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7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青木和银时很快就被一群天人给包围了。

    银时的嘴角不停抽搐着,他突然伸出手盖在青木头上,手上的力道逐渐加大,大有捏碎她头盖骨的趋势,头上的青筋在突突的跳着,“这就是你说的空间魔法?把自己送到敌人面前,银桑竟然相信了你,不行阿银要找时光机……”

    “……”

    就在银时在那里吵吵嚷嚷的时候天人那边也开始喧哗起来,他们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开始交头接耳,然后有人拿出了一张纸对着他们横看竖看,不一会天人那边就此起彼伏的发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声。

    “嘿嘿嘿嘿,真是天上掉馅饼了,弟兄们可别让他们跑了。”

    这班天人的外貌本来就狰狞,这会摆出这幅表情更是让人觉得毛骨悚然。青木胆子小,在面对这么多虎视眈眈外貌丑陋的天人的时候下意识的躲到了银时身后。

    青木身高一米六,以往躲在无铭身后的时候很有安全感,现在别说安全感了,那天然卷速度比她还快“嗖”地一声躲到了青木身后,缩着一米七七的身子在她身后探头探脑俨然把她当做了挡箭牌。

    青木:“……”

    说好的勇猛无敌,说好的飒爽英姿呢!

    银时躲在青木身后拉了拉她的衣角,“喂!快用你的超级无敌魔法激光炮对付他们。”

    青木:“……”

    那是什么她根本没有听过。

    青木的嘴角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抽搐着,自从遇见银时以后她感觉自己无语的时候变多了。

    银时一直在看青木的脸色立马知道她不会他所说的技能,“那来个巴拉巴拉魔法能量……”

    青木翻了个白眼。

    “不是吧!”银时尖叫出声,“你不是魔法师吗怎么什么都不会?”

    “什么都不会真的很抱歉啊!”

    青木已经不想理会他了,她突然拔出他挂在腰间的wu士刀,回身就是一砍。鲜血四溅,有血溅到她的脸上,她回头看了眼目瞪口呆的银时,突然伸手推了他一把,“不想死就躲远点。”然后自己冲向了那群天人。

    那群天人见青木朝他们冲来不由有些吃惊,在见到青木将他们同胞砍倒的时候他们的脸上立马被愤怒给替代。

    从银时那抢来的武shi刀青木用的并不趁手,也许是因为银时是男的缘故他的刀很重,青木挥舞的时候要花上比平时还要多的力气,而且wu士刀是单刃的,青木用着很不习惯。

    尽管如此青木杀敌的速度一点也不慢,她在右手用刀的同时左手还在用魔法。她将冲上来的天人用一个蓝光包围着,然后一个响指之后那些被困在结界里的天人就不见了。

    看到这一幕天人显然有些畏惧但是转瞬就被愤怒所替代,他们前仆后继的朝青木扑去。青木举刀想要反抗,突然一阵风从后面刮过来,手中的刀在一瞬间就被夺去,一只温暖而又布满老茧的手覆在她头上,用力迫使她低下头,“趴下!”只听见一声巨响,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她头顶迸射而出,飞沙走石将原本围着她的天人全都吹散了。

    青木有些没反应过来,她侧过头眼角正好撇到一块翻飞的白色布料。这布料她非常熟悉,正是坂田银时身上所穿的衣服料子。

    她不敢相信的回过头,刚才在紧要关头救了她的正是坂田银时。

    此刻坂田银时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模样,认真的模样令青木感到陌生。他的手上拿着之前那把被她抢走的刀,刀身平举,格挡着之前趁青木不注意想要偷袭的狼牙棒。那狼牙棒比青木的大腿还要粗,边上还有很多倒刺,如果被打到必定死无全尸。

    拿着狼牙棒的是一个体型非常高大的天人,身高大概有三米,从刚才青木冲过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在旁边找机会出手,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没有想到半路会杀出一个程咬金。狼牙棒被□□所挡他暗自加大了力道,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那□□纹丝不动。不甘心的他又连续挥了几次狼牙棒,皆被银时挡住。

    青木听着兵刃碰撞发出的声音双目越瞠越大,竟然全部都接下了!难道说眼前这个看上去很不靠谱的坂田银时实际上是个用剑高手?

    “你已经用这个眼神看着银桑很久了,再看银桑要收钱了,一眼十万。”

    属于银时吊儿郎当调侃的声音一出现青木立马回过神,她抽了抽嘴角,“你抢钱呢。”

    还有他凭什么觉得自己值十万。

    那个高大的天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攻击拄着狼牙棒在一旁喘着气,反看银时,他甚至连气息都没有乱。

    “你这家伙不会之前不会暗藏了实力吧!”

    被拆穿的银时,“哈?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

    见他们两人竟然还在聊天那个天人气愤的举起狼牙棒再一次朝他们挥来。

    “真是烦人啊!难道你不知道女孩子最讨厌像你这种穷追不舍的人吗?这女人看着柔弱易推倒,但是银桑告诉你哦她实际上是……”

    眼看着狼牙棒就要落下银时还在喋喋不休青木一脸着急的喊到,“银时!!”

    银时漫不经心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突然向前挥出一刀,正好看在天人的腿上,天人哀嚎一声摔倒在地上,狼牙棒也掉到了地上。

    银时拿刀在他身上比划着,“真是没有礼貌,不知道别人在说话的时候要认真听吗?”

    说着他在天人惊恐的目光下割断了他的颈动脉,飞溅的鲜血溅了银时一身。

    看到这一幕的其他天人开始后退。银发!白衣!浴血的身影!眼前这个男人的身影和传说中那个令天人闻风丧胆的那个身影重叠。

    “白夜叉!是白夜叉啊!”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天人们开始四下逃散,动作那叫一个迅速,很快这里就只剩下青木和银时两个人了。一阵风从他们身边吹过,将一张纸“啪”地一声拍在了青木脸上。

    青木费力的将纸张扒下,刚准备揉吧揉吧丢掉,结果扫了眼纸上的内容顿时吃惊地瞪大了眼。

    “这是什么啊!”

    她将纸张捋平看着上面的白纸黑字。

    通缉令

    超s级通缉犯

    赏金:三颗行星

    这是一张简单地没有任何描述语言和通缉令。

    但是令青木感到吃惊的是,这张通缉令上面的照片赫然就是她的脸!

    看到青木露出吃惊的表情银时也探着脑袋往她手上看了一眼,当看到上面的照片红眸有一瞬间的瞠大。

    “这是……你姐姐?”他指着上面的照片问到。

    青木回过神又仔细的查看了一下通缉令上的照片,她摇了摇头,“我是独生子女。”

    银时顿时露出了非常吃惊的表情,他从青木手上拿过那张通缉令横看竖看,还时不时的打量一眼青木。然后他举起手中的通缉令指了指上面的照片又指了指青木,一脸不相信的说,“这是你?你确定没搞错?”

    也难怪银时会不相信,照片上的女人虽然长了一张和青木一模一样的脸,但是她的头发比青木长,身上穿着一件性感的内衣半遮住丰满的欧派,她摆了一个非常撩人的姿势,如果不是上面写着“通缉令”三个字他绝对会以为这个某个夜店发出来的传单。照片上的女人成熟而又性感,而眼前这个人干瘪瘪毫无女人味可言,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不过因为她们长得确实很像所以银时才会猜测是青木的姐姐。

    虽然青木也不敢相信但是她可以非常肯定照片上和那个人是她。

    “这里……”她指了指照片上那人锁骨偏下的位置,那里隐约可以看到一个红点。

    “一模一样的位置我也有一颗这样的痣。”

    银时脸上和表情变了变一脸无法接受道,“这上面的人怎么可能是你!你看,她那让男人看了就让人心动的欧派……”他猥琐的做了一个抓的动作,鼻子哼哧哼哧的吐着气,脸上露出向往而又陶醉的表情。陶醉过后他死鱼眼的看着青木颈部一下腹部以上的位置,一脸嫌弃的说,“平胸!”

    青木额上的青筋突突突的全部冒了出来,她的手在身侧握成了拳,似乎在积极压制自己的怒气。

    “女人嘛就是要摸上去软软的,闻起来香香的,捏着才舒服……对了,像你这样的根本就不叫女人,叫男人婆。”

    “看来你对我的胸部意见很大。”

    “他斜眼瞄过去,“你那贫瘠的黄土高原我想就算每天有一百个男人给你按摩也不可能变成珠穆朗玛峰的。啊!前提是有男人想给你按摩的话,一点女人的魅力也没有的人我想是没有男人愿意和你在一起的吧。但是这个照片上的人就不一样了。啧啧这模样,这身材,还有这让男人看着就为之兴奋和欧派!!啊!阿银好想疼爱她一番。”

    青木:“……”

    青木觉得他已经没救了。

    她抬起头,一眼就看到银时对着她的胸部啧啧的摇头,“平胸!”

    手上拳头用力一攥青木的火气最终还是没有忍下来。

    她一把揪住银时的衣领,蓝色的眼睛喷着火,身后更是可以看到实体化的火焰,她咬着牙,一字一顿的说:

    “你——再——说——一——遍——!”

    银时终于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

    “平胸怎么了?我平胸碍到你了哈?两眼色眯眯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抠下来为我们广大女同胞除害。”

    “等、等等一下!”银时惊慌的抓着青木的手试图让她冷静下来,“有话好好说……好好说……”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青木想也不想的就回到。

    “冷静……你也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哈哈哈哈!”

    “谁跟你哈哈哈哈了,你这家伙不知道当着女人的面说胸的问题是很没礼貌的吗?今天我就教教你什么叫做礼貌!”

    这么说着她挥起一拳就要往银时脸上招呼,银时立马尖叫到,“我错了……我错了大姐头,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嫌弃你胸小的。”

    青木挥了挥拳头,“你还说!”

    “你最大!你最大行了吧!你是阿银见过胸/部最大的女……”

    话未说完青木的拳头就已经落在了银时的脸上,她的力道很大银时那个成年男人和体重竟然被打的飞了出去,直到撞到树干才停了下来,他的脸也肿了起来。

    有哒哒的脚步声传来,银时抬头见是青木顿时吓得瑟瑟发抖,他用手挡住脸,“不要打脸!不要打脸!”

    青木才不会听他的招招往银时脸上招呼,直到把他打成一个猪头。

    出了气之后青木这才重新拿过那个通缉令认真地看了起来,她的眉头紧紧皱着,她可以肯定上面那人是她但是这微妙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ps的?”

    青木又凑近了去看结果还是什么也没看出来。

    “别看了。”

    银时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过来,青木吃惊的看着他已经恢复原样的脸。

    银时摸着自己的脸,“不管这上面的人是不是你你的处境都是一样的。”

    “什么意思。”

    “你可是宇宙朝s级的通缉犯耶,肯定有很多人想拿你换赏金。”

    有人大方的送出三个行星的支配权怎么可能没有人心动。

    “!!!”

    经他这么一说青木才反应过来,他现在的处境并不乐观。

    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也就算了,竟然还莫名其妙的的成了通缉犯。

    她感觉到了来自宇宙的恶意。

    银时若有所思的看着青木,那个笨女人肯定没有把事往深层次的想。这张通缉令是谁发出来的?她是因为犯了何事而被通缉?那张照片又是怎么回事?一个个问题最终指向一个答案——有人想要对她不利!

    得出这个结论的银时思考着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青木,突然从青木的身后突然发出了一阵红光。

    “小心!”

    以为是敌人的银时登时紧张的飞扑过去把青木扑倒,结果扑倒以后他才发现那红光并不是来自青木身后,而是来自她戴在左耳的红宝石耳钉。就在银时还在奇怪为什么耳钉会发光的时候那红光突然发出了比之前还要亮很多的光芒,红光慢慢散去一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终于连上了……”金发碧眼身穿黑色喜欢的小男孩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一愣,捂着眼睛背过身去,“看样子我来的不是时候,你们继续……”

    “科尔温!”

    青木认出了那是科尔温有些激动的叫着他的名字,见他一脸羞涩的转过头她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她和银时正保持着男上女下这个让人误会的姿势。

    青木一瞬间红了脸,她推开银时想要跟科尔温解释,“科尔温你误会了,我……”

    原本想要抓他的手突然从他身上穿了过去,青木不由一愣,身体因为惯性向前倒着,竟然直接穿透了科尔温的身体。

    “鬼啊!”

    看到这一幕的银时顿时尖叫起来,他一下子躲到了树后然后他忍着恐惧拼命朝青木招手。

    “喂喂!青木快点到我这里来。”离得远了银时发现那个人竟然没有脚,越加觉得那是一个鬼魂,“青木快过来,再不过来阿银丢下你先走了哦!”

    青木仿佛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依旧维持着仰头看着科尔温的姿势,眼中有着吃惊,但是很快又变成了疑惑。

    “这是……立体投影?”

    “……差不多吧!”科尔温并没有做解释,他笑看着青木,“我们还怕你一个人会有危险,不错啊这么短的时间就泡到仔了。”

    他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银时,嘴角的笑容颇有几分耐人寻味。

    “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看男人的眼光呢。”

    青木张了张嘴原想解释但是嫌麻烦又放弃了,她现在所关心的并不是这件事。

    她一脸期待的看着科尔温,“你是来带我回去的吗?”

    “我说过了,你离开这里的方法要么你打开门,要么你死。二选一别无他法!”

    青木顿时露出了失望的表情,“那你来干什么。”

    科尔温突然笑了,“当然是担心你啊!突然间失去联系有人可是担心坏了。”

    “你说谁担心了!”

    青木竟然听到了无铭的声音,看样子他们现在在一起。

    “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那个声音又冷冷答道,“都说没有了,不要自作多情。”

    青木不由笑了起来,只是听声音她都可以想象到那个白发英灵傲娇的样子。

    科尔温也在笑着,“看到你没事我就放心了,我能力有限不能呆太久,我长话短说……”

    没有时间还拖拖拉拉的到现在才说,别等下到时话没说完就消失了。

    科尔温难得露出一脸严肃的表情,“要小心,有人要……”

    青木的预感应验了,科尔温话说到一半就消失了。

    青木囧囧有神得看着科尔温消失得方向,“让你不早点说……”

    结果偏偏在关键的地方断掉了。

    不过,青木大概也猜到了。

    能让科尔温一反常态的特意跑过来,再结合之前在这个世界的遭遇她很快就猜到了科尔温那句未说完的话。

    ——有人想要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