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9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就算是迟钝如青木这一次也察觉到了银时的异样,她的目光一转正对上银时有些不好意思的脸,顿时觉得无比吃惊。

    夭寿啦!那个脸皮堪比城墙的坂田银时竟然会害羞。

    银时抓着自己的衣服扭扭捏捏的说,“不、不用你,阿银自己可以……”

    “你要是能起来的话我还用在这里?”青木直接反问到,看到银时吃瘪的表情不由觉得好笑,“我这个女人都不介意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婆婆妈妈的。”

    银时:“……”

    银时囧囧的看着她,这女人的神经到底是有多粗,就算是花街的女人也不会上来就剥男人衣服的好不好!

    银时无声的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

    青木再一次朝他伸出了手,这一次银时没有反抗,或者说他已经连反抗的力气也没有了。

    青木解开他的扣子,在看到他身上的伤口时不由一愣,除了腹部那个伤口银时身上还有很多旧的伤口,这些伤口大多已经结痂有些已经痊愈只留下淡淡的疤痕。

    青木的睫毛颤了颤拿着药瓶的手一紧。

    “……所以我才说了不要看的,女孩子家家的一定要看男人身体,这下被吓到了吧。”

    青木回过神,看了眼一脸无所谓的银时,那表情就仿佛这些伤都不是在他身上一样。

    吓?

    于其说是吓不如说是惊讶,这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口绝对不可能是一朝一夕留下的,只是看着这些伤口青木就能知道有多痛,就说他那个新的伤口吧,伤口那么深鲜血不断涌出来,而眼前这个男人竟然连哼也没哼一下。

    青木开始处理他身上的伤口,“对不起,如果我会治愈的魔法就好了。”

    这种伤用魔法治疗的话应该很快就会愈合的,只可惜妖精尾巴工会里都是战斗狂,没有人教她这方面的魔法。

    看来之后有必要去学学了。

    在心里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之后青木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她上药的手法很熟练,银时几乎没觉得疼。

    银时听了她的话懒洋洋得看了她一眼,“魔法?就凭你这个半吊子的魔法师?我怕我在你手上会提前去见我的老妈。”

    “你老妈?她在哪?”

    “已经死了。”

    青木手上略一用力银时顿时疼得“嘶”了一声。

    “你这家伙还是早点去地府见你的老妈吧。”

    她明明是担心他结果他还笑她。

    生气的青木在看到银时额上沁出的汗后心立马又软了下来。

    “话说回来,你到底是怎么把自己搞成这个模样的。”

    在他上厕所那个时间他到底干什么去了。

    一听青木问到这个银时的眼珠子就开始滴溜溜的转来转去,青木一瞬不瞬的盯着他,银时觉得压力很大终于回答道,“是为了一个女人啦女人!”

    银时半真半假的说。

    “女人?”

    青木想到之前大妈说的这附近就是花街的事。

    “便所回来之后看到一个女人被几个流氓追杀我顺手帮了一下……”

    好一个英雄救美的桥段。

    “看来那女人一定是个大美女,你看你为了她差点都被捅了肾。”

    银时的目光很快的冲她脸上扫过,一脸嫌弃,“一般般吧,丢在人群里就找不到的那种,生活技能几乎为零,胸部又小不是阿银喜欢的类型,明明弱得要死还总是担心别人,还有点暴力倾向。”

    听了银时的话青木若有所思的用手点着下巴,“听这描述怎么觉得我好像认识这个人。”

    这莫名的熟悉感。

    是谁呢?

    青木想得眉头都皱在了起来还是一无所获。

    银时的嘴角抽搐的更厉害了,看着青木的目光简直在看某种奇珍异兽一样。

    傻不拉几的,这女人没救了。

    银时休息了一晚第二天就嚷嚷着要离开了,青木见他活蹦乱跳的不由有些吃惊,昨晚明明伤的那么重今天竟然就跟没事人一样,如果不是他衣服上还沾着血她都以为昨晚只是自己做梦。

    青木凑近她目光在他身上扫了一圈,“恢复的这么快?昨晚你给我的是什么灵丹妙药不成?”

    银时习惯性的抠着鼻屎,“哪里有什么灵丹妙药,那不过是从锅底刮下来的灰而已,男人受伤只要用口水抹一抹基本上就痊愈了,哪里有你们女人那么娇贵。”

    青木不信。

    “好吧!其实是因为阿银是的主角,所以恢复得很快,你难道不知道只要还有一口气主角第二天一定会活蹦乱跳的拯救世界的常识。”

    他说的似乎很有道理但是青木听不懂。

    “对不起我不看漫画。”

    她才不管什么主角不主角的,“刚刚那个消音有些微妙,你是哪的主角啊竟然会被消音。”

    青木的话语里带着几分笑意,“不会是片里的主角吧,话说你和苍空的交情怎样?她知道你被捅了肾开会和你吗”

    银时被吓到了,颤抖着手指着微笑的青木,“你……你!我真是看错你了,竟然会用毫无违和表情说出片和姐姐的名字,其实你才是吧!你这个”

    青木听到后面只听到的声音,银时自己说到后面也有些抓狂的抓着自己的头发,他愤愤看向某个方向,“这一定是作者的恶意,她在报复我没有在她面前脱衣服。为什么阿银的话总是会被消音,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不好,阿银明明是个三好少年……”

    青木忍不住笑了,“我倒觉得挺有趣的。”

    银时随即对她怒目而视,“你们狼狈为奸!”

    青木笑了笑,突然一拳打在银时的小腹。

    他们两人本来就离得近,青木这一拳又来得突然银时完全没有防备。

    青木一拳打在他肚子上,不偏不倚正好打在昨天那个伤口上,银时顿时疼得弯下了腰,被打中的伤口又裂开了,银时一时间疼得没喘过气来。

    青木在打了银时一拳之后就扶住了银时宛若小虾的身体,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

    她叹了口气,“伤没好就不要逞强。”

    银时的手扣在青木肩膀上,用力,咬牙切齿得说,“你知道还打那么狠。”

    “哪里?是你太弱了,我不过轻轻碰了一下。”

    “你骗鬼!”

    不管是刚开始见面的时候用两只手指把他叉起来,还是后来把他整个人甩出去,她展现出来的力气绝对不是一个女人该有的力量。

    拖青木的福银时原本的计划被打破他不得不再在这个村子停留,美名曰养伤。

    裂开的伤口是银时自己给换的药,虽然青木表示愿意帮忙但是银时为了自己的清白说什么也不让她碰自己一下。并不是怕她突然兽性大发对他上下其手,而是她在男女之防的事上太过于白痴,他怕哪天等青木明白了会回头赖着她。

    并没有银时想得那么多,青木在照看银时的时候又试着开了几次门,不知道什么原因她的能力一次也没发动,不仅如此之前科尔温给她的那个红宝石耳钉不知怎么的竟然联系不上他了。意识到自己在这个世界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的时候青木有些懵逼,紧接而来的是排山倒海的恐惧,如果不是银时看出她的异样说了她几句她可能现在还处在恐惧之中。

    被浑身散发着负面情绪的青木吓到的银时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少女背对着他坐在一隅手上拿着一本书看得非常认真。见她这个模样银时不由松了口气。

    这个女人没有表面上看到得那么坚强,那只是她保护自己弱点的面具。

    看着书的青木看上去很平静,一点也看不出来之前惊慌恐惧的模样,她垂着眼蓝色的眸子微微转动着,房间里时不时传来书页被翻动的声音,她看一会书便停下来思索了一阵,然后提笔在纸上书写着什么。

    银时毕竟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流了那么多的血很快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察觉到他这边传来平稳的呼吸一直低头看书的青木抬头便他的方向看了一眼。她把书合上,放到一边,蓝色的眸子异常的温和。

    刚才真是给他添麻烦了呢,还一直很担心的样子,不报答他的话似乎过意不去。

    青木的目光落在被银时放在身侧的刀上,嘴角轻翘,她有了一个好主意!

    当银时醒过来的时候被坐在他床边的人吓了一跳。

    蓝发的少女见他醒来双眼顿时一亮,笑容满面的说,“银时,你醒了!”

    银时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并揉了揉眼睛,一睁眼就看到这个灿烂的笑容他的眼睛有些疼。

    青木似乎很激动她抓着银时的衣角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比平时上扬了一个度。

    银时有些不自然的抽回自己的衣服,“怎么回事,靠这么近是想趁阿银熟睡的时候偷袭吗?不行不行!阿银的第一次一定要交给波大臀圆的大姐姐,你这种小丫头片子我是看不上的。”

    “放心~你这种乱蓬蓬卷啊卷的银发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在多次被银时吐槽某个部位以后青木终于咬唇相讥道。

    没有想到她一开口就拿他的头发做文章,作为一个天然卷他比任何人都想要一头爽朗得直发。

    “天然卷怎么了?我告诉你不要小看天然卷,有多少人为了要卷发特意跑去做头发,阿银连钱也省了。小丫头片子没见识,那些女人见到阿银可是蜂拥而来,有多少人喊着老公老公扑到阿银怀里,作为第一个卷发的jump主角,如果阿银有一头直发的话人气肯定更高。你难道不知道吗?阿银我可是连续五次蝉联最想结婚的男性动漫角色……”

    “别想了,你的头发已经跟卷福有一拼了,你要庆幸你没有他的马脸,否则你的人气可能更高。”

    银时受到了惊吓,“卧槽!你怎么会知道的这么多,是不是作者那个死人透露给你的。”

    “没人跟我说。”

    青木眉头一皱瞪了银时一眼,“真是的话题都被你带到哪里去了。”

    她冲银时招了招手,“过来!”

    “干什么?”银时戒备的看着他。

    “你不想身上的伤快点好吗?我刚才研究了一下治愈魔法虽然效果慢了点但总比拖着好。”

    银时狐疑地看着她,“之前不是还不会吗?”

    “虽然没有学过但是我读过魔法书,上面有记载,刚才我趁着你睡着试了一下就成功了。”

    青木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你……不试一下么……”

    哇靠!

    被青木用那对星星眼看着银时在心里爆了口粗,太犯规了这样子让他怎么把拒绝的话说出口。

    “那……试试?”

    青木的眸子瞬间亮了起来,“那你先躺平。”

    银时依言躺下,青木站在他床边视线看着他伤口的地方。因为昨天是她包扎的伤口所以就算银时不脱衣服她也知道伤口的位置。

    她抬手覆在银时的腹部,蓝色的光晕从她掌心散发出来,银时觉得一股暖流流遍全身,伤口的地方有些发痒。

    蓝光在亮了一分钟左右就暗了下来,青木一脸歉意的说,“抱歉,目前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

    银时看着她,红色的眸子懒洋洋的,“哈?为什么要道歉,你帮了阿银是阿银应该跪下来感恩戴德才是。”

    青木笑了笑,“那还真想看看你下跪的样子。”

    “喂!”

    他按了按自己的伤口似乎没有那么疼了。

    “话说回来,你这魔法是找谁做得实验?”

    她去哪里找人给她试魔法?村民吗?绝对会被吓死得。

    眼尖的银时看到青木的手背到了身后,顿时了然。

    这个笨蛋在自己身上做试验呢。

    “傻瓜!”

    他小声得呢喃了一句然后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现,“你会魔法的事不要随便跟别人说,并不是所有人都像阿银这么善良的,如果被发现你会魔法一定会被他们绑起来当妖怪烧死,或者交给某某研究室当实验材料,你要是还想找人做魔法实验可以找一些小动物做试验千万别像这次这样直接去找人。”

    银时像个老妈子一样嘱咐道。

    青木误认为银时以为她是外出找村民给她做试验顿时放了心,在听了银时的话后她笑着点了点头,“下次我会注意的。”

    银时的目光似有若无的扫过她的那只手臂,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青木耗费了魔力吃了晚饭很快就睡了,村长完全误会了两人的关系,不仅房间只给他们准备一间,就连床铺被子也只给他们备了一套,因为银时受伤青木不顾反对的把床让给了银时,自己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休息,好在这里是夏季她不会有着凉的风险。

    被青木勒令在床上休息的银时见她睡着掀开被子站了起来,他走过去将蜷成一团的少女抱了起来,他的动作流畅一点也看不出受过伤的痕迹。

    “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他把青木放在床上并替她盖好被子,被窝里还残留着银时的体温,感觉到温暖青木下意识的发出了舒服的呻·吟声。

    银时的目光落在她手臂的衣服上,上面有着不小心沾到的血迹。他又看了眼青木,确定她已经熟睡以后这才小心的将她的袖子往上撸,毫不意外的在她手肘附近看到了伤口,伤口不深但是周围有很多重叠的痕迹,看样子是在同一个位置刮了好几刀。

    银时眼神复杂的看了眼睡梦中的青木。

    “怎么?心疼了?”

    只有两人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了第三人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银时脸上并没有露出吃惊的表情,看样子早就知道这里除了他和青木还有其他人在。

    “好恐怖的伤口,青木小姐怎么会对自己下如此狠手,必须快点包扎才行,女孩子身上要是留疤就不好了。”

    一个脑袋从屋檐横梁上垂下来,黑长直的头发正好扫在银时脖子,银时抽了抽嘴角伸手就想揪住那把头发。结果,还没等他把想法付诸行动横梁上又跳下一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好巧不巧的正好将银时当做了踏板。

    那人落地以后还“啊哈哈哈”的在银时背上踩了两下,“啊哈哈哈!金时,好久不见,我来看你了。”

    银时面朝地的被撞到地上又被人踩了两脚脑后顿时啪啪的冒出几个十字,他一跃而起抓住那个“啊哈哈哈”笑得正欢的傻蛋,“谁准许你在阿银身上踩来踩去的,三番两次叫错阿银的名字你绝对是故意得吧!喂!高杉你把这两个傻子带来干什么?你们都走了那军队怎么办?”

    群龙无首要是敌人袭过来怎么办。

    顺着银时的目光看去一个穿着制服的紫发少年姿态慵懒的倚靠在门口,细长的凤眼懒懒的扫了银时一眼,见他脸上挂着无奈接近崩溃的表情时笑了,“听说你在这边过的不错,我就把他们带来给你加加料,怎么样我对你很好吧。”

    银时:“……”

    好个屁!高杉那个家伙绝对是自己受不了这两个白痴又见不得他一个人在外面逍遥快活这才把人带来祸害他的。

    “银时,先给青木小姐包扎伤口……”

    “金时!听说你的痔疮长在前面,我可以看看吗?我很好奇它是怎么长的。”

    “关于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

    银时:“……”

    哪里来的一群逗逼,他不认识他们。

    “银时,伤口我已经处理好了。”

    “好快!”

    银时回过神看向青木受伤的手臂,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桂上了药,可是并没有包扎,女孩那么努力的不让人知道他们也选择守护她的这份善良。

    嗓门很大的坂本辰马突然凑近青木,脸与脸之间只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他好奇的打量着青木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啊哈哈哈,金时我发现这位小姐是我喜欢的类型,你……”

    话未说完金发的男人就被人一脚踹了出去。

    银时收回脚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你个大嗓门别离那么近跟她讲话,会把她吵醒的。”

    “你现在的声音比他还大!”

    银时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你们这些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明明不出来找阿银也可以的啊!”

    “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无聊。”高杉少爷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

    “说的什么话呢银时,你是我们队伍的精神支柱,少了你的我们根本没办法称之为攘夷志士,所以回来吧银时,不要因为一个女人而放弃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友谊绝对可以战胜所有困难。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我们才是你可以托付后背的同伴。我知道你长大了会有那个方面的需求,你要把女朋友带回家妈妈也没有办法拒绝,妈妈只希望你想清楚这真的是你需要的爱情吗?如果你只是为了找一个发泄的□□那么就不要耽误人家姑娘了……”

    桂从大义讲到他们之间的情谊,想以此劝他跟他们回去,因为银时已经在外太久了,如果还不归队军队失去主心骨很快就会变成一盘散沙。

    银时自然也知道这个道理,而事实上如果不是青木阻挠他现在已经在军队里啃着难吃的军粮了。银时一直知道桂的脑袋和他们不在一个层次上,见他说着说着歪到其他的地方他也只是露出“果然如此”“这傻子是谁我不认识”的表情。他原本想丢下碎碎念的桂去找高杉麻烦,只是他才转了一个头就被一个声音吓得再也动不了。

    “原来银时是这种渣男吗?我真是看错你了。”

    愤怒的声音来自原本已经熟睡的青木,在这些人的不懈努力下她终于被吵醒了!

    一醒来的青木看到的是一个背对她的身影,黑色的长发,灰色的单衣,迷迷糊糊一睁眼就看到他那一头乌黑油亮的头发,听他在那抱怨银时“始乱终弃”,青木顺理成章的将那人看做了身体构造和她一样的女人,一个被银时始乱终弃的女人。

    莫名奇妙膝盖中了一箭的银时不满的嚷嚷道,“你别听他胡说八道,阿银我是十全十美的好男人,就算是□□我也会好好安置她的。”

    “银时不要狡辩了,就算你这么说也不会改变你是渣男的事实。”桂义正言辞的说完然后走到青木身边,一脸担心的看着她,“青木小姐你放心,如果银时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请一定告诉我。”

    桂俨然已经把她和银时凑成了一对,并且是个可悲的被银时用来发泄的女人。

    青木亦是一脸担心的看着他,“你放心我一定会替你找回公道。”

    渣男银时:“……”

    一个脑袋装着黑洞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两个脑袋装着黑洞的人碰到个一起。

    ——简直是灾难!

    而现在银时就面对着这个情况。

    银时看着那边仿佛革命会师的两个人凉凉道,“很抱歉,假发他的男的。”

    两人握着的手一顿,青木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的长发美人。

    “不是假发,是桂!”

    桂习惯性的回了一句然后才对青木道,“青木小姐,银时说的没错,我是男人。”

    青木看着他脸上满是诧异的表情,她看着银时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她要说的话已经全部写在脸上了。

    ——银时,想不到你还有那方面的嗜好。说好的只爱胸大臀圆的大姐姐呢?

    觉得自己已经生无可恋的银时:……

    一番胡搅蛮缠之后青木才知道了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三个人的身份,他们是银时的同伴,同样身为攘夷志士的他们因为担心而特地出来寻找失踪的银时。

    “听说有个银发武士在这里单枪匹马挑掉了一团的天人,所以我们就来看看。”

    银时事不关己的用尾指掏了掏耳朵。

    青木给他们倒了一杯茶,听了桂的话不由有些吃惊,“只是凭借这么一句话就猜到那人是银时,看来你们的关系非同一般。”

    她将询问的目光看向银时——你们真的不是那个关系?

    之前银时极力否认了他和桂是那种关系,为了怕青木再次误会他甚至将自己和高杉还有坂本的关系撇得一干二净,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只是同一个私塾出来的同学而已。”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的关系不止同学那么简单,只是银时不肯说青木也没有深究罢了。

    银时接收到青木的目光弹了弹指甲上的耳屎,正好掉进坂本的茶杯里。银时看了一眼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孽缘罢了。”

    青木抽了抽嘴角想要给坂本换一杯,结果手才刚刚抬起那位金发的少年已经拿着面前的茶杯当酒杯仰头一饮而尽了。

    罪魁祸首的银时:“……”

    尔康手的青木:“……”

    目睹全程的高杉、桂:“……”

    一饮而尽的坂本:“啊哈哈哈!这是什么茶怎么有点苦。”

    众人:“……”

    “我去问问有没有调理肠胃的药。”五人里最有良心的青木站了起来急匆匆得往外走去。

    “青木小姐真是个善良得女孩?不过我们这里有谁吃坏肚子个吗?”一脸茫然的坂本看着自己的同伴,三人抠鼻的抠鼻,玩头发的玩头发,整理衣服的整理衣服。

    因为高杉一行的突然到来原本就拥挤的房间一下子就更加拥挤,三个大男人非常有默契的把唯一的床让给了在场唯一的女性。

    感动的青木表示一起睡没有关系。

    银时严正拒绝了这个请求,然后拉着那三个损友打算在屋顶过一夜。

    “那家伙一直都是这样的吗?”高杉若有所思的看了眼房间的方向,“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单纯的女孩了。”

    “什么单纯?她那叫单蠢!一点男女之防的意识也没有真不知道她爸妈是怎么教的。”如果她遇到的不是阿银,早就清白不保了。

    “你要带着她?”问话的是桂,他已经从银时那里听说了青木暂时会和他们一起的消息。

    “你要知道,军队的生活艰苦她一个女孩子哪里受得了。而且你想这样保护她到什么时候?”

    “没办法,拿了别人的钱总得做点事不是?”银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里放着青木给他的两个金条。

    “啊哈哈哈!金时,你是想金屋藏娇吗?”

    “你哪里看出那女人娇了,她只是那个金屋而已!放心吧,过不了多久她自己就会有的。”

    因为,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第二天,一行人告别了村长朝攘夷军队的驻扎地走去。四个容貌各异,气质不同的少年乍一出现顿时在村子里引起不小的骚动。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跟在他们身后的蓝发少年,相貌平平一张丢进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到的脸,纤细孱弱仿佛风一吹就能被刮走的身体,他一出现就引来了村民的指指点点,少年的蓝眸往某个方向一瞪,那边顿时安静了。

    青木别扭的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服,衣服的布料粗糙颜色灰扑扑的,样式非常老旧,她的身材娇小这衣服穿在她身上一点也不合身,但是这穷乡僻壤的她也没法要求那么多。

    似乎看出她别扭的心情银时凑了过来,哥两好的搂着她的肩膀,“别像个女人一样扭扭捏捏的,你现在可是男人。走路的步伐迈大一点,屁股不要扭来扭去,眼神给我放肆一点……对对!装出一副拽拽的模样给我看看。”

    青木直接甩了他一个白眼,“你闹够了没有。”

    银时的手在青木的头上搓了搓,在青木就要发火的时候露出一个贱贱的微笑,“没有!”

    青木直接一拳打过去。

    银时躲过去了,他闪到一边冲青木做鬼脸,“同样得把戏阿银才不会上第二次当。”

    “是吗?”青木眯了眯眼。

    银时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青木突然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银时不由一愣,也就是这愣神的瞬间青木一拳打在他的腹部,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地不起的银时,“第二次。”

    “卑鄙!无耻!竟然偷袭!”

    青木充耳不闻直接追上已经和他们离了一段距离的桂他们,银时在原地装模作样的打了两个滚就停了下来,他看着青木远去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青木往前走了一会发现银时还没有跟上来,于是停了下来,“干什么呢?丢下你了。”

    难道刚才那下真的把他打疼了?

    疼是真的疼,但是过了这么一会再疼也不疼了。

    银时赖在地上看着那个去而复返的女人不要脸的开始死命哀嚎。

    “痛痛痛!痛死阿银了!阿银之后会不会不能生儿子?我一生的性福都葬送在你手里了!”

    听他还有力气叫青木就知道这家伙什么事也没有,她死鱼眼看着装模作样的银发天然卷,“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男人能生孩子的,是这个世界的科技比较发达吗?怎么办,你不能生难道要我帮你生一个。”

    银时受到了一万点的惊吓立马从地上跳了起来,表情尴尬,“不不不!阿银不需要你帮……”

    银时像是怕被她赖上一样连忙表示自己很好,什么问题也没有。

    “哦!那正好!你这家伙这么废材我想也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你才对。”

    “……”

    银时抽了抽嘴角,原来是想给他介绍女人,拜托可不可以不要说那么让人误解的话,害他以为她要英勇献身呢。

    啊咧?为什么会感觉有一点点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