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2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顶在青木额头的是一个黑色的坚硬的物体,在意识到那是什么东西以后青木已经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糟糕了,她刚才没有确定就踏进来了,这下子该怎么回去?

    她偷偷看了眼那对着她的枪口,虽然死后就会回去但是被枪爆头什么的一定好痛!

    想到这里青木忍不住发起抖来。

    “对、对不起,我、我、我什么、么也没看到。”

    站在她面前的身材高大的男人冷冷撇了她一眼,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

    “大哥怎么办?”

    顺着他的目光青木看到了房间里的另外一个人,穿着黑色大衣带着帽子的男人冲青木笑了笑。

    “虽然很好奇她是怎么进来的,不过为了不泄露情报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男人点了点头,然后冲一脸惊惧的青木咧开嘴,那仿佛地狱使者的微笑让青木不由身体以后。

    “再见了,女人!”

    “砰”地一声枪响那个突然出现的女人脑袋开花的倒在了血泊里,彻底没了气息。

    从踏进那个房间不到两分钟,青木葵扑街!

    第二次来到那个亮堂堂的空间青木觉得她已经习惯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脸还有头确定完好无损以后这才放下心来。

    虽然死不了但是会痛的,被枪击中的那种疼痛感她真的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喂!科尔温你给我出来。”

    青木只不过喊了一声那个金发碧眼的小孩就出现了,看到青木它皱了一下眉,“怎么又死了!”

    这个空间是他特意为青木制造的“死后”的世界,在异界死亡的青木会在这里短暂的停留之后回到原本的世界。他虽然有说死亡可以让她回到原来的世界,但是他没有想到频率会这么快,一天之内死了两次,还不是自愿的。

    “你这家伙就不懂得反抗吗?”科尔温恨铁不成钢,“死的这么惨你就不生气?”

    “生气啊!”青木说,“但是比起和他们生气我更气把我害到这幅田地的人。”

    说着她狠狠瞪向科尔温,后者轻咳一声撇头视而不见。

    诡异的沉默之后最先开口的还是青木。

    “之前说的话还算数吧。”

    科尔温愣了愣,“什么话?”

    “就是说完成我愿望这件事。”

    科尔温眼前一亮,“这么说你有愿望了?”他顿了顿金眸微微眯起,“帮你收回能力这类的愿望我是不会帮你实现的。”

    “我想也是。”青木没有一点惊讶,显然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个结果。

    “愿望说不上,但是因为那个能力造成的后果我想跟你讨要一些补偿。”

    “补偿?”不是愿望?

    “我想,把我害得一天死两次的你是不会拒绝我的对吧。”

    对上少女绚烂的笑脸科尔温身躯一抖。

    “说、说下去。”

    青木笑了笑。

    “首先我需要能够在那个世界生存的能力,如果你不想我时不时地来这里找你的话。”

    科尔温略一思索终于点头,“可以。”

    有些意外科尔温的好说话青木又接着道,“我要怎么主动联系你,在我遇到问题的时候”

    总不至于让她死一次来问他问题吧。

    “这个好办!”他伸手摘下自己的耳钉随手丢给她,“想联系我的时候按上面那颗宝石,上面有我的魔力就算在异世也可以联系到我。”

    青木手忙脚乱的接住,一看上面果然有一颗宝石,色彩艳丽的红宝石在她手上折射出耀眼的光芒。

    ……一看就知道不是便宜货。

    该不会真的是红宝石吧!

    “这个真的要给我?”

    科尔温点了点头,“你好好收着,这颗红宝石世界上仅此一颗。”

    青木顿时觉得自己手上的耳钉有千斤重。

    这么贵重的东西他竟然这么轻易就给她了?

    似乎看出她想推却科尔温又接着说,“它不仅是个通讯器它还是个护身符,直到你能保护自己为止千万别丢了。”

    青木连连摇头,就算她把人丢了也不会把这个耳钉丢了的。

    看她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模样科尔温不由笑了,他走上前来从青木手上拿过耳钉又示意她蹲下,在青木蹲下以后他掠起她的头发将耳钉戴上她的耳朵,然后他摸了摸她的头笑着道,“就这样不要摘下来。”

    脸上的温度开始攀升,“知、知道了。”

    卧槽!她竟然会觉得还是个小孩的科尔温有点帅。

    科尔温看着他红红的脸颊笑了笑,“还有什么要求吗?”

    青木这才想起正事。

    “对了,可不可以不要死了才会回来啊,超痛的!”

    虽然死不了但是疼痛是真的。

    看着露出可怜兮兮模样的青木科尔温忍不住笑了,“关于这一点我实在无能为力,如果不想死那就只能凭你自己的力量回来了。”

    所谓的凭自己的力量也就是靠她自己打开回家的门,但是她打开空间的地点是随机的谁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打开回家的门。

    青木沮丧的垂下头。

    “那算了。”不就是疼一下吗忍忍就过去了。

    青木一瞬不瞬地看着科尔温。

    “怎么了?”

    青木说,“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给了她别人梦寐以求(她不想要)的能力,对她有求必应千依百顺,这样的科尔温让青木很不习惯,明明做猫时那么高冷。

    对于青木的这个疑问科尔温只是愣了一下就回答了。

    “因为你救了我!”所以不管你有什么愿望我都会帮你实现。

    只是如此简单的一个理由而已。

    忘了是谁跟她说的了,“动物有着一颗比人类更纯粹的心。”它们知恩图报,重感情,而这一些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生活水平的提高已经渐渐从人类身上消失了。

    青木在失眠了一个晚上之后用一句话总结了一下这两天的遭遇——她被一只会变成人的猫报恩了。

    虽然并不是出于她的意愿但是那是对方的好意,所以就算这个能力再坑爹青木也没有之前那么排斥了。

    今天是星期天,青木在检查了家里的库存以后决定还是去外面觅食,从她家路口的公交车站坐15路公交车在车站下车,然后再往前走一段路有一家她非常喜欢的餐馆。

    眼前仿佛已经摆着她最喜欢的红酒炖牛肉,她擦了擦口水提着包包火急火燎的出门了。运气不错的是,今天这一路那恼人的空间转移并没有出现。

    平安无事的出现在写着“幸平”两个字的餐馆前面青木咧着嘴笑了,她推开门里面的客人不多,远远的可以看到两个红毛在厨房忙碌的身影。

    幸平餐馆的老板在门上系了铃铛在有客人进门的时候会叮当作响,提醒主人有客人来了。所以在青木推门进来的时候那两个红毛的其中一个就抬起头冲她的方向喊了一句,“欢迎光临!”喊完以后他才看清来人脸上绽开一个灿烂的微笑,“原来是葵啊!”

    青木轻车熟路的坐到他面前,看了眼在厨房忙碌的两人最终将目光定格在和她打招呼的红发少年身上,“今天是小真主厨吗?”她垮下嘴脸,“啊……大可惜,我本来还想吃诚一郎叔叔的红酒炖牛肉。”

    她一脸惋惜的趴在桌子上,这个反应令今天的主厨幸平创真挑高了眉梢,。

    “啊!这还真是可惜呢,知道葵酱你喜欢吃这个我先前还特意修改了配方。”

    幸平诚一郎目光温柔的看着和自家儿子一样大的少女,因为父母常年不在家没人照顾的青木看上去会比同龄人要瘦一些,所以他格外关照她。

    “什么?什么!!”青木一脸激动的跑到了幸平诚一郎面前一脸期待道,“我想吃,诚一郎叔叔做给我吃。”

    她垂涎的模样逗乐了幸平诚一郎,他摸了摸她的头,“今天我是助手。”

    换言之他不会掌勺,也就是说……

    “那我不是吃不到了。”

    少女垮下脸一脸失望。

    “为什么吃不到不是还有我吗?”

    幸平创真冲沮丧的少女笑了笑,“请稍等!”

    他解下缠在手上的白布绑在头上,自信满满的说,“红酒炖牛肉一份马上送上。”

    不多久菜就被端上来了,红发少年一脸期待的看着她,“快试试这可是我的自信之作。”说完他咧着嘴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青木看了他一眼实在没忍住想打击他的*。

    “不会是你新做了什么黑暗料理想拿我当试验品吧。”

    这两父子两可没少这么做。

    幸平创真脸上的笑容一僵表情甚是无奈的看着用不信任的目光看着他的青木。

    “很遗憾不是呢!不过最近确实如果你想吃的话我前做了新料理,前两天腌制的蜂蜜明太子拌鱿鱼脚应该可以吃了。”

    青木抽了抽嘴角,那是什么鬼。

    “不了。”拒绝了幸平创真的好意青木接过勺子开始吃他端上来的红酒炖牛肉。

    只是一口她就愣住了。

    “怎么样?”

    一直在旁边盯着的幸平创真一脸期待的看着她,金色的眸子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青木的眼珠子动了动然后咽下牛肉淡淡道,“还行吧。”

    一直盯着她的创真当然不可能看漏她的表情,他咧嘴一笑解开额上的白布。

    “招待不周!”

    被看穿的青木不满的切了一声然后埋头把整碗红酒炖牛肉都咽下肚,她把空碗一伸,“再来一碗。”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真的好好吃!

    创真吆喝了一声,“好的。”又一碗被端到了她面前。

    在旁边全程观摩他们互动的诚一郎不由感叹道,“啊!这就是青春啊!”

    青木和幸平父子相识在一个一个落叶纷飞的秋天,那时候刚刚搬家到这里的幸平父子和因为肚子饿到处找饭店的青木相遇了,拜倒在诚一郎厨艺之下的青木成为了他们父子两的常客,而诚一郎在知道青木常年父母不在家的之后更是对她多有照顾,这让他亲生儿子很是吃味。

    “如果我有葵酱这么可爱女儿还要你这个臭小子干什么。”

    听听!这是一个父亲对孩子该说的话吗?

    作为鳏夫诚一郎立马又想到了一个可以让青木作他女儿的办法。

    “臭小子,快点把葵酱泡到手。”那么好的女孩子要是被别人抢了怎么办。

    幸平创真:“……”

    当青木从创真口中听说了这话以后不由哈哈大笑。

    “小真,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对我有这不良企图。”

    创真不忍心打击她,“像你这种连家务也做不好的女人谁娶你谁倒霉。”

    “这话我可不能当没听到,以后我就赖着你了,咋们两这么熟我不祸害你祸害谁啊!”

    创真:“……”

    所以他都说了性格这么恶劣的青木葵到底哪里好了。

    两人都没有把诚一郎的话当一回事笑一笑就把事情揭过去了。

    周末的时候客人很多,为了不影响父子两的生意青木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了,临行前两父子献宝般的各自拿出了自己的“新料理”让青木带回去,不忍心打击他们的青木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下提着装着两个食盒的袋子离开了。

    离开了餐馆的青木并没有马上回家而是拐去了超市,家里的库存不足她得趁现在有时间补点货。

    “青……木?”

    在超市里挑选东西的时候青木听到身后响起一个不确定的声音,那声音听着有些似曾相识。

    她回过头,站在她身后的是一个有着酒红色头发的少年,他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运动服,看上去坏坏的不过长得很合青木胃口,青木总觉得他有些眼熟。

    看见他回头少年原本还挂着不确定表情的脸上立马绽开一个微笑,“真的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

    他看上去很开心,青木疑惑的看着他,“你是……”

    少年激动的用手指着自己的鼻尖,“是我啊我!松冈凛!我们以前是邻居你不记得了?以前你我还有江经常一起去玩的。”

    松冈凛!

    青木记得这个名字,那个总是一直嚷嚷的要成为奥林匹克运动选手的松冈凛,他比她大一岁,所以经常是他带着青木和他妹妹松岗江一起出去玩。不过后来因为他被家人送去澳大利亚进修,而青木也搬了家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没有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见。

    青木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在看到他露出的一口鲨鱼牙以后终于确定这是自己小时候经常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松岗哥哥”。

    青木很激动,“你怎么会在这里!什么时候回来的!好家伙长得这么帅我都认不出来了。”

    松岗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已经回来一段时间了,我现在是鲛柄学园二年级的学生。青木也变了好多呢,刚刚看背影我都不敢叫呢。”

    “可以还是认出来了,那说明我的变化并不大。”

    “怎么会,长大的青木变漂亮了。”

    青木笑了笑,“我就当这是夸奖好了。”

    青木的长相一般根本说不上好看,更何况松冈凛在国外这些年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所以青木只当他是玩笑话。

    见自己的真心话被当做玩笑松冈凛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目光温柔的看着面前这个算是他半个妹妹的少女。他看到青木的购物车很顺手的接过和她并肩而行。

    “我在国外的时候听说你们搬家了,新家还好吗?叔叔阿姨还是一年到头不在家吗?你三餐有没有按时吃。”

    “噗嗤!”

    青木捂着嘴笑了,蓝色的眸子满是笑意的看着他,“松岗哥哥你什么时候变得像个老妈子一样了。”

    松岗凛:“……”

    后知后觉察觉到自己异样的松冈凛闭了嘴,拧着眉似乎想不明白他刚才那个样子的原因。

    青木再一次被他的表情逗笑了。

    “爸妈虽然还是常年不在家但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能照顾好自己,虽然我总是做不好饭但是我找到了一家很好吃的饭馆下次我带你去尝尝?搬家之后弄丢了通讯录所以一直没能联系你和小江,一定让你们担心了吧。”

    “不……”

    他才没有担心呢!

    青木看了眼被他推着的购物车,该买的东西都买好了。

    “呐!有空吗?我们找个地方叙叙旧怎么样。”

    他愣了愣。

    就他们两个?

    还未等他明白心里那油然而生的喜悦是何意那边青木又补了一句——

    “顺便叫上小江,你知道她的电话吧。”

    “知、知道……”

    这突然而来的失落感又是怎么回事。

    等松岗江按照电话里说的来到约好的地点看到那两个有说有笑的身影之后,突然萌生了离开的冲动。

    她在这时候跑来添什么乱啊,没看到那两人的气氛正好吗?

    不忍破坏那两人气氛的松岗江站在原地犹豫不决,就在她决定走人的时候她的那个笨蛋哥哥看到了她。

    “江!这边!”

    松岗江看着正朝她挥手的自家哥哥无奈的以手捂脸。青木的目光已经顺着松冈凛的视线看过来,她只能面带微笑的朝他们走去。

    青木和松冈凛各自坐了一边的椅子,松冈江犹豫了一下还是坐到了哥哥旁边,两兄妹坐在一起,一样的发色眸色,不仔细看的话别人都以为是龙凤胎。

    青木看着松冈凛有着明亮的眸子不由笑了,“小江倒是一点都没变呢。”

    “诶?”刚刚落座的松冈江不解的看着他。

    青木神秘兮兮的笑了笑用吸管搅拌着自己的饮料不说话。

    好奇心被吊起来的松冈江久久没有得到回答郁闷的鼓起了腮帮子,“哼,葵酱才是一点也没有变呢,还是那么喜欢作弄我。”

    在她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她就经常被青木耍,他的亲哥哥竟然还帮着她,小时候的松冈江好几次怀疑她和松冈凛不是亲生的,青木葵才是。

    “因为小江很可爱嘛!”不管是生气还是高兴全部都表现在脸上,青木表示她就是喜欢欺负有着包子脸的松冈江。

    闻言松冈江气哼哼地把头撇开了。

    一旁看着她们互动的松冈凛不由笑了,“你让我叫江出来不会就为了欺负她吧,这我可不准哦。”

    “而事实上你不是还是把小江叫出来了吗?”青木笑得无比灿烂,所以说你这个做哥哥的其实就是将逗妹妹作为一种乐趣的吧。

    “欧尼桑才不是你说的那种人呢!”一把搂住松冈凛的手臂松冈江维护着自己哥哥。

    青木笑盈盈的看着令人羡慕的两兄妹。

    三人久未见面,虽然有些争吵但这次见面气氛还是很愉快的,如果不是松冈凛接了一个电话要先回去的话他们还会就这么坐下去。

    “他看上去有什么心事的样子。”

    在接电话的时候松岗凛犹豫了一下才接通电话,说话的语气也比她聊天的时候要冷。

    对于发生在哥哥身上的事松冈江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也不是不知道,只是她不知道应不应该跟青木说。

    青木见她欲言又止明白自己的猜测并没有错。

    “嘛!松冈哥哥的话一定会自己解决的吧。”

    闻言松冈江狠狠点了点头,“那是当然的了。”

    之后两个女生又互相留了联系电话就结束了这次聚会。

    青木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往回走,她买了很多东西看起来重量不轻但是她却拿得毫不费力,为此还引来路人的侧目。

    青木自己也觉得奇怪,今天的东西格外的轻她根本没有用什么力气就把东西拿起来了,难道是因为她昨晚睡得早休息充足的原因?

    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辆小车在她身边停了下来,车窗摇下露出一张她熟悉的脸。

    “赤司?!你怎么在东京?”

    “有点事!”赤司征十郎随意答道,看着她手里的购物袋说,“是要回去吗?我送你一程好了。”

    话音刚落从驾驶座上走下来一个人,走上前来替她打开了后座的门,“青木小姐请。”

    青木还没说出口的话硬是吞了下去。

    “……那就麻烦你了。”

    青木抱着东西上了车,坐稳之后她其实就后悔了。她应该要把东西放到后车厢的,两个大袋子再加上她原本还算宽敞的后座顿时变得有些拥挤。

    “就放在那里好了。”赤司说着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一点位置,“你坐过来一点。”

    “……”

    靠得太近了!

    她不安的动了动,不习惯沉默的她开始没话找话。

    “在京都过得还习惯吗?”

    国中毕业之后赤司去了京都的洛山高校,虽然隔得有些远不过青木偶尔还是能听到他的消息,毕竟是“奇迹世代”的队长外界对他的关注度是很高的。

    对于在京都的生活赤司觉得没什么好说的,不管是学校还是家里对他来说和在东京没什么区别,唯一的区别大概就是少了眼前这个热闹的少女。

    青木的母亲和赤司的母亲是旧识,青木的父母因为工作经常离家,不放心年幼的女儿孤身一人在家的他们经常把她寄养在赤司家,久而久之青木和赤司就认识了。赤司夫人待青木就跟亲女儿一样,赤司先生虽然严厉但对她也是极好的,而和她同龄的赤司更是无话不谈的朋友。

    “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想去京都,这样我要是找你玩的时候不是很不方便吗?”

    平时学校虽然不一样但是地区是一样的,像现在这样分隔两地连见一次面都很难。

    听了少女的抱怨赤司脸上不由带了抹笑意,“现在知道不方便了?当初是谁说不跟我念同一所高中的。”

    “那我也不知道你会跑去京都啊!”

    “我很满意洛山高校。”

    青木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看着吃瘪的少女赤司放柔了目光,“之前去过幸平先生的店了?”

    青木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的。”

    赤司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对上她疑惑的脸时不由笑了,他伸出手在她下巴蹭了一下,“这里……粘到了。”

    “什么?”

    她看到赤司手上褐色的酱汁脸顿时变得通红,她伸手在自己下巴乱擦一气,确定在没有粘着任何东西以后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是脸上的红晕却没有及时褪去。她愣愣的看着赤司发现他正饶有兴趣的盯着她,她感觉自己脸上的温度越高了。

    “少爷!青木小姐!到了。”

    司机的声音及时的拉回了青木的注意力,也打破了她和赤司尴尬的气氛。

    “啊……嗯……”她惊慌失措的提起那两袋购物袋,开门下了车后她才敢去看那位红发的少年。

    “再、再见了赤司!谢谢你送我回来。”

    少年的表情很淡定,冲她点了点头之后就示意司机离开了。

    司机看了眼自少女离开后又变回原来样子的赤司,他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

    而此刻的赤司正看着自己的手,然后慢慢的将那只手握成了拳。

    青木在原地站了一会想到之前在车里的那一幕她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刚才被碰到的下巴,上面似乎还残留着少年手指的温度。

    “噗——”

    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以后青木整张脸爆红,她懊恼的闭上眼,“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她麻利的抓起两个袋子羞愤的朝家里走去,情绪不稳的青木在愤然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自己悲剧了,老实了一天的空间转移能力在这时候被发动了。

    门内似乎也是个房间,再占据了半个房间空间的办公桌上一个红发的少年正在埋头处理文件,听到声音他抬起头,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还有额前那鲜红的“爱”字引入眼帘。

    少年也看到了她,眉头轻蹙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下一秒她就见少年身后那个大葫芦上泄下很多沙子,这些沙子像有生命一般朝着她的方向直逼而来。

    赤/裸裸的杀气令青木脸色顿变,她低头看了眼脚下,庆幸的是她并没有踏进那个世界,而这时候只要把门关上那么她就可以隔绝那个空间的联系。

    身体在大脑做出指令之前就已经有了行动,她后撤一步,原本抓着门把的手顺势将门用力的关上。

    她的速度快,那沙子的速度更快,几乎就是在她关上门的那一刻沙子撞在了门上,剧烈的撞击让青木整个人都撞飞了出去,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门关上了。

    青木揉着自己摔疼的屁股脸色非常难看,刚刚要是再晚一步她就要葬身在那黄沙之下了。

    青木站在家门口,出了刚才那一遭她现在连开门的勇气也没有了,生怕一开门就冒出个红发把她灭了。

    她双手合十,“卡密萨马,请保佑我……”

    “嘭——轰——乒乒乓乓——”

    突然从房内传来的响动让还想临时抱佛脚的青木一愣,她看着自己紧闭的房门再确定了下传来声音的方向,然后再也顾不上其他的打开了房门。

    “发生什么事了?”

    这一次空间转移的能力没有发动,只是青木情愿现在她看到的是另一个世界的景象。

    “我的房子……”

    青木瞠目结舌的站在原地。

    青木家的房顶不知道什么时候破了一个大洞,青色的瓦砾和石块掉在地上,大厅的家具也被破坏了,地板凹陷了一块,一片狼藉的模样根本看不出本来面貌。

    “……”她一定是在做梦。

    突然地上的瓦砾动了动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

    还在忧伤的青木看到这只突然冒出来的手顿时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好几步,目光却一瞬不瞬地盯着手的方向。

    继那只手之后又探出一个脑袋,接着是身体,不一会一个红衣白发的男人就站在了青木面前。

    他环视了眼周围在看到青木的时候不由一愣。

    而青木看着面前一身红衣的男人,也是一愣。

    “……”

    她今天已经不想见到红色了。

    “你是什么人?”

    青木一脸戒备的看着面前那个从天而降的男人,年龄看上去在二十几岁,棕色的皮肤,头发是不自然的白色,身上穿着一件奇怪的红色外套,他身上的气息很奇怪但是哪里奇怪她又说不上来。

    相比起青木的紧张戒备男人就淡定的多,只是在看到青木的时候眉头微不可闻的一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在听到青木的问话以后他冷冷哼了一声然后在一片狼藉的大厅里找到了沙发,以总裁坐的姿势坐在上面斜睨着已经懵逼的青木。

    “我原本以为我是顺应召唤前来与现界的人签订契约,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我才想问你,你是什么人?”

    被反问的青木被他一脸认真的表情给震慑住了,“我?我是青木葵啊?”

    下意识的道出自己的名字以后青木才觉得不对,她干嘛要跟这个毁了她家的人自报家门啊!

    “你这家伙!”青木磨了磨牙,“把我的家弄的一团糟竟然还敢问我是谁?你给我等着我要报警!你个私闯女生房间的变态。”

    “……”

    被冠以变态之称的男人眉头一皱黑着一张脸看着已经掏出电话准备报警的女生。

    “哦呀哦呀~已经碰面了!”

    房间里突然传来了第三个人的声音,青木拨电话的手一顿,这个声音是……

    她顺着声音低头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她心甘情愿侍候了两个月的黑猫正在她的脚边用舌头舔自己的爪子。

    “科尔温!”

    青木大声的叫出了它的名字,黑猫科尔温抬头看了她一眼冲她挥了挥爪子,“呦!”

    “呦什么呦!”青木朝它吼道,“既然你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那个人又是你搞的鬼咯?”纤细的手指往身后一指正对着红衣男人的方向。

    黑猫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赞赏,“不错嘛葵,这都被你发现了,有进步。”

    青木头痛的扶额,果然如此吗?

    黑猫轻轻松松的跳到他的肩膀,小脑袋歪了歪,“你不是向我寻求帮助吗?诺,那家伙今后就是你的守护者了。”

    “守护者?”青木看了眼一副“我是大爷你欠我钱”模样的男人又看了眼黑猫,“你确定?”

    科尔温随即笑了起来,“你的存在被人怀疑了呢。”

    这话他不是对青木说的。

    那一头沉默已久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无所谓反正我不在乎。”

    他的存在又不会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而发生改变。

    “啧!”科尔温咂了咂舌,一脸嫌弃的看着他,“就是这样我才不喜欢你。”

    但是考虑到青木的安危他又是最好的人选。

    他原本是想最近安排一个时间让他们见面的,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在他有所行动前他自己就被召唤出来了,而且两个人还对此事一脸茫然的模样。所以说,这就是缘分吧!

    “你说他是我叫出来的?”

    听了科尔温的话青木一脸吃惊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红衣男子。

    “不可能我又不认识他……”

    “认识不认识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然是触动了什么不然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科尔温思索了一下,“你今天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吗?”

    青木虚着眼睛看他,“自从遇见你我的周围就没有正常的事。”

    科尔温噎了噎。

    “那你今天有没有念过咒语或者祈祷什么的。”

    “我好好的念……”原本一脸不耐烦的青木像是想到了什么双目圆瞪嘴巴张得大大的。

    “等等!”

    她想起之前躲过那个黄沙攻击之后死里逃生的她为了不再碰到这样的事念叨了一句“卡密萨马……”

    不是吧!

    “这样也行?”青木惊呼。

    “看来是想起来了。看来神明大人很眷顾你呢。”

    青木急忙解释道,“不对,那当时的情况是……”

    科尔温根本不想听她解释,“既然清楚了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等……科尔温你听我……”解释。

    话音未落黑猫的身影嘭地一声就凭空消失了。

    青木otz跪地。

    求让她把话说完啊!

    她烦躁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倏地她瞪向那位看了许久好戏的男人。

    “先生!”她说,“我想这之间有些误会,你不用管我,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说着她摆了摆手,一副我看见你就很糟心你从哪来就滚哪去的表情。

    男人挑了挑眉目光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很遗憾已经晚了?”

    “什么意思?”

    “如果是之前的话我们两互不相干我确实可以回到我来得地方,可是就在刚才我们的契约成立了。”

    “契约?”青木一脸茫然,“什么契约?”

    “那个家伙什么也没跟你说吗?”他蹙着眉一脸不耐烦,“我可没有耐心给你讲解,你自己问他去。”

    “……”

    青木没有再多说什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心情不好,而且他似乎和科尔温不和?

    “好吧!”

    在和他大眼对小眼的对视了半天青木终于败下阵来,她无声的叹了口气总算接受了这个男人接下来一段时间都会留在这里这个事实。

    “这位先生!”

    “什么事。”

    “虽然这时候说这话有些不好……”

    “说!”

    青木囧囧有神的看着他,“先生你还打算在这废墟里摆多久的pose。”

    这些被破坏的家具你会赔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