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5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妖精的尾巴公会里有好几个人围在任务栏前指手画脚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咦咦咦?只是个一个回收魔法书的任务报酬竟然有……1、2、3……竟然有10万j?!!”

    “什……啊!”刚刚从二楼下来的马卡洛夫听到这个消息直接从楼梯上摔了下来,身上的骨头发出了错位的脆响。

    “会长!!”

    顾不上疼痛他抓住离他最近的人,“怎么回事那不是个50j的任务吗?只要把魔法书拿回来就可以。”

    任务金额的提升就意味着任务的难度提高,原本最简单的e级任务现在变成了a级为什么之前都没人告诉他。

    “会长?”不明白马卡洛夫为什么会问到这个,被问话的那个魔导士将求助的目光看向自己的同伴。

    “会长,这个委托是刚刚送来的,好像说发现那本魔法书是杰尔夫之书。”

    杰尔夫!

    意外听到那个史上最邪恶的黑魔导士的名字在场人的故意为之一滞,尤其是格雷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杰尔夫之书……”马卡洛夫喃喃着。

    所谓杰尔夫之书就是黑魔导士杰尔夫封印被自己召唤出来的恶魔的书,上面有着恶魔的召唤咒语,在杰尔夫之书上的恶魔都有一只可以摧毁一个城市的实力。

    “会长!”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葵酱是不是接下了这个任务。”

    因为是第一次出任务,他们还特意为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是好的青木打气加油。

    马卡洛夫的脸顿时青得不能再青,现在去火车站把她找回来还来不来得及。

    “杰尔夫?!”

    为了熟悉这个世界青木从不同的渠道了解了这个世界的知识,因为要学习魔法所以她也研究了魔法的历史,不管是从别人口述还是书本文献上的记载都有这个一个人的名字——杰尔夫。

    所有文件对他的描述都非常的简单明了:诞生于400多年前的魔法大陆,史上最凶暴、最强、最邪恶、传说中的黑魔导士,黑魔导士的始祖,可以轻描淡写地制造出可怕的妖魔,魔力十分强大,他将黑魔术提升至极致创造出无数的黑魔法与恶魔让世界陷入一片混沌之中,拥有着毁灭世界几乎无敌的力量。而杰尔夫之书就是封印着被他召唤出来的恶魔的书。

    “难道你不知道?”

    看到青木露出吃惊的表情汤玛士不禁皱起眉头,看来她是在他的的情报传到妖精尾巴之前出来的。

    青木点了点头,“在这之前我一直以为只是普通的魔法书。”

    不过既然是那位黑魔导士的书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

    汤玛士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既然如此我不能让你接这个任务,我会联系马卡罗夫让他重新派人……”

    “不!不用那么麻烦。”青木笑着打断他的话,“虽然难度提升了不过这个任务还是由我完成。”

    “可是……”

    青木阻止了汤玛士继续说下去,她扬起嘴角给了他一个绚烂的微笑,“相信我吧,没有人比我更适合这个任务了。”

    呆呆的看着少女脸上的微笑,他不明白她这是哪里来的自信。

    “那么,现在就带我去看那本书吧。”

    在青木的坚持下虽然有些担忧但是汤玛士还是带着青木走向了地下室。

    周围的空气有些沉闷而且凉嗖嗖的,青木下意识的搓了搓手臂看了眼身后某个没人的方向,趁着汤玛士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小声问道,“无铭君可不可以不要在散发冷气了。”本来地下就够冷了他这样是想冻死她吗?

    英灵灵体化后就算是主人也看不到他的身影的,但是他的声音还是切切实实的传了过来。

    “什么叫只有你最合适?连一个普通魔法都没办法维持太久的人竟然也敢放大话。”

    带着嘲讽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闻言青木眯着眼睛笑了,“无铭君你是在担心我吗?”

    “你是坐火车的时候被夹了脑袋吗?你要是出了什么事公会里那几个家伙一定会在我耳边没完没了的唠叨。”因为他是保镖,如果青木出了什么事责任都在于他。

    “啧!麻烦死了。”

    青木弯着眉眼笑了起来,“大家都是好人呢。”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久但是她已经喜欢上大家了。

    所以,她才觉得这次是她过来太好了。

    “只是回收的话我想还是没问题的,可是之后可能就见不到大家了。”她停下脚步回头冲着一个方向笑了,“不过还是有机会回来的。”

    一瞬间明白了她话里的意思白发的英灵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他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面前的少女,而事实上他也确实骂出口了,“你是笨蛋吗。”

    被骂的青木一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这样的话她已经听习惯了。

    白发的英灵看着走在前面的蓝发少女,虽然说是一个笨蛋但是她并不笨,她知道自己不是杰尔夫之书里恶魔的对手,知道这一去一定凶多吉少,但是她还是去了。之所以庆幸来的是自己是因为她知道就算自己死了她也是回到原来的世界,而若是其他人死了便是真的死了。

    在这时候担心的还是别人所以他才说她是笨蛋。

    哪有人拿自己生命做任务的!

    当初怕死的那个家伙到底跑哪里去了?

    ——如果科尔温那家伙知道的话又要抱怨了吧!

    看了眼幽深的地下楼梯他面无表情的走了下去。

    青木已经走到了地下室底端汤玛士正在等她。

    “那本书在把我学生一家吃了以后我怕其他人误翻就把它带到这里来了,书上的封印已经被解开一部分,被我用魔法压制着。”

    “之前我就想问了。”青木看着汤玛士,“先生您也是魔导士?”

    一般人不可能知道古文字还有杰尔夫之书什么的,他不仅知道而且还知道的很清楚,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也是魔导士。

    “哈哈哈,被你猜到了。”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不过我可不敢自称魔导士,我只是正好知道魔法而已。”说完他将食指竖在唇上,冲青木眨了眨眼睛,“小青木要帮我保密哦!”

    青木对他人的事并不感兴趣,她笑着说,“我只是来解决你的委托其他我什么也不知道。”

    汤玛士赞赏着看着面前的少女然后在一个幽暗的房间前停下,“就是这里。”

    他拿下房间门口的油灯推开了门,木制的房门因为地下常年潮湿的空气而变得沉重,随着吱嘎的开门声青木看到了房间内部的景象。

    一眼看过去就看到的都是桌子,上面放满了瓶瓶罐罐和叫不出名字的仪器,看着像是研究室。在墙角有一个透明的玻璃器皿,有一人高,里面盛着紫色的液体,液体时不时的咕噜噜冒出几个泡泡,一本有着绿色书皮的书正在里面沉浮着。

    “如你所见,不管我用什么办法都没办法将这本书毁掉,在封印缺失的情况下我只能靠魔法药水暂时封住它。”

    但是这个办法不可能持久,所以他才向魔法公会寻求帮助。

    青木隔着玻璃透过那紫色的药水打量着那本魔法书,书本在冒了一个泡后正好翻了个圈书面正对着青木的方向,这让青木看到了上面的文字,翻译过来的话就是——

    “西贝斯。”

    似乎知道是在叫它书本发出了淡淡的绿光,青木的眉头不由一皱,她回头对汤玛士道,“这里交给我您出去吧。”

    他不放心,“我留在这里吧,好有个照应。”

    “被它吞掉的人还没死。”

    青木的一句话就让他吃惊的瞪大了眼睛,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她,“真的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感觉到了空间魔法的波动,从那里能感应到生命的特征。”

    虽然她是初学者但是这么强的空间波动就算是她也可以感应得到,她将手覆在外面的玻璃上做了一个抓的姿势,下一秒魔法书就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隔空取物,青木目前最拿的出手的魔法,被无铭嘲讽很适合当小偷的魔法。

    湿哒哒的魔法书被青木拿在手里,紫色的药水顺着她的手指流向手腕然后顺着地心引力的召唤滴落到地上。她只是看了它一眼就将目光转向了汤玛士。

    “失礼了!”

    她扣了一个响指,下一秒汤玛士的身影就从这个房间凭空消失了。

    确定短时间内不会再有人打扰她以后她才轻声叫道,“无铭君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一直灵体化的英灵终于现出了实体,他皱着眉让原本看上去就凶巴巴的脸看上去更加凶神恶煞。

    他挑了挑眉,“我还以为可以欣赏到你单挑恶魔的英姿。”

    青木抽了抽嘴角,“如果真有那个实力我想我会表演给你看的。所以这次就拜托了?”

    “哼!”

    知道他这是答应了青木这才放开一直抓着魔法书的手,她一松手那魔法书就飞了起来,半空中书页自动刷刷的翻动着。没有青木的魔法压制着书身开始散发出绿色的光芒,一抹黑暗从中而生。就在这时白发的英灵飞身而起,手起刀落□□将莫邪砍伤的魔法书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地面在震动,桌面上的器皿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魔法书身上的绿光更盛而书本身开始扭曲。

    就是现在!

    青木手腕一翻一张卡片出现在自己指间,她像之前卡娜教过的一样平直的朝目标挥去,正中目标。

    魔法书上头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漩涡,从那里出来一阵吸力把房间里比较轻的东西都吸走了。而在漩涡出现的那一刻白发的英灵就抱起自己的主人跳进了漩涡,他们的身影被漩涡完全吞没以后魔法书发出一道比之前相比耀眼无比的光芒以后就消失了。

    当汤玛士千里迢迢再次回到自己家的时候他发现他房子后面的一整座山都不见了,同时毁坏的还有他大半的房子,在那片废墟里有几个人站在那里,一脸惊慌失措的看着那突然消失不见的大山。

    “这是怎么回事!”

    他一脸紧张的跑了过来发现那几个人就是先前被魔法书吞噬的他学生的一家。他愣了一瞬下意识的寻找那位蓝发的少女,但是怎么也没有找到。

    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那个救了你们的女孩呢?”他抓着离他最近的一个人的肩膀厉声问到,“你们有看到一个蓝色头发的女孩子吗?大概这么高。”他用手在自己胸口位置比划了一下。

    那人毫无焦距的眼睛随着他的问话而逐渐变得清明,“汤玛士老师……”

    “告诉我那个救你们的女孩子哪里去了。”他紧紧扣着那人的肩膀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焦急,“回答我。”

    那人被吼得不由一愣,混沌的大脑终于开始运作。

    “女孩子?”他开始回想,“我记得我被书吸进去了,里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我们出不去……女孩子……对!有一个蓝色头发的女孩子来救我们了,还有一个穿红色紧身衣的男人……”

    男人?

    汤玛士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那个蓝色头发的女孩子一定是青木。

    他又追问道,“她在哪里。”

    “死了……”

    “!!!”

    “她为了救我们……死了……”

    他们在那个封闭的空间里感到了绝望,已经放弃希望的他们蜷着身体挤在一起,只有感觉到彼此的体温他们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为什么他们会遇到这样的事!

    这里是哪里?

    他们会死吗?

    这个空间里没有白天和黑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这个空间突然震动起来,他们的面前突然冒出一道亮光,一个红衣的男人抱着一个蓝发的女孩出现在了这个空间里。

    女孩先是查看了一下他们的状况确认无碍以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用担心,我是来救你们回去的。”少女如是说。

    在这个绝望的空间里她的微笑想一道阳光瞬间驱散了他们心间的阴霾。

    “有什么话等下再说,要来了。”和蓝发少女同时出现的白发青年沉声说到。

    他的话音刚落,整个空间再一次震动了起来,和之前单纯的震动不同这次的震动还伴随着空间的扭曲,有黑色的漩涡在空间里形成,不一会漩涡里伸出一只手,有东西慢慢的从漩涡里爬了出来。

    “是使役,不对这些都是那个恶魔的分/身,我们要尽快把他们解决然后把它揪出来。”不然他们就会困在这里变成恶魔的食物。

    他迅速的分析出了目前的处境并告知青木,说话间他斩落一只已经探出脑袋的恶魔□□,但是漩涡的数量实在太多他砍了这边那边又出现了,所以不一会的功夫他们就被恶魔包围了。

    “喂喂喂!这和我们前面说好的不一样。”青木和他背靠背而站,蓝色的眸子警惕的盯着蠢蠢欲动的恶魔们,“不是说好了你对付他们我解救人质的。”

    “计划失败了!我想你也没预料到它们的数量会这么多吧。”手腕一翻又是一只恶魔被斩落刀下,“趁事情在变得更糟糕以前快想办法。”

    “你以为我没想吗?”

    她不满的抱怨了一句,可现在的情况根本连给她想对策的时间也没有。

    她看了眼巴巴望着她的人质们。

    至少也要把他们送出去……

    青木在他们身边圈起一个空间,想利用空间置换的方法把他们送到外面,但是青木很快发现这个办法不行。

    “这里有一股力量在妨碍我。”她一脸惆怅的看向无铭,“怎么办?”

    “怎么办?”

    白发的英灵直接用动作回答了她。他一个飞身跳跃,手上造型奇特的双剑挥下两只恶魔霎时灰飞烟灭。

    “没有路就砍一条路出来。”

    只要把躲在这些分/身背后的家伙揪出来,那么所有的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红色的身影在恶魔堆里翩飞,灵活的身影,干净利落的身手,青木不由有些看呆了。现在回想起来她这是第一次看到他出手,之前虽然也有见他和公会里其他成员较量但是那身手跟现在简直天差地别。

    也就是说,这家伙放水了吧!

    看得太入迷青木完全忽略了自身的危险,一只恶魔不知什么时候避过了无铭径直朝着青木冲去,而青木根本没有发现危险正在逼近。直到一道银光擦着自己的脸颊而过,一声凄惨尖锐的叫声从身旁响起,她下意识的朝声源处看去,她看到了一个被利刃插中脑袋的恶魔。刺痛传来她伸手在脸上摸了摸,黏糊糊的还有一股血腥味,不用想都知道她这是受伤了,还是被自己人伤的。

    “不要误会!如果你死了我们谁也救不了。”

    红发英灵冷冷的一句话让青木顿时将感谢的话又咽了回去。

    他说的没错,如果她死了的话她和无铭肯定回到了原来的世界,那么被困在这里的人就只能一直待在这里直到死亡降临。

    而这不是她所期望的。

    “这可是我的第一个任务,我不希望把它搞砸。”

    青木抓住了那把插在恶魔脑袋上的那把剑,看样子像西洋剑但是细节地方又有些许不一样。她握住剑柄将它从恶魔头上拔了出来,随着他的这个动作原本躺在脚边那个恶魔的身体开始沙化,最后消失不见。青木手上提着剑,天蓝色的眸子里闪着凛冽的光芒。这时又有一只恶魔朝着她的方向攻来,她握着剑柄的手一紧,脚往后撤了一步视野立即开阔起来,她抬起手手中的剑泛着冰冷得光芒,只见光芒一闪那只恶魔被砍成了两半。

    注意到她这边的动静想再帮一把的无铭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一愣,因为注意力不集中还被围攻他的恶魔给打了几下,吃痛的他回过神快速的将眼前的敌人打倒之后瞠目结舌的看着挥刀的女人。

    剑术还有些生涩,不过力道很足,攻击的角度很刁钻,而这正好弥补了她自身经验不足的问题。

    ——这个女人意外的能干呢!

    青木的剑术是艾露莎一手教出来的,这些日子青木在公会里不仅只是学魔法,她还从其他人那里学了很多格斗的技巧,艾露莎曾经对她说过“我不期望你能达到我这个程度,但是我希望你在魔法被压制的时候至少有自保的能力。”青木觉得很有道理所以她努力的学习周围人教她的东西,好在她学魔法不行这些东西倒是学得很快。

    青木掂了掂手中的剑用起来意外的顺手,她高兴的对无铭说,“这个暂时借我一下没问题吧!”

    虽然它是突然间飞过来的,但是她知道这把剑得主人就是眼前这个英灵,同时她开始考虑等出去以后要让艾露莎和她一起去挑一把趁手的武器才行。

    在无铭的默许下青木又斩杀了两只恶魔,她看着不断涌出恶魔的漩涡,“如果不把那些破坏掉这些家伙会没完没了的涌出来。”

    他们有数量上的优势,他们这边真正算得上战力的就只有无铭,敌众我寡长时间拖下去就算是英灵也会支持不住。

    她挥手又砍中一只恶魔,她的目光终于从漩涡处收回,那对蓝色的眸子看着吓得在角落里抱成一团的几个人,突然一个想法从脑海里划过。

    之前她想用空间置换的方法把他们救出去但是失败了,但是如果她扩大范围目标是这整个空间呢?那些漩涡连接的另一端定然是那个杰尔夫之书恶魔的所在,他的力量很强半吊子的青木根本不是对手,但是正因为对方很强所以反而可以利用这点。

    她想借用他施加在漩涡上魔力将那几个人送出去。

    “不要乱来!”

    在将自己的计划说给无铭听的时候白发的男人皱着眉露出一脸不赞成的表情。

    “凭你现在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办到。”

    “不试试怎么知道。”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极限,但是人类的极限是可以超越的。

    他斜了她一眼见她态度坚决挑了挑眉不在劝说她什么。

    “死了我可不管。”

    青木嘿嘿一笑,“我会小心的。”

    她那么怕死,这次有无铭跟着如果还死了的话那么她在那个空间里一定会被科尔温嘲笑的。

    要张开一个能包下这个空间的空间,对目前只能张来一个小房间大小空间的青木来说是个难题,而且现场群魔乱舞,一个不小心就会变成恶魔的盘中餐,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没办法静下心来,原本很容易就可以张开的空间这会半天了愣是没有动静。

    无铭在旁边看着一脸不耐的咋了咋舌,“关键时候掉链子,果然不能相信你。”

    在这时候被人用语言刺了一刀的青木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她瞪着那个红色的身影,“你专心对付你的敌人不要管我。”

    白发的英灵又嗤了一声扭头不再理会她。

    青木嘟着嘴气愤的瞪了他一眼然后肩膀慢慢的怂拉了下来,看样子无铭的话令她很在意。

    “啊!”

    身后突然传来得尖叫声令青木一愣,她回过头正好看到一只漏网的恶魔朝着那几个被吸进来的人冲去,看到近在咫尺的丑陋生物他们发出了惊恐的声音。

    “牙白!”

    青木暗叫一声不好然后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跑去,无铭正好砍完一只恶魔一抬头就看到了那个朝着恶魔直奔而去的身影。一直平静淡然的目光变了变,“葵!”他想冲过去但是周围的恶魔再一次将他团团围住。

    透过包围他的恶魔的缝隙眼前看到的一幕就仿佛是慢动作一样!

    瑟瑟发抖的人,飞奔过去的身影,在他们面前张来双臂试图保护他们的少女,还有毫不留情穿透了她身体的利爪……

    双目圆瞪他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里很容易死,所以在听到无铭你说会保护我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

    ——“死真的没什么,疼一疼就过去了。但是无铭你也知道的,我怕疼!所以我也怕死!”

    他看到少女回过头冲他笑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红刺目。

    身体被穿透的那一刻青木连哼也没哼一声,眉头皱的紧紧的,铺天盖地的疼痛伴随着利爪的抽离席卷而来,迅速流失的鲜血让她瞬间失去了意识。但是,就算失去意识的青木她抓着恶魔爪子的手也没有放开,她的力道出奇的大直接就将它的爪子给折断了,然后她的身体突然用力,抓着恶魔就将它摔了出去。

    鲜血滴答滴答的从她的身上流下,在她脚下的地面汇成一滩,她摇晃了两下终于体力不支的摔倒在地。

    青木倒地的“扑通”一声巨响硬是将无铭的注意力拉了回来,他的脸黑沉沉的,眼中杀意毕现。他的周身突然卷起一阵气流将他红色的外套吹起,只听见“噗噗”好几声利刃没入身体的声音,原本围攻他的恶魔身上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利刃给捅成了蚂蜂窝。

    “葵!”

    他刚准备朝青木跑去空间突然地动山摇,始料不及的他因为这突然的震动而踉跄了几步,然后他停下脚步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突然出现的庞然大物,不用想也知道眼前这个一定就是杰尔夫之书里的恶魔——西贝斯。

    它的头有些像鹿,身体是个肉球,没有四肢,红彤彤的眼睛像两个灯笼,正喷火般的看着他。

    “就是你这家伙在同一时间把我的小可爱们都杀了吗?”

    和它那臃肿丑陋的身体不同它的声音低沉而又磁性,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无铭挑了挑眉不予理会。

    “你的能力很有趣,看来人类也并不是毫无乐趣可言……不对!你这家伙……你不是这里的人。不,根本连人类也称不上,你是……你是……”

    被无铭的来历给惊吓到的恶魔目瞪口呆的看着红衣的男人,“空间旅行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在它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空间突然散发出一道光芒,浅浅的蓝色,那是青木的颜色。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青木张开了足以包裹这个空间的空间。

    无铭的目光随即看向那个倒在地上的身影,她的身上散发着和这个空间一样淡淡的光芒,光芒很快淡去紧接着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她身体的方向迸射而出,像是为了呼应这道光芒空间里淡淡的蓝光愈加的明亮起来。

    光线越来越刺眼,在场的人不得不闭上眼睛……

    ……

    “等我们回过神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总算从受到惊吓的村民口中得知真相的汤玛士脸上一点也没有放松的神色,相反他脸上紧绷,眼中带着伤痛,他躲开了那些被救回来的村名默默的坐在了自己大厅不知什么时候缺了一角的沙发上。

    不久之前,他对面的沙发上还坐着那个腼腆的女孩,只是不到一天的时间她就彻底的消失了。

    “得把这个噩耗告诉马卡罗夫才行。”

    他把公会的成员当自己得孩子对待,知道孩子的死讯那位“父亲”又要伤心了。

    果然,在听到青木的事以后马卡罗夫整个人就沉默了,他断掉了和汤玛士的联络,愣愣的看着面前通讯用的水晶球。

    “葵……”

    马卡罗夫的手在两侧握成了拳,眼里有硬忍着的泪水。

    “会长!”

    米拉杰的声音令马卡罗夫从哀痛中回过神来,她的手中拿着一个包裹正兴高采烈的走进来。

    “会长!刚才有人把这个给我们送来,你猜是什么?”

    那是一本有着一指厚的绿色硬皮书。

    “这个是……”

    杰尔夫之书?

    “这里还有一张纸条。”

    马卡罗夫将纸条抢过,白纸黑字,上面清秀的字体告诉了他们留信者的身份。

    ——会长,我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