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4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晚上的时候青木将马卡罗夫的一席话转述给了无铭,白发的英灵在酒吧帮了一天的忙此刻正坐在房间唯一的沙发上闭目养神,听了青木的话后他睁开一只眼睛看着她。

    “ne?那结果怎样?”

    他在意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

    被这么问的青木脸一红别扭的撇开头“对、对不起……不过我会努力的!”

    他复又闭上眼睛,他根本对青木不抱有任何希望,他在这里之所以能维持实体都是那些魔法道具的功劳,他那位主人只是负责出钱而已。

    青木看着他天蓝色的眸子落寞的垂了下来,而双手在身侧握成了拳。

    第二天青木起得非常早,比她起得更早的是妖精尾巴的金牌女郎,米拉杰。

    “啊啦~葵酱好早!”

    “早!米拉姐。”

    两人笑着打过招呼之后温柔体贴的米拉杰替她递上了一份早餐,青木道了谢但是看着被自己拿在手里的早餐久久也没有动作。

    “怎么了?”米拉杰一手拿抹布一手拿盘子正在为今天的开门做准备,见青木有心事用她那温柔的声音问到。

    青木叹了口气,目光低垂着并没有看向米拉杰,“米拉姐你说我是不是很没用,不仅什么忙也没帮上还一直在惹麻烦。”

    米拉杰知道她在说谁,“怎么?你和无铭先生吵架了?”

    她摇了摇头。

    “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他,本来莫名其妙的来到我身边就已经够委屈他了,结果我一直还在给他添麻烦。”

    她的生活能力很差,平时又粗心,无铭一次又一次的为她收拾烂摊子,而她却连最起码的供魔都没办法帮他。

    “米拉姐你也知道的吧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关于她和无铭的来历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跟他们说了,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当时在场的只有会长马卡罗夫还有艾露莎和米拉杰两个人。在听了青木的话以后三人脸上露出了不一样的表情,两名s魔导士惊讶中带着抹担忧,而马卡罗夫整张脸都绷得紧紧的,看着有些可怕。

    为了她着想他们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不要将自己的来历告诉其他人,这会青木提起这件事米拉杰面带担忧的看着她。

    青木举起自己的手,“它可以打开‘门’但是却没办法打开回去的路。”

    她已经试过好几次了,每次开门都是新世界,每次开门都是不一样的人物,每一次开门都不是她所期待的那个世界……

    “我太弱了。”不管从那个方面来说她都太弱了。

    听她说完之后米拉杰放下手中的活,她微笑着看着面前沮丧的少女,“说的哪里话!你忘了昨天会长跟你说的话了?”

    她伸出一个手指正好指在青木胸口偏左的位置。

    “这里……”她咧嘴一笑,“不是有着一颗比任何人都要坚强的心吗?”

    “所以没有关系的葵酱,眼前这情况只是暂时的,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会打破现在的僵局。”

    青木非常感动,“米拉姐……”

    米拉姐冲她甜甜一笑,“现在可以乖乖吃早餐了吧。”

    “嗯!”

    看到她开始吃早餐米拉杰微不可闻的松了一口气,她的目光向某个角落扫去正好看到一闪而过的红色衣角,她的嘴角不禁向上扬起。

    “对了,葵酱想好要学什么魔法了吗?”

    这些天她都跟在公会里魔导士的屁股后面,知道他要学习魔法大家也都很热心的教她,所以这些天青木接触的魔法种类非常多。

    “唔?”正在跟食物奋斗,将腮塞得鼓起的青木在听到她的问话以后抬起头拍着胸脯艰难的把食物咽了下去。

    “还没有。”

    总觉得都好用都想学,可是偏偏又都学不会。

    “既然这样那葵酱要不要试着学习空间魔法。”

    “咦?”青木疑惑的看着她,“空间魔法?就是我开门时那个?”

    “应该差不多。”因为没有见识过青木那个能力所以米拉杰也不敢很肯定。

    “虽然可能有些不一样,但是我们公会里也有使用空间魔法的人,说不定你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青木的精神为之一震,“真的吗?是谁?”

    “所以你就来找我了?”

    身穿铠甲的红发女郎面无表情的看着双手合十做拜托状的青木,她叹了口气,“怕了你了。”

    青木立马眉开眼笑。

    “艾露莎桑你真是大好人。”

    “叫我艾露莎就可以了。”

    作为知道青木底细的其中一人艾露莎实际上是赞成她学习空间魔法的,按她自己所说她得到那个能力的时间才两个月,又没有人对她做出相应的指导,所以艾露莎认为当前最重要的是掌握那个能力,使之变成她自己的力量。

    之后艾露莎系统的跟她介绍了一下魔法的种类,并重点讲课了空间的魔法,青木听得很认真,至于听懂;没有优势另外一回事了。

    “虽然我的换装魔法确实属于空间魔法的一种但是还是有差别的,不过对于刚刚接触魔法的你这种异空间的魔法可能会更容易接受一些。”

    “异空间?”

    “嗯!我的换装魔法是将盔甲、武器放在魔法异空间在需要时随时召唤的魔法。”

    见夕树露出一脸懵懂的模样艾露莎在她面前做了示范。

    她闭上眼一股力量从她身上流出,脚下的地面出现了一个红色的魔法阵,艾露莎张来双手一道光芒过后艾露莎那件一直穿在身上的盔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钢铁做的盔甲,她的身后是四只翅膀,双手各拿了一把剑,整个人看上去威风凛凛霸气十足。

    第一次见到艾露莎的换装魔法的青木吃惊的看着她。

    “好厉害!这就是艾露莎的魔法?”

    对上青木金光闪闪的眼睛艾露莎的脸红了红,有些不适的咳嗽了一声,从来没有被人用这样热烈的眼神盯着的艾露莎有些没办法和青木对视,“这、没什么,你要是想学我就教你。”

    “真的吗?”

    艾露莎点了点头,“不过在这之前你先绕着公会跑十圈。”

    “诶?”跑步?

    一阵光芒过后艾露莎又换回了之前的装扮,她蹙着眉看着面前瘦小孱弱的少女。

    “你的身体素质太差,若是没有相应的体力是没办法随心所欲的使用魔法的。”

    “可是十圈什么的……”

    青木还想讨价还价结果艾露莎不知从哪掏出一根鞭子“啪”地一声打在她的脚边,吓得青木尖叫一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艾露莎把鞭子折叠抓在手中,双目凌厉地瞪着面前的少女,“你刚才说什么?”

    瞬间怂了的青木:“……什么也没有!我去跑步了。”

    青木在转身的那一瞬间泪崩。

    为什么之前都没有人跟她说这才是艾露莎的真面目~tot~

    ……

    在艾露莎的鞭策下终于将十圈跑完的青木直接就瘫在了地上,看到她这个模样平时饱受艾露莎摧残的公会成员对青木投以歉意的目光,不是他们不想帮她而是艾露莎实在太强了,他们打不过。

    在体育课能偷懒就偷懒的青木在平时也没有运动的时候,这十圈跑下来简直要了她半条命,而剩下的这半条命眼看着也要往生极乐了。

    白发的英灵看着那个狼狈的身影眉头微不可闻的一皱。

    “你不去劝劝她吗?”

    他的身份在青木第一天到来的时候就跟他们说了,而这几天他帮忙酒吧的工作虽然沉默寡言,态度很拽,但是公会里的人显然已经接受了他这个特殊的存在。

    “那丫头为了学魔法的想法是好的,但是它努力过头了,这样下去会出事了。”

    “最糟糕的事她竟然找上了艾露莎,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噢~我可爱的葵酱难道今天之后我就要跟你永别了?”

    周围的声音太过于吵闹以至于他原本皱着的眉皱得更深了,他看着像块抹布被艾露莎拎在手里的青木不由自主的朝前走了一步,但是他很快又停了下来,察觉到他动作的人不解的看着他。

    他转过身不在看着青木他们所在的方向而是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你去哪里?你走了青木怎么办。”

    他头也不回的道,“那是她的选择,我无权干涉。”

    而且他不认为那个叫艾露莎的女人做错了,他的主人确实太弱了。

    此刻像块破抹布一样被艾露莎拎在手里的青木被放到了地上,一壶水递到了她面前。

    艾露莎笑看着她,“对于第一次来说已经做得很好了。”

    这算是表扬吧!

    青木的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微笑,宛如天空一般的眸子大放光彩。

    “我期待你下次的表现。”

    青木垮下脸,也就是说下一次她还要跑十圈是吗?

    将青木的表情看在眼里艾露莎有些想笑但是她忍住了,她绷着张脸又接着道,“接下来你把院子里的这些柴给劈了。”

    正在喝水的青木直接就把水喷了出来。

    “劈……劈柴?”

    她下意识的看向身后那码得整整齐齐的木材上。

    “……”

    艾露莎:“不劈完今晚没有饭吃。”

    青木:“艾露莎……我们打个商……诶?别走啊!艾露莎!艾露莎……”

    啊!走掉了!

    青木呆呆的站在原地,她看了眼堆得比她人还高的木柴又看了眼定在木桩上的斧头。

    “……至少告诉我这个东西怎么用啊!”

    从小到大都在城市生活的青木斧头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一个新鲜的东西,对这东西的认识她只停留在它叫做“斧头”,是劈柴用的,至于用法什么的她一概不知。她一手抓着斧头的手柄另一只手好奇的在刀锋上摸了摸,刀锋很锋利很快就在她的指腹留下一下伤口。

    “你没事吧!”

    趁着艾露莎不在偷偷跑过来的卡娜面带担忧的看着她。

    这个有着令青木无比羡慕的身材的黑发少女的全名是卡娜·阿鲁佩洛娜,擅长卡片魔法,喜欢喝酒。

    她见青木含着自己的手指那可怜兮兮的模样让卡娜不禁挑高了眉,“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找谁不好偏偏找上艾露莎那只猛兽。”

    “卡娜姐!”青木可怜巴巴的看着她。

    最受不了她这个模样的卡娜立马妥协,“算了不跟你计较这个。”

    她走到青木身边从她手上夺过斧头,“那有人傻乎乎的用斧头割自己手指的。看好了,这个东西是这么用的。”

    她将自己手中的斧头高高抬起,对着木桩的方向狠狠劈下,木桩在锋利的刀锋下段成两截……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但是不知是斧头太重还是因为卡娜没有看准,那斧头擦着木桩劈在了地上。

    青木:……

    卡娜:……

    短暂的沉默之后卡娜沉着一张脸一脚踩在了木桩上面,目光恶狠狠的盯着脚下的木桩,用斧头的刀锋对着它,恶声恶气道,“你这家伙刚才是不是往旁边躲了。”

    觉得无比冤枉的木桩:……

    不知道该说什么的青木:……

    卡娜姐大概又喝醉了!

    青木刚想上前拉她一把,卡娜突然转过身,手中的斧头也朝着她的方向飞来,她当下吓得蹲到了地上。和刚才砍木桩的时候一样,斧头擦着她的鞋边插/进了地面。

    青木的头上沁出了一层汗,而罪魁祸首则大叫了一声然后抽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卡片。

    “你们这些家伙看我把你们砍成一闪一闪的。”

    也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对着木柴堆大声喝到,手中的卡片也随即飞出,几声脆响,看似普通的卡片硬是将木头劈成了好几截,而且大小相等,误差接近于零。

    青木看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回过神。

    “好厉害!”

    “那是当然!”卡娜双手叉腰已经没有一点醉酒的模样。

    “只是劈材而已,没人说一定要用斧头吧。”

    刷刷几张卡片过去又一批木柴被劈成了细条。

    “拿着!”卡娜递给她一张卡片,“你也试试看?”

    “我?”她摆了摆手,“不行的,之前我不是试过了……”

    之前卡娜也教过她占卜和卡片魔法,前者她很快就学会了,至于后者……

    “这并不是魔法。”卡娜说,“只是一个小技巧,学会的话砍柴算什么人头你都可以轻易砍下。”

    青木:……

    请不要轻易就说出这么可怕的事。

    卡娜开始手把手的教,“像我一样用两只手指夹住卡片,至于哪两只手指你看哪个手指用得习惯就用哪个。然后抖动手腕将身体各部分的力量集中在指间,然后借着手腕的力量甩出去,记住,尽量让卡片甩出去的时候是平的。”

    青木似懂非懂,按着卡娜的只是甩了出去,她的姿势还算标准力道适中,卡片平直的飞向柴堆,原以为最多只是命中,令卡娜感到吃惊的是卡片直接嵌进了木柴。

    不管是青木还是卡娜都愣住了!

    “噢噢噢!葵你好样的!”

    回过神后卡娜搂着青木的脖子开心的叫了起来,表情比青木还要激动。要知道,当初她可是花了一个月才把卡片嵌进木材里的,而且深度也没有青木这么深。

    青木也被自己吓到了,她看着自己的手心,刚才她似乎没使用什么力气吧。

    一张卡片又被放到了她手上,卡娜指着一个方向,“用比刚才大点的力气甩过去看看。”

    这一次青木直接就将木柴劈成了两段。

    青木:……

    卡娜很兴奋指着旁边的歪脖子大树道,“试试甩向那里。”

    然后被卡片砍到的树压倒了妖精尾巴的厨房。

    青木看着自己的杰作,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惊慌。

    Σ(°△°|||)这卡片,不会真的能把人头砍下来吧。

    看着被破坏的看不出原样的厨房,妖精尾巴的会长马卡洛夫像是孩子一样哭了。

    “原本以为打发走了纳兹和格雷那几个家伙没事了,没有想到……这个月的经费又没了!呜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

    “会长!”艾露莎上前安慰道,“你就当这是我们公会的传统!”

    马卡洛夫:“……”

    这传统才不需要。

    知道自己闯祸的青木,“对不起,我会赔偿的。”

    “不用在意!”马卡洛夫无奈的说,“原谅孩子们犯得错是长辈的职责。”

    “会长……”

    青木一脸感动的看着马卡洛夫。

    “会长!”就在这时米拉杰手里拿着一封信走了过来,用带着笑容的表情说,“不好了会长,纳兹他们刚才又毁了半个城镇……”

    话音未落马卡洛夫直接口吐白沫的倒地。

    这下真的是倾家荡产的节奏。

    他突然拉住青木的手,用满是期待的目光看着她。

    “刚刚你说的赔偿的事还算数吧。”

    青木:“……”

    接下来的几天青木在艾露莎的监督下每天都在做着高强度的锻炼,托她的福青木的体质比以前好了很多。除了锻炼体力艾露莎还辅助着教了一些格斗技巧和剑术,说是要她拿来防身,这是艾露莎的好意而青木也学得很快。

    这一天艾露莎终于开始教她空间的魔法。

    “之前就说过我的换装魔法是将武器以最快的速度从异空间召唤出来的魔法,针对你的情况我现在要教你的是制造异空间的方法。”

    这几天下来艾露莎已经了解了青木的情况,她有着惊人的毅力和耐力,能很好的完成她布置的高强度训练;学习能力很强,不管格斗还是剑术都迅速上手,现在她所欠缺的就是经验。殊不知,能和妖精女王交手十招以上而毫发无伤已经是非常不容易的了。唯一令艾露莎感到遗憾的就是青木对魔法的能力,并不是说她没有天赋,相反,青木对魔法有着非常独到的见解,想要学习魔法的意念也很坚定,但是每次都是以失败而告终。

    就像现在,她按着艾露莎的指示不管怎么努力都只能在手里造出一个魔方大小的立体空间,虽然只是一个巴掌大的空间但是也令青木满头大汗,那空间在青木手上显现了一会就像玻璃一样出现了裂痕然后破碎,消失的无影无踪。

    空间反弹的力量将青木摔倒在地,她喘着气蓝眸锁定着自己的手心,报出了一个数字。

    “35!”

    这是青木现在能维持那个魔方大小空间的时间,三十几秒眨眼间就会过去,巴掌大的空间也派不上任何用场,但这就是现在青木的极限了。相比起一开始就碎掉的空间青木的进步已经很大了,而这结果都是青木自身努力的结果。

    有些虚脱的青木迈着虚浮的步子想要回房间休息一下,艾露莎之前被人叫走了,好像是有客人指名要她接任务,青木想着等她能熟练的运用魔法之后她也要给工会出点力才行。她下意识的用右手去摸左臂上蓝色的工会纹章,嘴角向上扬起,她也是妖精尾巴公会的成员呢。

    原本是以暂住者身份留在公会的青木为何会加入妖精尾巴的公会?那还得从那日马卡洛夫得知纳兹他们又在外面乱搞破坏的事说起。

    妖精尾巴实力强大这是不用质疑的事,为此受到的表彰不胜其数,但是作为会长马卡洛夫收到最多的却是评议会的投诉信还有赔偿账单。

    ——公会财政早就赤字了懂不懂!你们几个混小子什么时候才能让人省心!

    觉得这个会长当的憋屈的马卡洛夫好几次都想撂担子走人,但是每每想到那些孩子又软下心来。但是心软也拯救不了公会的财政危机,青木就是在这时候找过来的。

    “那个……如果是钱的问题的话我有办法。”

    青木常年一个人在家,担心她没钱花的父母每个月都会给她卡上寄很多钱,而这一笔钱够一个普通家庭一年的花销,所以青木什么也没有就钱多的没地方花。后来受了赤司的影响她看了一些财经方面的书并试着从小金库里拿了一点出来去投资,结果她的小金库连翻了好几倍。

    “说起来这段时间我和无铭在这里白吃白住怪不好意思的,这是这几天的生活费。”

    原本想说什么的马卡洛夫在看到青木拿出来的那叠钞票以后不由瞪凸了眼。

    作为一名某乡下穷公会的会长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钱。

    但是,这钱他并不打算收。

    “说什么傻话呢!”他的眉头皱起一脸严肃的看着因为被拒绝而露出受伤表情的青木,“从那天踏入妖精尾巴的时候开始你就已经是我的家人了,公会就是你的家,哪里有住自己家还要付钱的道理。”

    天蓝色的眸子因为马卡洛夫的一席话而瞠大。

    家!家人?!

    这两个对青木来说如此遥远的词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从面前这位老人口中说了出来。

    他说她是家人!这里是她的家!

    多么温暖的一句话。

    青木有些想哭。

    “会长……”

    马卡洛夫斜眼看她,“为什么会露出这幅表情?难道说你一直没把我们当家人吗?艾露莎和米拉杰知道会哭的。还是说你看不上我们!”

    “怎么会!”青木急忙反驳道。

    她连连摆手在对上马卡洛夫那对带着压力的目光后腼腆的笑了。

    “我很高兴!我现在高兴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那么就什么也不用说。”马卡洛夫一扫之前的阴骛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他摸了摸青木的头。

    “嗨!”

    “话说回来一直没给你举办欢迎仪式……对了!对了!今晚我们开宴会吧!”

    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的马卡洛夫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冲出了房间,青木呆呆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不是说财政赤字吗?”

    事实证明就算财政再赤字宴会也是要办的!

    在此多说一句,那个欢迎仪式在最后演变成了团体斗殴,青木表示这欢迎式真是太特别了。

    青木手臂上的公会纹章就是在那时候印上去的。

    “砰!”

    “痛!”

    突然的撞击让青木不得不从回忆中回过神,对方的力道不轻青木被撞倒在地。

    “对不起!你没事吧!”

    意识到自己撞了人那人弯腰朝青木伸出手,看样子是要拉她起来。

    “谢……”

    青木搭上那只手并借着他的力道站起,她抬头想要冲对方说一声谢谢,但是当看清对方的样貌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等、等一下!

    这个人……

    不就是上次她偷窥的那个洗澡男么!!

    “你……”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里有鬼青木总觉得他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奇怪。难道说他发现了?想起那次失败的偷窥经历青木不禁在心里泪流满面,都是高木秋人的错。

    心绪紊乱的青木一回神就看到那人朝她伸过来的手,她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想要跑开,而那人却不依不挠的朝她的方向追来。

    不行!要被抓住了!

    就在青木以为自己要被抓住的时候她身后那只手反被另一只手抓住了。

    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青木停了下来,“无铭君!”

    白发的英灵看了躲在他身后的青木,眉梢轻挑,她的情绪波动都传到他这边来了。

    “没事吧!”

    他沉稳的声音有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青木刚想回答一个带着怒气的声音就插了进来。

    “哈?她会有什么事?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你这家伙真的不是伊登?”

    他一开口就是一排的疑问白发的英灵淡漠的看着他,黑发的少年垂着眼角不甘示弱的和他对视着。

    末了他松开了少年的手,“要想证明你没对这女人做什么的话至少也得先把衣服穿上。”

    不过也多亏了对方没有穿衣服他才看到他身上的公会纹章,没有把他当敌人消灭掉。

    听了无铭的话对方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翼而飞,“什么时候……”

    看样子他自己也被吓到了。

    捡起不知什么时候掉到地上的衬衫,穿戴整齐的他挠了挠头对躲在红衣男人身后的青木说,“我叫格雷,是妖精尾巴的魔导士,你就是他们说的葵吧,不好意思刚才吓到你了。”

    以为对方是被自己突然脱衣服的举动吓到的格雷别扭而又真诚的道歉,同时对这位新人做了自我介绍,之前他因为任务不在公会,今天回来的时候被告知来了一个萌妹子让他收敛点别当面脱衣服吓到人家,结果还是被吓到了。

    知道对方是误会了但是觉得还是这么误会下去的好的青木很快就做出了回应。

    “啊!初次见面我是青木葵!”见格雷的目光一直落在白发的英灵身上她又补充了一句,“这位是无铭。”

    “原来就是你么?”

    回来的时候听说了青木的事自然也听说了无铭的事,听说是个很厉害的家伙,这会见到真人让他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

    青木看着格雷觉得还是提醒他一下的好,“格雷君!你的衣服……”

    少年回神低头,一脸惊讶的说,“什么时候……”

    青木:……

    似乎又是一个奇怪的人。

    妖精尾巴的公会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因为艾露莎有任务在身所以这段时间青木又得以出现在了酒吧。她一出现其他人都围上来表示关心。

    “葵酱!不要那么努力也可以哦!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萌妹子要是变成艾露莎二号我们会哭的。”

    “对啊!对啊!安全什么的交给无铭就好了,他不是保镖吗?”

    “不过葵酱能从艾露莎手上活到现在真的很厉害呢。”

    青木不好意思地站在中间,害羞的模样让一群汉子忍不住面红耳赤。

    “岂可修!好羡慕无铭那个家伙!我也想保护像葵酱这样的妹子。”

    “葵酱,你还缺保镖吗?”

    “那混蛋身在福中不知福还常常甩脸色给葵酱,这是对主人该有的态度吗?。”

    “说到态度那家伙真是太嚣张了。喂!你们听说没有,上次杰斯他们看不惯去找了他麻烦,结果分分钟就被打趴了。”

    “虽然态度不好但是人家有那个资本。”

    “就是辛苦了我们可爱的葵酱。”

    没过多久两个话题的中心人物就被马卡洛夫叫到了面前,两人同时被叫住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

    首先问出疑问的是青木,“会长把我和无铭找来是有什么事吗?”

    这位辛劳的会长难得严肃的看着她。

    “葵!你的空间魔法练得怎么样了。”

    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青木愣了一下,“目前只能维持一分钟像卧室那么大的空间。”

    这还是她不分昼夜辛苦练出来的成果。

    马卡洛夫看着她的黑眼圈,“不要只顾着练习注意身体。”

    “嗨!”

    担心青木只顾练习而将身体搞垮的马卡洛夫又特意叮嘱了一番这才说出把他们叫过来的目的。

    “这个你们可以看看。”他把一张纸递给青木,“这是今天刚接到的任务,我想你会感兴趣的,要接下来试试吗?”

    这张比a4稍小一点的纸是客人委托给公会的委托,上面写着委托的内容。

    “吃人的魔法书?”

    这个世界的文字和她知道文字的完全不同,她现在之所以能看得懂那还得多亏蕾比,是她把这个世界的文字教给她的。

    青木看着委托书上的内容,上面说他们意外发现一本古书,结果每个翻开那本书的人都被那本书给吞噬了,他们请求魔导士帮他们回收或者毁掉这本书。

    “所谓书吃人一般都是因为书上被施加了空间魔法,人们在打开书的时候触动了魔法被拉到了书所创造的异空间,这在一般人看来就跟吃人没什么两样。”

    听了马卡洛夫的说明青木总算知道她把自己叫过来的原因。

    目前在这个公会里大概就只有她最了解空间魔法了,没有人比她更合适,而且这个任务等级为e,是最低等级的任务,安全系数高,非常适合她这种新人。

    青木握紧了委托书笑着道,“会长,请务必让我试试。”

    马卡洛夫笑着点了点头,“那你们去准备一下吧。”

    青木走了以后米拉杰才一脸担忧的走过来,“会长,这样好吗?毕竟葵接触魔法的时间还短,任务的话是不是太早,要是出事怎么办。”

    客人的委托一般都是贴在任务栏上大家接自己接感兴趣的任务去做,像这次这样直接委派任务的情况少之又少。一来,确实是因为危险系数低适合青木这样的新人,二来,现在公会里一大半人都有任务在身,知晓和使用空间魔法的魔导士恰巧都不在,这份委托又催得急,马卡洛夫没办法这才找了青木。

    虽然青木刚刚接触魔法但是她为了学习空间魔法将所有有关空间魔法的书都翻了一遍,而事实上她的空间魔法虽然进步缓慢但是确实是在日益精进着,这些都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而且青木的身边有无铭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在回房做了简单的准备以后青木和无铭就出发了,任务的地点在萨哈吉是一个靠北的城市,从妖精尾巴所在的密鲁菲奥雷坐火车的话需要耗费八个小时,因为委托人汤玛士的家在远离市区的山区,到哪里则需要徒步走上两个小时。

    经过八小时的颠簸青木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她脸色发青的站在墙角,拼命压下涌上喉咙的恶心感。

    “我现在好想念东京的地铁!”下次说什么她也不要做这又挤又难坐的火车了。

    “等你什么时候打开正确的门你就可以回去了。”

    白色英灵的声音从身边幽幽的响起,虽然看不见但是青木可以肯定他现在一定是面带嘲笑的看着她。

    她叹了口气,“我会努力的。”

    觉得自己好一点了青木这才继续赶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白发英灵的声音再次响起。

    “真的不用我帮忙吗?我可以带着你直接飞过去。”

    以灵体化形式跟在身边的白发英灵有些担忧的看着自家瘦小的主人,虽然因为艾露莎的锻炼她的身体素质好了很多但是他还是有些担心。

    “不用!”青木想也不想的拒绝道,“这是我第一次出任务,我想靠自己的力量完成。无铭保持这样就好,谁知道我的魔力供给什么时候会断掉,你还是小心点好。”

    自从青木学会了空间魔法以后她和无铭之间的魔法回路就连接上了,一直担忧的供魔问题得到了解决。只是青木的魔力很不稳定,在她使用魔法的时候经常出现连接中断的情况。

    “这荒郊野外的可没有魔法道具给你补魔,为防意外无铭你还是保持灵体化保存魔力。”

    无铭愿意帮忙她很高兴,但她更担心因为她半吊子的魔法而让无铭消失,只是累一点的话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忍一忍的话……

    忍一忍……

    已经在大山徘徊了两个小时的青木气喘吁吁地看着眼前已经看腻了的景象,她抽了抽嘴角,“无铭,我好像迷路了。”

    “……”

    十分钟之后青木和委托人面对面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

    汤玛士好奇的打量着面前带着笑容的少女,年纪看上去在15岁左右,及肩的长发,蓝色的眼睛里有着这个年纪所特有的活力,她有些拘谨的坐在沙发上,时不时抬眸看他一眼。她身上的连衣裙有着还来不及拍去的灰,那是她之前从天而降的时候沾到的。

    当时汤玛士整个人都愣住了,一个女孩子从他家的屋顶上掉下来,天使吗?

    那女孩似乎也吓得不轻,自言自语似得抱怨了一句什么,见到他先是一愣然后像个做错事被抓包的孩子低下头等着被骂。

    “对不起弄坏了你的房子,我是妖精尾巴的青木葵。”

    在知道面前这个腼腆的女孩是那个大名鼎鼎的妖精尾巴的魔导士以后汤玛士就释然了,妖精尾巴的魔导士出任务地时候搞破坏是出了名的,只是他没有想到来的会是这么一位小姑娘。

    “是第一次出任务吗?”

    青木拿着茶杯的手一抖茶水溅出来一点,顾不上手背上的疼痛她拘谨而又认真的答道,“嗨!这是我第一次外出做任务。”

    汤玛士忍不住笑了,“不用那么紧张,我和你们会长是老相识了,他最近过得怎样?腰还好吗?”

    说到马卡罗夫青木脸上的表情一暖,她点了点头,“会长很好,身体也没有问题。”

    汤玛士似乎是有意想让她放松下来又找了个话题,“拉克萨斯呢?他的那个孙子没有再惹他生气吧,老人家情绪波动太大对身体不好。”

    “拉克萨斯?”

    听到一个陌生的名字青木疑惑歪了歪脑袋,旁边立马有一个声音传来,“是会长的孙子,最近在执行s级任务所以你不知道。”

    ——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青木很想怎么回一句,可是想到他整日都在酒吧帮忙知道也是正常的。

    “听说他的性格暴躁不想死的话你见到他离远点。”

    明明是担心她的话不知为什么从他口中却变了了味。

    青木轻轻颔首算是回答,她看向汤玛士一脸歉意的说,“对不起,他最近在在任务中他的情况我不清楚,而事实上我还没见过他。”

    会长的孙子啊!那一定是和他一样温暖善良的人吧!

    还未曾与拉克萨斯见过面的青木在心里给他描绘了一个画像,当见过真人以后她有种幻想破灭的感觉。

    “这样啊!”他见青木已经恢复精神又笑着道,“那么我们来说下委托的详情吧。”

    说到正事青木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丝紧张,“h……嗨!”

    汤玛士开始讲他所知道的事件经过。

    汤玛士是一名老师,某一天他的学生拿了一本硬皮书过来请教他,“汤玛士三三,这上面的字念什么?”

    “我看看……”原本以为只是普通读物的汤玛士在看到里面的内容以后瞳孔骤地一缩,他一把夺过那本书把它合起放到一边,他的手放在学生的肩膀上,脸上是难得的严肃。

    “告诉老师这本书你是从哪里得来的。”

    学生虽然疑惑但是还是回答了他的问题,“那个爸爸妈妈在书店里给我买的故事书,可是上面的字我竟然一个字都不认识!”

    他觉得有些不敢相信,一页也就算了,竟然整本没有一个她认识的字,就因为这样他才跑来找汤玛士,希望这位博学多才的老师能解答他的疑问。

    汤玛士的脸是从未有过的严肃,“那本上的是已经失落的太古的文字。”

    “太古文字?!”在蕾比的帮助下知晓了这个世界的文字历史的青木脸上闪过一丝疑惑,“那不是很久以前祭祀和祈祷用的吗?故事书怎么会用这种文字。”

    竟然知道太古文字汤玛士有些意外,她看着面前的少女突然明白了马卡洛夫让她过来的原因。

    视线和疑惑不解的青木对上,他蹙着眉道,“那是一本魔法书。”

    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魔法书。

    “那是封印着恶魔的杰尔夫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