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1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天刚刚蒙蒙亮,还未来得及散去的白雾遮挡住了视线,在有限的视线范围里一个黑影从林子深处走了出来,蓝色的头发沾染了雾气耸拉的黏在她脸上。她从白雾之中走出来回头看了眼自己来的方向,这才又朝着原来预定的方向走去。

    林子里杂草丛生荆棘遍野本来就粗心大意的青木在摔了几跤之后已经非常狼狈,倒霉的是,她还碰到了一只熊,被追着跑了很远一段路。

    “真倒霉!”成功摆脱棕熊的青木气恼的抓了抓头发,面带担忧的说,“希望等下不要出什么纰漏才好。”

    都说世事无常,人在倒霉的时候,担心什么就来什么!

    青木发现了一条河,迫不及待的想要洗去身上的污渍,结果刚刚捧起一捧水一柄泛着寒光的利刃就抵在了她的脖子。青木顿时不再动弹,掌心里的清水透过指缝又滴回了小河,在一波一波荡漾开去的涟漪里青木从那被打碎的倒影里猜到了来人的身份。

    “什么人?”

    站在青木身后的是一个长得奇形怪状的天人。

    原来她已经不知不觉塔入了天人的地盘。

    青木看了眼抵在自己脖子的利刃突然双手平举做了个投降的动作,惊慌失措的说,“不、不要杀我!”

    因为她的动作原本捧在手里的水被泼了出去,她举着湿漉漉的手,脸上带着惊慌和害怕,将一个柔弱的少女演绎的淋漓尽致。

    见她害怕那个天人似乎很满意,拿着刀背在她脖子上砍了两下,“你是地球人派来的奸细?”

    “奸细?”

    青木装出一脸无知的表情,心里却在打鼓。

    为什么一猜就被猜到了。

    很快她就从天人身上得到了答案。

    “像你这样的人大爷我这两天抓了十几个了,地球人也太不会怜香惜玉了,女人在我们那可是很珍贵的!”

    和人口众多的地球不同,他们所在的那个星球女性很少,为了争夺□□权他们往往打得头破血流,有的星球为了生出强大的后代而和其他种族□□。地球上的女人虽然不够强但是体态婀娜,长得又比他们那的漂亮在天人里还是很受欢迎的。尤其是现在打仗,一群臭哄哄的男人聚在一起,整天相看两厌,这些女人出现的正是时候。

    青木原本还在紧张,结果听了天人的话不由有些疑惑,“十几个?”

    高杉他们还派了其他人来?

    青木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不管是他们哪一个都不是会做这种事的人,就算是身在这里的她也是她自己要求半逼迫着他们来的。想到这里青木便猜到那些女人是不小心误入这里结果被天人抓到的。

    “她们在哪里。”

    青木突然抬手抓住脖子上的那柄刀,利刃划破手掌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被她的动作吓到的天人下意识的想把刀拔回来,结果拔了两下却是分毫未动,愤怒的天人瞪向青木,结果却是一僵,因为他对上的是一对饱含怒火的眸子。

    眼前这个女人还是那个女人但是给人的感觉不一样了,被她用那对眸子盯着就仿佛被狮子盯上的绵羊一样。他脚一软就摔到了地上,原本拿着刀的手也放开了。

    青木抓着冰冷的刀身换了一个方向,用它抵着天人的脖子。因为不知道天人的身体构造是不是和人类一样青木犹豫了一下又将刀贴在了下半身的某个位置上,成功收获天人惊恐的叫声一枚。

    青木挑了挑眉,看样子她挑对地方了。

    “那些被你抓回来的女人在哪里?”她动了动刀吓得天人尖叫连连,双眼瞪得眼角都要裂开了。

    事实证明,不管是什么生物只要被人用刀抵着命根子只要是个男的都会惊恐的尖叫。

    没有从他口中听到想要的答案青木挑了挑眉手上的刀往前送了送,有鲜血从裤裆里溢出来,天人顿时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在仓库!在仓库!活下来的我们都把她们关在仓库里下次使用。”

    活下来的?下次用?

    他们到底把女人当什么了!

    青木愤怒的抬起了手中的刀朝着之前那个位置砍去,那天人发出比之前还要凄厉十倍的尖叫声,然后眼白一翻晕死了过去。

    “哼!胆小鬼!”

    青木丢了手中的刀一脸嫌弃的说。

    她看了眼自己的手开始用治愈魔法疗伤。

    “情况有变,天人那边有人质我要去确认一下。”

    这么说着她的脚下出现一个蓝色的魔法阵,下一秒她的人就在原地消失,那魔法阵也渐渐淡去继而消失不见。

    她一消失不远处的树丛就动了动,一个银色的脑袋探了出来,他抓了抓自己乱蓬蓬的头发,“竟然被发现了。”

    一路尾随青木而来的银时看了眼青木消失的方向,不用想也知道那家伙用空间魔法将自己转走了。

    “牙白……”

    他懒洋洋的叫了一声然后从树丛里走出来一脚踩在刚刚清醒过来的天人身上,嘴角上翘露出一个令人感觉毛骨悚然的微笑。那天人迷迷糊糊一睁眼就对上一张带笑的脸,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对方手起刀落,他的脑袋就咕噜噜的滚到一边去了。

    银时甩掉刀上的血还刀入鞘,他看了眼之前青木消失的方向那对平静无波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波澜。

    那女人还是太天真了,她以为她这么闯进去会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吗?不过她有一句话说的没有错——计划有变!

    他得赶紧通知假发他们才行。

    青木原本是想用空间转移的魔法直接潜入天人阵营,高杉事先告诉了青木方位所以青木才可以成功施展魔法。不过,到底这里不是她的世界,不熟悉这里的青木在位置上会产生一些偏差,所以当她发现她的落脚地是哪里的时候她突然明白了上次银时想要捏死她的心情。

    真是不能再糟糕,她竟然跑到*oss的面前来了。

    占领了一个村子作为据点的天人在看到突然出现在他们老大身边的女人的时候突然吓了一跳,这个女人凭空出现,无声无息,直到她现出身形之前都没人发现她。

    青木出现以后先是见到底下黑压压得一群天人,见他们吃惊得看着自己她这才低头看向自己的脚下,刚才她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结果一低头就看到一个被她踩在脚下的天人,那天人正仰着头看着她的裙底,鼻子流着鼻血,看到青木朝他看来他冲她竖起了大拇指,笑了,“goodjob!”

    青木头上一个十字啪地贴上来,她对着那个天人拳打脚踢直到把他打到残废这才放过偷看她胖次的天人,她的暴力举动吓得底下的天人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是魔女青木!”

    这陌生又熟悉的称呼一说出口青木就朝他们看去,“魔女青木”这个称呼正是那张通缉令上的。

    听到这个名字原本还怒气冲冲的天人有一瞬间变得非常安静,然后开始窃窃私语。

    “魔女?是那个魔女吗?她怎么会在这里。”

    “你们看她的样子,还有突然出现的那个能力都和传闻中一样。”

    “我曾经见过她一次,她才不是这种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的小丫头。”

    “笨蛋!你不知道她可以随意的变换外貌吗?听说它还可以变成男的。”

    “什么?那她到底是男是女,难不成雌雄同体?”

    青木:(#`皿′)

    ↑↑↑全部都听到了!

    尽管生气但是青木却没有动,因为除了被她揍到半死的天人和底下讨论不休的天人以外在场还有其他人。

    他的身上披着一件风衣,竖起的衣领遮住了他大半的脸,头上戴着斗笠,手上拿着一根禅杖。他身上的气息冰冷,自青木出现以后就一直盯着她看,青木不自在的挑了挑眉但是却不敢轻举妄动。

    毫无疑问在场所有人中实力最强的人就是他!

    “人类?为什么人类会在这里。”

    那人没有回答她,斗笠下的目光越加狠厉起来。

    青木脸上的戒备更甚,从那个男人身上她感觉到了杀气。几乎就是在青木敛神全身进入警戒状态的时候那人手上的禅杖发出“叮”地一声,下一秒他的攻击紧接而来。

    就算青木早有准备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出手,禅杖笔直的朝着她的方向攻来为了躲避她不得不跳到一边,脚还未落地那人的身影便鬼魅的欺身过来,青木终于看到了斗笠下男人的脸。

    他有着如波浪一般的银色卷发,脸上有一道疤,一双锐利的眸子。被那对眸子扫到的青木身体一颤躲闪的时候慢了半拍,如果不是她察觉不会使用了魔法及时将自己转移到了其他地方,否则她现在已经被对方掐着脖子提起来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受了伤,那人的指甲在她脖子上留下个一道不深不浅的划痕。

    就像她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她移动的时候也出乎了别人的意料。见她从自己手上逃脱那人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会,然后突然朝着青木所在的地方跑去。

    青木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伤口,刺痛的感觉让她忍不住皱眉,听到动静她抬起头,那人的身形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朝她奔来,他的手上拿着细长的针,它们夹在他的每一个指缝里,他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在青木注意到他的时候两手同时往前一甩,十根泛着寒光的银针朝着青木的方向飞去。

    天蓝色的眸子不由缩了缩,十根银针宛如黑夜里划过天空的流星朝着她的方向而来,她看着那银针忘记了动弹。

    银针越来越近青木可以看到针尖出泛着的寒光,甚至可以听到银针划破空气的声音。她一动不动和站在原地,眼睁睁的看着银针朝她的方向飞来,然后她突然冲那个银发的男人露出了一个微笑。

    见到她的微笑银发的男人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下一秒本该定在青木身上的银针竟然穿过青木的身体定在了她身后的墙上。

    一时间鸦雀无声。

    “还是老样子会用一些奇怪的法术。”

    短暂的沉默之后那个银发男人开口说到,他摘下头上的斗笠,将自己身上的披风丢到一边露出里面的忍者装。他将地上的禅杖捡起持在手上,锐利的眸子仿佛要将青木千刀万剐一般。

    青木保持着警戒状态,“我只是来找之前被他们抓到的几个女人。”

    她口中的他们自然是天人。

    “倒是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看你的打扮像是幕府那边的人,幕府的人出现在天人这里……难道说你之所以急着杀人灭口是因为被我撞见了什么不该看的?”

    青木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银时他们就危险了。

    幕府和天人勾结……

    “遭了!”

    青木突然想到外面还在等着她发信号的高杉他们,既然幕府和天人已经站在统一战线的话,那么他们这所攘夷志士的举动已然全部在他们的控制之中。

    ——银时他们有危险。

    意识到这个的青木想也不想的就想回去,比起见都没见过的女人她在在意的显然是那几个刚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们。

    青木刚一动,一根禅杖就落在了她的脚边。

    青木脚步一顿回过头去,银发的男人怒瞪着他,“你想到哪里去?”

    青木已经不想理会他了,她的周身开始发出淡淡的光芒,看到这一幕那银发的男人目光骤冷鬼魅般的身影已经到了青木身边。

    “不会再让你破坏我们计划的”

    那人这么说着一脚将青木踹了出去。

    那人收回脚冷冷的看着摔在地上青木,“这次怎么没有使用那奇怪的法术。”

    因为撞击青木的嘴角有些微的血沁出,她看着男人的目光很不善。

    空间转移是一个比较精细的魔法,所以需要花费比较长的时间,而且在这时间里她不能使用其他的魔法,这也就是为什么青木不能像之前一样躲开的原因。

    青木看着那个男人,明明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他似乎知道她的底细,不然不会这么巧在她要使用空间转移的时候打断她。

    “你是谁?”青木问。

    那男人俯视着她,目光轻蔑,就在青木以为自己不会得到答案的时候那人开口了。

    “天照院奈落——胧!”

    青木到这个世界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算也才一周多一点而已。初见面时银时在屈服于她的暴力之下跟她大致的讲了一下这个世界的情况,于是她对这个世界有了大致的轮廓。进一步的了解是在遇到高杉他们之后,有个话唠的桂小太郎在她想不清楚也难,基本上她在这个世界的只是都是桂跟她讲的。但是就算是将这个世界的知识讲得如此详细的桂,也没有跟青木讲过天照院是什么。所以在听胧爆出自己名号的时候她歪了歪脑袋,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

    “天照院?奈落?胧?好长!到底哪个是姓,哪个是名?”

    不管是哪个名字青木可以肯定的是,眼前这个人绝对是敌人!

    原本一脸淡漠的胧在听到青木的话之后表情不由一愣,也就是这一愣让青木抓住了破绽,她抽出一把匕首向前一划,为了不被她的匕首伤到胧不得已向后退了两步,青木也趁机退了几步与他保持一段距离。

    她握着匕首反手举在身前,微微喘着气。只是刚才那个动作就几乎耗尽了她全部的力气。

    匕首是之前桂替她准备的那把,贴心的桂还特意为她准备了刀套,青木把她绑在大腿上伸手就可以够到而且裙子可以遮住的地方。藏在这地方还是高杉推荐的,银时趁机骂了他几句色狼,两人依旧老样子,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刚刚运送物质回来的坂田啊哈哈的笑着说他们感情真好。

    眼前似乎出现了四个吵吵闹闹的身影,青木手上握着的匕首一紧,湛蓝的眸子异常坚定。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想抓我也未必是一件容易的事。”

    听了青木的话那人脸上表情不变,脸上的疤痕看着有些狰狞,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竟然没有动手。

    “你以为你逃得掉吗?”他扫了眼周围,像是得到了某种指示,之前一直没有动作的天人将她团团围住了。

    青木狠狠瞪了眼胧。

    不说她打不过这些天人,就算打得过这么多天人她得花费多少时间,到时候银时他们怎么办。

    “有时间关心别人不如担心一下自己吧。”

    胧的话令青木回神,她看到正缩小包围圈朝她逼近的天人,手心的汗几乎令她握不住手中的匕首。

    她看了眼手中只有一寸长的匕首,和长剑不同匕首要轻上很多。在艾露莎的压迫下学会剑术的青木在近身战的时候非常勇猛,但是那也仅限长刀而已,艾露莎没有交她使用匕首的方法。

    把匕首当长刀使用明显是不可能的,青木维持着将匕首平举在前的姿势,脸上镇定心里已经被不安给击倒了。

    怎、怎么办qaq

    天人在距离青木一段距离和时候突然不再接近了,他们警惕的看着她手上的匕首,那匕首泛着光一看就知道是个好东西,在加上举着它的青木表情严肃,那对蓝眸微微眯着杀气毕露,天人摄于压力一时间也没敢靠近。

    不知道自己装出来的表情吓到了这班天人青木在心里呐喊着,同时脑袋飞速运转着思考着最快解决这个处境的办法。

    突然她灵光一闪。

    啊!有了!

    她的嘴角微微向上翘了翘,原本就注意着她的胧眉头一皱提醒道,“小心!”

    话音刚落青木突然大叫了一声,在天人的注意力被吸引的时候用手指着天空的方向。

    “快看!有飞碟!”

    以为她想到什么好计谋的胧:“……”

    见他动也不动青木一点也不觉得意外,倒是天人们纷纷抬头朝着她指的位置看去,那模样非常认真似乎那里真的有飞碟。

    青木抽了抽嘴角。

    真是太好骗了,话说他们自己就是外星人吧为什么还会对飞碟感兴趣。

    面无表情的胧:“无聊。”

    后知后觉的天人怒瞪着这个骗了他们的少女,青木笑了笑,“不要那么激动嘛。”

    她举了举手上的匕首不知什么时候上面粘了血,众人一愣,站在前面得天人有些惊讶然后纷纷低头查看自己是否受伤,只听到噗通噗通几声有几个天人倒地不起。

    青木脸上的笑容不变,“吼啦~你看这不受伤了吗?”

    这下不止天人这边就连胧也惊到了,怎么可能,他之前一定盯着她,她根本没有可能动手。

    想不通的胧没有再想,面对青木的时候有很多事情出门用正常的思维去思考,因为她会使用奇怪的法术。

    事实上胧也猜得*不离十了,青木确实没有动但是她手上的匕首却动了,原理和她之前使用的空间转移魔法差不多,只是这次移动的是匕首,匕首轻移动的速度快,再加上天人被吸引了注意力所以她才能得逞。

    见自己的同伴受伤天人看着青木的目光仿佛要把她千刀万剐一样,沐浴在这样的目光里青木微不可闻瑟缩了一下。

    说到底她也是个在和平社会长大的,这战争实在不适合她,她现在能站在这里和这群丑陋的天人对峙还是多亏了在上个世界公会里的大家对她的教导。

    啊啊!突然有点想他们了。

    就在青木在心里感慨的时候那群天人终于冲了上来,愤怒的叫声让青木回过神,蓝色的眸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时间已经足够了!

    她放下一直举着的匕首改举起了另外一只手,掌心朝下,像是要与她的手掌呼应一般她脚下的地面发出一道蓝光,那蓝光越来越大迅速的向外蔓延。

    眼看着蓝光蔓延到自己脚下,天人纷纷停下了脚步,抬眼望去这蓝光以青木为中心包围了所有的天人。

    令人身心放松的蓝,不知道为什么令他们有些慌。

    青木看了眼已经先一步逃到远处的胧,那家伙不是一般的警觉,在青木抬起手的时候他已经跳到了屋檐上面。身轻如燕,不愧是忍者。

    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一个凌厉一个柔柔的向下弯着。

    “魔法·八宝水晶迷宫。”

    蓝光之内一座水晶迷宫拔地而起,迷宫内纵横交错将天人打散,水晶继续向上升到天人不可能爬出来的高度以后就停止了,然后蓝光骤亮下一秒那个巨大的迷宫已经消失不见。

    一时间现场只剩下青木和胧两个人。

    胧冷冷的看着下面和青木,少女的额上沁着汗喘气不止,看样子之前那个魔法花了她不少体力。

    “现在的你我只要一根手指就能打败你。”

    青木冲他笑了笑脸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

    “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

    青木嘴角的笑容很灿烂,灿烂的让胧有那么一会晃神,但是很快他就发现了异样。他警觉的回过头,当看到身后不知什么时候接近的人以后那张一直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

    他的身后,银发红眸的少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后,正举着刀准备挥下。

    “锵!”的一身胧用苦无挡下了少年无声无息的攻击。

    兵器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两人又以不可思议得速度交手了几招,一时间青木听到的都是“乒乒乓乓”的声音。

    她仰着头蓝色的眸子追逐着银发白衣的少年,她是第一次见到银时得剑术,不得不说确实很强,也不怪那些队员把他当神祗般仰慕。在此之前她听了不少队员对银时尊崇的话,她当时对他们的话表示怀疑,因为不管怎么看那个整天无精打采睁着死鱼眼只知道抠鼻孔明明只有十几岁却每天过着大叔般生活的家伙(錵树:好长!!)她实在没办法把他和强联系到一起。

    银时很强但是和他交手的胧也不弱,两个旗鼓相当的人在虚晃一招之后纷纷后退,与彼此拉来一段距离。

    “银时!”

    青木小跑两步走到银时身后,银时扫了她一眼吊儿郎当道,“呦!大小姐原来你没事啊!阿银还以为来晚了要给你收尸呢。”

    “乌鸦嘴!”青木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拉了拉银时的衣角,“不好了银时,我们中计了。幕府已经和天人勾结,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监视了……”

    银时听了青木的话一点也不惊慌依旧是那副懒洋洋的语气,“早知道了!”

    “什么?”

    “我们早就知道了!幕府对天人的态度就连小孩子也看得出来,也就骗骗你这个外来人罢了。只是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会牵扯到天道众。”

    这么说着银时看向胧的目光变得严肃起来。

    “喂!青木。”银时突然叫了一声。

    “嗯?”

    “这里很危险,你先出去和假发他们汇合。”

    青木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是碍手碍脚所以决定听银时的话。

    “我在外面等你。”

    银时用眼角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青木收回担忧的目光开始朝门的方向跑去。

    “想走?”

    胧丢出了几根银针目标直指背对着他的青木。

    “叮!叮!叮!”

    银针被尽数打落,银时挡在他和青木之前,“哦多!别搞错了少年!你的敌人是我。”

    青木原本已经准备好用魔法再次把空间扭曲好避过银针没想好被银时挡下来了,她不领情的撇撇嘴,“我自己也可以的。”

    “嗨嗨!”银时背对着她无奈的应了一声,然后突然回身推了她一把,“快点滚,你在这里打扰到阿银了!”

    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手,青木被推得踉跄了好几步,本来离门就不远这一推直接就让她撞到了门上,脸吧唧一声贴上门板。

    冰冰凉凉的触觉让青木从疼痛中回过神,双目圆瞪回头就想怒骂银时两句,突然一股异样的感觉令青木住了口,蓝色的眸子复又盯着近在咫尺的门板,那认真的表情仿佛在透过门板看背后的东西。

    这种感觉……

    她的手在门板上摸了摸,脸上绽开一个大大的微笑。

    不会错的,这门口就是她原来的那个世界。

    她可以回去了!

    “怎么了?”

    见青木迟迟没有动静银时疑惑的问到。

    眼前就是回家的路青木的双眸亮晶晶的,“银时!银时!我可以回去了!”

    闻言银时不由一愣,她自然知道她口中的回去是什么意思。

    “是吗?那不是很好?”

    知道青木一直在为不能回家而烦恼,所以在知道她可以回去以后他为她感到开心。青木太过于单纯,这个战乱的时代并不适合她,她就应该像一朵温室里的花朵被人小心的呵护在花园里。

    “一个都休想走!”

    就在这时候原本一直没有动静的胧突然有动作了,他拿着苦无朝银时的的方向攻来,银时不得不拿刀回击。但是这一次胧的目标并不是他而是他身后的青木,他招招指向青木银时一时间只能防守。

    “你在干什么?快点……嘶!”见青木呆着不动银时提醒到。

    说话间银时的手臂被胧的苦无划破了一个伤口,鲜血很快就流下来,暗红色的血液让青木看得心惊肉跳。

    “伤口有毒!”

    青木想要碰但是银时躲开了,红眸朝她的方向瞪去,“开门!快点!”

    “可是……”青木犹豫的看着他。

    银时啧了一声,“女人就是婆婆妈妈的讨厌死了!阿银之所以受伤就是因为你在这里碍手碍脚的。没看到那个刀疤男攻击的都是你吗?你在这里阿银还要护着你,不输才怪。”

    青木又看了银时一眼,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终于狠下心来去拧门把。

    “我说过了你们一个也走不了。”

    胧一下子甩出几十根银针,银时挡下几根,剩下的全部□□了身体,胧投掷银针的手法很有技巧,正好插在银时的穴位上,银时觉得浑身发麻一时间动弹不得。

    胧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苦无对着银时脖颈的动脉,“去死吧!”

    青木一回头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画面,此时她已经拧下门把只要轻轻一推她就可以回到自己所在的世界了。但是,当她看到银时一动不动任人宰割的样子心顿时快了半拍,蓝色的眸子里满是惊慌她松了手转身朝银时跑去。

    “住手!!!”

    青木声嘶力竭的声音并没能阻止胧痛下杀手,倒是银时听到她的声音回头看她,那对向来无精打采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

    眼看着胧的苦无就要碰到银时青木的眸子骤地一缩,伸出的手手指微动做了一个抓的动作,下一秒胧的跟前就已经没有了银时的身影,“噗通”一声有某个重物掉到了青木身后。

    被摔到地上的银发少年哎呦哎呦的叫了两声开始抱怨道,“疼是阿银了!刚刚那是什么?阿银的头好晕。”

    见他没事青木松了一口气,刚想答话他突然捂着胸口吐出一口血。

    他还没有用隔空取物取过像人这么大的物体,有些超负荷了,而且今天她已经用了好几个魔法了,现在体内的魔力已经所剩无几了。

    见她吐血银时突然紧张起来,“喂!怎么回事?怎么一副快死快死的样子!喂别死啊!你死了假话他们会念叨死我的。”

    青木擦了擦残留在嘴角的血又看了眼地上的那滩血,“死不了,只是有些魔力枯竭。”

    感觉意识有些模糊青木甩了甩头,这一甩直接把自己摔到了地上。

    “青木!”

    银时紧张的叫了一声,并且从地上跳了起来。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青木摔到的地方距离胧非常的近。

    青木也察觉到了,有脚步声在自己耳边停住,不用抬头她都知道来人是谁。

    她应该要逃才对!可是她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终于老实了吗?”

    他抓着青木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脸色苍白的青木直接撞进了一对凶狠的眸子。

    “青木!”

    银时刚一动胧就把苦无对着青木,“不要动白夜叉!你要是动一下这个女人的命就没了。”

    银时顿时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这是我和你两个男人的战斗,不要把女人牵扯进来。”

    银时试图用嘴炮劝服他,不过显然没有奏效。

    “太天真了白夜叉,这里是战场,这里没有女人和男人之分,有的只是敌人。”他手上的苦无更进一步,“所以我只是在杀我的敌人而已。”

    “住手!”

    眼看着胧的苦无就要划破青木的动脉银时忍不住大叫出声,蓝发的少女的眼神正在慢慢失去光彩。

    就在银时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突然有好几把剑飞射而来,擦着银时的身上而过直奔抓着青木的胧。

    胧先是察觉到一股杀气,紧接着不知从哪出现的刀剑朝着他飞来,它们来势汹汹迫使胧不得不放开青木以躲开那几柄剑的攻击。

    “轰——轰隆——”

    刀剑落地发出一声巨响,紧接着土石翻起尘土飞扬,烟尘散去一个身穿红色紧身服的银发男人抱着青木走了出来。男人绷着脸,皱着的眉头让他看上去本来就不善的脸色看上去更加凶狠。

    他扫了眼在场的两个男人,声音比以往还要低沉。

    “是谁把我的r打成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