我想起那些偷看小黄书的男生。”

    青木脸不红心不跳,“谁看小黄书了。”

    她要看也是看动作片。

    “还有看小黄书不是你们男生的专利吗?我曾经还在你的床底下……唔唔!”

    被捂住嘴的青木怒瞪着对方,而他不为所动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我的姑奶奶你小声一点别让我妈听见。”他可不想自己的珍藏版再被自家老妈当着她它面销毁。

    话说回来这家伙为什么总能找到他藏书的地方。

    青木唔唔两声示意他放开自己,少年无奈的放开了他,然后双手合十做了个请求的动作。

    青木哼哼了两声然后下巴一抬,“这次就放过你好了。”

    少年顿时感激涕零。

    “话说回来你这么晚是要去哪里?”

    “有事要出去一下。”

    “是和最高君吗。”

    “啊!”

    青木的邻居高木秋人,这个有着褐色戴着边框眼镜的少年和自己同班的同学真诚最高两人以亚城木梦叶这个笔名出道,立志做个漫画家。

    青木为他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高木秋人笑了笑看了眼时间就匆忙离开了。

    目送着他离开以后青木这才打开门进了房间,暗自庆幸刚才房间里那一幕没有被他看到的青木下一秒她的额头就被一个冰冷的物体顶住。

    卧槽!又忘了她那个坑爹的能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