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一扇门的距离 第12章
作者:錵树的小说      更新:2017-01-12
    红衣白发的英灵出现的突然,他抱着青木站在那里身上卷带着肃杀之气,做了好几百年英灵的的杀气自然不是他们这些才活了十几年的人可以比拟的,所以一时间不管是银时还是胧都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白发男人给震慑住了,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

    英灵用那对锐利的眸子扫了眼在场的两个人不悦的眯起了眼睛。

    青木被她抱在臂弯里已经失去了意识。

    他皱了皱眉将青木放在地上简单的检查了一下她的伤势,眉头皱的更深了。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银时他跑了上来,先是担心的看了眼青木然后紧张的看着白发的英灵,“她怎么样?”

    无铭扫了他一眼,见少年脸上的担心毫不作假脸上表情这才有些放松,“魔力枯竭,休息一下就好。”

    这么说着他抓着青木的手,两人相握的手上蓝光闪过,银时不懂他在做什么,但是他手上的蓝光和青木使用魔法的时候很像。而且他称呼青木为“r”那也就意味着他不会伤害青木。

    在给青木输了一点魔力之后青木开始有了意识,她的手指动了动,睫毛也轻轻颤了颤,见她就要醒来无铭松开了两人握着的手。

    很快青木就醒了过来,一睁眼就见到无铭铁青的脸她逃避般的又把眼睛闭了起来。

    原本还在担心青木的银时见她这幅模样经常吐槽到,“你闭上眼睛是什么意思,当没看见吗?你是不想见阿银还是不想见他,已经暴露无遗了呦!自欺欺人说我没看见你不觉得有些傻吗?”

    确实有些傻!

    但是!

    她偷偷撑开一条缝看向无铭,白发的英灵勾着嘴角冷冷“哼”了一声。

    青木乌龟般的又把眼睛给闭上了。

    ——太恐怖了,生气的无铭君。

    青木知道无铭生气的理由,就算知道她还是没有勇气面对现在的无铭。

    看着躺在地上装死的主人白发的英灵眉梢向上一挑,“先是自己一个人跑到这里来,然后在明知道我在门口等你的情况下弃我于不顾,现在又对我视而不见。青木葵,一段时间不见你的胆子变肥了嘛。”

    青木的身子瑟缩了一下终于睁开了眼睛,她扯着嘴角硬是对无铭挤出一抹微笑。

    “哈哈哈!无铭你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青木故意装作不懂他说什么话的样子,她朝无铭咧开一个微笑,非常干脆的开始装傻。

    无铭将青木的小把戏看在眼里,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的说,“我知道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

    青木有着开启异世界大门的能力,这个能力的启动时机是随机的,关于这一点无铭知道,青木在他不在身边的时候进行了空间转移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他也没有要怪青木的意思。但是,隔着一扇门把他置之不理这件事他说什么也不会让她就这么一笔带过。

    见无法蒙混过关青木的笑脸渐渐垮了下来,双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无铭,白发的男人不为所动,青木脸上的表情更加的可怜。

    “理由!”无铭不依不饶。

    原本断掉的魔术回路突然间又重新连上了这也就意味着青木离他很近,这种情况并不是只发生过一次,在稍早之前也有过这种事。

    “如果对我有意见可以找科尔温说清楚,我也可以回我的英灵王座。”

    “不是的。”见无铭误会青木一脸着急得解释道。

    青木当然不可能会对无铭有意见,她低着头眼睛这瞟瞟那瞟瞟,“因为这边出了点状况。”

    她偷偷瞄了眼银时的方向。

    青木当然对无铭没有意见,之前之所以没有打开那扇门完全是因为放不下这边的事。她也没有想到已经安静了一段时间的能力会突然出现,而且出现得还这么不是时候。

    第一次时空转移对接上她所在的世界是在青木偷跟着银时去高杉他们开会的帐篷的时候,那时候她毛遂自荐要做天人的诱饵,在准备得时候她在帐篷门口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她之前从来没有体验过,心跳加速一股莫名的力量要引导的她把帐篷的帘子掀开。不过很快她就知道这个奇怪的感觉是因为什么了,因为她发现她和无铭原本已经断开的魔术回路又连上了。这也就意味着,无铭离她不远。

    无铭这次没有跟着青木一起进行空间转移,因为空间差异的关系她和无铭之间的联系断开了,她原本还有些担心被切换供魔的英灵会不会出事,结果科尔温告诉她,她之前供给的魔力很充足足够无铭使用三天,再加上青木进行空间转移之后原世界的时间是静止的,所以青木根本不需要担心无铭会供魔不足的问题。原本已经断开的魔术回路又重新连上了这就说明这门口是她原本所在的世界!

    她一直都在想着回家,但是空间转移的魔法一直不发动,只是没想好这次一发动就连接上了,而且时机会这么不凑巧。她已经跟银时他们说好要当诱饵了,不可能在这关键的时候离开,所以青木放弃了回家的机会!

    这是第一次,而第二次就发生在刚才。

    在银时催促离开的时候她面前的那扇门再一次连接上了,她再一次的犹豫了!不过当她看到银时有危险的时候丢下打开了一条缝的门奔向了银时。当然,如果不是因为她已经开了一条门缝不然无铭也不可能会来到这个世界,也不可能在危急关头救下青木。

    无铭在救下青木以后从现场的情况,和在场两位少年的面部表情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之所以一直追问着这个问题是想让青木知道,放弃不知什么时候会出现的空间大门这种做法的严重性。

    “这次就放过你!”

    青木冲他嘿嘿一笑对着无铭一阵夸耀。

    “那个……”一直没有说话的银时突然插了进来,他看了看青木又看了看无铭,最终将目光定在青木身上。他的眉毛一抽一抽的,用听上去非常和善的声音说,“这位不介绍一下?”

    青木这才想起他们互相不认识这件事。

    她指了指银时,“这位是我在这边雇的保镖,坂田银时。”

    她又指了指无铭,“这位是我家的保姆,无铭。”

    保镖银时:“……”

    保姆无铭:“……”

    “怎么了?”见两人的脸色不大好青木疑惑的问了一句,不过很快她又自顾自的找到了答案。

    “啊!初次见面你们感到别扭也是正常。”

    两个男人对视了一眼,各自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句话。

    ——不,我对眼前这个人不感兴趣。

    无铭和他对视了一眼就把头撇开了,银时抽了抽嘴角,“大小姐果然不愧是大小姐,请的保姆也和别人不一样。”

    他是不知道青木知情不知情,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个保姆这么简单。

    无铭听出了他话里的意思冷冷的勾了勾嘴角,“我还是第一次看到需要主人保护的保镖。”

    意思是连主人也保护不了要他这个人何用。

    两个男人各自用一句话拉了仇恨,然后对视的时候发出噼里啪啦的火花。

    青木已经从躺着的地上站了起来,她拍了拍衣服上的泥土突然发现了一件事,“喂!刚才那个不知道那个名字很长得人跑哪里去了?”

    她就觉得奇怪,他们三人竟然可以在那里聊天,原来是敌人已经走了。

    “竟然连他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

    银时白了她一眼,“你光顾着看你家保姆了哪里还顾得上其他人。啊……那个谁……名字忘记了,他在见到保姆君以后就跑了。真是个没有责任心的家伙,竟然就这么丢下目标逃走了。”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还希望他留下来?也不知道刚才是谁差点被他杀死。”

    “无路赛!”

    原本想开青木玩笑的银时没想到竟然会被她反击,有些恼羞成怒到,“你说谁差点被杀死,阿银那是用自己的身体做诱饵保护你离开好不好,你不感激也就算了既然还误会人家。嘤嘤嘤,阿银看的心都碎成一片一片的了。”

    说着他还装模作样的捂着自己和心口。

    “……”

    青木看着装模作样的银时脸上的表情有些囧,“你是女人吗?变脸速度这么快。”

    “葵!”无铭把她拉离银时身边,“不要和他靠太近,白痴是会传染的。”

    听到这话银时不赞同道,“喂喂喂!保姆君!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可是要把话说在前面,她这里有问题完全是天生的,跟阿银一点关系也没有。还有,阿银好好的什么毛病也没有更不会传……”

    银时话未说完就被青木一脚踹了出去,青木收回脚狠狠在地上一跺,眼睛也危险的眯了起来,“你说谁是天生的。”

    飞出去的银时立马又巴巴的爬回来,一边留着鼻血一边露出讨好的微笑,“我!我!我!我说我是天生的白痴。青木你天生丽质!聪明伶俐!”

    青木这才放过了他。

    一旁的无铭看得目瞪口呆,怎么一段时间不见他家的主人怎么就变得这么霸气了。

    目光在银时的身上一扫眉头微不可闻的皱了起来。

    “玩笑开够了吧!开够了我们就回去了。”

    “回去?”青木和银时同时叫了起来。

    “不需要那么着急吧,我这边的事还没做完。”

    青木试图想留下来但是无铭不肯,“不行!好不容易打开的大门你想就这么放弃吗?要是下次门没有连接上你就一直留在这里吗?还是说你想再尝试一下死亡的滋味。”

    青木的身体蓦的一抖。

    无铭说的没有错,随机出现的目的地有可能永远不会出现,那么她就会一直待在这个世界,到那时她如果想回去就只有通过死亡这个途径了。但是,一如青木之前自己所说的,她怕疼,死亡的滋味并不好受,所以她怕死。

    但是每次她到异世界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排斥她这个不属于这个空间的人,她的身边总是伴随着这样那样的危险,这也是为什么在到这边这个世界的时候她会急急忙忙的聘请银时做她的保镖。

    “可是……”

    青木还在犹豫,可是无铭接下来的一句话让青木改变了主意。

    “如果你希望他们平安无事的话,那么你的离开是对他们最好的帮助。”

    听了无铭的话青木就不再说话了,她看着银时已然有了决定。

    银时从青木的眼中看出了她的决定,那家伙实在太单纯心里想什么全部都表现在脸上了。

    果然下一秒就见青木转过身去,“无铭,我们走吧。”

    他甚至都没有看银时一眼。

    “就这么走了?”银时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你这女人虽然麻烦了点但是人不错,还给了阿银很多钱,虽然胸小了点。阿银是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你担心的事一定不会发生的,下次你来的时候我一定要把你带到松阳老师面前,让他好好给你上一课。”

    青木回过头笑了,“你这天然卷要不要这么别扭,明明就是舍不得还这么多废话。”

    “无路赛!”被拆穿的银时脸上不由红了红,他挠了挠自己的头发,“……总、总之就是那样了,假发那边我会跟他们解释的。……再见。”

    青木转过头背对着他摆了摆手,“再见了,这到处都是外星人的蓝星球我可不想再来了。”

    不过如果只是来看看他们几个人的话……

    一眼望过去一望无际的白,这个单调的没有任何摆设的空间青木非常的熟悉。

    这里是科尔温为青木特别建立的类似驿站的地方,从异世界回来的时候她都要在这里缓冲一段时间才会被送回自己的世界,在这期间她在现世的身体是出于昏迷状态的。

    这个空间身为英灵的无铭进不来,所以这会只有青木一个人在这个空间里。她等了一会没有等到科尔温,她摸了摸耳垂最终还是没有去动那个红色的耳钉。

    她有些事想要问他,不过既然不在的话就下次见到他再问好了。

    恰好时间到了,感觉到熟悉的晕眩感青木难受的皱起眉,好在这个现象很快就结束,晕眩感褪去她知道她回来了。

    缓缓得睁开眼她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不认真看得话和科尔温制造的那个空间很像,同样是天花板但是和这面雪白的天花板不同那个世界的要白很多,微微有些发光的那种,大概是因为那是由魔法造出来的缘故。

    “……青、青木桑,你醒了。”

    少女询问的声音从身旁想起,这犹豫又带着担忧的语气立马让青木想到了她的主人,紧接着就想起了之前在这边发生的事。

    她和黑沼一起去冥土之羊吃点心,结果她不知道踩到什么东西摔倒了。

    “黑沼。”

    青木叫了一声想从床上坐起来,黑沼爽子体贴的扶了她一下。

    “谢谢。”

    被道谢的黑沼爽子脸红了红,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脸难过得垂下了头,“对不起都是因为和我在一起所以才会让你遇上这种事。”

    她抓着自己的裙角一副快要哭下来的样子。

    青木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慌,“啊啊啊!黑沼你别哭这不关你和事。你还是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在踏进门的那一刻她就已经穿到了银时所在的那个世界,所以她还真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还有她为什么会摔倒。

    “还是由我来说明吧。”

    一个好听的男声突然插/了进来,两位少女的注意力随机被转移。

    来人有着一头闪亮的银发,琉璃色的眼睛,在左眼眼角下方有一个蓝色的桃心,用一个黑桃发夹夹住了凌乱的头发。他面带微笑的走进来,见两位女生都盯着他看,他脸上和笑意更大了,配上他帅气的面容整个人都在闪闪发亮。

    看到来人青木愣了愣,“一辉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

    银发的少年冲她温柔的一笑,将探望病人带来的水果放到桌子上,拿出里面的一个苹果问道,“要吃吗?”

    “我……”

    不等青木回答他又接着道,“我可以帮你把苹果切成小兔子。”

    一辉一手拿着苹果一手拿着水果刀,看样子已经跃跃欲试了。

    没办法拒绝怎么办。

    “…………那就麻烦你了。”

    看着一辉切苹果的身影青木的目光不经意扫过他的头发。不久前刚刚看到三个银毛凑一起,这一会看到一辉的头发她不由又想起不久前刚和她道别的银发天然卷。

    同样是银发,一个是居家好帮手,一个冷面杀手,一个是万人迷的王子,而另一个……

    她的眼前出现银时抠着鼻孔的脸……

    废材!

    囧!这差别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怎么了?”

    神游间一辉已经切好苹果放到她面前,青木看了眼摆放的整整齐齐的红苹果兔子忍不住笑了。

    “真是心灵手巧,难怪那些女人一直缠着你不放。”

    一辉笑了笑,“葵你就别取笑我了。”

    因为青木是冥土之羊的常客所以她和里面的服务员都很熟,而眼前的一辉就是冥土之羊的店员。

    他看了眼青木面前的盘子半开玩笑的说,“如果是葵你的话我可能会跟你走哦。”

    青木葵可是少有的不会中他魔法的人,而且也和其他的女孩子不一样,和她相处的时候他觉得很轻松。

    “好歹我也在冥土之羊待了那么久,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青木眼前一亮,“真的?”

    “我有骗过你吗?”一辉笑盈盈的说。

    “那也是。”青木点了点头。

    “不过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偷偷跟你说哦,我找到了一个非常能干的保姆,他做的东西一点也不比小真的差。”

    她口中的小真一辉是知道的,是附近幸平餐馆老板的儿子,和青木的关系很不错,两人还不止一次来冥土之羊吃过甜点。

    幸平创真的手艺他是知道的,那小子曾经借用他们店的厨房给突然想吃罗宋汤的青木做了一份汤,他们也尝了,那味道他至今难忘,这会听青木说有人和幸平创真的手艺差不多不由有些好奇,“诶~究竟是什么人呢?”

    青木正拿着切成兔子形状的苹果不舍得吃,在听到一辉的话后她突然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正朝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他笑了笑,“你马上就会看见的。”

    “???”

    一辉少有的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就在这时原本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红衣白发的男人出现在房间门口。他的一只手还搭在门把上,令一只手上拿着一个保温饭盒,见到房间里有陌生人他的眉头不由一皱,再看到青木手上造型可爱的兔子苹果以后额上的青筋突突直跳。

    他走过去把装着苹果的碟子拿走把保温饭盒塞进她怀里。

    “吃!”

    青木没有动而是笑盈盈的看着一辉,“看吧,我就说会见面的吧。”

    魔术回路连接之后,她可以凭借契约使令英灵,可以感知到英灵的所在位置。

    一辉好奇的打量着穿着红色紧身衣的白发英灵,他给人的感觉很像是黑手党而不是青木口中的保姆。

    无铭对一辉的打量熟视无睹,见青木捣鼓了半天也没有把饭盒打开他有些不耐烦的啧了一声,然后拿过饭盒三两下打开放在旁边的桌子上。

    里面是无铭特别熬制的粥,一打开诱人的味道立马在病房里散开,原本没什么胃口的青木闻到这个味道口水立马就流了下来,一瞬间暴露出了自己的吃货本性。

    见青木这个模样一辉忍不住笑了,“看你露出这样的表情身体是没事了。”

    青木原本舀了一勺粥要放进嘴里听到一辉的话立马又停了下来,她把粥放到一边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你还没告诉我之前是怎么回事。”

    讲了这么久他还没告诉她她会在医院里的原因。

    一辉笑笑了笑,“之前有位客户不小心打翻了茶杯,我们在收拾的时候你正好进来了,你滑倒后就晕了过去,之后的事就要问这位先生了。”

    青木摔倒之后他们都慌了,尤其是黑沼吓得眼泪直掉。就在这时一个身穿红衣的男人走了过来,抱着青木扭头就走,被吓蒙的黑沼担心青木出事一直跟在身后,见他是把青木送到医院这才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一直绷着一张脸,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黑沼吓得都不敢跟他道谢。现在知道他是青木的熟人她才敢跟他说话,“那个……谢谢你送青木同学来医院。”

    “诶——!!”

    青木吃惊的看着无铭,“原来是个无铭你送我进医院的吗?”

    无铭淡淡扫了她一眼,“如果放任你在那地面躺着指不定你明天又要发烧了。”

    一般情况,青木从那个世界回来的时候会昏迷一段时间,而且这期间身体抵抗力非常差,如果不注意就会生病。他可不想再给她端茶送水全天候伺候着,丢医院里最方便,反正她有钱。

    青木无语的看着无铭,“我觉得我挺好的。”

    根本没到住院的地步。

    “等你额头上得伤好了再说。”

    “伤?”

    青木伸手摸了摸,结果吃惊的发现她竟然摸到了绷带,不知道是不是碰到了伤口突然觉得有些疼。

    “摔倒的时候被茶杯的碎片割伤了。”一辉适时解释到。

    后知后觉自己受伤的青木哭丧着脸,“嘤嘤嘤!我不会毁容了吧。本来长得就不好看了,要是再毁容吓坏路人怎么办。”

    “不、不会的!医生说只是皮外伤,青木同学很快就会好的。”

    黑沼笨拙的安慰让青木觉得心里一暖。

    “黑沼!”

    “青木同学!”

    “黑沼!”

    “青木同学!”

    看着两个女生手握着手在那深情对视,病房内的两位男同胞脸上表情有些怪异,他们不约而同的撇开头对那边散发着百合气息的画面视而不见。

    一定是他们走错片场了。

    因为怕黑沼的家人担心青木让黑沼先回去,并让无铭护送。

    白发的英灵一脸“我不愿意”的表情。

    黑沼察言观色,“……不、不用麻烦,我自己一个人可以……”

    “我送吧,我和黑沼桑正好顺路。”

    一辉的自告奋勇适时的解决了尴尬,不过青木并不领情。

    “我觉得让你护送的话会更危险,你背后的粉丝团可是很恐怖的。”

    当初她就遇到了这个情况,如果不是信恰巧经过帮了她,她可能会落得被剪头发的命运。

    越想越觉得不妥,青木再一次将目光移向了无铭。双手抱胸倚在门边的白发英灵连一个眼神也吝啬给她。

    青木:“……”

    黑沼不安的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青木无奈地叹了口气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你干什么?”

    见青木要脱衣服无铭赶紧制止她,然后瞪了目瞪口呆的一辉一眼,后者咳嗽一声背过身去。

    青木一脸无辜的看着抓着她手腕的无铭,蓝色的眼睛眨了眨,“当然是送黑沼回家啊!”

    她的语气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我说你啊……”他无奈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松开了青木的手。

    青木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就在这时候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一个黑发的少年急冲冲的从外面冲了进来,气喘吁吁的他脸上是一览无遗的担忧。

    “青木……”

    从朋友那里听说青木住院的风早就赶了过来,之前打青木电话是黑沼接的,她告诉了他医院的地址。

    风早一打开门见到青木平安无事不由松了口气,紧接着他感受到房间里异样的气氛后不由僵在了那里。

    “那个……难道我来得不是时候?”

    “不不不!你来得真是太是时候了!”青木见到他时眼前顿时一亮,她把黑沼推到他面前,笑着说,“护送黑沼回家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被突然推到一起的少年少女在对视一眼之后突然红了脸,然后纷纷撇开头去。

    青木拍了拍风早的肩膀脸上是绚烂无比的笑容,“一定要把黑沼安全的送到家懂吗?”

    风早:“……是。”

    青木微笑着目送着两人离开,一辉之后也走了,房间里顿时只剩下青木和无铭两个人。

    青木喝着粥,经过刚才那一打岔粥有些凉了,不过味道还是一级棒,青木吃得津津有味。

    无铭沉默的站在角落里,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青木解决掉一碗砸吧砸吧嘴一本满足的摸着肚子,她扫了眼无铭所在的方向,英灵蹙着眉似乎很困扰的样子。

    “在想什么?”

    夜幕已经降临,静谧的房间里青木的声音是那么的明显,哪怕她只是轻声的问了一句。

    白发的英灵侧过头,看到的是嘴角粘着一粒饭粒的青木。

    无铭:“……”

    “就算你不说我也大概能猜到你在想什么。”

    他挑了挑眉,示意他说下去。

    “这次时空转移的突然把你留在了这里,你在担心以后还会出现这个情况吧。”

    虽然看上去傻乎乎得,但是有时候意外的敏感呢。

    “不用担心,下次不会再出现这个情况了。为了防止再发生这个情况我会把魔力储存起来,这样就算我突然不见你也不会有供魔的问题。”

    无铭看着青木的笑脸知道她是误会了。

    他担心的根本不是供魔的问题,青木在被传送到其他空间和时候这个世界的时间是停止的,而且他在这个世界里几乎没有耗损魔力,所以就算青木切断魔力供给他也能单独行动很长时间。所以他担心的根本不是这个问题。

    “与其担心这个你还是先担心一下自己吧。”

    青木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虽然这次平安的回来了,但是不要希望每次都能这么好运。为了能在那边的世界生存下去,你该锻炼了。”

    没有想到他担心的竟然是这个问题,青木非常认真的想了一下发现确实是这样,她的身边之所以麻烦重重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她太弱了。

    “艾露莎也说过,让我不要总是依赖魔法,身体要先练上去。”

    不得不说那位妖精女王说得很对。

    想到那个公会无铭无比庆幸青木之前是在那边学会的魔法,真是帮了大忙了。

    “如果不想下次见到她的时候被她暴力碾压,从明天开始你就按着艾露莎之前给你的菜单训练。”

    “诶?!”

    青木眨了眨眼,“那个……我的伤还没好……”

    “死不了。”

    青木:“……”

    不!如果按着艾露莎的菜单训练下来她可能离死也不远了。