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0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失踪多日的白夜叉大人带着一个娘炮回来,并且藏在自己帐篷里的事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整个军营,一时间人尽皆知,有很多人为了见那个娘炮一眼而故意在银时的帐篷在转来转去。

    “听说留着一头非主流的蓝发。”

    “听说他脸上画着妆,看上去美艳动人。他来得时候是被坂田大人用公主抱抱进来的。”

    “对对!我那时候就在现场。”

    “话说回来我一直不知道他有这方面的爱好。”

    “所以我才好奇被他带回来的那人长什么模样。”

    枯燥乏味的军队生活让他们不放过一丝一毫可以八卦的机会,尤其这一次还是那位被他们敬若神祗的白夜叉大人。

    “难道银……坂田大人身边一直都没有女人吗?”

    “这么说来那位大人身边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女性,明明高杉大人和桂大人他们都有好几个红颜知己,就连坂本大人也有几个相处得不错的异性。”

    “我听说之前在花街的时候所有的艺妓都丢下坂田大人投向了高杉大人的怀抱。”

    “高杉确实长着一张诱惑人得脸呢。”

    聚在一起八卦的人突然回头看了眼说这话的人,不知什么时候加入他们谈话的蓝发少年浅笑盈盈的看着他们,“怎么了?”

    那几个老兵看了他一会,少年的年纪在十五岁左右,脸上还带着未脱去的稚气和天真。

    原来是这次刚刚招进来的新兵!

    几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然后对新人开始了说教。

    “看你是新人我们才跟你说的,高杉大人最忌讳别人拿他的脸和身高说事,你千万别在他面前戳他死穴不然会死的很惨的。”

    “对对!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

    蓝发少年在自己嘴上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并朝他们点了点头。

    “不过坂田大人倒是一点也不忌讳这个,天天一口一个矮杉,气得高杉大人要和他决斗!”

    “决斗?他们的关系很差吗?”

    “怎么可能,他们的关系可好了,不是有句话说,打是亲骂是爱吗?”

    闻言那蓝发的少年不由笑了,“照你这么说那他们两人不是那什么什么关系?”

    “可不就是?你没看见白夜叉大人抱着那个娘炮的时候高杉大人那铁青的脸。”

    “有这回事?”他摸着下巴似乎在回想当时的情景。

    “我们可是站高银的,顺便告诉你那边那伙人是银桂党的。”

    两伙人同时高声道,“高银/银桂cp不可拆!”

    “……”

    总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蓝发少年也就是女扮男装的青木,看着一个个信誓旦旦要抓住勾引银时的小三的人在心里直呼冤枉。

    青木在来的路上不小心踩到了猎人用来捕猎的兽夹,虽然有银时他们帮忙及时将脚救了出来但是受伤的她根本连路也走不了,为了让她能及时得到治疗于是就由银时抱着青木回到了营地,没有想到会引起轩然大波。

    看这些人的样子显然对她积怨已深。

    想想也是,她被银时抱进帐篷以后一直就没有出过门,直到今天脚不疼了她才偷偷跑出来,没想到一出来就看到了鬼鬼祟祟埋伏在角落里的人。好奇心作祟她偷偷摸摸的渡了过来,然后就听到了上面那番话。

    ……还真是让她听到了不少八卦。

    谁说女人八卦的?事实证明男人八卦起来的时候一点也不比女人逊色。

    “看来今天又是一无所获。”

    眼看着天渐渐暗下来一班人准备打道回府。

    “就这么走了?”青木问,“不再等等?”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白夜叉大人就要回来了。”

    所以他们得在那位大人发现之前撤离。

    “新人,走了。”

    “……哦哦!”青木应了一声就要起身,不知道是不是蹲太久的缘故脚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疼痛的位置正好是那只之前被兽夹夹到的脚,她脚步不稳的朝后摔去,见她摔到那几个老兵不由叫了一声。

    往后倒的身体因为撞到某个人而停了下来,那人还伸手扶了她一下。

    “谢……”站稳的青木刚准备道谢一个不讨喜的声音就从身后传来。

    “唔?谢谢?你是要道谢吗?口头上的道谢你不觉得太没有诚意了吗?既然你想道谢那就拿点实际点的东西出来。不多不多,只要一根金条就好。”

    她抬头,果不其然看到一张无精打采的脸,他垂着眼对青木做出了索要的动作。

    青木的嘴脸抽了抽。

    活该没有女人要,这点小事也想从她那里讨要好处。

    “给你才有鬼。”

    “这样……”银时懒懒的应了一声突然间松开了扶着青木的手。

    原本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银时身上的青木这会突然失去支撑噗通一声摔到了地上,她喊了一声疼后就跳了起来,怒骂道,“有你这样的人吗?一没有利益立马撒手不管。”

    他死鱼眼看了青木一眼,用尾指掏了掏耳朵,那一脸淡然的模样显然一点也不在意青木的话。

    “这样子才是银魂嘛!”

    看着他那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青木气得牙痒痒,“诅咒你以后永远交不出房租,天天被跟踪狂骚扰。”

    另一边原本打算撤退的人在听到两人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得不可开交之后不由愣在了原地,和气呼呼的青木不同银时好像乐在其中的样子,目睹这一幕的他们脸上不约而同的带了抹诧异。

    “喂喂!那个新人好像和坂田大人很熟的样子。你看他是蓝发!”

    “白白嫩嫩看上去弱不禁风的,一点男子汉的气概也没有。”

    “难道说,他就是……”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了青木身上。

    被银时的无耻气得说不出话来的青木正双手抱臂留给银时一个高傲的背影,而银时脸上带着笑,不知道说了什么让原本怒气冲冲的青木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下一年,柔柔弱弱的娘娘腔突然揪着银时的衣襟将他整个人都摔了出去。

    银时头上的血条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掉到零,攘夷志士白夜叉ko!

    “……”

    亲眼目睹青木将一个比她大上很多的男人豪不费劲的丢出去的众人顿时倒抽了口凉气,他们面面相觑各自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惊讶和恐惧,下一秒原地已经没有了他们的身影。

    之后继“白夜叉偷藏美人”的传言以后军营里再在流言四起。

    “你听说没有,坂田大人和那个叫青木和新兵每天晚上都要s,住在附近帐篷和声都听到了坂田大人发出了爽歪歪的叫声。”

    “讨厌啦,在我们这些单身狗面前秀恩爱!fff团在哪里?”

    “话说回来,青木还真有本事,看上去瘦瘦弱弱的竟然能打得过坂田大人。”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是情趣,大人呐让着他呢。”

    “嗖嘎嗖嘎!他们两人还真恩爱啊!”

    “……”

    青木一脸怒容的甩下帐篷的帘子,自从那天她被人认出来以后她的帐篷外面经常听到这样和闲言碎语。

    好吧!她体谅军营生活枯燥困苦,他们聚在一起八卦也是正常的。但是,能不能不要把他和银时凑一对啊?而且她现在是女扮男装。也就是说,她现在是男的,把她和银时凑在一起不是让他们搞基吗?

    “就算我是男的我也不会对那个银发天然卷感兴趣的!”

    “同感!我也对你这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女人不感兴趣。”

    青木瞪了眼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银时,“这越来越糟糕的流言你就不管一下?”

    “怎么管?让我用针线把他们的嘴巴缝起来么?别天真了,让他们说两句你又不会死。”

    “但是我听着不爽。”

    “不爽也得忍着,流言这个东西就像女人的大姨妈流着流着就没有了,过两天等他们找到新的八卦就会忘了这茬的。”

    虽然银时说的没错,但是青木还是觉得不爽。

    还有……

    “他们说的s是什么?”

    银时:“…………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如银时所言传的整个军营沸沸扬扬的八卦在一夜之间停止了,但是并不是像银时说的那样是他们找到了新的八卦,而是因为上战场的时候到了。

    银时在回到营地以后陆陆续续的打了几场小的战役,青木直到那时才知道银时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是个虾兵蟹将,而是令天人闻风丧胆的白夜叉,之所以被称之为“白夜叉”是因为他一身白衣,一骑当千奋勇杀敌的模样宛如夜叉。青木没有见过他上战场的样子,倒是见过一次他沾满鲜血的模样,她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的鲜血所以有些吓到了,不过那次之后银时每次都是换洗了之后才回帐篷。

    ——那家伙意外的敏锐呢。

    “前线的战况怎么样?”

    身处营地每日都会见到被抬回来的伤员,每天也都有伤员在她面前死去,这让出生在和平时代的青木体会到了战争的残酷。她虽然不曾上过战场但也知道战况的惨烈,这些队员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大家都对她很好。

    银时的身上还带着血腥味,怕吓到青木他换下了染血的衣服但是身上还沾着鲜血的味道。见青木凑近他不着痕迹的离远了一些,脸上依旧是和往常一样慵懒的表情。

    “那还用说嘛?有我出马哪里有失败的道理。”

    青木察觉到了他刻意与她保持的距离,她站在原地没有动,“虽然想问你有没有受伤,不过看样子已经不需要问了。”

    银时原本抠鼻屎的手顿了顿。

    “没有必要特意换了衣服再来,之前那次是有些吓到了,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我猜你是想回来拿衣服借口去桂那住几天吧,不用那么麻烦了,伤口在哪里我帮你治疗。”

    没有想到会被青木看得这么透彻的银时有些吃惊的看着他,红眸微瞠,须臾他撇开眸子不爽的嘁了一声,“竟然被你看出来了。”

    是你隐藏的技巧太烂了。

    “如果不是被我发现你打算用什么借口搪塞我,不会又用痔疮那个借口吧!求你放了痔疮吧!它是无辜的。没看到读者已经无法直视“痔疮”这两个字了吗?”

    银时一脸惊悚的看着她,为什么她会知道。

    他故做镇定道,“那种一听就是谎话的借口阿银才不会说呢,阿银是个有着高智商高情商的人,怎么会用这种低级的连小孩子也不会上当的借口,你说是吧。”

    青木双眼无神的看着他,“是吗?”

    “喂喂!你那是什么语气?你是在小看阿银吧!不要以为你是女人阿银就不会揍你,就算你给了钱招惹了阿银阿银照打不误。”

    “嗨嗨!聪明的坂田大人,让小的看一下你的伤势。”

    “……”

    见银时没有动青木冲她笑了笑,“你是自己脱还是我帮你。”

    银时抽着嘴角硬是挤出一抹微笑,“不劳您大驾。”

    银时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帐篷里一时间只有衣物索索的声音。

    “银时!关于之前那个计划……”

    帐篷的门帘突然被人从外面掀开,一个黑长直的脑袋探了进来,在看到里面的景象以后先是一愣,然后捂住眼睛道了声歉就丢下帘子出去了,看样子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裤子脱了一半的银时:……

    目睹全程的青木:“大家都是男的他有什么好害羞的。”

    已经回过神的银时:“谁跟你是大家。”

    这家伙不会女扮男装都扮得忘记自己的性别了吧。

    青木没有把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而是催促银时动作快点,虽然她也可以用魔法进行全身治疗,但是集中在一点的时候伤口治愈的速度更快,而且也更容易控制魔法的输出。

    青木的魔法好用又方便但是每次看青木使用得时候银时有些担心。

    “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不能让别人知道你会魔法。”

    青木看着伤口在自己的手下愈合之后这才点了点头,“知道了!”

    银时动了动,被青木治愈的伤口根本看不出有受伤的痕迹。他换了一身衣服准备就走,刚才桂来找他虽然没说但是肯定是有急事。

    “等等!”

    青木叫住了他。

    “有件事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原本去找银时商量这次突袭的事的桂竟然惊慌失措的回来了,这让等在帐篷里的高杉诧异不已。

    “怎么了?”

    桂定了定神,“高杉,之前在军营里关于银时和青木小姐的传闻你听说了吗?之前我只为是谣言不过刚才我去找银时的时候不小心看到了。”

    “你看到什么了?”

    关于银时和青木的谣言传的沸沸扬扬的他们不可能不知道,而且作为知道真相的少数人之一他们非常有默契的对这件事闭口不谈,对于别人的询问他们也都直接提给了银时,不过好奇还是有的。

    “我刚才去找银时结果不小心看到了……”他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双目瞠得大大的,帐篷内的空气突然变得有些诡谲起来,高杉皱了皱眉试图打破这个气氛,原本说到一半停住的桂又接着到。

    “银时竟然对着青木掏出了……啊——”

    话未说完桂的头就被人摁进了地板,那人按着他的脑袋在地上使劲的搓了两下后这才松开。

    高杉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扯了扯嘴角,“出现得真是时候。”

    “不好意思,听到有笨蛋在说啊银的坏话手突然有点痒。”

    用慵懒的语气说着令人讨打的话后坂田银时懒洋洋的坐到了高杉的桌子上,视线在他桌面上的地图扫过,“呦,大少爷。真该给你发个勤奋刻苦奖,奖品……啊奖品就这个好了,黑长直□□一枚!”

    高杉看也没看被银时揪过来的面目全非的桂一眼,眉梢向上一挑,“不要胡闹!现在战事吃紧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部署下一步的行动。”

    闻言,银时脸上的表情动也没动一下,依旧无精打采的模样。

    “哈?这种事平时不都是你和假发的事吗?阿银的脑袋里装不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们讨论完跟我说一声就行。”

    “银时!”

    高杉不满的叫了一声,他瞪了银时一会终于无奈的败下阵来。

    他认识银时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这家伙打架可以让他费脑筋的事他是绝对不干,后来坂本也有样学样,以至于后来关于行军策略的事就落在了他和桂身上。桂性格沉稳,高杉做事激进,两人性格不同看待事情的方式也不同,所以队员们经常可以听到高杉和桂因为意见不合而争吵的声音。

    “之前我从捕获的天人那里获得了一个情报。”高杉将一份文件丢给银时,“和你藏在帐篷里的那位有关。”

    银时接过文件刚想打开看看在听了高杉得话后他便猜到了这份文件里的内容,他慢腾腾的把文件打开,毫不意外就是那一份通缉令。

    高杉一直盯着他,见他没有一点意外就知道到他早就知道这件事。

    “我现在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两次天人攻击我们的频率这么高了。”而且火力也比之前的要猛。

    “那些天人可是口口声声喊着让我们把人交出来。”

    银时随手就把那张通缉令团成团丢到了一边,“知道了又怎么样?难道你要把那家伙交出去?想想真是不错的主意呢,不仅可以停战还可以得到行星的支配权,这么想都很合算。这样吧,人是我发现的我们三七分,你三我七……干什么不满意?那你四我六,不能再少了。”

    高杉看着银时举到自己面前的四个手指一脸嫌弃的拍开,“还是把你卖了吧,白夜叉在天人那边似乎也值不少钱。”

    “喂喂!你怎么可以胳膊肘往外拐,说好的同窗之谊呢?”

    “你认为我们之间有那东西吗?”

    “……”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银时!青木小姐要是听到你刚才那番话会难过的。”

    不知什么时候清醒过来的桂双手拢在袖子里不赞成的看着银时,“就算我们的处境再艰难也不可以出卖同伴。”

    银时抽了抽嘴角,“我怎么不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成了我们同伴了。”

    他在心里暗叫一声不好,红眸担忧和看着帐篷外面。下一秒,帐篷的帘子被人掀开,之前他们话题中的主人公出现在了他们面前。

    “青木小姐!为什么你会在这里。”桂吃惊的看着走进来和青木。

    青木冲他笑了笑然后目光落在银时身上,注意到青木的目光银时不自然的扭过头。

    牙白!刚才那番话她肯定都听见了。

    青木的目光最终落在高杉身上,“因为我的原因让你们遭到天人围攻这件事我感到非常的抱歉,虽然有些奇怪那张通缉令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对于给你们造成的困扰我决定用实际行动补偿你们。”

    青木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非常的平静,蓝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一毫开玩笑的成分。

    她说,“你们可以把我当做诱饵。”

    帐篷内的气氛一瞬间凝固,在场的三个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说出这话的青木。

    又来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银时,他头痛的扶额不满的朝青木吼道。

    “你这家伙这时候来添什么乱,从哪来快给我回哪去。”

    青木淡淡的扫了银时一眼,“还不是某人拒绝了我的提议所以我才在这里的。”

    什么提议?

    桂和高杉将询问的目光看向银时。

    银时抽了抽嘴角,“那家伙不知道脑袋里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说要跟我一起上战场。不要开玩笑了,这可不是你们小女生玩的家家酒。”

    那时被银时一口拒绝的青木不死心的跟着他来到了这里,她原本想竟然银时不同意那她就找高杉和桂,那两个人也许会同意。没想到她在门外偷听了之前那番话顿时心里有了一个主意。

    “既然天人的目标是我那么我们为什么不来一招“请君入瓮”呢?”

    “你说的似乎也没有错。”

    桂若有所思看着青木,下一秒引来其他两人不满的目光。青木则锤了一下他的肩膀,“还是你这家伙够义气。”

    被赏了一拳的桂不由龇了龇牙,青木那看上去轻飘飘

    的一拳打得他都快吐血了。

    青木开始摩拳擦掌,“快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我们一起合计合计。”

    桂:“好的,我们是计划这样的……”

    银时、高杉:“……”我们还没同意呢。

    不管他们的意见怎样青木已经决定的事是不可能改变的,就算他们不同意她也会瞒着他们偷偷去找天人的麻烦,那样更危险还不如就这样将她放在自己眼皮底下的安全。

    “那么我们就这么决定了。”

    青木看了眼桌上被画的花花绿绿的稿纸点了点头,“你们准备好跟我说一声,我们按计划进行。”

    三人还有具体事项要讨论青木明智的选择离开,在掀开帐篷门的时候她愣了一下。

    “怎么了?”

    青木放下帘子回头冲高杉笑了笑,“没事。”说着她再次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银时一直盯着它,直到她离开。

    “那么在意吗?不会那些传闻都是真的吧。”见银时心不在焉高杉调笑道。

    “不要把所有人都想得和你一样龌蹉,每天抱着三味线穿着花里胡哨的和服你是想勾引谁啊。”

    高杉不怒反笑,“你觉得勾引青木怎么样?”

    银时受到了惊吓,红眸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你的眼光真奇怪,那干巴巴的女人有什么好的。”

    “眼光奇怪的是银时你吧。”一直沉默不语的桂插嘴道,“青木小姐是个好女孩。唉!真希望她这次可以平安无事的归来。”

    银时抽了抽嘴角,“之前是谁答应她来着。”

    “是谁呢?”

    “你觉得现在装傻有用吗?你不止名字叫假发就连脑袋里都塞满了假发。”

    “不是假发,是桂!”

    “好了你们两个别吵了。”

    高杉甫一张口就收到了两对愤怒愤怒的眸子,他机智的选择了沉默。

    就算不同意青木作为诱饵的计划还是开始实行了,按照桂和高杉的计划,青木故意在天人的势力范围内徘徊,她借机向他们挑衅然后假装被抓,之后再假装不小心泄露攘夷志士的情报。之后桂他们会假意的移动来增加这个情报的可信度,吸引天人上钩。然后青木再趁机逃跑将营地里的天人引到目的地,由等候在那里的高杉发动袭击。

    而这个计划中起到最重要作用的就是青木,她必须要让天人相信她的话,同时还要有能逃离天人桎梏的实力,只要失败了一项他们的这个计划就不可能实现。

    “如果发现苗头不对经就放信号弹,我们的人就在附近。”桂在跟出发前的青木讲解注意事项,“天人很狡猾,不要轻易相信他们的话,目的达到后立马照计划撤退。”

    “知道了。”

    为了做诱饵她又换回了女装,身上穿着还是学校的校服,为了方便行动她将自己的头发绑了起来,露出纤细的脖颈。

    “武器带了吗?对方是天人我们不能不防,这把匕首轻便小巧很适合女生用。还有我在你的鞋底藏了刀片,必要的时候可以用它割断绳子。还有我给你准备了水和干粮,你路上肚子饿了时候可以吃。我这里还有斗笠,外面太阳很大,女孩子要是晒伤了可不好,戴上这个的话……噗——”

    原本还在碎碎念的桂被银时一脚踹到了地上,银发少年无语的看着老妈子属性爆发就停不下来的桂,“叽里呱啦的烦死了,哪里有那么多问题你当是小学生去春游吗?你准备一个这么大的包裹要她怎么拿?就算她是母金刚转世也扛不动的吧,虽然她现在力气也很大。”

    银时解开那个有着一人高的包裹,刚一打开里面是滚下了很多东西。有之前桂说的干粮和斗笠,还有替换的衣物,青木还看到了一口锅……

    青木:“……”

    银时在那小山样的包裹里找到了干粮和水丢给青木。

    “你这半吊子别又在关键时候掉链子。”

    青木知道他说的是魔法的事。

    “放心吧,我现在已经从半吊子毕业了。”

    这几天她可不是傻傻的在帐篷里发呆,只要魔力充沛她就可以毫无阻碍的使用魔法了。

    “我可是妖精尾巴的魔导士!虽然现在不在一个世界,接受了你们的委托一定会完成。”

    “喂喂什么委托,不是你自愿的吗?我们可没有拜托你……不会还要收钱吧!”

    为什么他有种不祥的预感。

    青木冲银时笑了笑,银时顿觉头皮发麻。

    她笑盈盈的说,“任务完成之后高杉可是答应把你的使唤全全权交给我。”

    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