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8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青木自认自己没有与人结仇,所以她实在想不出有谁想要杀她,也想不通要杀她的理由。

    她将那张通缉令折叠了放进口袋一回头就看到了盯着她看了不知道多久的银时,她挑了挑眉梢,“怎么了?”

    “我在想如果你以后真的长这模样,是不是会有很多人抓你回去当童养媳。”

    青木白了他一眼,“我想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是个色胚。”

    大多数的人还是爱财的……的吧!

    细细思考了一下银时的话,青木突然觉得他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

    要快点想办法回去才行。

    青木左顾右盼,“不是说这里有村落吗?”

    虽然出了点差错跑到敌人大本营来了,但是应该就在这附近才对。

    银时还是那副懒洋洋的模样,为了今晚不再露宿他爬到高处看了看。

    “有了,前方三点钟方向有个村落。”

    因为离得近青木便没有在使用魔法而是和银时一步一步的走过去,远远的他们就看到袅袅的炊火,两人脸上和表情都为之一动。

    质朴的村民接纳了这两位可怜的旅人,也不知道他们误会了什么竟然将青木和银时安排在了一个房间,两人在房间里开始了大眼瞪小眼的戏码。

    青木:“……”

    银时:“……”

    青木眉头一皱伸出两根手指戳进了银时的眼睛,那对死鱼眼中招天然卷捂着眼睛在地板上翻滚着。青木像踢足球一样踢了他一脚,然后他就咕噜噜的滚到角落里去了。

    青木看也不看他一眼就走到了门边,房门在他们进屋以后就关了,她看着那扇用木头做的门慢慢的伸出了手。在握上门把的时候她紧张的咽了口口水,然后眼一闭迅速的打开门……

    门外村长爷爷正一脸慈祥的看着她。

    她笑了笑打过招呼就把门关上了。

    然后,她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

    开门!关门!

    又开门!再关门!

    银时抠着鼻屎看着不停重复着一个动作的青木,终于忍无可忍。

    “喂喂!放过那扇门吧!你没听到它已经发出求饶的声音了吗?你再不住手的话外面的人的就要看到我们,就算这样也没问题吗?亚达啦~想不到你是这样女人,阿银我好害羞~”

    说着他捂着脸做出一副娇羞的模样。

    青木的嘴角抽了抽,刚刚有字被消音了吧!是被消音了吧!那家伙到底说了什么话会被消音啊!还有他那表情是怎么回事?性别错置了吗?

    青木从他身上收回目光,心道:不能理他,否则他一定会得寸进尺的。

    “就算你什么都不说我也会得寸进尺的。”

    低沉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身后,与此同时一只宽大的手覆上了青木抓着门把的那只手。她回过头,看到银发少年露出一个张扬的笑容。

    “少女不和我来一发吗?”

    “……”

    回答他的是少女的一个肘击,再加一个断子绝孙踢。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在地上打滚的银毛,笑了,“这一发你可还满意。”

    银时吓得顿时躲得远远的。

    青木冷哼了一声这才又开始她的开门大业。

    开门,叹气,关门。

    越是迫切的想要离开这里她的能力越是没办法发动,她在这里开了这么久的门除了之前的汪洋大海什么也没有,更不用说回家的路了。

    “从刚才开始你到底都在干什么啊!”

    不知什么时候搬了一条椅子坐在旁边看的银时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因为无聊他的死鱼眼比平时更加的无神。

    “你不觉得你手上的那扇门太可怜了吗?吱嘎吱嘎的都快要散架了。还有,村长已经盯着你看了很久了呦,如果你还不放过这扇门我想我们很快就会被扫地出门的。你被赶出去不要紧,阿银可不想露宿街头。”

    他可不想丢下暖暖的被子去吹西北风,果然之前应该站出来和她划清界限。不知道现在还来不来得及。

    听了银时的话青木这才看到那个躲在不远处鬼鬼祟祟的身影,她复又看了眼破旧的木门终于放过了它往外走去。

    “我去重新找一扇。”

    “喂!”

    银时拉住她,“你到底在焦躁什么啊!啊!难道是因为和阿银孤男寡女在一起紧张了?不要误会了,阿银对你这样的平胸没有兴趣,不知道这个村里有没有大胸的欧捏桑……”说到后面某个银发的天然卷脸上就露出了猥琐的表情,嘴角也挂着可疑的物体。

    青木已经不想再理会眼前这个满脑子黄色思想的银毛了,一直打不开回家的路让她非常的烦躁,她砰地一声关上了门。声音很大,直接将银时从欧派的海洋拉了回来。

    银时看了眼脸色臭臭的青木,对方的焦躁毫不遮掩的表现在脸上,而她露出这个表情似乎是在她知道有人要杀自己之后。

    青木在房间里渡着步,打开时空的时机是随即的,虽然科尔温说这个时机在她能够熟悉的掌握这个力量以后可以任意操控,但此刻的青木显然并不具备这个条件。

    有人想要杀她!

    这个认知让青木在这个世界怎么也没办法平静的待下去。她迫切的想要逃离这个里,但是,正如大家所看到的,她打不开原来世界的那扇门!

    打不开就回不去,而除此之外的办法就是死。死亡的过程不要太难受,已经死过好几次青木表示已经死怕了,所以她希望自己这次能用普通的方法回家。

    青木回头看着那扇破旧的门终于还是不甘心的再次打开,和之前千篇一律的画面不同此时此刻呈现在青木面前的又是另外一副景象,青木看着眼前的画面不由愣在了那里。

    银时从刚才就刚才就一直在注意着青木的一举一动,就连她的脸上的表情也没有放过。

    这个女孩出现的突然,莫名其妙的的被天人通缉,行为举止总是说不出的怪异,还自称魔导士,银时不得不怀疑她是从那个外星逃出来的中二大小姐。这会见她突然呆住银时不由有些好奇,“怎么了?不会看到村长在外面嘘嘘被吓到了吧。”

    他走过去顺着青木的视线看去,并没有所谓的村长。他垂着那对死鱼眼将看看抠过鼻屎的那只手在青木头上擦了擦,不知为什么愣住的青木没有察觉到银时的动作还在盯着那个方向发呆。

    到底在看什么?

    他搓了搓指腹将剩下的鼻屎搓成一个小团弹掉,然后又在青木的头上擦了擦,同时视线再在朝青木视线所在的方向看去。下一秒死鱼眼瞠大,银发的少年颤抖着指着门的方向发出了惊恐的叫声。

    银时这个人看上去有些混,没心没肺好像没有令他害怕的东西。而实际上有两样东西是他害怕的,一个是他的老师吉田松阳,而另一个就是那些在午夜飘来荡去的生物,俗称阿飘。而此刻出现在银时面前的就是成千上万只的阿飘,他们手上拿着一个灯笼表情木讷而呆滞的排成一队朝着一个方向走着。

    银时的叫声突兀的响起,让这个原本井然有序的队伍突然间停了下来,他们的脚步在同一时间停住然后朝着声音的方向看来。

    因为一开门就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青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再加上她有些好奇,这个怪异的队伍是要去哪里所以她没有像之前那样立马关上门。银时得尖叫声响起的时候她也吓了一大跳,她不悦的回头结果看到银时颤抖着指着门的方向,脸色惨白,“那个……那是鬼?”

    他似乎被吓得不轻声音都在颤抖,他甚至害怕的搂住了青木的腰。

    青木的蓝眸瞬间瞠大,她比了比银时又比了比门那边的阿飘队伍一脸吃惊道,“你……看得到?”

    银时拼命的点头,“大姐头救命!我下次不会再说你坏话了,快把他们赶走。”

    银时抖得跟筛子一样,青木觉得如果她再不把门关上的话他可能都要吓得尿裤子了。

    银时的嗓门很大在受到惊吓的时候尤其的大,那支阿飘的队伍在听到他的声音的时候愈加的混乱,然后他们开始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青木一回头就看到这个画面,她抬手赏了银时一个拳头骂道,“看你闯得祸。”然后另一只手用力的将门关上,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将那些想要冲过来的阿飘都阻挡在了门外。

    看到阿飘冲过来怕鬼的银时又发出了惊恐的叫声,就算青木把门关上了那尖叫声也没有停止。

    “你给我闭嘴!”

    忍无可忍的青木一手抓着银时的卷发将他的脑袋整个摁进了地面,银时的脸埋进地板终于安静了。

    看着安静下来的银时青木后知后觉的发现,遇见银时以后她似乎变暴力了。

    过了一会银时就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脸上全是血但是他没有理会这些而是立马扑向了青木,“大姐头!你要丢下小弟了吗?明明说好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这么快你就忘记了吗?你忘了那一夜我们的山盟海誓了吗?你还说……”

    “轰!”

    鬼话连篇的银时再一次被青木埋入了地面。

    世界一下子安静了。

    青木看着已经歇菜的银时心里默默想到,不是她变暴力了,是坂田银时这家伙实在太欠揍。

    为了不再被银时的噪音给骚扰青木跟他解释了一下之前的一幕。

    “那是我的能力,我可以以门为媒介打开另一个时空的大门,之前你看到的就是其中一个世界。但是目前我还不能完全掌握这个技能,之前你看到我一直在重复开门关门的动作就是我在试图打开回家的路。”

    “噢!忘了跟你说了,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青木的话像一颗炸弹炸得银时体无完肤,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青木,“意思就是说你是时空旅者?”

    “只是不小心被塞了这个能力而已。”

    说到这个青木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能力她也不会时不时陷入危险之中。

    银时似乎有些无法接受。

    青木想了想“你就把我当外星人好了,这样你好接受一些。”

    貌似在这个世界外星人被称作天人,而且还在侵略这个地球。

    青木有些忐忑,如果银时不相信她的话怎么办,如果他以为她是个胡言乱语的疯子又该怎么办,虽然之前银时已经见过那不一样的门后世界,但是人类在遇到自己无法理解的事物时会下意识的排斥,会用自己的理智想尽千万种理由来推翻那个事实。

    而事实上青木有些疑惑,为什么银时会看到门口的世界,这是之前没有过的现象。

    银时在听了青木的话以后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他的眼睛依旧无精打采的耸拉着,右手抠着自己的鼻孔,他似乎抠得很用力青木隐约停止索索唧唧的摩擦声。

    这家伙……

    虽然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的样子但实际上实在紧张吧!

    青木不由囧了一下,她刚才的话没有威胁也没有任何恐怖成分,为什么他会感到害怕啊!啊咧?为什么鼻孔抠得越用力了?喂喂喂!流血了,鼻血流出来了!鼻血流出来了!你都不觉得痛吗?你那眼睛怎么回事?瞟来瞟去已经害怕的连脸都不敢见了吗?

    青木无奈的扶额,为什么她会在这里吐槽啊!

    好累!她想回家。

    家暂时是回不去了,虽然有一个办法可以立马回家但是因为死了太多次以至于她连自杀的勇气也没有。

    青木叹了口气将一个东西丢给银时,硬邦邦的正中银时额头,咚得一声受到重击的银时顿时倒地不起。

    “这个给你,作为交换刚才我告诉你的事不能跟其他人说。”

    青木很有分寸,刚才那一下虽然声音大了点但是砸不死人,只是会痛。

    银时很快从地上跳了起来,额头沁着血,猩红的眸子瞪着伤人之后还毫无愧疚的青木,“有你这样把东西突然丢过来的吗?要是砸死了怎么办?没死要死变傻了怎么办。像阿银这样的国家栋梁要是伤残怎么办,你对得起阿银,对得起这个国家吗?”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好好的流血事件会上升到国家问题,不过青木并没有被吓到,“我不是这个国家的人。”

    “不是这里人就可以杀人了吗?不是这里人就可以什么也不用负责了吗?小姐你也太天真了!”

    面对银时如弹珠似的指责青木面不改色,视线一转落在一直被银时抓在手里的东西上,“负责?我想你手上得那个东西的分量已经足够了。”

    银时手上抓着的东西就是刚才青木丢过来的在他头上砸出一个窟窿的东西,银时一开始并没有注意到那是什么东西只觉得拿在手上挺沉,这会听了青木的话后才低头去看手上的东西,当看到自己手上拿着一个金光闪闪得东西之后那对死鱼眼顿时瞪的大大的。

    他的手上拿着的是一个金条,上面明晃晃的1000g让银时险些拿不住。

    以青木在不同世界的经历她发现不同的世界所使用的货币是不一样的,但是像黄金、钻石、古董这类奢侈品在各个世界是通用的。所以她在回到自己那个世界的时候便拿出一部分钱变换成了这些东西,钻石轻便所以她随身的口袋里有一袋品质上层的钻石,至于黄金太沉不利于携带所以青木除了丢出去的那个另外只带个两个。

    第一次看到这么大块的金条银时没出息的抱着又啃又摸,就连脸上的血也不顾了。

    “大姐头……不!大财主!”只要一激动他对青木的称呼就会换成大姐头这会看到黄金他对青木的称为又升级成了大财主。他死死地抱着金条一脸戒备的看着青木,“到了阿银手里就算反悔阿银也不会还给你的,阿银要好好收着将来还等着用他讨媳妇呢。”

    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要青木负责的银时这会见钱眼开已经将之前的事丢到九霄云外了。青木无语的看着他,见他满脸鲜血愣了愣,然后丢下他走出了房间。

    青木很快又回来了,手上拿着一盆水。她将脸盆放在地上,拧干毛巾朝银时走去。

    银时以为她要抢自己的金条吓得他躲得远远的,青木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不想失血过多而死的话就给我老实的待在原地。”

    真想把毛巾直接甩到它脸上,但是想到他受伤是因为她的缘故顿时有些下不去手。

    银时这才想起自己脸上的伤,之前因为太激动他并没有觉得伤口疼,经青木这么一提醒一直被他忽略和疼痛感袭来,他捂着脑袋在那哀嚎着。

    “别乱动,我先帮你清理一下伤口。”

    青木用毛巾小心的擦拭着血迹,伤口有些深,想到这是自己砸出来的心虚的青木动作更加的轻柔。她突然这么温柔让银时很不习惯,近在眼前的那张脸他开始不安起来。

    这女人不会真打算对他负责吧!不要啊!他对胸小又暴力的女人没有兴趣!

    虽然她很有钱……

    如果此刻青木知道银时还在想着那些有的没的那么她肯定会直接一巴掌胡过去,打得他脑袋开花,好在银时也摸清了青木的脾气一句话也没说。

    “好了。”

    帮她清理了伤口又替他上了药青木就不再管他了。

    银时搓了搓手巴巴地贴过来,“那个……大姐头,小弟最近手头有些紧你看你是不是……”

    青木斜睨了眼朝她挤眉弄眼的银时突然笑了,“好啊!”

    银时的双眼噌地亮起来,青木一个眼神扫过去他顿时有了不祥的预感。

    “钱不是问题。”

    “只是我的钱不是白拿的。”

    青木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我的情况你也是知道的,有那么一张通缉令存在我怎么也着也得为自己的生命着想不是。”

    她拍了拍银时的肩膀,然后手顺着他的手臂下滑,捏了捏,成功看到银时丕变的脸色。

    “少年,我看你骨骼惊,奇根骨奇佳,是个做保镖的材料。”

    银时:“……”

    银时本来是想拒绝的,他身为攘夷志士身上还有着重任,让他一个大忙人去保护一个小丫头片子他说什么也不会愿意的。而且,那张通缉令是天人发出来的,也就是说她的敌人是所有的天人,他可没有强大到与整个宇宙的天人为敌。

    银时想也不想的就要拒绝,但是,当他看到青木手上的那块金条时立马又改变了主意。

    他飞扑过去目光紧紧锁定着那个金条,什么节操什么大义都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后。

    “大姐头!大姐头!从今往后阿银就是您的牛您的马,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在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节操什么的都给我滚边去!

    “这是你说的。”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青木毫不犹豫的把金条丢了出去,银时像一只猎犬一样飞扑上去用嘴咬住。

    青木:“……”

    这个见钱眼开的家伙真是为了钱什么也不顾了。

    银时喜滋滋的把两个金条藏好,他现在也是个有钱人了,回去可以狠狠嘲笑那个大少爷了。

    突然银时的脸色一变,猩红得眸子看向窗外。

    “怎么了?”

    见他一直看着窗外青木疑惑得问,“外面有什么东西吗?”

    银时收回目光,“没有!”

    在他们吵吵闹闹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有人来请他们去吃饭。青木和银时在来人的带领下前往食堂,路上银时突然捂着自己的肚子表情痛苦的说,“不行了,阿银我要先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说完也不等他们应答就窜没影了。

    “……懒人屎尿多。”

    青木“诶”了一声就没看到银时的身影了,她有些惊讶银时的速度,不过只是上个厕所而已青木没有想太多,她跟着那位村民来到食堂饱饱的吃了一顿。

    捂着肚子惊慌难受离开的银时在跑出一段距离以后突然停了下来,他直起身子,双眼依旧无精打采的,他挠了挠自己那头乱糟糟的头发。

    “呀咧呀咧!”他的脸上哪里还有之前废材的模样,他的手放在自己挂在腰间的配刀上,猩红的眸子里倒映着面前全副武装的身影。

    “没想到刚收了钱就有工作了。不可以哦~今天这里是闲人免进的,你们从哪里来给我回哪里去,不然阿银手上的这把刀可不会客气。”

    站在他面前的是人高马大体格壮硕的天人,看样子有几十号人,在他们前面带领着他们的正是之前被他和青木打败的天人,看样子是他们不死心搬来了救兵。

    果然那时候应该斩草除根的吗?

    心里后悔自己居然留下活口另一边银时开始了他的嘴炮。

    “喂喂喂!看看这是谁啊!这不是刚才在外面露营的大哥吗?一个人寂寞空虚来找我玩的吗?亚达啦,阿银我可是大忙人没,有时间陪你玩耍,所以你还是赶紧带着这些人回去吧。你们怎么都是一副这么严肃的表情,难道你们不知道出门在外笑脸赢天下吗?

    说着银时伸手拉了拉离他最近的那个天人的脸颊,和地球人的脸部结构不同这班天人的脸硬得跟石头一样,银时扯了半天愣是没能动它一下。他再加大自己的力道想着:这次怎么也得成功,不然多没有面子。

    眼前寒光一片,一把利刃朝着银时的方向砍来。

    银时虽然都在插科打诨,但是他一直有在注意这伙天人的举动,所以在天人偷袭的时候他才能提前察觉并及时躲开。

    “好危险!好危险!”银时煞有介事的拍了拍胸脯,“麻烦能不搞偷袭吗?阿银的心脏病都快被吓出来了。”

    那个偷袭的天人见银时躲开不由愣了一下,那个之前逃过一劫的天人在这时喊到。

    “这男人就是白夜叉,那个女人是和他在一起的,只要我们砍下他的首级就能升官发财了。”

    白夜叉这个名字一被叫出来天人那边就出现了不小的骚动,不过当天人们再次将目光转向那个银发的男子以后脸上多了几分疑惑。

    传闻白夜叉是一个白发白衣的男子,他的剑术高超,有着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实力,他总是一骑当千的冲在队伍前面,在他手上死去的天人不计其数。如此厉害的人物怎么想都因该是一个狠绝很有气势的人,可是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是——

    死鱼眼!懒散!废材!

    x!x!x!

    他们一致在心里打了个又红又大的叉,一定是哪里搞错了。

    银时抠着鼻屎任一群人打量,他不是很想在这里引起骚动,他还想早点回去,他的肚子已经在大唱空城计了。

    另一边已经吃完晚餐的青木在帮忙收拾餐具,她的目光时不时的看向门口,不管她怎么看都没有看到那个银色脑袋,反而因为心不在焉而打碎了好几块碗。

    食堂大妈看着碗老心疼了,不过对方是客人她又不好发作。村长说了,这位小姐给了他们好多钱,绝对不能亏待了他们。想到这个她突然觉得打碎几块碗其实也是小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

    在心里盘算着怎么从村长那里挖点钱过来的大妈看到青木频频朝门口看去,小女孩的心思总是一目了然,她笑了笑明知故问,“干什么呢。”

    青木冲她礼貌的笑了笑,“我有个朋友说上厕所到现在也没回来。”

    青木有些担心,不会出什么事吧。

    “别看啦!你家那位八成是借口厕所寻花问柳去了。”

    这个村子里有很多以卖身为业的女人,战乱的时代,她们无亲无故又没有手艺为了生存不得已才干起了这个勾当。

    青木听了大妈的话后不由一愣,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如果是银时的话确实会做出这种事。

    借口厕所去泡妞一去不回什么的,确实是那个色胚会干得出来的事。

    这么想着门口突然出现了那人的身影,他的手背在脑后一脸悠闲走了进来。

    “啊!饿死阿银了,老板来三分巴菲。”

    “巴菲是甜食,而且这里是食堂不是餐馆没有巴菲。”

    “甜食怎么了?阿银的主食只要是甜食就可以了。连巴菲也没有这里真的是食堂吗?”

    银时还想说什么青木先他一步开口了,她回头朝大妈喊了一句,“一分红豆饭,谢谢。”

    “喂喂!阿银……”本还想在巴菲上坚持的银时在对上青木的目光之后立马蔫了。

    “……两份。”

    红豆饭很快就端了上来,银时拿着勺子猛舀青木则坐到了他对面。她的目光在银时身上打量着,眉头不由一皱,“你身上这些血是怎么回事。”

    怎么上个厕所回来一身的血。

    银时从碗里抬起头那对红眸依旧无精打采的,“哦?这个啊我怕说出来吓死你。”

    青木挑了挑眉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阿银刚才上厕所的时候痔疮发炎了,喷了好多血。”

    青木大惊,“你还有痔疮!!”

    还有,这要有多大的出血量才会弄得一身都是。

    银时死鱼眼看着她,“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要阿银脱了裤子给你看嘛?”

    青木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他的这个提议。

    和银时的对话让她想起她第一次无意中使用力量时在那个厕所里遇到的痔疮男……

    青木甩了甩头将那个不好的回忆硬是从自己的脑海里删除。

    “吃你的饭,少说话。”

    银时扫了她一眼低头迅速的把饭吃完然后把碗往前一伸,“再来一碗。”

    “你还真能吃。”虽然这么说但是青木还是乖乖地拿着空碗走了。

    见青木走远银时这才皱着眉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腹部,那里的衣服破了一个口子,鲜血就是从那里流出来的,他怕被别人看见故意把身上的衣服弄得乱糟糟的。

    这个伤是在之前和天人对峙的时候不小心被捅到的,伤口有些深,他已经用随身的药粉止了血,没有替换的衣服他就只能这样回来了,只是没有想到他随便胡诌的一个借口那个女人竟然相信了!

    真是意外的单纯!

    很快青木就回来了,银时又开启了狂吃模式。

    “慢点吃又没人跟你抢。”青木不由笑了起来,“难道军队里的伙食很差吗?”

    “这兵荒马乱的时代能有一口饭吃就好了哪里还管它好吃不好吃。”

    他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天人入侵幕府收粮征兵弄得百姓民不聊生,官员中饱私囊趁机压榨百姓,内忧外患,处于社会底层的百姓苦不堪言,所以有些人情愿到军队混口饭吃。

    青木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是很清楚,只是之前从村民那里听到的只字片语让她可以想到他们生活的艰难。她一脸歉意的看着银时,“对不起,如果我有像小真一样的厨艺就好了。”至少可以让他吃一顿好的。

    “小真?”银时饶有兴趣得看着她,“听着像是男人的名字啊!难道是你男朋友?听你的意思他的厨艺很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他做的东西味道真的很不错。”想到那个一言不发就转学了的红发少年青木脸上有些愤愤,“我才不会当着他的面说这话呢,哼!”

    看着青木赌气的样子银时不由笑了,这样的青木看上去很有真实感,谁都不会想得到她不是这里人。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吃完饭银时揉着圆滚滚得肚子和青木往回走,他原本的计划是打算把青木留在村子里的,但是现在她被天人通缉留在这里显然不安全。

    “你有什么打算?”

    银时毕竟是这里的原住民这里得事情他比她知道得多。

    银时的计划是把青木送到村子以后自己回军队的……难道说……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迅速的扭头看向青木,青木回给他一个灿烂的微笑。

    银时抽了抽嘴角,“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就是你想得那样。”

    银时当即抓狂,“喂喂!不要开玩笑了,军队不收女人的。不行不行不行。”

    青木显然已经想到了他会反对就连借口都想好了。

    “我看你就不像是会守军规的人,平时没少做偷鸡摸狗的事吧,像趁着没人注意偷偷跑去打小钢珠,像去厨房偷吃什么的。”

    银时抖了抖,竟然全被猜中了。

    青木嘿嘿一笑,“既然你都做了这么多了就不介意再多一件才是。我会小心不让其他人发现的,看到你的上司我会避开,绝对不会让他们发现,如果你还是不放心我可以女扮男装。”

    “你以为这里是花木兰的片场啊!”

    银时吐槽道,说什么不让上司知道他怎么不知道他的上司是谁?那个中二病晚期得大少爷?脑袋僻比宇宙黑洞的假发?还是每天叫错他名字大嗓门兄?咦?这么一想他根本没什么可担心的嘛,而且青木说了她可以女扮男装,到时再把她安排到自己的队伍里,神不知鬼不觉。

    一直在旁边注意着银时表情的青木见他露出一副狡猾的表情顿时嫌弃的蹙起眉,这家伙肯定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决定了!”银时突然搂过青木,哥两好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一扫之前无精打采的模样双眼神采奕奕,“就按你说的办。”

    青木看了眼搂住自己肩膀的手,又看了眼不怀好意的银时最终还是没有把他的手打开。

    总觉得这样的银时看上去更真实,让她有些不忍心打破。

    刚刚对银时的印象好了一点的青木听到银时后面一句话怒气噌地一声就上来了。

    银时说,“你就女扮男装,你那么平的胸绝对不会被人发现。哈哈哈……”

    还未笑完银时就被青木摔了出去,之前被捅的伤再加上这一摔他顿时想爬也爬不起来。

    青木铁青着脸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她抬起脚虚虚的踩在他的某个位置,下一秒银时的脸色骤变。

    青木抬着脚左看右看,就好像在研究自己的鞋子一样。

    “你说我这一脚下去你还做不做得成男人。”

    那还用说那一脚下去他的蛋肯定会碎的。

    银时赶紧求饶,“”大、大、大姐头饶命……”

    青木不理他脚往下动了动银时的心立马被提了起来。

    “大姐头饶命,小弟以后不敢了,小弟以后再也不会说你得胸小了,你的胸大,比地球还要大。”

    求,放过他的命根子e(┬┬﹏┬┬)3

    见自己的威吓起到了作用青木这才收了脚,脸上表情铁青,她瞪了眼惊吓过度的银时头也不回的走了。

    青木走后银时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呈大字倒在地上,出了刚才那一出他的伤口又裂开了,他疼得冷汗直冒。伤药就在他腰间的布袋里,触手可及,可是他已经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干脆放松身体呆呆的看着无月的天空,也不知道这样了多久原本一尘不变的夜空突然多了一张人脸。

    那个人皱着眉,眼神复杂的看着他。

    “你想这样躺到什么时候?”

    本该离开的青木又回来了,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银发少年,空气中隐隐有血腥味传来她有些担心的说,“怎么了?你痔疮的血还没有止住吗?”

    银时有些意外她的去而复返。

    他扯了扯嘴角硬着头皮说,“是啊!多亏了你那一摔……”

    “哦——”青木垂着眸子学着银时的样子死鱼眼看着他“我才第一次知道原来痔疮是长在前面的。”

    银时:“……”

    青木无奈的叹了口气蹲下/身查看了一下伤口,伤口明显是利器所为,而且看得出来被人胡乱的包扎过。

    “你是笨蛋吗?”

    她将银时的手臂架在肩膀上,另一只手绕过他的腰将他扶了起来。尽管她已经放轻的力道但是银时还是疼得冷汗直冒,但是为了不让青木担心他没有表现出来。

    青木看了他一眼无声的谈了口气,脚下魔法阵闪现下一秒他们就回到了房间。

    “你这能力还真方便。”被放到床上的银时半开玩笑的说。

    青木手上拿着药,“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样子你伤得也没有那么重。”

    她打量了银时一眼,他的伤在腹部必须得先脱衣服才行。结果她的手才刚碰到银时的衣服银发少年就大声的叫了起来,“你干什么。”

    那语气和眼神就想看见了企图非礼他的色狼一样。

    青木没有注意到他语气的异样实话实话道,“当然是脱衣服啊!”

    “脱、脱……”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