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3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因为家里突然多出来一个人青木不得不收拾出一个房间给他。

    “一楼和二楼你选一个?”

    正在修补房子的白发男人回过头一脸无所谓道,“随便。”

    之前他就说过不要这么麻烦的,可以灵体化的他根本不需要房间,只是青木固执的坚持要给他准备一个房间。

    “那就和我一起住在二楼好了,你运气很好哦!二楼的房间还有一个。”说着她丢下他噔噔噔的跑上楼了。

    看着他的背影他不由蹙起眉。

    那个女人真的把刚才他说的话听进去了吗?

    在确定契约成立以后,他们就现下彼此的情况做了一个了解。

    “我叫青木葵,原本是个普通的高一学生,在一次走夜路的时候救了受伤的科尔温,他为了报恩答应实现我的愿望,然后她给了我空间转换的能力,从此我的生活就开始变得一团糟。”

    她绘声绘色的将自己的悲惨遭遇缓缓道来,“能力发动的时机是随机的,能力降落的地点也是时机的,误入门后世界的话除非我凭自己打开回来的大门否则只有死亡才可以强迫回来。”

    说着她泪眼汪汪的抓住男人的手,“呜哇哇哇!我已经死了好几次了,真他妈疼死我了。”

    男人不着痕迹的抽回自己的手,他看了眼自己的手背然后异常嫌弃地在青木的衣服上蹭了蹭。

    青木:“……”

    他先是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依旧还是那副拽拽的模样,“情况我大致明白了。”

    “原来如此所以那家伙才会找上我。”

    后面那一句声音细若呢喃没能传进青木的耳朵。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时候明明拒绝了科尔温的请求,可结果还是被这个女人叫出来了。

    “你说你救了科尔温?什么时候的事?”

    青木算了下时间,“大概在两个月以前。”

    那时候她还以为有变态虐猫呢,只是后来她又觉得不对。科尔温又不是真的猫,那么他那时候受伤是因为……

    “既然契约已经成立那么我会按照你的意愿保护你。”

    “真的吗!”青木双手合十一脸惊喜的看着他,“先生你真是好人!”

    发完好人卡青木随即惊醒,“啊!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男人看着他,“无铭。”

    无铭?

    听着就不像真名。

    青木没有多问,“好的,那么作为交换你叫我葵就好了。”

    “葵!”他叫得很顺口,“有一件事我要跟你说。”

    “恩?”

    “葵不是魔术师吧。”

    “诶?”

    魔术师?电视里的那个吗?

    看她一脸茫然的表情就知道她什么也不知道,他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科尔温那家伙到底给他塞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他的现世的行动主要靠身为主人,即青木用魔力维系,什么也不懂什么力量也没有的她根本没办法给他提供魔力,没有魔力供给的他不出两天就会消失。

    不过这些话他没有跟青木说,在青木上楼以后他将目光转向了窗台,顺便也将这个问题抛给了那个黑色的身影。

    那身影看上去不过七八岁的模样,金色的头发在月光下越显柔软,一身贴身的黑色西装将他的身材完美的衬托出来。

    他冲那位自称无铭的男人笑了笑,“不用担心,我相信过了明天这个问题将不再是问题。”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科尔温笑而不答,“相信你也猜到了,葵的那个能力并不是出自我之手。”

    既然那时候青木拒绝了,那么为了尊重她的决定他自然不可能又私底下硬塞给她。既然不是出自他的手笔,那么就只有一个人了。

    “他很明显是想用这个能力弄死青木,虽然被我及时发现下了几道限制。”

    一个就是死后回到现实世界,而另一个十几未到。

    “他这次的目标是葵,是我连累了她,但是对手是那个人我不便出手,所以我就想到了你——英灵emiya,对方是葵的话相信你也不会有怨言的,因为她是个好女孩啊!”

    被科尔温叫出真名的男人挑了挑眉稍,看着科尔温的目光很不和善。

    科尔温笑了笑,“为什么不告诉她你的真名,难道是怕他知道你的事。”

    白发的英灵冷哼一声嘲讽似得看着科尔温,“你认为现在还有谁会记得我是谁。”

    不要说别人了就连他自己都快要忘却自己的名字了。

    “无铭这个名字挺好。”

    科尔温摇了摇头。

    “我不能在这里久留,葵她就拜托你了。”

    他目送着科尔温消失最终还是没有做下一个承诺。

    他回过神看了眼狼藉的屋子,额头青筋跳了跳,现在重要的是要先修好房子,不然那个女人不知道会啰嗦成什么样子。

    当青木整理好房间从二楼下来的时候看到干净的大厅,还有完好无损的天花板以后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好厉害!”

    青木一脸崇拜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他不仅将房子修好了还顺手做了卫生,那金光闪闪的地面都可以当镜子使了。

    从来都干不好家务的青木像是get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无铭君,你要来兼职我家管家吗?包吃包住工资另算的那种。”

    “……”

    最终自称无铭的男人也没有接下青木抛出来的橄榄枝,对此青木觉得无比惋惜。

    “明明都开出一个月五十万的薪资了你到底还有哪里不满。”

    嘴里吃着由无铭亲自做的松饼,美味当前青木想到自己被拒绝的事心情变得无比复杂。

    “是嫌五十万太低了吗?”

    他无言的站在她身后,听到她的问话眉头一皱,“如果按你们现世的金钱计算方式我想这金额已经很高了。”

    “那你还拒绝。”

    他的眼中闪过无奈,“葵,你忘了昨晚我跟你说的,我之所以被称为守护者那是因为我早就死了,钱对已经是英灵的我来说根本没有意义。”

    青木咬松饼的动作一顿,天蓝色的眸子吃惊的看着他,“那是真的?我一直以为你在跟我开玩笑。”

    “……”

    这个女人……真的让人有种想暴打她一顿的冲动。

    硬是压下自己打人的冲动他开口道,“与其在这里跟我讨论这种没有结果的事,葵还是先想想怎么给我供魔吧,没有魔力供给我随时都可能消失。”

    “不可以!”青木拍案而起,天蓝色的眸子紧紧锁着白发的青年,“你走了谁帮我做家务。”

    感情你只是想给自己找个打杂的!

    男人鄙视的看了她一眼然后灵体化消失了。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青木徒然的伸着手,眼睁睁的见他从自己面前消失青木懊恼的垂下了头。

    绝对!!是生气了!

    “魔力吗?”

    青木默默的将剩下的松饼咽下,一直相信科学唯物主义的青木在遇到科尔温并发生了一系列不可思议地事情以后终于产生了动摇。不过既然无铭都非常肯定的告诉她说这个世界上是有魔法存在的,那么她现在的目标就已经很明确了。

    “首先要找到魔术师……”

    话是这么说,但是要去哪里找青木根本就一头雾水。

    他口中的魔术师显然不是电视上表演的那些人,难道他说的是魔法师?

    她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名叫《哈利波特》的小说,难道真要让她去找霍格沃兹学校?

    满脑子都是这种奇怪想法的青木再一次不小心的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因为在想事情她是在开了门并走了一段路以后才察觉到异样的。她看了会自己的脚然后迅速的往回跑,见到刚才自己出来门,打开……

    ——门后是一位*的巨人……

    再开!

    ——一位卷毛正拿着一本jump,嘴里咬着棒棒糖在蹲坑……

    “对不起打扰了……”

    青木默默地关上门,崩溃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跪倒在地,“洗马达!不小心走到异世界里来了!”

    都怪她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

    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当街做出这个动作引来了许多路人地注目。

    她根本打不开回去的门,那也就是说她又得死一次了吗?想起前几次的遭遇青木心有戚戚焉。

    “别扯了!再扯就要秃顶了。”

    还是那个不耐烦的声音,但是这个声音在此刻的青木听来宛如天籁,她用那对宛如小鹿斑比般的眼睛看着他,“无铭君。”

    声音千肠百转硬是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

    “所以说,这里就是你用空间转移能力打开异世界。”

    听了青木的解说第一次见识到空间转移能力的无铭眼中带着好奇。

    青木点了点头,“……不过就像之前说的它不受我的控制,什么时候打开、打开后是哪里我完全不知道。”

    这一次他又换上了那种居高临下的眼神,“因为你太弱了。”

    “……”无法反驳的青木。

    “既然都来了我们就先打探一下这里的情报好了。”

    青木沉默的点了点头。

    原本以为又是一个人没想到无铭竟然跟着她来了,原本的不安和彷徨随着他的出现而烟消云散,直到这时候青木才明白科尔温的苦心。

    回去以后要好好谢谢他。

    嗯!要多买点小鱼干才行!

    有了无铭同行青木终于一扫之前的恐惧,只是走在路上的时候还有些畏手畏脚。

    凭以往的经验他到达异世总会莫名其妙的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死亡,虽然死后就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让她感到高兴,但是死亡带来的疼痛和生命从自己身体里流逝的感觉一点也不好受,而每次回去之后她都会大病一场。

    青木畏首畏尾的模样让红衣男人眉头一皱揪着她的后衣领迫使她直起腰来,“给我振作一点!作为我的主人你怎么可以露出那么没出息的表情。”

    青木难得乖巧地任他数落。

    男人额上的青筋跳了跳,“你到底在怕什么?不是还有我在吗?有我保护你你还有什么好怕的。”

    闻言青木的眸子慢慢瞠大,蓝色的眸子里倒印着他的身影,须臾她“噗嗤”一声笑了,“是啊!你可是我的守护神啊!”

    是的她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了。

    重新恢复精神的青木拍掉抓着她后衣领的手笑着说,“让你见到那么没出息的模样真的很抱歉。”

    青木恢复的很快,和前一秒迥异的表情让无铭多看了她两眼。

    “怎么了?”青木不解的看着他。

    他回过神,目光扫过周围,“虽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不过这里说不定有你要找的东西。”

    “我要找的东西?”

    他点了点头,“这个世界有很强的魔力波动,这些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魔术回路,而且道具的使用很普遍。”

    就像他们左手边那家店铺门口停着的车子就是利用魔法为燃料的。

    “好厉害!”听了他的说明青木的双眼顿时闪闪发亮。

    “呐!无铭君,依靠那些魔法道具能给你供魔吗?”

    他笑了笑,“我们想到一块去了。只是魔力被我吸收以后那个道具就变回普通的道具了。”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青木犹豫了一下走进了招牌上写着“当”字的店铺,不一会她又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一个厚厚的信封,笑盈盈道,“现在我们去买道具吧!”

    用魔法道具解决了无铭即将消失的燃眉之急,自知这不是长久之计的青木看着街上来来往往的路人突然开口道。

    “无铭你教我魔术吧。”

    红衣男人听到这话一点也没有感到惊讶,对上少女的目光他不由挑了挑眉梢,“我可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

    “怎么这样!”青木垮下脸。

    对于他的不合作表示不满的青木瞪了他一眼,也不想想她是为了谁才想学魔术的。

    “让开!让开!”

    身后突然传来一人焦急的呼唤声,同时传来的还有人群抗议的声音,听声音像是从他们身后传来的。

    她回过头就看到一个樱粉色头发的少年正以势不可挡的架势朝她的方向冲过来,他的身边一只蓝色的、长着翅膀的猫也以高速飞行着。他们的身后烟尘滚滚像是有千军万马在身后追赶一样,而仔细一看那里只有一个人,一个身穿铠甲的红发女人。

    青木不明所以,“这……什么情况?”

    “是妖精的尾巴!大家快闪开!”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人群立马默契的让出一条道来,顷刻间马路中央就只剩下青木一个人,还有一个灵体化普通人看不见的英灵。

    “咦?”

    青木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不知该如何是好。

    也就是这一瞬间的犹豫她就被人扑倒了,有着樱粉色头发的少年将她扑倒在地,然后将她的手反剪到身后,洋洋得意道,“伊登!这会让我抓到你了吧?”

    被这突然的一幕吓了一大跳的青木知道手臂的疼痛传来她才反应过来,“好痛?什么伊登你认错人了吧!”她的用力挣了挣,“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嗯?”听到青木的声音少年似乎愣了一下,他突然将整张脸凑近,蹙着眉不死心的在她身上闻了闻,然后他像是受到了惊吓,松了手并且退来了一段距离。

    他用见了鬼一般地眼神看着青木,“骗人?伊登竟然变性成女的了。”

    话音刚落他的脑袋就被人赏了一圈,他捂着自己脑袋上新鲜出炉的包子缓缓的蹲在了地上。

    “纳兹!”突然出现在少年身后的红发少女厉声责备到,“难道你的眼睛是摆设吗?眼前这位不是伊登。”

    “可是艾露莎……”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艾露莎一个凶狠的眼神瞪过来名叫纳兹的少年立马就蔫了。

    有着一头艳丽的红发,身上穿着盔甲地少女一脸歉意的看着青木,“对不起,因为你和我们的一个同伴长得很像,他今天出了点事所以……”

    青木揉了揉肩膀脸上还带着被暴力对待的怨气,“说什么长得像,真的有那么像吗?”

    艾露莎不知从哪掏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有着蓝色短发的少年,乍一看和青木确实有那么几分相似。

    “我不认识他。”

    青木有些吃惊,如果不是知道这是异世界,她真要怀疑是她那对父母瞒着她偷偷又生了一个儿子。

    艾露莎盯着青木的胸部看了半晌摸着下巴道,“我想伊登也没有这个嗜好。”

    青木:“……”

    艾露莎:“由于我同伴的莽撞让你受惊了,我是妖精尾巴的魔导士,艾露莎舒卡勒托。”

    魔导士?听到这个新名词青木愣了愣,是和魔术师一个意思吗?

    眼前这个红发少女年纪看上去比她大不了几岁,举手投足间有着她所没有的成熟,而且她的气势很强,从那个有着樱粉色头发少年对她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她很强。

    “那个……”

    艾露莎疑惑的看着突然抓住她手的女孩。

    她像是做了决定蓝色的眸子异常坚定的看着她,“艾露莎桑请教我魔术!”

    在被自家守护神拒绝了以后青木对着另外一个人说出了一模一样的话。

    “所以你们就把人带回来了?”

    在妖精尾巴地公会里,听了艾露莎和纳兹的说明以后他们齐齐将目光看向了门口非常拘谨的女孩,她有着一头水蓝色的长发,模样和他们的同伴伊登非常相似,不过她那瘦弱的身形令他们怎么也不会将两人弄混。

    青木站在妖精尾巴公会的门口扭扭捏捏的不敢进去,蓝色的眸子瑟瑟的看着公会内奇装怪服、人高马大、面色不善的魔导士们。

    ——她是不是来到了奇怪的地方?她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qaq

    魔导士们盯着女孩看了只会突然爆发出热烈的响声,还有人高声欢呼着。

    “欢迎妹子!我们是妖精尾巴的魔导士,不是什么坏人哦!”

    “快进来!快进来!叔叔这里有饮料喝哦!”

    “闭嘴!你会吓到她的。”

    “话说回来和伊登真的很像呢。”

    “啊!久违的新成员啊!”

    “你叫什么名字?从哪里来?家人呢?”

    被他们的热情唬的一愣一愣的青木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样子有些无措,对于他们的问题下意识地回答道,“我叫青木葵!来自东京,父母在国外工作常年不在家……”

    “东京?那是哪里?”

    “父母不在家?那你一个人生活不是很辛苦。”有几个人已经抱在一起哭成了一团。

    青木汗了汗,“不……”没有您的想的那么凄惨。

    “aokiaoi……好好别扭的名字,”一个银发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挤到了她的身边一脸温和的看着她。

    好漂亮的人!

    青木回过神,“经常被人这么说呢,大家叫我葵就好了。”

    “哦哦~葵酱~”

    青木看着眼前将她团团围住的人,他们年轻老少都有,虽然第一印象给人一种很可怕的感觉但是意外的是一群温暖的人呢。

    “看样子是个好孩子呢。”

    妖精尾巴的会长马卡罗夫朵勒阿若有所思地看着被围在中间有些不知所措的少女。

    “葵是个好女孩,只是她身边那个……”

    “啊!”马卡罗夫喝了一口酒,“小丫头身边跟了一个不简单的家伙呢。”

    虽然解除了实体化但是一直灵体化跟在青木身边的英灵察觉到了那两个人的目光,他暗自咋了咋舌,看样子他们来到了一个不得了的地方。

    “你是叫葵吧。”

    在艾露莎的帮助下终于摆脱人群的青木站在了马卡罗夫的面前。

    青木看着眼前这个带着小丑帽,穿着夏威夷风格服装的老人先前的紧张一扫而空,心里油然而生一种亲切感,。

    “是的。”

    “你的父母对你寄了很高的期望啊,不然也不会给你取这个名字,不要辜负了他们。”

    “是!”

    “听艾露莎说你想学魔法?”

    “虽然叫法不一样……是的,我想学。”

    老人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你之前并没有接触过魔法吧,想学的理由是什么?”

    没有想到他会问到这个青木愣了愣,回过神她发现所有人都在等着她的答案。

    “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是我的一个朋友他需要我供给魔术,不然就会消失,我不希望他消失。”

    青木照实说出了自己的情况,说完她用手挠了挠脸颊,“虽然他总是看上去凶巴巴的,不过他做的料理很好吃,诚一郎叔叔说了料理做得好的人不会坏到哪里去。对了对了!要让你们认识一下才行……”

    她侧过头看着英灵所在的方向,“无铭不跟大家打声招呼吗?”

    魔导士们面面相觑,青木所看的方向空无一人。

    青木耐心的等着,沉默了许久之后那个空无一人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红色的身影,白发的英灵一脸不爽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为了这个理由硬是把我叫出来,你脑子真的没病吗?”

    被怀疑有病的青木一点也没生气,她冲目瞪口呆的魔导士们笑了笑,“对不起,他就是这个脾气,如果有失礼的地方还请见谅。”

    青木行了个标准的九十度大鞠躬硬是让众人回过神。

    “哇!下了一跳,突然冒出一个人。”

    “葵酱,我们不介意的。”

    “对啊!我们这可是有人态度比他还拽。”

    对于他们如此快的就接受了无铭青木感到吃了。

    嘤嘤嘤……大家都是好人。

    马卡罗夫和艾露莎看了眼红衣的英灵又看了眼一脸感动的青木,两人脸上还带着没有散去的惊讶,对于青木会把无铭叫出来这件事感到吃惊。

    “会长看来是我们想太多了……”

    青木葵是个比他们想象中还要单纯的女孩。

    就这样青木暂时在妖精的尾巴里住下来了。

    魔导士公会妖精的尾巴,公会成员由众多厉害的魔导士组成,公会内高手云集,他们靠解决委托人所委托的任务运行,因为公会内成员性格强烈,在行内的正□□都很高。以上是青木这几日在这个名叫阿斯兰特的国家这个名叫菲奥雷王国里探听到得关于妖精尾巴得情报。

    其实都不用她去特意打听,只要说到妖精的尾巴各种各样的情报就会自动传进她的耳朵。

    因为实在太有名了!

    自妖精的尾巴在这个王国设立以来他们保护了这里得居民不受外来者侵害,但是更多得时候是他们的打架斗殴事件而造成不必要得损失。

    “哈哈哈!大家都是有趣的人呐,”

    坐在吧台前的青木将在外面听到得消息尽数复述给了妖精尾巴的招牌女郎,这位有着一头银色长发总是带着温柔微笑的美女,名叫米拉杰·斯特劳斯,她在听了青木的话后忍不住掩嘴笑了起来。

    “让青木看笑话了呢。”

    说到妖精尾巴破坏民宅的事米拉杰这才想起被她放在抽屉里的那一份信件,关于之前纳兹抓捕任务目标的时候不小心毁了半个村庄的投诉信……

    她已经可以想象得到会长那崩溃得表情了。

    米拉杰将调制好的饮料放到青木面前,脸上还是那种阳光的微笑,“在这里还住的习惯吗?”

    青木笑着说,“你们这么照顾我我要是还不习惯那不是显得太不知好歹了吗?”

    她拿起杯杯抿了一口,立即眯起了细长的眼睛,“好喝,米拉姐的手艺真好。”

    被表扬的米拉杰捧着脸道了声谢。

    “真的不用我帮忙?”

    青木看了眼人满为患的公会,目光在某个红色的身影上顿了顿。

    米拉杰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说,“无铭君很能干呢!葵酱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

    妖精尾巴公会在白天得时候会以酒吧的形式营业,敞开的大门随时欢迎客人来委托工作,同时作为酒吧可以探听到各种情报,因为来酒吧的大多都是这个城镇得熟人也因此加深了大家得感情。酒吧得生意非常好,公会成员破坏力爆表颜值也是数一数二的,所以每天来“看人”喝酒的人很多。青木见生意忙不过来自告奋勇的要帮忙,结果不是不小心打碎了碗,就是不小心将酒食打到客人身上,上错菜这种事更是经常发生,平地摔这种事她也不是没有干过。在青木再一次摔倒要将酒菜打到客人身上的时候一个身影迅速的拦住她的腰,将她即将倒下的身体扳正,然后顺手将她手上的盘子放到桌上。

    动作一气呵成。

    青木回过神刚要惊呼,红衣的英灵已经眉头一皱揪着她的后衣领像拎小鸡一样把她拎到了米拉杰面前。

    “看好这个笨蛋。”

    留下这么一句话白发的英灵接过了本该是青木的活。

    对此青木一点也不感激。

    “……我才不是笨蛋呢。”

    看着青木将饮料一饮而尽米拉杰又替她续了一杯,“魔法的事有头绪了吗?”

    说到这个青木的整张脸就垮了下来,她没精打采的趴在吧台上,“一点头绪也没有。”她突然抬起头一脸郁闷的说,“米拉姐你说我是不是真的不是学习魔法的料。”

    这都几天了她竟然还是一点魔法也没有学会。

    挫败的青木再一次将脸埋到了桌面。

    知道她要学魔法前辈们都争相指导她,但是不管是多么简单的魔法她都没办法学会,这让原本信心十足的青木倍受打击。

    “葵!在你看来什么才是魔法?”

    青木闻声抬头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来的妖精尾巴公会的会长马卡罗夫,她的手上拿着酒杯,脸上带着红晕显然已经喝了好一会了。

    “会长!”

    马卡罗夫喝了一口酒,“一切都是从一颗坚定的心开始的。占卜、信仰、许愿……这些都是魔法的一种,只有坚信魔法存在,能触碰魔法的人才能引发奇迹。只有相信魔法的存在,相信自己的力量,相信与自然共存,只有这样才能使用魔法。”

    “心!相信?”

    青木按住了自己胸口偏左的位置,蓝色的眼睛里带着疑惑。

    “你想要学习魔法的初衷还记得吗?”

    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马卡罗夫便问了她要学习魔法的理由,“是的!我的想法不会改变。”

    看着女孩一下子变得坚定的目光马卡罗夫对着她笑了,“那么你无需畏惧,没有什么事会难得到有着一颗坚强的心的你。”

    青木一扫之前的阴郁,在听了马卡罗夫的话以后她的嘴角慢慢扬起,眼里闪着动人光芒。

    “是的!会长!”

    卡马洛夫满意的点了点头,“我期待你的好消息!不过在此之前……”

    青木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诶?”

    小个子的老人背过身去,一脸迫不及待的表情。

    “帮我挠一下背,我的手不够长。”

    青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